明慧法会|一个残疾人的得法证实法历程

更新: 2021年1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二零零四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了大法弟子甲家。当时甲家已经去了两名大法弟子,她们几个正准备集体学法、炼功。不一会儿,又来一位乙也是大法弟子。她们看我在那不走,乙就说:“我们学法了,你跟我们一起学法吧。”我说:“好啊。”我静静的听着她们读法,感觉心情从没有过的愉悦。

一、得到宝书《转法轮》 我开始修炼大法了

读完法,乙问我:“你想学吗?”我说:“想啊!”她就把宝书《转法轮》送给了我。

回家后的几天,只要有时间,我就看《转法轮》。奇怪,只要我一看《转法轮》,感觉脑子里什么杂念都没有,就什么都不想了。我跟丈夫说:“这书里说的,有的地方怎么就象在跟说我一样,大法师父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呢?这书太好了,我也要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五,我到妹妹家去玩。一到那我就给她讲:“我现在学法轮功啦,可惜就是炼不了功。”(因为我双腿肌肉萎缩)不知怎的,说着说着我就哭了起来。妹夫回来了,看我在哭,还以为我们夫妻吵架了,就说:“有啥事儿?说说,大过年的,着急干嘛?”我说:“我学法轮功了,可我炼不了功啊!”妹夫说:“这也值得着急呀?慢慢炼。”

师父看我学法炼功心切,正月初九,就让乙同修来我家叫我去炼功点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我嘴上说去,可心突突跳个不停,真是又渴望,又害怕,渴望的是终于能和同修在一起学法炼功了,害怕的是自己炼不了功,影响大家。

那时我的双腿肌肉萎缩,根本站不稳,感觉两条腿总是拧着劲。我试着炼功,可连三分钟都站不下来。

到了和乙同修约好学功的那天,我刚走到同修家门口,紧张的“咕咚”摔了一跤。同修来扶我,我说:“不用,我自己起来。”

听到法轮功音乐,我站在那儿就想,我只能站几秒钟,我怎么能坚持炼完呢?正在这时,我感觉一阵热流从头顶下来通透全身,我本能的用双手搓了一下脸。突然,我的双脚象大树扎下了根一样稳稳的站在那儿了,两条腿站的挺稳,还蛮有劲儿,很舒服。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眼泪就刷刷往下流,我又不敢哭出声,怕大过年的,在人家哭不吉利,使劲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就这样,我一口气学炼了一小时动功。学完我坐沙发上还是憋不住哭了起来。

晚上,我在家学《转法轮》,正好学到“灌顶”这一节。我知道了,在同修家是师父给我灌顶净化身体了。我就把下午发生的神奇事儿跟家人讲了,我边讲边哭,我说:“太神奇了!”丈夫、女儿、儿子都听的入神,并都支持我修炼大法。

二、得法实修 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

刚得法时就只知道大法好。同修给我拿来真相资料,我很喜欢看,看完,就拿到集市上送给小商贩,他们也很愿意看。我问同修:“那些资料从哪弄来的?我喜欢看,多给点儿。”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九评共产党》问世,掀起“三退”(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大潮。我就和丙同修结伴,每逢大集日就带上《九评共产党》、大法真相小册子、光盘到集上面对面发,同时讲真相劝“三退”。虽然做的不是很多,但效果挺好。有的当时就退,不退的也接了资料,说了解了解是怎么回事。

集上有一个白酒批发商。过年那会儿,我和丙同修给这个批发商讲真相,送给他一本《九评》。他接过去一翻,立即脸就变了,大声说:“你们这是反党!你们知道我就是×××地方的团代表,共产党现在是腐败,但是它正在向好的方向转。”我俩没害怕,平和的跟他说:“天灭中共”是天意,天意不可违;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共产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必遭天惩。你如果不看,就还给我们吧。听我们这样一讲,他语气立刻缓和下来,说:“我看。”我说希望他仔细看看,他答应了。

由于心在法上,脑子里时时想着救人,师父就把可救度的有缘人安排到我身边。

一次赶集前,我刚给自行车充满气,到集上发现轮胎没气了。我想没有偶然的事,一抬头,看到路边有一个补胎打气店。我经常赶集,从来没发现这儿还有这个店。我把自行车推过去,一喊,老板出来了,我说:“麻烦您,想借用一下您的打气筒。”他说,用吧。我用完,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爽快的退出了中共组织,我送给他一本《九评》和真相小册子。他说,他屋里正坐着几个好友,他叫他们也看看。我说:“那你肯定会得大福报!”

有一天,去理发店给理发师讲了三退保平安,她高兴的给自己取了名字退出了中共组织,还请了一本《转法轮》。又一次去她那里理发,她告诉我:“我看完《转法轮》后,有时想骂人就不敢骂了,怕失德啊!”她还帮她女儿退了党。她店里的两个服务员也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我送给她们三人每人一个护身符和一本《九评共产党》,让她们带回家去认真看看,也让家人看。她们高兴的收了起来。

一天同修告诉我,高速公路桥下边有民工在修路。我就和丙同修带上《九评共产党》、大法真相护身符去给他们讲真相。几个人都明白了真相,入过邪党组织的也都退了出来。有一个民工当时就喊:“法轮大法好!”我们讲完了,他们的路也修好了,就往东边去了。好象他们就专为等我们去给他们讲真相似的。

修炼前,由于在常人中为名利争夺,搞的妯娌之间不和,甚至互不来往。修炼后,有一天,丙同修对我说,我应该去给妯娌的全家人讲真相,救他们。我说:“我不去,他们以前对不起我!”到了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白天丙让我去给妯娌讲真相的事,我心里很难受,我错了,我这不是在用人的理争对错嘛!我是修炼人,怎么跟常人一样了?师父说:“因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标准来要求你,所以你们必须得做到这样。”[1]

妯娌跟我这世是一家人,那指不定多大的缘份呢!我是师父的弟子,我的使命就是救人。修炼人没有敌人,何况他们还不是敌人,我怎能不救她和她的家人呢?!早上起来,我找到丙同修,把我的想法跟她说了。我说,我这就去救他们。

正好妯娌的女儿(我的侄女)生了小孩儿刚满月,我就买了一套宝宝装,编了个长命锁去了弟媳家。弟媳热情拿水果招待我。虽然讲真相后当时她没退,后来在我去找丙同修赶集讲真相时,路过妯娌家,我又给她讲了三退的重要性,并送给弟弟他们一本《石破天惊》小册子。弟弟半开玩笑说:“讲解员又来了,这回我们都退!”叫弟媳拿过来纸和笔,把全家人的邪党组织全退了。弟媳还说,她也很相信有神灵。

三、在做资料中修自己

二零零六年夏,协调同修建议在我家建一个资料点,做大法书籍。因为我家庭环境好,丈夫、女儿、儿子都知道大法好,不反对我修炼,我一口答应了。

我一直有想上明慧网的愿望,二零零七年底,技术同修给我送来了电脑、打印机,我又接手了做真相资料和发送三退名单的任务,做资料供我们当地同修讲真相。我悟到这是我的誓约,因为我不用工作,可以自己根据需要支配时间,而且我周边环境和家庭环境都很好,丈夫是那种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人。正如师父法中讲的:“中国大陆学员在这种恐怖压力的魔难中修炼、讲真相,那是你在历史中定的,是自己那时要这么做的,而且有许多机缘促成还必须得这么做的。”[2]

初学上网,我连鼠标都不会用,我让儿子告诉我,他就跟我嚷嚷,嫌我太笨,我要用笔记下来他教我的上网要点,他就说:“你要往纸上记,你就没打算往心里记!”有时守不住心性,就用长辈身份压他。静下心来一想,儿子的状态不正是自己的状态吗?修炼前我就是这种性格,修炼后,虽然好了很多,但还时不时的往外冒。儿子说:“我小时候,有的字不会写,你还打我呢!”这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心去执着的好机会。

经过不断学法,明白了许多法理,知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众生。

刚开始做资料,机器时常出毛病,有时一点小毛病还要麻烦技术同修。师父说:“万物皆有灵”[3]。于是我就经常和电脑与打印机沟通。它们真的也能善解人意,有时还超常发挥。比如,一次周五整体配合发正念,周六是大集,我就打算去赶集。可中午同修要来拿资料。吃罢早饭,我就去了集上,买了点青菜,顺便给卖菜的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回来马上动手打印资料。十二点发正念之前,顺利将资料打完。

但有时我的状态不好,也会干扰到打印机不能正常工作。有一次,由于心性没守住,和同修发生了争执。第二天做资料,打印机输送墨水的管道里面全是气,我一下傻了,打印不了资料了。我知道我错了,自己的修炼状态反映到法器上了。静下心找自己,证实自我的心、怨恨心、争强好胜的心、妒嫉心,高高在上的心等等都过了一遍,可还是认为自己没错,要割舍那个执着心时就是那么难!

师父说:“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4]我一下释怀平静下来了。以后每当打印机出现小毛病,我先归正自己,稍加处理,打印机就会欢快的工作起来。

现在我们村又建了四个家庭资料点,减轻了我的压力。现在没有异常天气和特殊情况,我也能与同修配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了。儿子给我特意选了一款适合我开的小三轮车,我就带着同修,一块儿出去救人。

这些年中,我发现每当我想放松一下时,只要登录明慧网看到师父静观世间的大照片,和阅读同修正念正行催人精進的修炼体会时,我就感到非常惭愧,正念也油然而生。因我行动不很方便,和外边同修交流不多,全靠登录明慧网这个师父给全世界大法弟子创建的交流平台阅读全球同修的交流文章。

四、去掉争斗心证实法

二零一一年,我们当地的修炼状态出现问题,我地的邪悟者趁机向邪党有关部门告密,有的同修被绑架,我也被绑架到派出所,后被关进拘留所。

在派出所,我不配合警察,不报姓名、不签字,带着争强好胜的心给警察讲真相。路上,我问一警察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他说不知道。我说:“不知道,你上车上来干嘛?半夜三更,几个家庭妇女也值得你们几个警察荷枪实弹兴师动众吗?你知道你们抓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吗?”他们谁都不吭声。虽然我说的也没错,但我是带着很强的争斗心说的,也没能让人明真相。

关进拘留所的那一刻,我傻眼了:这哪是我们大法弟子该待的地方呀!但很快就静了下来。我开始先回忆着背以前背过的法。非法关押我们的监号里装了监控器,我不管它,除了睡觉、吃饭,就一刻不停的背法、炼功、发正念。第二天,我地派出所警察来了,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我的法器现在仍然很安全,警察没找到,都在等我出去救度众生证实法用呢。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我的使命还没完成。我跟我们当地警察说我要回家。其中一警察说:“有啥事儿跟拘留所反映。你可以给他们写材料。”我悟到是师父点化让我给他们讲真相。

我就从拘留所的小卖部人员那里要了一个拆开的硬纸盒壳,抱着慈悲的心态,把我得法前后个人身心和家庭的受益、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香港、台湾、澳门都可以公开炼法轮功,法轮功获得多少项褒奖、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等,都写在纸盒壳上拿给值班警察看。警察看完说:“你还敢在这宣传法轮功?还说获多少项褒奖、香港澳门都公开炼。别说是我,就是你们办案单位(指我地派出所)来人要你,也不会让你回去的。”我不为所动,心里说:“你说了不算,大法师父说了算!”于是从那天起,我开始绝水、绝食。每顿饭后狱警都会来问同修我吃没吃饭?同修说:“没吃!”他们就说:“不吃也得给她端来。”

我绝食的同时继续给他们写真相材料。记的那天我刚写完,值班狱警就来了,说:“给你端来了饭,你为啥不吃?”我说:“吃不下。”他说:“吃不下也得吃呀。”我没回答,然后把材料给了他。他接过去说:“你让我们看,也得写到纸上吧,你写这上,我们咋看呀?”我说:“我没纸。”他说:“我去给你拿。”他拿来了两张A4纸,我又从新写在这两张纸上,给了值班室警察。

第五天上午,我一个人正在两眼微闭发正念,感到身边有动静,睁眼一看,所长和值班警察正站在我面前。所长说:“你怎么不出去点名?”我说:“不能去。”他说:“那也不能老在屋里待着,你也得出去晒晒太阳呀!”我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晚上,警察特意给我端来了一碗香喷喷的馄饨,让我吃。我不为所动。第六天,所长让我给家人打电话来看我,说:“这是特许,谁都没资格在床边会见,别人都是隔着铁栅栏见几分钟。”我知道是师父把另外空间的邪恶清理了,警察善的一面返出来才会这样做的。

下午,我地派出所又来人了,说:“你得吃饭呀,你不吃饭,明天你回去我们怎么向你家人交代?”又说:“我现在不走,我就看着你吃,你不吃,我不走。”他让同修把饭端到我床边,说:“晚上饿了,再让他们给做点儿。”所长说:“待会儿拿几个苹果来。”我说:“谢谢,别麻烦了。”我知道那个邪恶的迫害彻底解体了。所长说:“明天是礼拜天,我不休班,专等你们那里的办案人员来把你这事办了,把人接走。”

第二天,我的家人来接我回去。我地派出所警察也开车来了,非要开车送我回去。我说:“不用了。”他们说:“你们打车还得五十多块钱呢。”就这样,我被非法关押了七天后堂堂正正回家了。

五、小外孙说:“我有师父”

我女儿结婚六年了一直没有孩子,四处求医都没有治好。二零一五年六月,诉江大潮兴起。我很快整理好了我的诉江状。由于我的腿不方便出去,就问女儿能否帮忙邮寄?她说当然能。她当天上午就去邮局寄出了我的诉江状,第二天从网上看到两高(最高法院与最高检察院)已经签收。

还有一同修来我家整理诉江状,但她打字慢,我女儿就帮她打了出来。

过了几天,我女儿突然不想吃东西,一吃就想吐。我让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会保护。她还是痛、想吐。同修说,是不是怀孕了?就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怀孕了。女儿知道自己是在法中受益了!

现在,小外孙五岁多了,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三岁就会背多首师父《洪吟》里面的诗,唱《跟着师父走》、《法轮大法好》等歌曲。一次,我洗了葡萄和一个桃子让他吃,他说:“姥姥,我想让师父先吃。”我问他:“你说请师父吃了吗?”他说:“说了。”我问:“你咋说的?”他小手合十说:“师父您吃桃吧,师父您吃葡萄吧。”

因武汉肺炎封城那会儿,大街上几乎没有人,外孙想出去骑他的小车,他妈妈说:“你如果出去玩,坏蛋就把你抱走了。”他撅着小嘴说:“你怎么就没想到啊?你们怎么就没想到呀?”我说:“没想到什么呀?”他说:“我有师父。”

今年村里刚解封那会儿,我带着外孙和同修出去讲真相救人。在村里,我遇到两个中学生,给他们讲明真相,并退出了团、队。因此耽搁了一会儿,同修就在前边远处马路上等着我。外孙一看就跑到我前面说:“姥姥,快,追上那两个姥姥!快,我为你导航。”

今年放暑假期间,我开着我的小三轮,带着外孙和一同修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每遇到一个有缘人,我和同修给人讲完真相,对方三退后,小外孙都要抢着自己把真相资料、光盘送给这人。

我们全家人都支持我修炼,都知道邪党的邪恶,丈夫、女儿,女婿,儿子都向两高投递了诉江状,并且都收到了两高的回执。我知道这一切是师父给予的,早给弟子铺垫好的,现在中共病毒传遍全世界,师父说:“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样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标而来的。它是来淘汰邪党份子的、与中共邪党走在一起的人的。”[5]我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在历史的最危险中抓紧时间慈悲给世人讲真相,抢人救人。

回首十七年正法修炼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我的每一步的提高和升华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师父对弟子的浩荡洪恩,岂能用一句“感恩”来表达的了!弟子唯有同化大法,完成助师正法的历史使命以谢师恩!

在此,弟子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曼哈顿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