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抵制经济迫害要工资 实修自己救众生

更新: 2021年11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回首自己近二十年修炼法轮大法之路,有幸运,也有感恩。幸运的是,师父选中了我成为大法弟子,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记忆,让我找回“真我”。在这浊世中,我能超脱出来,做一朵净莲,见证人类历史从未经历过的时代。

我感恩,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感恩法轮大法,让我这个在劳教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管教弃恶从善,脱胎换骨,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我内心充满了幸福与荣耀。借此第十八届明慧网大陆法会交流之际,我把近几年利用要回工资的机会,实修自己,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在这场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中,我被非法判刑,被投入监狱,被关小号迫害。我亲身见证了这场迫害的邪恶,亲身见证了中共恶党对大法修炼者迫害的残酷。两年的冤狱生活,不仅对我的精神和肉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而且我在冤狱被迫害一年多的时候,得知我原来所在单位的劳教所已经停发了我的养老金,使我经济上也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这就是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邪恶政策。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任何强加的迫害我都不能承认,我决定堂堂正正的去要回工资。最主要的是,我要把握好这个“要回工资”的机会,去接触更多的政府部门、公检法人员,给那些众生讲真相,救度他们。

修炼就是去人心的过程。我心里想着去要回工资,但是实际面对家人的压力,面对要去的各个部门,我感觉远远比监狱里的环境复杂的多。我的各种人心上来了:想想自己原来是公务员,在人中有地位,现在啥都没有了。求名心、爱面子的心,使我真的很难迈出这一步。

我静下心来,多学法。师父说:“大家知道,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1]

明白了这层法理后,我的心里亮堂了。我在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说:师父,不论我的心性、修为怎么样,我都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的跟随师父走到最后。我要堂堂正正的、坦坦荡荡的把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展现给世人。

第一步,我决定先去派出所,要回被非法查抄的物品。我到派出所后,听说当时参与迫害我的所长调离了。我问门卫警察:“新所长在吗?”他说:“刚出去。”我快步追上正要开车走的所长,向他简单的介绍了我个人情况及要求。他说:“我听说过你这事,我马上去局里开会,你有什么事先找片警。”他指着前方的人说:“那是负责你的片警,找他吧!哪天你再来,我有时间咱们再聊。”我说:“好吧。谢谢!”

我朝着片警走过去,当我看到这个片警是非法抄家时负责录像的那个警察,我的怒火“呼”一下子上来了,我说:“你这两年挺好呀,胖了,升官了吧?”他看到我,惊讶的说:“姐,你啥时候回来的?咋样啊?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说:“我想要回被你们非法搜走的物品。”他说:“都没有了,当时是内勤负责。现在那个内勤得病死了,他的柜子被撬开后,啥都没有了。”我问他得什么病死的?他说是高血压、心脏病,但现在还瞒着他的老母亲。

我说:“我记的他,你俩一起去看守所做笔录,他还跟我耀武扬威的。我当时就正告他:‘别对姐这样,姐就是炼法轮功做好人,是被冤枉的。我在工作岗位时,也不比你差。你给我好好活着,等我回去后,再找你们算账。’”我对片警说:“你看他参与迫害遭恶报了吧?”最后我劝他:“这些年大法真相你听了很多,你应该都明白。你要为自己留后路,别跟着傻跑。”他说:“我知道,你有啥事就来找我。”

回来之后,我向内找。从法理上,我知道修炼人要善,对众生要慈悲,可一遇到实际事情,我在原来工作中养成的管人的习惯就出来了,还有很强烈的争斗心、各种不服,党文化假、恶、斗的因素也很多,我得改掉这些习惯,慈悲的对待众生。

再以后,我连续几次去找派出所所长,不断的给他讲大法真相,劝告他要以身边曾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遭恶报的例子为戒。他后来在其能力的范围内,给我买了一件电子产品,赔偿给了我。

第二步,我去找原来参与迫害我的前派出所所长讲真相。他表现的也很正面,还说:“当时我没难为你儿子和你外甥吧?(儿子和外甥同我一起被带到派出所)我当时不想接这个案子,是因为快过年了,没办法,上边压下来的。”他还说,他在这其中做了一些起正面作用的事情。我说:“我来见你,就是希望你能善待大法弟子。这些年,你在基层,接触的法轮功学员很多,也很了解这个群体。以前你由于被谎言欺骗,做了伤害大法弟子的事。通过这次见面,我希望你能转变观念,明辨是非,不要盲从,为自己留条后路。”

第三步,我去原单位找所长。我在职时的所长,因为经济问题和私自违法给戒毒人员办保外,被降职、定罪免诉处分。见到新上任的所长后,我自我介绍,说明了来意。由于他听信了邪党的谎言,对我的态度冷漠。我事先了解到他是学法律的,就带上所有公检法对我非法判刑的材料和劝善信。

我说:“所长,芸芸众生,我们能见面也是缘份。你能坐在这个位置上,也是你有这个能力,有这么大的福份。”我给他详细的讲了自己在劳教所女队当管教员期间,是怎么听信中共的谎言,怎样执行所里下发的“对法轮功学员教育、感化、挽救”文件所采取的暴力手段。后来我了解到“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以及看到法轮功著作《转法轮》后,思想上、身体上的改变,决定走上修炼之路的过程。

我说:“所长,你问问咱所的同事,我的为人、口碑怎么样?脏活、累活我抢在先,得到领导、同事的认可。多年来,我连续被评为先進、优秀公务员。在别人需要这些荣誉时,我主动让给她们,我不记名、不计利。我按照大法师父说的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何罪之有?我对非法判刑不服,要继续走申诉的法律程序,讨回公道。希望你能抽出点时间认真的看看我的材料,能给我提供些帮助。

古人说,施舍给修佛人一口饭,都是功德无量。我讲这么多,就是希望你能了解我的为人,了解真相。在大是大非面前,在你的工作能力范围之内,善待我这样的修炼人,为自己、也为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人生短暂,稍纵即逝,你看我被非法判刑这两年期间,三位领导(一个所长、两个主抓管理教育的政委)先后去世。我真的很遗憾,他们连听真相的机会都没有了。所长,希望你把我拿来的这些材料认真看看,尤其是那封我用血与泪写的劝善信,看后你会更清楚、更了解我的。”

他说:“好吧,我学习学习。”

有了这次铺垫,再去时,我们的谈话就溶洽了。我一次一次的去要回工资,一次一次的借这个机会讲真相。他开始主动帮我想办法,让我先去主管部门,咨询我这种情况,在相关部门的政策是什么(因为以前没有先例)。如果能办的话,他答应,一定按最高标准批。

接下来,我又开始接触更多的部门,借机给更多的众生讲真相。

因为我不知道流程怎么走,所以我先到人社局工资科找到科长。自我介绍后,我说:“我就因为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现在我已经回来一年多,生活待遇一直没有解决。”她说:“炼啥也得吃饭哪,按照我们国家的文件解决呗。”我说:“我们单位没有相关文件,你要有的话,能给我提供一份吗?让我们单位领导看看。”她说:“行,我给你打印一份吧。”

她给我打印了一份文件:是中共中央组织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监察部、国家公务员局《关于公务员被采取强制措施和受行政刑事处罚工资待遇处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人社部发(2010)104号)。其中规定,公务员退休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从法院判决生效之日起,取消原退休费待遇。刑罚执行完毕后的生活待遇,由原发给退休费的单位酌情处理。

我拿文件去单位给所长看,所长说:“还得找财政局解决。”所长让政治处副主任多次陪同我去财政局公务员执法执纪科解决问题。副科长说:“判刑的人啥都没有了。全市公务员那么多被判刑的,没有一个来找的,就你们单位总来找。”我接着他的话说:“你不能这么说呀,判刑的就没有生存的权利了?那杀人犯出狱后,政府还得给解决吃住问题呢。我是因为信仰按真、善、忍做好人被冤判的。‘天安门自焚’那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你可不能对修炼人这样,善恶有报是天理。”走到哪,我就把真相讲到哪。后来,我又找了某科长,他也说:“解决不了。”

几天后,在单位所长的安排下,单位政治处和执法执纪科长与我又去财政局找副局长。副局长说:“现在我们每拨一笔款,都得主管副市长批示。让你们单位打报告,拿出标准,然后上报司法局,司法局政治处再上报给副市长批示。”所长很快批复,按工资75%的标准报到司法局。局政治处主任(也是多次去给他讲真相并送上劝善信)和科员亲自送到市政府,然后等待批复。

后来得知,市长的批复为“依法依规,合情合理解决”,批复文件已送达财政局。原以为这次是有结果了,可是,还是不了了之。再去财政局找某科长,他说:“解决不了,还得你们单位解决。”我意识到,我还需要给更多的部门、更多的人讲真相,我会利用好这个机会。

这期间,在同修的陪同下,我还去过市政府“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门卫戒备森严,没有预约,根本见不到人。我给“610”主任办公室打电话,接电话的人说:“主任不在,去省里开会了。”我们没放弃,直接去了“610”主任办公室。

敲门進入后,“610”主任看到我们很尴尬。我说明来意后,讲了一遍找工资的过程。我说:“听说‘610’对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后有恢复工资的文件,别的城市有落实的。”他说:“不了解。”他拿起电话给那个城市的“610”办公室主任咨询,那人说:“没有文件。”

他接着对我说:“你炼功得到什么好处了?工资待遇都没了。”我开始给他讲真相,讲身体的变化。他马上说:“你别给我讲这个,你要讲马上出去。”我笑了,说:“不讲这个讲什么呢?你看看我们身边这些参与迫害人的下场……”他害怕的起身送我们出去。

我们又借机到信访局咨询。工作人员相互商量后,对我说:“这生活费问题单位必须给解决。把你的身份证、电话号码给我,我给你立案,然后转司法局。”一会儿的功夫,我就收到了已转送司法局的信息。

我从没想过,我作为一个警察、也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经历过炼狱般的魔难后,我又走上了一条为了维权、为了生存的信访之路。没经历过的人很难想象,在中共体制下的人权灾难有多严重。体制内的人,大多都是为了权势、利益,麻木的出卖道德和良知。

后来,我接到单位的批复:戒毒所(原劳教所改为戒毒所)是财政供养单位,解决不了生活费问题。接到单位的内部处理意见后,我不服,又去司法局递交《复查申请书》。单位再次给出与上次相同的《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我在网上再次信访,司法局的答复还是“按单位的处理意见”。

这样,我开始启动了控告程序。我在网上向法院递交了《行政起诉书》。法院立案庭接到起诉书后,告诉我先去劳动仲裁委员会。劳动仲裁委员会做出了《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案件的通知书》。之后,我再次到法院递交起诉书,法院裁定不予受理。如不服,可以上诉。

我上诉到当地中级法院。我与立案庭庭长聊到当年我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过程。不管我和同事们对法轮功学员们的态度、酷刑手段如何,她们都是无怨、无恨、慈悲的对待我们。我说:“人得有理智的思考、清晰的判断能力。当我在了解到‘天安门自焚’是政府一手导演的骗局之后,我的思想发生了转变。最重要的是,我看了《转法轮》这本书,使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身体上的几种病不知不觉的都没有了,这本书太神奇了。”他也说:“我的大学女同学也炼法轮功,她人长的有气质、漂亮,学习优秀……”

负责接待的女孩一直在听我们讲话,我走时,她把我送下楼。我给她讲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问她入党了没有?她说:“没有。”我说:“阿姨帮你把团、队退了吧。”她笑着点头。回来后,我心里这个亮堂啊!真为这个生命明白真相得救而高兴。

不久,中级法院通知我:“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我不服中级法院的裁定,又一次去信访局上访。

信访局后来出具了一份《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内容是:根据《关于公务员被强制采取措施和受行政刑事处罚工资待遇处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人设部发】〈104号〉第二款第六条规定:“公务员退休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从法院判决生效之日起,取消原退休待遇。刑罚执行完毕后的生活待遇由原发给退休费的单位酌情处理。”

给我的具体结论是:暂时由单位按照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发放给生活费。该标准随低保的调整而调整,待国家政策有明确规定,按规定执行。考虑到原单位为财政全额拨款单位,就没有此经费,建议由市财政局拨付。至此,我的退休工资得到了解决。

信访局的决定做出后,财政局还没有兑现。我又多次去财政局,有机会就和不同的人讲真相。这次遇到一个男科员,等他不忙了,我就跟他聊天,我说:“中共成立后这几十年,在各种运动中杀害了八千多万中国人,哪次运动不是冤假错案?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有结束的时候。参与者都得被清算,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一次次的来,一次次的找,就是希望相关的人,在我这件事情上能给一个公平合理的处理结果。能善待大法弟子,就是为自己积福份,大淘汰时,就能躲过去。”

我说:“小兄弟,看你很有素质,也很善良。我帮你把党、团、队退了吧,咱这命是老天给的,是父母给的,咱不能把命献给它。我给你起个化名,退出它的组织。”他笑了,说:“谢谢!”

就这样,走到哪里,我就把真相讲到哪里。每当走的无路时,我就想起师父的法:“气上头顶下不来,它只是一个时期的状态,有的人很长时间,半年了也下不来。下不来找个真正的气功师引导一下也能下来。那么我们凡是炼功时冲不过去关、气下不来时,我们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误在哪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看它就能下来。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1]“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2]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暴露出不足,我马上归正。渐渐的,我对他们没有了怨恨,放下了争斗心,也渐渐修出了慈悲心。

同修们也整体配合我,我不断的与同修交流、切磋。人心重时、过不去关时,我也跟同修哭一哭。在磕磕绊绊中,我不断的努力放下人心,找到自己的不足,在不知不觉中提高着。

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