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面对“清零”骚扰 心性在大法中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我觉的自己修的不好,微不足道,但想到每每从明慧中索取,不积极的付出,是不应该的。又想到每周的“严正声明”,还有那么多学员身在其中,值此法会之际,我就跟同修们交流一下我这一年来面对“清零”骚扰走过来的心路历程,希望对如我一样过关艰难的同修有所帮助。不足之处,还请同修们多多批评指正。

“清零”之始,得知邪党出台了长达数页的秘密文件,制定了一系列的迫害措施,针对每一个人逐一排查及三年“攻坚计划”。我听到后,没有立即全盘否定,而是带着人心认为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考验。当时Y同修坦然的说:邪党说了不算,一切师父说了算。由于自己心性不到位,暗想:说是这么说,但邪党已经开会明文规定了,肯定就得实施了,我们就是否定它、能否定得了吗?——当时就是人心太重,用人眼看问题,把它看的太实了。

现在分析自己的问题,主要是没有立即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没有想到师父,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没有相信对于修炼人来说,人中的一切现象都是不实的;也没有想到“修内而安外”[1]的法理;更没有想到从中要助师正法和救度众生及证实法!无奈的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结果是:单位开始找我,让朋友出面说服我,无果后用株连政策向我家人施压,让我的孩子劝我。我的女儿柔弱、善良,她从小懂事、孝顺,但承受力很差。现在她既要面对心爱的母亲,又要满怀恐惧面对恶党的暴政、株连迫害;还要强打精神面对单位领导和日常工作、自己的公婆和幼子,她惊恐不安,失眠,苦苦哀求我,在家愿怎么炼就怎么炼,表面还是违心应付一下吧……

我向她解释: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签字妥协,那样是对佛法的亵渎,对邪恶的放纵,对千千万万个被迫害的修炼人及其受难家庭的漠视,甚至是推波助澜,我会受到良心的谴责,不但害了你们,也害了所有参与進来的人。孩子看劝阻不了我,无奈的以泪洗面,以头撞墙……这强烈的冲击着我的心。

丈夫不善言谈,脾气暴躁而脆弱,又有心脏病和高血压,他担心因为我的坚持,会给全家带来麻烦。因为家人都有所谓体面的工作,女儿、女婿在事业上都是很有发展前途的人,他怕影响了孩子的夫妻感情和家庭的幸福,也怕受到外界歧视和笑话,就告诫我:如果再坚持,就和我离婚。丈夫整日愁容满面,唉声叹气。

过程中,我虽然也发正念清理干扰因素及种种执着心,但表面效果不明显。我尽量保持平静,不去和他们发生碰撞,表示理解他们,也请他们理解我并不是为了我自己得到什么而坚持,而是真的为了他们和众生好。但他们说:我们不要你说的那种好,我们就想眼前过个清静的日子,不被一次次的骚扰。“三年攻坚”是个什么概念?听说外松内紧,想想都怕。其实家人都知道大法好,他们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出于对邪党的畏惧和无奈。

作为常人他们没有错,我不能强迫他们,也不能态度强硬偏激的让他们误解。有同修说我,你不能太软弱了。孩子和我感情很深,又是独女。我想我不能表现的让他们认为修炼人为了自己要圆满就没有爱心和亲情了;但我们修炼人的爱是超越了常人的认识的,所以要做好。我们应该看到生命在求救。

面对家庭魔难,感觉要处理好是个棘手的难题,再加上时不时冒出的怕心,让我想到邪恶种种残酷的迫害手段,这对于我来说,是必须面对的一个生死大关,不但要放下执着,在家庭中做好,还得要放下生死。曾有一瞬间,就感觉另外空间“呼”的压下来一层厚厚的物质,让我感觉特别压抑。当时也没想起及时发正念解体和清理它。接下来几日里,心揪着,难受至极,肠子都绞着疼。我为自己的修为差而难过,这一关真是剜心透骨……

在学法点上,我坦诚的讲述了自己碰到的问题和备受煎熬的心境,并控制不住的眼泪哗哗的流,紧抓着身边W同修的手,想抓到一种依靠来支撑我这几乎坍塌的心和艰难的修炼。

和我一起学法的两位同修法理都很清晰,Y同修总是那么平和、理性,象一潭幽幽的湖水,温婉而恬静,跟她在一起,会感到心里很踏实。她告诫我:“这一关过不去,以后会加大魔难过关的。”

那些日子W同修不辞辛苦,经常来我家看望我,帮我向内找,和我在法理上切磋,甚至是棒喝。虽然感觉她有时分析我的问题不对号,但我感受到她那颗真诚帮助我的心,太可贵了!当时我感觉我非常需要有这样的同修好好棒喝棒喝我,帮我向内找,与我共同分析问题所在。

她俩要我多看看师父的《精進要旨》和《精進要旨二》,还有师父二零零八年和二零零九年的讲法及新经文。我觉的这很重要,我强迫自己多学法。当时觉的看了,好像也没怎么進大脑,但我仍坚持看,看不進去的时候,就读出声来。后来体会到看似没有什么效果,其实法是有威力的。W同修还给了我一本“反迫害法律手册”,仔细阅读后,也让我更明确了“信仰合法,迫害有罪”。不知不觉中,我的心境在慢慢的好转并向法中归正。心里真的谢谢两位同修的关心和帮助,谢谢师父留下的集体修炼环境,更谢谢师父的加持和保护!

其实,真的是师父的加持,因为我感觉当时并没有明显的放下了什么执着,去掉了什么人心,我只是在坚持,想要坚持修下去,坚信大法是正确的,师父真的是在正乾坤,救众生!我敬仰师父的慈悲伟大,我愿意被师父洗净,期盼能做一个助师“主掌天地正人道”[2]的大法徒。我觉的我只是有这种愿望,只是在尽力坚持,师父就帮了我。忽然间,我觉的这个生死大关已经制约不住我了,我甚至无需顾虑太多,只需有坚持跟着师父走的愿望就行了,证实了师父讲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

接下来的一天,单位三位领导来我家,恰巧我没在家。我知道,回避于情于理都不对,会造成常人不理解,也证实不了大法,我没有理由不去面对,于是,次日我请师父加持,一路发着正念去单位分别见了三位领导。

单位正局长很忙,我在走廊里等了好一会,才见到了他。他很和蔼,善意的和我说(大意)是:他干了一辈子工作,马上要退下来了,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工作这三十多年的时间,虽然原来也知道有对法轮功的管控,但现在第一次听说把法轮功上升为‘政治任务’。他让我想想他的这个‘第一次听说’和这个‘上升为政治任务’意味着什么?!让我想想孩子的前程,家庭的冲击,再真把我的养老金停了,这是何苦呢!咱走直道,拐个活弯儿,胳膊拧不过大腿,别明摆着吃亏呀!

当时从他的口气中,我感受到了他的善意和当局迫害法轮功的严重性,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竟没有害怕,我意识到不能光听他讲,自己得做主角。于是,我平静的谢过他的好意,见缝插针的跟他讲法轮功基本真相和大法的美好,以及迫害的非法。最后,我把真相信和真相优盘分别送给他和另一位政法副局长,告诉他们:这里面是我想对他们说的话,让他们多了解一下大法和大法弟子。他们都拒绝收资料。这次没能救了他们,但对于我来说,终于能突破怕心,敢于正面面对了。

在这之前,我也曾为去怕心请教过同修,有的同修背诵师父说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4]有的说,师父说了:“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5]有的说:“信师信法,信师信法。”当时我真是修为不足,感到这些话对我来说还是摸不着,根本触动不了我那顽固的怕心。

后来,和Y同修做了一次深入的交流。她当年在那极其邪恶的环境下,是怎样面对怕心,克服感觉警车就停在门口的情况下,坚持做真相资料救人的。又联想到有的同修曾抱着孩子進京上访维护大法;还有更多的同修无畏生死,在狱中遭受极端酷刑也不背叛大法的伟大壮举;更有许许多多同修出钱出力、辛苦奔波救人的无私善行……

我在心里汇总着这些平凡同修的辉煌事例,我的怕心被一次次的撞击着,我看到了同修们那即使粉身碎骨也要堂堂正正维护大法、救度众生的崇高境界;看到了大法造就的生命之无私无我;看到了大法造就的正法正觉的慈悲与担当……感佩之余,我审视自己的内心:怕心驱使下,为了自己小家的安逸缩手缩脚,好象是在有选择的修炼,这不就是旧宇宙的特点,旧势力的表现吗?悟到和做到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我应该尽快放下私心与安逸,象同修们一样勇猛精進,做到实修才是真正的修炼,不然与纸上谈兵有什么区别?!

还有一件事是,当W同修看到我在内心煎熬时,怕我承受不了,曾建议我离家躲一躲。这时,另一个同样面对骚扰的同修的话对我很有启发,同修说:“躲哪儿去?常人找不到,可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找得到你,躲避不是最好的办法,只有摆正基点,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才是我们应该走的光明大道。”我没有选择躲避,在艰难中坚持着。

也有学员提到要不要先签个字,以后发个“严正声明”再接着好好修?我想到L同修说过的一句话:“都什么时候了还发严正声明?我都怀疑这时候发这种‘严正声明’还起不起作用?”是啊,该抉择的时候,要靠我们自己,因为这就是修炼。我想:要修炼,就不要逃避,不要老是原谅自己,不要想带着人心的狡猾溜过去,要按照法的要求做才是修炼,并且关键时刻,我们要向前迈而不是退缩。

一天晚上,丈夫非要给我远方年迈的父母打电话,说要和我离婚,他得给他们一个交代。我劝丈夫不要冲动,骚扰老人家,他不听。我情急之中,铿锵有力的对他说:“我不想离婚,你非得要离,我也只好成全你!我相信人各有命,孩子已经结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而且福都是德换来的。这些年,我都是在为你们活,也算对得起你们。我也这么大岁数了,如果要我放弃修炼,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希望你能理解和支持。你给谁打电话也没有用,谁来也不行!”

听我这么一说,他嘟囔两句不再闹腾了,慢慢的一切趋于平静,我感觉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解体了。之前,我也多次跟他讲过:我不偷不抢、不做坏事,想做个好人没有错,你们所承受的一切不是我造成的,是邪党的无神论使整个社会传统文化缺失、道德沦丧、人性堕落,造成了这场残酷的迫害。其实他是知道大法好的。

从此,我把自己和家人都交给了师父,心不再煎熬,面对家人的抱怨和冷漠,我给予最大的理解和包容,尽力好好照顾他们,但是心里已经坚定了不签字、不配合邪恶迫害的决心,竟有了一种宁愿前進一步为法死、不后退半步苟且生的强大信念。

今年四月份,中共又一阵骚扰开始时,W同修看到我的状态说:“去年,你是那种状态,今年就象金刚一样。一年的时间,变化这么大!”

这里谢谢同修的鼓励。其实,我觉的自己除了坚持之外,什么也没做,我真实的感受到,是师父把我那个顽固的怕心拿掉了。是的,以前那个顽固的怕心真的再也制约不了我了,我现在也能认识到“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4]“信师信法”不再是“空洞”的了,而是切切实实的、真实的法的展现,也是修炼中至关重要的法宝。

这段经历让我更明确的认识到,修炼中,无论碰到什么样的关关难难,只要我们“坚修大法紧随师”[6],只要我们能做到相信师父,只要我们敢于面对,并在法中坚持做到实修,师父肯定会加持我们一路走过,最终送我们回归自己真正的家园。

再次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感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这强大的正念之场熔炼着我,使我在这次所谓来势汹汹的“清零”骚扰中,能不断归正自己,既理性的在家庭中做好,也在个人修炼走向正法修炼的路上更加成熟,为证实大法尽一份微薄之力。

以上是自己的粗浅的认识与体会,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预〉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