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讲真相中摸索经验、日渐成熟

更新: 2021年11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二十多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国内的形势十分严峻,众生受中共恶党的洗脑中毒很深。我觉的好人不该受迫害,带着这个想法,我就理直气壮的给人们讲真相,身边能搭上话的人,基本都听我讲过。

传真相 日渐理智与成熟

因为自身受党文化影响,争斗心未去,再加上讲真相方式直接,缺乏理性,所以部份亲友受邪党的诬蔑宣传影响,仍不认可法轮大法。有的甚至跑到我丈夫那儿告状,说我过于“痴迷”,逢人就讲法轮功,让丈夫管管我。家族里有近亲是当官的,好事者煽风点火的对我丈夫说:“快别让嫂子讲法轮功了,时间长了对你亲戚的官位都有影响。”丈夫心眼直,听风就是雨。因为这,他没少打骂我。

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大潮开始以后,正法又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能否真正讲清楚真相,这与修炼者的心性提高和自身党文化的去除成度密切相关。这时,已有很多同修意识到了看《九评共产党》的重要性,甚至重点研读、记背《九评》中的段落,这样能更好的揭露中共恶党,破开阻碍众生得救的那层壳。

但我没有那么做,而是按照自己的常人经验行事。我总觉的自己之前在与人交往时很会来事,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这些都得益于自己的“聪明才智”。例如我找人办事时,专说些对方爱听的“关键词”,将讨好对方溶入到话语中,以此拉近彼此的距离,以达到让对方为自己开绿灯的目地。这一招,在我过往的人生经历中屡试不爽,也使我养成了狡猾、糊弄事、怕吃苦的恶习和观念,所以《九评共产党》我只听了一遍录音,记住了几个关键词,就又开始如法炮制、胸有成竹的出门讲真相了。

没想到,这招对一些人奏效,但对高学历者或邪党体制内的官员就行不通了。当你跟他们谈论起中共恶党的历次运动时,他们会抛出很多反问句,比如:“哪个朝代不杀人?”“你说的事有什么依据?”等等。这些在《九评共产党》里都有非常详实的论述,但我因为偷懒,只看了个大概,具体年份、事件、中共恶党搞这些运动的终极目地我都没印象,所以当场就被人问住了。对方一看我不吱声了,不但没有三退,还摆手说:“以前你讲这个群体受迫害的事,我还很同情,可现在你搞退党,我就不认可了。以后你也别再给我讲这些了。”

讲真相受阻后,我也苦恼过一段时间,因为我在做生意的过程中,结识了很多邪党体制内的人员,针对这部份人讲真相,是我迟早要做的。后来,通过收听《漫谈党文化》等真相节目,我才发现这些人对我的质问很多都是偷换概念,于是我就找机会给他们送去《九评共产党》一书,或真相特刊,以弥补自己在讲真相中这方面的欠缺。同时,我开始结合其他同修讲真相的经验,摸索出一套适用于自己的讲真相的方法。

我再与这些高学历的人或邪党官员接触时,内心就不打鼓了。我甚至还能从事件中跳出来,从高处审视他们的心理活动。经过观察,我发现这些高级知识份子和体制内人员在听到真相后的反应,主要可以划分成三类人:

第一类属于实干型。这些人中有的人是凭借自己的实力攀登上去的;有的人是因为能力出众,被邪党拉拢進体制内充门面的。这些人重视事实依据、欣赏有识之士。起初他们会因为不明真相站在邪党一边认真的跟你辩论,但当他一接触到《九评共产党》中有理有据的事实后,心态立刻会发生转变,并真心的退出中共邪党的组织。

第二类是擅于搞人际关系,乐于钻营的。他们在聆听真相的过程中,抱着老好人的姿态,始终乐呵呵的,既不附和你的观点,也不反对你所说的。但当你询问他是否三退时,他仍会笑而不答,给你的感觉象是一锤子砸在皮球上,使多大力气,都会被它软绵绵的弹开。

第三种类属邪党体制下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因为给领导送礼,能承包项目赚钱,或者在体制内有一份灰色收入,尽管不是不知道邪党的腐败,但总抱着“吃谁的就维护谁”的心态,一听到真相,就退避三舍,直接拒你于千里之外。

我丈夫的一位同学,是第二种和第三种类型的混合体。他是政法委的二把手,为人精明圆滑,人称“坏三儿”。当我得知他在当地直接分管迫害法轮功的事时,就有了给他讲清真相、阻止他犯罪再迫害大法弟子的想法。也许是这一念触动了另外空间操纵他的邪灵,每到在我们同时出现的场合,他都有意躲避我,甚至瞬间消失。

后来,我干脆直接给他打电话,以找他办事为借口跟他见了面。在我讲真相的过程中,他乐呵呵的一言不发。我见他还不表态,就把当地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者的实例讲给他,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叮嘱他一定要保护大法弟子,不要参与迫害。他听后,仍然没有回应,只说自己曾接到过海外电话,听到过类似的内容。

后来,我听说他要来本地做手术,就提前三天发正念。我在随同丈夫探望他时,想到他顾及官位、畏惧邪党,我跟现场的人寒暄了一阵,就将大家支开了。我再次给他讲明了真相。这一次,他深受触动,一改狡猾敷衍的态度,眼圈泛红的向我吐露出心声,他说:“我知道你是真心为我好。其实你上次跟我讲过善恶有报的事情后,我就挺受震撼的。你走以后,上面再下来要对大法弟子采取什么迫害手段和政策时,我都制止了。有一个老头在当地发资料出了名,但我从来没动过他。后来下面的人在他发资料时把他抓住了,问我怎么处理,我说:都八十多岁的人了,让他回家吧。”他给我讲完这些事后,真诚的同意“三退”。

看到他的转变,我心中升起了对师尊的感恩和由衷的喜悦,这使我意识到,当我们给体制内人员讲真相时,不要因为对方没有明确表态而气馁。其实我们的话已经震撼到他了,他没当面表态,只是在衡量我们能否为他三退的事保密,与我们的接触会不会使他受到牵连。

给周围的人读“诉江状”

二零一五年,大法弟子纷纷向最高法院和检察院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我确定两高已收到了我的控告状后,就与女儿商量:我们应该将大法弟子控告江泽民一事让民众都知道,把我们的控告状读给周围的人听。这不但能揭露邪恶以正视听,还能让原本不明真相的众生相信大法弟子讲的真相,从而三退得救度。

做好决定后,我与女儿就带着诉江状,开始一家一家的造访亲友。進屋后,我俩开门见山,告诉大家我们向两高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了,两高已签收。多数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为之震撼,觉的江氏集团已穷途末路,法轮功确实蒙受奇冤。

我便在他们好奇的目光中,打开控告状,逐字逐句的大声宣读。听到我们的血泪控诉,已明真相的人大都对我们深感钦佩;不明真相者则如被雷电击中一般,陷入沉思;也有的人听后感到恐惧,听到一半就躲進屋子里不敢出来;更有甚者,周身颤抖,仿佛自己也受到了控告……

经过这一轮的讲真相、宣读控告状,丈夫那边的亲友对我们的态度大变,不少人都积极表态,对我修炼大法表示支持。当听说我丈夫因为害怕我再受迫害而对我施暴以此阻止我修炼,他们都觉的不可置信,并对我们的境遇深表同情。从此以后,丈夫在这些亲友面前失去了市场。再听到他对我修炼抱怨时,大家不再随声附和,而是开始开导他,称赞他有一个道德高尚的妻子,叫他善待家人。

通过十多年的历炼,我讲真相的方式变的多样化,语言也越来越纯熟,覆盖的面也很广。从生活中接触到的人,到参与婚丧嫁娶时遇到的宾客,只要有机会我都会给他们讲真相,尽量不放过每一个人。对方同意三退后,还会送给他们真相小册子和大法真相护身符。如果时间紧,来不及细讲,就告诉他们如何破网浏览海外的真相网站。

我意识到,大法弟子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其实在另外的空间就是正邪大战。我悟到,只要我们内心纯净,抱着慈悲救人的正念,师尊就会为我开拓出一条宽阔的道路。

亲人陆续得法

近些年,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快,在师尊的慈悲安排下,家族中的亲人们以各种方式走入了大法修炼。以前修炼过,“七二零”后不修的人也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

我大嫂得法不到两个月,中共恶党对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由于失去了集体学法环境,渐渐的她就不修了。二零一七年,她的右脚长了恶性肿瘤,血管瘤遍布整只脚。医生说要做三次手术,还不一定能痊愈,建议她截肢。我和大姐(同修)叮嘱她默念“法轮大法好”。她听后,天天念。

在手术台上,她心里依旧默念不止。术后同病室被截肢的人都痛的连连喊叫,十分痛苦,只有她不喊不叫。陪床的大哥好奇的问她:别人都疼的又喊又叫的,她为什么这么安静?她说因为自己一直在默念“法轮大法好”呢,根本没感觉到疼。

出院回家后,在我们的劝说下,大嫂没接受化疗和放疗,就天天在家学法、炼功,整个人精神饱满,红光满面。亲戚们前来探望,大哥就高兴的说:“这个功法太神奇了!大冬天的我都觉的冷,她(大嫂)在屋里就穿个短袖衣服,一点儿没事。以前她的脾气一说就炸,现在改了不少。”大哥亲眼看到了大法的超常,这为他日后得法打下了基础。

几个月后,我驱车到百里外的大哥家,了解大嫂的修炼情况,顺便为她纠正炼功动作。我在做第一套功法“金猴分身”[1]这个动作时,大哥正好在旁边经过,我的手指尖戳到他的胸口处,使他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能量。后来他跟我谈起这种奇妙的感受,我当即建议他炼功,他很痛快的答应了,随后就把五套功法学炼了一遍。

大哥还特意请了三天假,把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三天中,除了中午休息和吃三顿饭外,大哥都在认真的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有时大哥被师父的某句讲法触动时,还会情不自禁的说大法是高德大法!不难看出大哥这次是动了学法的真念。

一年后,退休的大哥带着大嫂来到城里居住。随后,我的五妹妹也开始修炼,我们就建立了一个家族学法点,方便家中得法的亲人聚在一起集体学法,切磋交流。

有一天,叔伯哥哥打来电话让我去见他。见面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叔伯哥俩口子想要跟我学法轮功。叔伯嫂子在迫害开始前就曾经修炼过大法。

我和大姐(同修)切磋,决定先从家族内部展开交流,看看还有没有想要得法的亲属。如果有,我们就挤出时间陪他们学一遍《转法轮》。除了同辈的亲属外,那些因为曾在我家借住而短暂得法的小辈,也在我们交流的计划之内。交流后,有的小辈说工作繁忙,暂时抽不开身,我们就为他们送去装有师父讲法的播放器,方便他们下班后听师父讲法。

针对那些决定学法的亲属,我和大姐尽量去想办法陪同他们学法。过程中,也经历了一些艰辛。这些亲属居住的地点比较分散,有的在市区内,有的家在百里以外的乡村。

因为大姐打工,除了上午打扫卫生外,她还要负责雇主的一日三餐。为了赶时间,我们经常在午饭后以最快的速度去赶公交车。学完法后,再抓紧时间坐公交车回来,避免耽误大姐给雇主做晚饭。困了、累了,我们就在车上眯一觉。下车后,我俩经常是奔跑着准时到达亲属家。

就这样,不管刮风下雨,我们没耽误过一天学法進度。亲属们都由衷的感叹说:“唉!天这么热,中午又不能休息,跑的大汗淋漓,真是服了你们了!”感叹过后,在学法的过程中,他们特别注重敬师敬法,十分珍惜这得之不易的机缘。

前几天,在一次生日宴上,大爷家的二姐说,她也想听师父讲法和《忆师恩》。我看了看坐在二姐身边的叔伯嫂子,想起自己曾在一年前给过她一个装有师父讲法的播放器,就让她先借给二姐听一听。没想到,叔伯嫂子一口回绝说:“不行,那个播放器我每天都在听。”我很惊讶,因为在叔伯嫂子拒绝我之前,我一直以为修炼对她而言可有可无,还以为她最近忙着给儿子装修房子,可能带修不修的了。没想到,现在她已经离不开大法了!

自从我一九九七年得法之后,我们整个家族先后有十人陆续得法修炼,除了老弟弟之外,姊妹七人加上母亲都读过《转法轮》。还有一些亲属虽然没有走進修炼中,但有时赶上我们学法小组正在学法,他们也会参与其中,还用大法的标准衡量我们,给我们的修炼提意见。

家族里四十余人,大多数亲属都知道按照大法的法理做好人,还出现了两例医学奇迹。这真是法光无限耀三代,佛恩再造唤众生啊!

在安装新唐人电视中提高心性

我丈夫曾经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因为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一直反对我修炼,甚至对我大打出手。现在通过观看新唐人电视中的节目,他彻底明白了真相。如今,他也象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但支持我修炼,还多次在世人面前公开揭露中共的恶行,协助我讲大法真相。

有一次,在同修间的小范围交流中,我跟大家谈到了我丈夫观看新唐人后的转变。同修们纷纷提出,应该向民众推广新唐人电视。如果一个家庭因为收看新唐人节目而明白了真相,那么他们所有的至亲家属都会有希望得救,因为海外见闻与真实的信息会在家人中传播。

有了这个想法,我便决定自己花钱,免费给有缘人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我先从近亲的家庭开始做。完成后,又将远亲和儿时的发小都罗列進安装名单。这些人有的已经二、三十年不联系了。

昔日的表哥、表姐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还有的亲戚已经离世。我多方打听和询问,找到了他们位于农村的家,并拎上礼品登门探望。遇见亲戚已经过世的家庭,就找他们的子孙攀谈。我利用这个机会挨家挨户的讲真相、送小册子和大法真相护身符。看到有条件安装新唐人电视的家庭,我就提出自己想免费为对方安装新唐人,为的是让大家看看真实的世界。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我告诉他们新唐人电视能让人了解疫情的真实情况,知道怎样做才是躲过这次灾难的最好办法。

说到这里时,那些敦厚善良的亲戚,都乐呵呵的同意我给他们安装,还主动说自己付钱,当然都被我谢绝了。精明的亲戚会有安全方面的顾虑,但在我的耐心劝说下,也都知道了看新唐人节目的好处,最后都同意安装了。当然也有不太相信的,但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有的也顺利安装了。

其实不论世人当时的态度如何,只要他们肯看,便会逐渐清醒,最后就会象我丈夫一样明白大法真相,回归传统,有个好的未来。

在安装的过程中,也修去了我不少人心。我大姐夫和我丈夫过去一样,曾是个被邪党谎言蒙蔽的受害者。虽然他知道妻子在法中身心受益,但仍经常打骂我大姐。这也造成我想为他家安天线时思想上受到了干扰,后天观念和思想业力开始往我脑中灌输:安装新唐人可能会给大姐家带来麻烦,如果大姐夫因为此事再度打骂大姐该怎么办?等等。

这些想法压不住、排不掉,搅的我整个上午心神不宁。这时又看到负责安装的技术同修一上午都没调试出信号,又冷、又累的。我心想:“安一个锅咋这么长时间呢?”内心就急躁起来。我对技术同修说:“你这么辛苦,还没信号,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同修欲言又止,但可能是看到我的强势,或是我俩不太熟的原因,就同意停止安装了。

第二天,同修又反复调试了两个多小时后,还是没有信号,我又起了急躁心说:“这家先放放,别调了。去下家看看咋样?”谁知,骑坐在窗框上的技术同修这回身子没动,转过头来跟我和另一位同修说:“咱们安的是救人的电视天线,在另外空间那是正邪大战。所有参与的人都得发正念,铲除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不要有常人的思想,唠常人嗑,要正念加持这个项目。”我的思想业马上反驳说:“不就安个锅吗?还那么多讲究!”可我明白的一面知道,这位同修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已经有十多年了,肯定有过这方面的修炼经历,同修说出的话掷地有声,很在法上。

我大姐的家是十五层楼,那天风又大,同修的脸被窗外寒气冻的通红。同修骑坐在窗框上两个多小时姿势基本不变,仍在不急不躁的反复调试着,依然不愿放弃。而我坐在屋里,不但帮不上忙,还有埋怨情绪,我一下感到万分羞愧。于是我就开始默默的发正念:清除自身的和外在的邪恶因素干扰,一思一念都不敢放松自己的思想。

说来神奇,当我归正自己的心态后,信号很快就调试出来了。高兴之余,同修跟我们交流了他有爱面子的心,我也曝光了我的急躁心、怕心。这使我真正的体验到了要想做好救人的项目,不但正念要跟上,心性还必须到位,大家要形成整体才行。

就这样,新唐人电视在大姐的家落户了。让我没想到的是,接收器安装后不到半年,新唐人节目逐渐成为大姐夫家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一次,大风使接收器发生了倾斜,导致新唐人节目接收不到了,急的大姐夫多次找我去维修,还说他要出维修费。我们去修理时,旁边正在玩游戏的外甥接话说:“快修好吧,修好以后我就不会整天玩手机了。多看看真相新闻,对我的身体也有好处。”

在安装的过程中,因为另外空间的因素干扰或个人心性不到位,也出现过几个小插曲:比如丈夫开车载我们去安装新唐人电视,没喝一滴酒的他居然在上路后被交警查出酒驾。我稳住内心,发正念。再次检测后,丈夫被顺利放行。

还有一次,在给亲戚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时,屋主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从屋里冲出来,满嘴“小粉红”言论,激起了我的争斗心。我一时气不过,与他针锋相对。最后在同修的劝解下,我意识到自己动了人心,没守住心性。向内找后发现,自己在来安装新唐人的路上就已经对这家人抱有偏见。因为我没有及时归正自己的想法,才有了这次安装的波折。

从那之后,每次与同修配合安装新唐人电视之前,我都会告诉自己要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认真学法、炼功、发正念,不敢有一丝懈怠。

就在那段精進的日子里,我做了一个梦:摩托车前面有个斗一样的座位,我坐在里面,安装新唐人电视的技术同修骑着摩托车载着我向上冲。梦中的那段路极其陡峭,几乎是垂直的角度。我很害怕,总怕摩托车会后仰着翻下去,就用两只手的指甲随着车速快速的抓地。但我感觉到开车的同修头脑中是空的,没有一丝怕意,好象对他来说,路就应该是这样的……

梦醒后,我悟到是师父在点悟我:在这个救人的项目中,修炼扎实的两位同修不但又苦又累,付出的最多,而且还包容着我的各种怕心和人的各种观念。整个项目在另外空间也对应着我们的修炼状况。随着项目的進展,我也在两位同修的带动下提高了心性。

梦中的一切在现实中都是有对应的:那两位技术同修,一位是两班倒,有时刚下夜班就要在白天马不停蹄的赶去安装新唐人电视,期间根本得不到休息;另一位同修,一次在安装新唐人的前夜,赶到两百多里之外的地区发放真相小册子,凌晨三点多才回家,没睡多久就起床准备白天的安装项目了。为了挤时间学法,有时安装的地方比较远,开车需要一个多小时,同修就带上师父的《洪吟》,我们在车里共同背诵,或在车上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

通过推广安装新唐人电视,我也真切的体会到了新唐人电视是师父给予弟子们救度众生的法器。电视上面的节目丰富多样;主持人与嘉宾的评述掷地有声;播放的时段也符合大陆民众的观看习惯,可以说填补了我们讲真相的空白领域。只要人们持续观看,一定能洗刷他们对大法的误解,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

我要在师父正法的最后这段时光里勇猛精進,让师尊少些操劳,让有缘众生多听到法轮大法真相,得到法轮大法的救度。

与同修交流,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