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乡亲们都知道大法好

更新: 2021年1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二年得法的农村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岁。修炼法轮大法前,我一身的病:神经官能症,坐骨神经痛,两条腿痛的晚上睡不着觉;两个胳膊也痛的没地方放,连一壶水都拎不动;还经常休克。我身体不好,脾气也暴躁,一生气,就掀桌子。对老伴说骂就骂,一家人都不得安宁。

我学了法轮功之后,不但身体好了,脾气也好了。邻居们都说:“老婆儿(邻居对我的称呼)学法轮功之前,不干活,还骂老头;现在反过来了,老婆儿把活都干了;老头不干活,还一不高兴就骂老婆儿,老婆儿也不生气。这架打不起来了,咱们也省的劝架了。”

一、原先提不动一壶水的我,能提一桶水了

二零零二年,北京的亲戚让我去陪她住几天。我本来身体不好,不想去,可亲戚打了好几回电话,我就去了。去了之后,就在医院陪亲戚照顾老人。

有一天,我突然休克了。好在我是在医院里休克的,能及时抢救。可医院最后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休克的。我不想给亲戚添麻烦,就出院了。

我姑姑也在北京住,她早就修炼法轮功了。以前,她曾送给我一本《转法轮》,但我当时没想学,我儿子把书拿走了。这次姑姑又劝我学,我就跟着她比划了几下,感觉能量场很强。

我跟着姑姑只学了半天,我的胳膊就不疼了,用手拎起一桶水,没问题了!要知道,之前,我连一壶水都提不动的。我太高兴了,我决心要学法轮功。正好闺女来接我,我就跟闺女回家了。一回家,我就赶紧找儿子,要那本《转法轮》。他只是看了书,但没修炼法轮功。我刚开始看《转法轮》,就觉的书中说的真好,我后悔自己没早点看。就这样,我得法了。

二、原来是佛法修炼

虽说我开始学法、炼功了,但我并没有明白法轮功是修炼,不是一般祛病健身的气功。尽管我每天看《转法轮》,但常人的喜好却没放下。有的时候,我正看书呢,有人一来叫我去打麻将,我抬脚就走。

有一天,我正在看书,有人叫我去打麻将,我把书一合,就要走。刚走到卧室门口,就听到有人嚷嚷,而且不是一个人。可是屋子里、院子里都没有人啊!声音好象是从书里发出来的。我急忙退回去,拿起书,声音就没了。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就玩麻将去了。后来,我和当地同修联系上了,才知道,修炼法轮功,就不应该玩心太重,不应该再打麻将了。我明白了,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书中的声音不是幻觉,是不让我去打麻将。从那时起,我就戒掉了打麻将的陋习。

我修炼时间不长,师父就把我的身体净化了。我浑身的病都好了,就连老花眼都好了。到现在,我看书都不用戴镜子。家里什么活儿我都能干了。有一位老同修送给我一幅师父的法像,我高兴的把师父的法像挂在了墙上。我还摆上了香炉,我每天给师父敬香。

有一天,我给师父上香时,突然看到有四个金黄的大字:“法轮佛法”。这四个字放着金光,从西往东,缓缓移动,象放电影一样。而且还出现了天国的景象,宫殿都看的很清楚。供桌上又出现了两个底端是白色、上边是浅蓝色的蜡台,火苗一闪一闪的。桌子上还出现了两个馒头大的水晶球,里面放着七彩的光,而且是旋转的。

我仰望师父,师父微笑着看着我。我太激动了,我知道师父给我显现这些,是让我珍惜修炼的机缘,勇猛精進。

三、早产儿得救了

说一件发生在我村的神奇事:二零一九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晚饭后,我就把大门插上了。突然,我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本村的一个大妹子。進屋后,她急切的对我说:“我家孙子医院治不好了。我姐(大法弟子)在外地,她打来电话,让我找你们。我是来看看你们法轮功能不能救救这孩子。你们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原来她的孙子是个早产儿,先天性气管狭窄,经常出现呼吸停歇,随时有生命危险。我问她:“你相信法轮功吗?”她说:“我相信,我们全家都相信。”于是我就跟她去了她家。一進屋,看到小孩的妈妈、姥姥、姥爷、妗子都在小孩旁边守着,看着孩子。孩子张着小嘴,倒着粗气。

后来听家人说,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孩子不行了,已经把埋小孩的小车、铁锹都准备好了,办这事的人也找好了。

我把孩子抱起来,叫着小孩的名字说:“如果大法师父救了你,你们全家人一定要洪扬大法啊!”我连着说了三遍。我放下小孩,对孩子的奶奶和屋里的人说:“现在,你们全家人都诚心诚意的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多念。再让小孩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家人都答应着,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我又去了孩子奶奶家。一進门,孩子的妈妈高兴的说:“孩子好了!早上三点就好了。嘴合上了,呼吸正常了,不停歇了。”

过了几天,我再去看孩子,看到他正躺着玩呢。这孩子长的挺俊,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挺招人喜欢。

大法师父救了这个孩子的命,他的全家人无不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现在这个孩子长的胖胖壮壮的。若是有谁问起:“你家孩子是怎么好的?”他的家人都会说:“是法轮功师父给治好的!”

四、乡亲们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这么好,所以我在公共场合给乡亲们讲真相、送真相资料。讲真相、送真相资料时,我没有怕心。我经常骑车带着一口袋的明慧期刊去赶集。到了集上,我左胳膊抱着一摞期刊,右手拿着一本期刊。我一举右手,就开讲了:“乡亲们听着,中共邪党要灭亡了,是老天爷要灭它了。赶快退出它的党、团、队吧!退了就平安了。这是真相期刊,谁看谁来拿。”这个时候,就有人陆陆续续的来拿,我就赶紧给他们讲为何要做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每年快到过年的时候,就会有明慧真相台历。真相台历很漂亮,人们都会过来拿,有人怕拿不到,就自己动手从我的袋子里拿。时间长了,人们就都认识我了,不用我再喊,想看的人就主动过来拿。

我做的很顺利,时间长了,就生了欢喜心,也不注意安全了。一天,我刚到集市上,这个村的村书记就赶我走。我换了一个地方,他又跟了过来,上来就给我几个嘴巴子,还要打电话举报我。我骑上电瓶车就跑,刚出村,就掉到路沟里了。

回到家,我向内找,我是有些太不注意了。除了在集上大声讲真相,我还总是在他们村的大队队部门口,支上车子,讲大法真相,让他这个书记也为难。师父让我们做事为别人着想,这一点我没做到。从这以后,我就不在大队部门口讲了。

隔了两个集之后,我又去那个村赶集。村书记过来,把我叫到一个胡同里,对我说:“上次我打你,是我不对。你以后别上正集上讲,给我个面子。”我说:“行。”回到集上,有人告诉我,书记上次打了我之后,他就开始胳膊疼。书记哪只胳膊打了我,哪只胳膊就疼;打了我几下,胳膊就几下、几下的疼。我明白了书记为什么要给我道歉,原来他知道自己是遭了报应。现在人们一看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二零年腊月初五,村里大队的喇叭吆喝,让全村老少都要到村里的小广场去做核酸检测。我心想,救人的机会来了,我求师父加持我多救人。我拿着真相资料和大法真相护身符去了那个小广场。

我村大概有三千多人。小广场东、西两侧摆放着桌子,人们排着长龙,一个一个的做着核酸检测,我在东侧做了检测。我一看,来了这么多人,索性放开嗓子喊吧。我就站在队伍的外边,把胳膊一抬,我说:“乡亲们,听我说几句!疫情防范是应该的,可是,要真得上了,也有治不好的。我告诉大家一个秘方,就是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证病毒不找你。大伙人人都念吧!争取咱们村一个感染的人都没有。这样,是不是也给国家做了贡献啊?!”

村民们笑着,回应我:“我们老念着哪,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说:“婶子,咱们村一例不出,别的村也得一例不出啊!”我说:“对,别的村的人念,也会一例不出。”

东边喊完了,我又到西边喊。村干部们一个个笑着不吱声。我开始给人们发真相资料和护身符。这时,我儿子过来了,他用胳膊圈着我说:“娘啊,咱回家吧!”我知道是他脸上挂不住了,就随着他往家走。等看着儿子進了他自己的家,我扭头又回广场了,接着给人们做三退。

五、医院院长让我随便贴真相标语

有一年的夏天,我去一个村讲真相,可是大街上没几个人。我转来转去,转到了一个乡村医院。我想医院里人多,就到医院去讲吧。進了医院,我就开始串病房,给病人讲三退保平安;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情就会好转。

这时,医院的院长来了。没想到,他对我说:“你讲吧。我去过香港,香港大街上就有炼法轮功的,没人管。这院子里有施工的人,你也去给他们都退了。”那天,我顺利的给医生、护士、病人、拿药的人、施工的工人都做了三退,一共劝退了二十九个人。

我高兴的对院长说:“你将来肯定会得福报!”院长说:“我早就得福报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告诉了我事情的原委:前段时间刮大风,他们医院周围住户所有的大棚都被刮飞了,只有他们医院的大棚没事儿。他很好奇,就出去转了转。他看见医院大门口左边杆子上贴着:“法轮大法好”,右边杆子上贴着“真善忍好”。他明白了,是大法师父保护他和他的医院。

院长对我说:“我这医院你随便来,标语你随便贴。”后来,我又到医院去过几次,有一个医生还得法修炼了。

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了,修炼的体会说也说不完。在这期间,我被警察绑架过,还被非法抄过家,中共人员三番五次的骚扰我,这都改变不了我对师父的坚信。我的孩子们也由害怕变成了支持我修炼,他们都得了福报,个个日子过的挺红火。我家以前在村里是贫困户,现在是富裕户了。

村民们都说这是我学大法的缘故——有神护!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因为我是一个大法修炼人。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