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珍惜同修缘

更新: 2021年11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A同修和我一起讲真相,已经有十年以上了。在我们相约的地点,她经常会晚到一点点,急急忙忙的赶过来,有时候饭都来不及吃。她说:“对不起,对不起,家里来了客人,来晚了。”或者说有这事、有那事。我说:“下次,我只等你五分钟。超过五分钟,我就走人。”有时,超过五分钟了,我还在等她。A同修看见我没走,很高兴。

A同修很忙,有做不完的家务事,还要带小孩。她象个小和尚一样,很能吃苦,还整天乐呵呵的。她家开了一个小杂货店,店里有一个小电视机,播放着新唐人电视,经常有人来看。

这个小杂货店也是A同修救人的好场所。她给人讲真相,三言两语就把人劝退了,退的人还不少。她家周围附近的邻居,基本上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只有个别人没退。

她很乐意给人帮忙,每年要给邻居们包粽子,还要做一些坛子菜、霉豆腐,人家都说她做的好吃。她就你一碗,她一碗的,送给人家吃。人家都不叫她的名字,都叫她“神仙”。A同修一出门,邻居看到她,就问:“你又去发资料啊?”“你又去退党啊?”她笑而不答。

她从来不发脾气,对人很实在。我问她修炼之前,脾气有这么好吗?她说:“没有,我以前脾气不好,喜欢骂人,骂我丈夫是家常便饭。”

她说,有一次一个女的到她那里买东西。那个女的说给她钱了,她说没有。两个人吵了起来,又打起来了。她拿起一瓶啤酒,往那个女的脑袋上一砸,就流血了,缝了好几针。那女的可不好惹,她上面有人。最后,派出所警察出面,她赔了那个女的五千元钱。

在八十年代,对一个小老百姓来说,五千元可不是个小数目。我问:“你哪来那么多钱?”她说:“我晚上搞夜宵,卖炒米粉、凉菜、卖冰棒。凌晨两、三点还在做事,我身体又不好。有几次,我都病的晕死过去。修炼法轮功以后,我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我身体完全好了,浑身是劲;脾气也好了,也不骂人了。”

是呀,我们真是太幸运了,得到了这么伟大的大法,还有慈悲伟大的师父看护着我们,指引我们走在一条返本归真的路上。我们真得要修好自己,多救人,才能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有几年,我俩心里想的就是多救人,夏天不觉的热,冬天不觉的很冷。我们互相配合,没有间隔。记的有一次在大学城讲真相,面对三五成群的大学生,我们相互配合讲真相、发正念,一共劝退了一百七十人。

我和A同修之间没有矛盾,吵不起来,因为她总是说:“对不起,我错了。”我只怨过她两次。一次是我们讲完真相,坐在公交车上,她说:“今天退了多少人?”我说:“没数。”她说:“拿来给我数一下。”我心里想,名单都放好了。人都是师父救的,数什么。我不情愿的从包里拿出了三退名单给她。A同修数后告诉我:“一百零三人。”她顺手把名单插在我的上衣口袋里,口袋是敞开的。下车时,我听到一声响,好象掉了什么东西。我弯腰看地上,也没看到什么。到了晚上,我想把三退名单整理一下。我把包翻了个底朝天,衣服都翻遍了,也没找到。

这可不是个小事,我很着急,我没有向内找自己,就开始埋怨A同修:“就是她要看数字,害的我把名单丢了。”怎么办?我想我只有求师父了。我到师父的法像前,我向师父认错,求师父加持弟子,用搬运功把三退名单搬回来。我打坐结印,心里想着,用搬运功把三退名单搬回来。我真的感到师父在加持我,我心无杂念,身体被能量包围着。

第二天早晨起来,发现三退名单就放在沙发上。我真是又惊又喜,把三退名单拿在手里,连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还有一次,我和A同修走到一个地方。我说:“往前走,那里人多。”她说:“从这里插过去,不远,只隔一条马路,就到了那个繁华区。”可是,我俩走了半个小时,才到了另一条街,这条路上只有几个急匆匆赶路的人。我一路走,一路怨,越走越慢,越走越没劲。

突然,我发现自己不对劲了,是生出了怨恨心。我马上意识到要去掉这个怨恨心,它不是我,我要灭掉它。我开始变的轻松起来,脚步也快了。这时,A同修也在自责,说:“是我记错了,对不起。”我说:“没什么,我还要谢谢你,这让我去掉了怨恨心。”

同修B是最近几年和我们一起讲真相的。她的到来,给我们提高心性,去人心执著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真得要谢谢她。

B同修说,她过去带修不修的,是一个老年同修把她叫回来的。后来,她又带了几年小孩。我们一起出去讲真相,她经常说有人跟踪我们;说那个人在打手机,可能我们被发现了;有时我们要去一个地方,她说,那个地方不能去,上次有人在那里被抓了;敏感日来了,要小心点;又说,家里進了恶人,放大法书的柜门被打开了……我们告诉她这是假相,是猜疑心。她说:“我没有讲假话,说的是真的。”她怪我们不理解她,都要哭了。

有一次,B同修对我说:“我对你有怨恨心。我讲的话,你总是不愿听,不当回事。A同修说的话,你就听。你从不说她,只说我。”我说:“你讲的话是人话,A同修讲的话在法上。”B同修不生我的气,承认自己和A同修有差距。她说如果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叫我给她指出来。我说:“我给你指出来过,但是你喜欢找理由,向外推。”

有一次,我和A同修在议论她,她在后面听到了,她也不生气,说:“你们不要背后议论人,有什么事当面讲。”我们想解释,她说:“不用说了,从头到尾,我都听的清清楚楚。”我也意识到,背后议论人不对。

第二天,我们乘坐公交车时,我有意和她坐在一起。我说:“昨天对不起你了,不应该背后议论你。你说的对,有什么事当面讲,你也会接受的。过去,我对你有分别心,我不对。通过这件事,点醒了我。今后我知道怎么样去对待你了,对你和A同修不要有分别心。”她向我诉说了她的委屈,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我认识到自己的不善。我指责她,对她造成了伤害。这些党文化的东西我一定要修去,要善待同修。后来,也出现过几次她冤枉我的事,我也不想解释,也不生气,我心里只有一念:要善待同修。

有一次,集体学完法后,B同修说:“某老师问我们是怎么讲真相的?我告诉她,她们俩个人在一起,我一个人讲。某老师说:‘你们应该在一起。’我说,A喜欢和某姐在一起。某老师还是很关心我的。”这话听起来,好象我们在避开她,不关心她。可是,我们每天不都在一起吗?我正想说她两句,这时,我恍惚看到了她年轻时的模样,是那么的美丽、纯真、可爱又可怜,好象我们真的伤害了她一样,但她一点都不怪罪我们。我欲言又止,把想讲的话又咽回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悟我,我对同修要善。

师父说:“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1]

我知道了,B同修是在帮助我、提醒我要修出对同修的善。

有一次,我们约定早上出去讲真相。发完正念,我就出门了。碰到B同修时,我正在吃馒头。她说自己解不出大便,拉的都是象羊屎粒粒一样。我心里想:“这是去我的什么心呢?”我没找到。第二天,我正在吃馒头,她又说那事,我忍住了,没吱声。第三天,我在吃馒头,她又说那事。我当时真的好象吃到了她拉的羊屎粒粒一样,感到恶心,想吐,我真想说她一顿,但我忍住了。

我想,这是要我去什么心呢?我也不会向内找。我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了怕脏的心。因为我一看见老鼠就恶心;喜欢听好听的话,不愿听不好听的话;遇事不能忍;有妒嫉心;有不愿被人说的心;怨恨心;瞧不起别人的心。我想这些人心我一定要去掉。

有一天,我们学完法往回走。在路边,看到了又便宜又好的萝卜,我们想做辣萝卜干吃。A同修买了两袋,B同修买了一袋,我买了一袋。B同修要回娘家去,带着萝卜不方便,叫A同修帮她拿回去。A同修说:“我拿不动了。”她肩上背两袋萝卜,手里还拿了别的东西。B同修说:“我不管,你得给我拿回去。”刚好公交车来了,她把一袋萝卜往公交车上一丢,转身就走了。

下车时,我把B同修的萝卜拿了下来。A同修说:“你看,我怎么拿得了?”我把自己的萝卜放在一边,提起B同修的萝卜,往A同修家走,边走边说:“好事,好事。”A同修马上也说:“好事,好事,这是让我提高的。”

有一天,A同修对我说:“B同修不敢说你,专门训斥我。”我说:“我跟B同修讲过,B同修感到很吃惊,因为她意识不到。她说:‘不会吧,我怎么会训斥她呢?’我看的出,你心里堵的慌。你表面不说,但对B同修有怨恨心,你老放不下,她就老训斥你。你很多方面都做的好,这个关可能是让你提高心性的,对你有更高的要求。”

师父说:“我也看到真的是有人做的挺好,也有的表面上过的去,可是心里过不去的,心里头还在作梗。(笑)(众笑)嘴上也不说了,表现的也很坦然,可是心里头憋着哪,(笑)但是,还算能冷静啦。那已经是第一步了,因为面对的大法弟子层次不同,针对不同的炼功人要求也不同,那做的好的给你要求的就更高一点、提高快一点。修炼嘛,就是这样,那一关设的小,你就只能走一小步,那一关设的大,你就是一个跳跃。”[1]

我和A同修交流了我对师父讲法的理解,A同修说:“是这么回事,我明白了。”这件事过后,A同修去看她娘,她娘专门骂她,骂的很难听;而且不仅骂她,还骂A同修的孙女。A同修对她娘有怨恨心,有瞧不起她娘的心。她明白师父讲的法理后,就要去掉这个怨恨心,去掉瞧不起自己娘的心。A同修就让她娘骂,心里一点都不怨恨。骂完后,她娘就笑了,A同修心里也高兴。她说:“我过了这一关。”

B同修这几年真的很精進,一有时间,就抓紧学法,讲真相,做其它证实法的项目,而且都做的好,常人的话也少了。她母亲住院,需要照顾,她都克服困难,不耽误讲真相。她说,有时和A同修讲话,还是管不住这张嘴,过后就后悔,觉的自己又当了一次魔。她跟A同修说:“对不起。”也很少讲究A同修了。

有时B同修在打坐中,看到我和A同修在往下走,就提醒我们要悟一悟了。我们就找造成自己松懈的原因,突破、过关。我们互相帮助,在法中共同提高,珍惜同修之间的这份缘。讲真相中,我们也经常互相提醒。

师父说:“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相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進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像,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么我们在讲清真相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2]

我悟到,这是师父叫我们慈悲的对待众生,因为我们经常碰到这样的人。

有一次,我们碰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叫他三退,他不退,还说法轮功的坏话。他很大声的讲:“我信共产党,信马克思,你不要跟我讲法轮功,我不听。”同修在发正念,我说:“马克思十八岁加入了撒旦魔教,现在在地狱。你信它,就会到它那里去。中国人是炎黄子孙。我们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天灭中共是天意,你信中共邪党,不退出来,你就是它的一份子。天灭中共时,只能给它做陪葬。如果你是个好人,不是太可惜了吗?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都有人在学炼。你不要说法轮功不好,不要跟神佛结恶缘。”

这时,A同修接着说:“我有两个熟人被烧伤,一个念‘法轮大法好’的人,好多了;另一个说法轮功不好的人,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还要植五次皮,痛的要命,很惨,没钱医治了。”这个男子说:“我没说法轮功不好,不关我的事。”我说:“以后不要说了,神佛会原谅你的。”

还有一次,碰到一个女子,叫她三退,她也退了。我一讲法轮功真相,她就反感。她说:“你不要跟我讲,我不信。钱上印一些字,把钱都搞脏了,搞破坏,法轮功反党。”我说:“你有不信不听的权利。看上去你是个很贤惠善良的人,不告诉你真相,我于心不忍。钱上印的字是讲真相救人,天灭中共是天意。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修炼的是真、善、忍。如果一个生命连真、善、忍都不认同,甚至反对的话,那么这个生命就没有未来了,就是神要淘汰的对像。你愿意吗?”

她沉思了一会儿,说:“不知者不罪。”我说:“告诉你了,你就不能说不知道了,不能说不好了。神是慈悲的,希望你有美好的未来。

师父说:“可是你想到了吗?你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曾经和我签过约,你发誓要救度那些众生,你才能成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这件事情,可是你没有兑现。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3]

我们深感救人责任的重大。今后我们一定要学好法,修好自己。在法中升华,加大救人的力度,智慧的救人。努力的兑现我们的誓约,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