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做技术服务过程中修心性

更新: 2021年11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在江氏恶首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初期,我家虽然有电脑,但我没摸过。看到《明慧周刊》上一篇文章,同修说,能轻轻松松上明慧网,只要把真相光盘放入光驱,双击里面的小鸽子图标,就能上明慧网了,又看到有文章说,同修如何帮着安装系统、建立资料点等,我就非常羡慕,有时想:“我自己要是懂技术,该多好啊!”

从此,就对《明慧周刊》上有关技术方面的文章比较留意。虽然在短时间内,没有认识技术同修,但终于摸索着能上明慧网了。于是,下载了《从零开始建资料点——实用技术手册》。刚开始的时候,根本看不懂,但是看不懂也看,对不懂的名词或术语,就查阅常人的一些资料,渐渐的就能看懂一些了。后来,按照《从零开始建资料点——实用技术手册》中的方法,把自己家的电脑安装了双系统,自此就可以安全的登录明慧网了。后来又购置了喷墨打印机,于是一个小型的家庭资料点就在我家建成了。

开始的时候,就怕机器出问题,所以经常浏览“天地行”技术论坛。机器出现问题后,就到那上面去咨询,大部份问题都能够解决。因此,在以后的几年间,打印机用了几台,出现问题从不需要拿到电子城找商家维修,都是自己修理的,包括拆机换零件。虽然自己修机器很耽误时间,有时甚至拆开机子后,几天也装不上,但是确实也从中学到了很多技术,积累了一些经验,为日后给其他同修服务打下了基础。

第一次做技术服务

二零一四年,将面临Windows-XP系统需要更换为Windows7系统的问题。在二零一三年,我首先试着把自己的电脑更换为Winows7 系统。

恰巧这时,我居住的小区有个同修家买了一台新电脑,想让我把新电脑装成双系统,我就去了。结果按照自己掌握的那点知识,装不成,折腾了两天,也没弄成。幸亏提前把原系统的备份文件复制到我的移动硬盘上了,给同修的电脑恢复了原系统,才没有耽误同修家人用电脑。虽然恢复了系统,但恢复后的系统和现用的系统还是有差别的,好多东西需要设置。我当时在技术上又是“半瓶子醋”,好多东西还不会。电脑不能上网了,没办法,又请宽带服务人员上门,才给联上网。同修虽然说没事儿,但是家人明显很不高兴。

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个同修虽然说没事儿,但是以后再也没让我给他装系统。同修当初买电脑的初衷是想上明慧网,结果到现在也没上过明慧网,随着年龄的增长,就越来越不想学上网了。家里的电脑还是常人的系统。这都是我没做好造成的,心里挺不是滋味。

由于自己有想给同修做技术服务的愿望,师父就帮我达成了这个心愿。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个同修家遇到一位技术同修。交谈中,她说:“现在技术同修人手少,都很忙,有时甚至要到周边的县里去服务。”她看出我有一定的基础,问我能不能给别的同修装系统?我说:“以我现在的水平,只敢动自己的电脑,不太敢动别人的。”她说:“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咱们这的技术同修有封装好的系统盘,用封装的系统盘安装,就省事多了。”我说:“行,那你就教教我吧,遇到问题了,你可得给我做后盾啊!”由此,就开启了我走家串户,为同修做技术服务的修炼历程。

在提供技术服务过程中,修在其中

我的性格很内向,在常人中不愿与人打交道,交际很少。但是,在给同修们技术服务的过程中,大大改变了我的怕事的心。我好象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感觉这就是我在修炼中要做的,是我应该做的。

师父说:“就是因为让你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充份发挥你在常人中所学之长,利用大法过去给世人造就的常人中的技能来证实法。”[1]

我认识的这个技术同修平时很忙,还要上班,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帮同修们装系统,还担当其它一些讲真相项目。有一次,见到她,她说:“你以后就负责某某片区吧。”她说这个片区之前是由她负责的。我说:“好吧。”我真的很愿意替她分担一些工作,从而减轻一点她的压力。事实上,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不只是负责这个片区,不管是哪里的同修,不管通过什么途径,只要找到我,我都会很乐意帮同修们解决技术问题。

有时,我想:技术同修做的事有点象常人中的上门维修,但是不同的是,我们虽然做同样的事情,但我们是修炼,不是工作;我们是在做救人的事,不是为了挣钱,相反,我们是无偿的,有时还需要自己搭钱。平时用的U盘、工具等都得自己花钱去买,而我们又是乐此不疲的。

在做技术服务中,接触了很多同修,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多数都是五十岁往上的,岁数大的有七十五、六岁的。不管多大岁数,同修们见到我都很尊敬,有时帮同修解决了问题,同修就会很感激,有的非要送东西不可,好像只有给点东西才能表达心意。表现最突出的有个七十多岁的同修,她家离我家很远,骑电动车要五十分钟才能到。这个同修对人很热情,每次都拿出吃的喝的招待我,并且走的时候,还非给东西带上不可,每次我都为此推辞,拉拉扯扯。有两次,实在推辞不过,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拿了。

她的电脑经常出现问题,而且出现问题后,她都很着急。结果,我大老远去了,一看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有时去了一看,我上次给她设置的东西都变了。这个同修很认真,把自己不会的或需要问的问题都记在本子上,叫我去一趟,要问好多问题。我把问题解决了,再告诉她注意事项。但是过一段时间,叫我去了之后,我发现还是原来的那些问题。这样反反复复,我就有些不耐烦了。每次去的路上,就不断的背师父的讲法,并且告诫自己:要慈悲、慈悲……

有一次,到一位同修家,她的打印机出墨不畅,清洗完,好一点,一会儿就又不行了。我发现是连供漏气,同修买了一套连供,换上就好了。我看墨车轨道都是干干的,缺油,而且打印机内部非常脏,都被墨雾盖住,看不到原色了,就帮她擦干净了。她自己用了几年,也从来没上过油,也没擦过机器内部,她说,只会用,不敢动里边。我就说,第二天来给她上润滑油。第二天,我带着润滑油如期到了同修家,发现有四、五个同修在她家,说是都想学学怎么给打印机上油,在哪里上油。

还有一次,是给一个同修装系统,定好了哪天去,结果我刚一進屋,看到有好几个同修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说是想跟我学怎么装系统。象这种情况有好几次,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很感动。于是把带去的装机教程送给了她们,并把系统U盘也复制了几个,给她们。

我服务过的每位同修,我都尽可能的多教给他们一些东西,恨不得把我所掌握的东西,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都教给大家,好让同修自己能尽量解决一般的问题,不要依赖技术同修。有的同修说:“我就愿意找你,找别人,有的都没耐心,有时说话还挺噎人!”这时,我就会说:“他们都很忙,又要上班,业余时间又要为同修修机器,挺不容易的,不像咱们,退休了,时间充裕些,大家都互相理解吧。”

在给同修们做技术服务的过程中,处处离不开师尊的看护和点悟。很多时候,同修叫我去,我都不知道有什么事;有的是在信箱里说让我去一下;有的是让别人带话给我让我去;有时是同修给个纸条,上面只写着地址,也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不管是哪种情况,我都会带上常用的维修的东西,如约而至。有时,赶上下雨,下雪,也从不爽约。

有一次,和同修定好了哪天把装好系统的笔记本给她送去。没想到头天下雪了,下的还不小,马路上很滑,不能骑电动车了,就坐公交车,给她送去了。一敲门,同修说:“下雪你还来啊?!我知道你会来的。”

还有一次是下雨,出门时,雨不大,穿上雨衣,骑着车子,就出发了。走到半路,雨下大了,还伴随着大风,雨水把胸部以下的衣服全淋湿了。到同修家楼下,把裙子下部的水拧干,就上楼了。到同修家,同修看我像个落汤鸡似的,非要给我找一件她的衣服换上不可。我不换,不给同修添麻烦,靠自己的体温,一会儿就暖干了。

在去同修家的路上,多数是骑车,路程最长的单程一个小时。经常是背着法,不知不觉就到了,也不觉的远。不背法的时候,就想想遇到问题该怎么处理,很自然的就列出了解决问题的步骤,首先干什么,其次干什么,然后干什么,有条不紊。心在法上的时候,就感到自己思想非常敏捷。有时遇到的问题是自己以前没遇到过的,可是到时候,并没有特意去想,自然而然的一下子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途径。经常是“手到病除”。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在心里感谢师父!一定是师父看我不会做,就帮了我,一下子就会了。

在安装电脑系统时,由于电脑的种类很多,自己以前掌握的那点知识不够用,经常是中途遇到一些没有见过的问题,但是一般情况下都能解决,有时当时没有办法,通过求助天地行论坛的同修也能解决。

曾经有时候,觉的自己有本事,每解决一个新问题,就有点沾沾自喜,生出了欢喜心。有好几个同修说,幸亏认识了你,要不我这电脑和打印机出了问题,可怎么办啊?自己心里也想,你们一定要珍惜技术同修啊!觉的自己了不起。有时,就把自己的技术摆在第一位了,有时,就想不起师父和大法了。

最近,有个同修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配置比较高,让我给装系统。本来想装一个全盘加密单系统,应该很简单就能装上了,可是想了几种方案,弄了两天,也没装上,都是装半截,就進行不下去了。早上炼完静功,突然想,怎么忘了求师父帮助了呢?于是,双手合十,求师父点化该怎么办?虽然人这边没感到师父点化,但是打开电脑后,就想到用手机的翻译软件,看看英文写的是什么。然后,就有了一个办法,结果一试还真能装了。这时,泪水浸满了我的眼眶,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心中无比感激。虽然后面又有过一些曲折,但最终安装成功了。

前两年,有一个同修让我给她的台式机装系统,她把机箱用电动车驮到我家。我们说好,装完系统后,第二天中午,我给她送过去。可是,第二天中午,我去她家,她家没有人。当时,我还拿着给我们学法小组同修做的资料,因为下午要学法。这样,身上背着一个挎包,一手拎着一袋子资料,一手提着电脑主机,敲了一会儿门,敲不开,心里就有些发堵。只好提着大包小包往回走,心想可能同修有急事出去了,说不定在路上能碰到。但是一路上也没碰到,这时怨气就上来了,心想:就算你不在家等着,也得让家人在家等着呀!

但是,怨气一出来,就警觉了,这不是怨恨心吗?立即抓住这怨恨心,灭掉它!马上心里就感到轻松了,那个发堵的物质消失了,一身轻。后来得知,是给她家小外孙去医院看病去了,她一时把这事给忘了。等想起时,马上让家人先回来,但还是没赶上。

对这个同修的怨气,其实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一直以来,就对她做事有看法,观点不一致,心里有间隔。通过这件事,对她的怨气去掉了很多,但是并没有去干净。在后来的一次,又差点发作出来。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位我不认识的同修过病业关,表现是脑血栓造成半身不遂。她找到我,要一起去到那位同修那里学法,每周一次,并且协调人组织了几拨同修去那里学法,几乎天天有同修去。学了半年多后,同修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因为牵扯的同修太多,有些同修对此事就有了异议,我也不想再去了,就隔了一阵没去。

有一次,她让我去她家商量此事。在去她家的路上,不好的念头一直往出翻,怎么也压不住,心想她要是非得让我去那个病业同修家,就如何如何……我对她的忍耐几乎到了极限。到了她家,她没有说任何过激的话,只是说,到那个同修家去学法,自愿,去不去,根据自己的情况,没有什么谁对谁错。

这时我一下子释然了,心里堵着的物质在同修的慈悲心下彻底化掉了。我知道,这时只要她说一句强硬的话,我可能就会爆了。师父用这两件事彻底去掉了我对这个同修的怨,心中的间隔彻底消除了。自此以后,我俩配合的非常默契,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无形的隔阂了。正象师父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2]。

编辑真相资料中提高心性

二维码是这几年才兴起的。前几年,明慧网还没有提供现成的二维码卡片下载。我们几个同修利用自己的特长,成立了一个用二维码讲真相项目组,有负责提供二维码及技术维护的,有负责测试二维码有效性的,有负责协调的,我负责编辑二维码卡片。

我们小组的技术同修提供的二维码可以直接上明慧网、大纪元退党网、动态网等等。由于是在本地小范围发,所以每个二维码的有效期相对于明慧网公开出来的要长的多,有的二维码用了一、两年了,还在使用。面对面发卡片的同修反馈回来的效果还不错。

我主要说一说在设计编辑二维码卡片过程中的一些修炼体会。每个人的审美观不同,所以对卡片的要求也不同。当我设计出一个卡片后,先发到站内信箱,请同修们提意见,有提改進意见的,就再修改,直到大家没意见了,再定稿,用于打印。

这个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有时自己用了好长时间设计好后,虽然自己很满意,但是也要征求同修的意见。有时同修提的建议确实很好,我会很乐意的修改;有时同修的建议不符合自己的观点,只要同修提出来了,也会尽量满足同修的要求,毕竟同修们是在一线直接发,更了解世人的需求。有时做修改花的时间不亚于设计新的。在名片大小的地方,要放上两个二维码图片、标题文字、使用说明文字和插图,好不容易才把各自的位置排好,改动一点,就得大动,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有一次,同修让我设计几款用于粘贴的标签,就是买现成的不干胶标签纸,A4纸上有八枚、十枚或十二枚标签的那种纸。我设计好后,发给同修,结果同修把我自认为的设计亮点否定了,当时心里真不是滋味。虽然有点不高兴,但毕竟是修炼人嘛,要放下自我,要配合整体,要以同修的需求为重。

师父说:“你有一个好办法,想出来了,你是为法负责,用不用你的意见,用不用你的办法这并不重要。如果别人的办法达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并没有去执著你自己,相反的,你同意了别人,无论你说没说出你的办法,神可都会看见:你看看,他没有执著的心,他能够这么大度、宽容。神看什么?不就看这个嘛。”[3]“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3]

于是,按照同修的要求,彻底做了修改,最后达到了同修的满意。放下自我,真的不是说说那么轻松,在项目中,时时都有需要放下自我的事情。一不留神,这个自我就会表现出来,有时会表现的很隐蔽,不注意就会滑过去。

有一次,有位同修让我在明慧网发表的不干胶粘贴上添加我们本地的二维码。我填好后,给她发过去了。同修看后,基本满意,只是有一点点需要调整。她说她自己调整一下,就不用我再来回发了。可是后来,又说她试了,自己调不了,还得需要我来调整。当时我闪出一个念头:“原来你也有不会的呀!”在我的印象中,这个同修各方面能力都非常强,也担任着很多工作,并且有点强势。当第一次出现这个念头时,并没有太在意。可是后来又发生了一件类似的事,这个念头又出现了。这次,我就警觉了:这是什么心呢?啊,是妒嫉心!我会而你不会,有点幸灾乐祸。妒嫉心是最害人的一颗心,意识到了,一定得灭掉它!

以上是自己在二十多年修炼中的一点体会,虽然做了一些技术方面的工作,但是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做的很差,有时一做起事来,就把学法和炼功的时间给挤了。这也是我以后需要突破和改進的。

谢谢师父无时不在的保护!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