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我的舞台:大市场与小菜摊

更新: 2021年1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前几年,俺这搞大拆迁,几个月内,多少个村庄都被夷为平地。一下子土地没有了,生活也随之没有了着落。看着是从农民变身成了市民,其实是从穷人变成了更穷的人。我也被迫在城里租房住。当时我为生活苦恼,可是转念一想:中共这样疯狂,不是叫老百姓更认清它的本质了吗?我怕啥?有师父管着,是穷是富都是我要走的路。

心定下后,我家也出现了转机。朋友介绍我到一家超市打工。老板看我做生意随和,就把一个小菜摊承包给了我。我一接手,那生意真是噌噌噌的往上长。别看这个菜摊总共才有三、四个平方(米),可是运转起来,一个人根本不行。

早上三点多钟,我和丈夫就得去菜市场买菜,回来拾掇好菜,摆上货架时,已是上午十点了。具体卖菜的事,有时就交给了女儿。

这个连年亏损的菜摊,经过我们的经营,一个月竟能挣一万三、四。虽说辛苦了点,可是在我们这个比较贫穷的城市,能有这样的收入,已是相当不错的了。

大市场里

我市有一个农贸市场,得有几百家商户。从一开始去市场起菜,我都是用的真相币。遇到合适的店家,我就告诉他:用这带字的钱好啊,只要能诚心的按照上面写的去做,生意会越来越好。法轮大法是佛法,你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神佛能不管你吗?遇到个天灾人祸,诚心的念诵“九字真言”,就能逢凶化吉,平安度过。

老张家的生意是真好,他对大法也很接受。我问他:“老张,知道你的生意为什么这么好吗?”他嘿嘿的笑,说:“托大家的福。”我说:“你可不是托大家的福,你是托了大法的福了。”他“噢”的一声说:“是是是,真是,自从用了那带字的钱后,这生意真是一天比一天的好。”

这老张是真认同大法。有时我去的早,想去发发真相小册子。他就对我说:“你把那小册子都给我吧,我给你挨家发去。”他给他老婆打了声招呼,就去发资料了。见到我,他还说:“你看,你都是有人没人就往人家门前放,那得浪费多少啊!这资料这么好,都是叫人做好人的,大大方方的给人家,谁不欢迎?我都是面对面的送给人家的。”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让我去掉怕心,不要有顾虑。

我开始做的不好,与我的心性有关。一次,买蘑菇,蘑菇六块五一斤,可是,那卖蘑菇的孩子当时给我算成五块一斤的了。我当时买了二十斤蘑菇,一下就少给了他二、三十块钱。但我当时没有还给他钱,心里知道错了,边走边懊悔:我这利益心咋这么大呢?什么时候去掉呢?好了,明天来给他退钱,还得把真相给他讲到位了。我以前和这家人有过交往,知道这个孩子不接受真相币。每次,他父母见我,都很好,可是这孩子一看我用真相币,那脸就耷拉下来。

第二天,我到他跟前说明原委,他一下子愣住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是来退钱的。现在这个社会,人都是想占别人的便宜,买东西,都是想着怎么少给点钱,哪有店家少要了钱,又主动补上的?我对他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人,我哪能多要你的东西少给钱?做人得讲良心不是?”我又说:“你这孩子对大法有误解,每次我给你这带字的钱,你都带搭不理的,你不看看,凡是喜欢用这带字的钱的人家的生意怎么样?我要是中共说的那样的人,能退钱给你吗?你这态度对你家的生意也不好啊!”从这以后,他见到我老远就喊大姨。

一次,我给一个年轻人一本小册子,他马上就招呼几个人来,说,这小册子可好啊,讲的都是教人做好人的。知道“天安门自焚”不?那可是中共演的一场戏,目地就是为了栽赃法轮功。你看那王进东,衣服都烧着了,可是他两腿上放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那小女孩气管都切开了,还会唱歌,这不胡扯吗?知道法轮功讲什么吗?这我可知道,法轮功讲真、善、忍。大家琢磨琢磨,这真、善、忍多好,这三个字多好。谁要加入过中共的党团队,赶快退出来……我心想:这孩子咋知道这么多,比我讲的还好。

市场上有一家商铺,俩口都修炼法轮功。那男的对我丈夫说:“你管管她,可不能这样大把大把的花真相币,多不安全。”丈夫回来就说我。可是我要是哪一天不用真相币了,那一天,心里就巴巴扎扎的,总感觉对世人是一种亏欠。后来,我也不管这些了,在菜市场全都使用真相币。我一天能進一千二、三百块钱的菜,用的真相币以二十、十元、五元的为主。算下来,每年从我手里出去的真相币少说也有四十万。

去年中共病毒蔓延时,我到市场上使用真相币,加上给人讲真相,大家都抢着要。商户们都说,看看法轮功说的灵验不?这不验证了吗?好多人看见我就问:“还有那带字的钱没有?给我换一千。”

小菜摊前

我的小菜摊在超市的一角,人来人往的不断。我本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对顾客很好,顾客对我也很好。超市里经常有钱掉在地上,我看见了,就喊一句,谁的钱掉了?有的顾客发现了,就捡起来;有时没有顾客去捡,其他服务员就捡起来。有时服务员问我:怎么这钱就你能看到?看到了,你怎么不自己捡?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能给法轮功丢脸。”也有把钱丢到我菜摊前的,我就先收起来,等人再来买菜时,我再逐个的问,把钱还给他。象这样的,都能把真相给讲透了。

去年过年才几天,就封城了。怎么办呢?我很着急,还有那么多的众生没有救呢!我不能这样困在家里啊。就在这时,经理给送来了通行证,说我们这个区域,所有的商铺都关门了,唯独我们这个超市让营业。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

封了城,人们来买菜,那队伍排的老长。不时有人喊:现在这时候,大难来了,可不能涨价啊,不能发国难财啊。我就说:“放心吧,不但不涨价,菜比平时还便宜。”我的菜有多便宜?我把利润空间压的很低很低,现在每天的進菜量是过去的两、三倍,可每天的净利润不及过去的一半。过去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可疫情期间只有五、六千元。我要是象其它菜铺那样涨价的话,一个月管赚六、七万。可是那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啊!还怎么给人讲真相?

一天,一个穿着很光鲜的人来买菜,不是嫌这个菜贵,就是嫌那个菜贵,嘴里还嚷嚷:这菜咋涨这么高?还让不让人活了?其他人看不下去了,纷纷说:说话得凭良心啊,我敢说全市就她家的菜便宜,人家都几倍的往上涨,她家的还往下落。有个中年男子说他:你这人没买过菜吧?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吧?人家冒着生命危险進来了菜,卖给咱,价还压的这么低,你能有人家这风格?说着说着两人吵了起来。最后这个中年男人跟我说:大姐,这菜给他涨,都涨上去,嫌价高,去别的地方买去啊。我说:这个价就这么定了,涨是不能涨了。有的人有工资,可还有好多人没有工资啊!这一封城,生活不知有多艰难呢!我修炼真、善、忍,现在正是我善待大家的时候。

那时讲真相,可好讲了,人们也都相信,这也是过去同修们打下的基础。有个穿着很讲究的女士对我说:姐,我娘家姐夫在监狱当头,你要是有啥事,给我说一声。我说:你有空告诉他,看看他那个监狱关的有没有修炼法轮功的。要是有,可别欺负他们。她还说:俺亲戚里也有炼法轮功的,他也是见面就给我讲,可是我就是不相信。你一讲,我咋就相信了呢?我说:这说明咱俩有缘。她一听说我俩有缘,对我真象对亲姐姐一样。

有个青年人很有素质。我给他讲真相,还给了他几个护身符。他说他在市委工作。我说:你是党员不?他说:咋不是,不是能在那工作?我说:你把它退了吧,保个平安不好吗?这个小册子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中共是咋迫害法轮功的了。你在那工作,可别干迫害法轮功的事。他说:我知道,我也知道法轮功是咋回事。

第二天,他又来了,对我说:姐,我把护身符一拿出来,全科室的人都想要,还说:咱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咱也保个平安。领导还嘱咐我,让我多要几个,科室的人一个人给一个。他不好意思做,就让我私下里送给大家。姐,你这还有护身符没有?多给我几个。

想着那么多的世人不知道真相,疫情的消息一波接一波的来,我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我有通行证,哪里都能去。女儿来接替我时,我就去各个小区发真相资料。因为这些小区都是老小区,没有电梯,我就一路爬上去,再一层层的发下来。爬了六、七幢楼后,那腿就不听使唤了,往那一站,腿簌簌的直发抖。可是看看包里的资料,再看看一片片的楼群,我真不忍心停下来。歇一会儿,又上楼了。

我做这些,与同修们的相互配合分不开。那么多的真相币,不得同修去印吗?那么多的资料、护身符,不得同修去做吗?同修说我:那些天,你来拿资料,看着你的眼神,我就莫名的感动,我能感觉到你的慈悲,心里装的满满的都是众生。

同修还说,这次征文,你一定得参加,把你做的事如实的写出来,也叫世人看看,叫更多的人都能得救。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