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青年大法弟子冲破魔难、抓紧修炼

更新: 2021年1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妈妈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是二零零零年出生的。我与妈妈一起修炼到现在,从风风雨雨中走过来,我也不断的在法中归正自己。

我第一次投稿明慧网大陆法会。我想交流一下自己近两年在法中不断明白法理的体会,尤其希望能跟与我一样年轻的同修相互借鉴。我希望自己能借此契机不断的提高,走正走好修炼的路,并且持之以恒。

师父说:“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1]

“在这种看不到前景的修炼环境中、漫长的寂寞中,是最难熬的,最容易使人涣散,这是修炼中存在的一个最大的考验。”[1]

现在学法,再看看以前走过的路,才明白了师父的这段讲法的一点点。我想,修炼就是在复杂的环境中,一直考验自己到底行不行,会不会迷失在常人中,对法坚定不坚定。

一、在魔难中坚定正念

妈妈说,我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有两个小法轮在她的小腹前,一左一右,每天转啊转啊。我出生后,那两个小法轮就看不见了。我还不会走路、在学说话的时候,就会背《洪吟》里的诗词。当时也能看见师父的法身。

我小的时候,妈妈就告诉我,出生在大法弟子家的孩子,是来得法修炼的,是有重大使命的。我很珍惜,也很感恩师父给我的这份荣耀。

从二零零二年,公安局到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妈妈的单位助纣为虐参与迫害妈妈,我的爸爸、爷爷、奶奶也不让我妈妈修炼。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有一天,妈妈离开了家,离开了安稳的工作。

那时,我还不太记事,忽然发现有一天,没有了妈妈的陪伴。那时候,爸爸整天到处喝酒,不着家;爷爷、奶奶也是每天愁眉苦脸;我的姥姥更是每天以泪洗面。在我模糊的记忆中,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我就一直跟着奶奶生活,过着没有爸爸、妈妈的日子。

等我再次见到妈妈的时候,那是两年之后,我已经四、五岁了。我已经不认识妈妈了。我躲在奶奶的身后,见到妈妈,就象看见陌生人一样。妈妈抱起我,告诉我:“我是你妈妈呀!”从那以后,我跟妈妈每个周末见面,因为妈妈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只有周末才能回来看我。每次相见,妈妈都会给我看大法经书,带我一起炼功,我也和妈妈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救人。

因为这场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我失去了稳定美好的修炼与成长的生活环境。让我体会最深的是:中共恶党破坏掉的不仅仅是我的家庭,更大成度上,迫害的是我的修炼环境。每当妈妈离开我时,我就又要回到奶奶家,又没有了修炼的环境。我跟常人打交道久了,没有了大法的指导,感觉自己会慢慢变的跟常人一样,只是内心依然记着法轮大法好,只能自己经常背一背记住的《洪吟》里的诗词。

我上初中时,对事物与环境有了一些自己的认识。我跟妈妈见面时,妈妈就把电子书和MP3给我。从那时起,我就按照大法的法理开始修炼,但是过程并不顺利。作为一个初中生,我对法的认识还比较浅显,又自己一个人修炼,无人交流,所以,我的修炼路走的很慢、很笨拙,而且每天要面对着复杂的环境。

爸爸和奶奶一家人并不希望我学法,迫害使我们的家庭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对大法有误解,也对迫害很害怕。我每天完成繁重的功课后,在深夜里,我在屋子里关上灯,然后看电子书学法,炼功。妈妈说,当我精進的时候,在远方的她,会在晚上做梦时,梦见我会飞檐走壁,本事可大着呢!这时,妈妈就知道我一直在坚持着修自己。

但是,总会有邪恶来干扰破坏我的生活。我走在大街上时,常会摔跟头,莫名的就会出现麻烦事;中午睡觉时,我经常会在梦里看见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我,让我醒不过来。没有妈妈的帮助,我自己的力量达不到,有时不知道如何对付邪恶。但是无论现实环境如何复杂,我一路跌爬滚打的走过来,在反反复复的精進与不精進中,大法也一直在考验着我行与不行。在这个过程中,我就一直的告诉自己,无论怎样,绝对不能放下大法。我在孤独困难时,就会想起师尊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

一直到我十七岁,我和妈妈才有了稳定的环境,一起修炼、生活。

二、疫情期间 过生死关

二零一九年冬天,我的修炼状态与我对法的认识有了很大的進步。

冬天我放寒假,刚回到家,就快过年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来了。那时候的我,忽然出现了与武汉肺炎类似的症状。起初,我以为只是咳嗽。从小我就没有吃过药,身体不舒服后,都是依靠学法、炼功闯过病业关。

但是这一次,状态的凶险程度明显与往常不一样,我一咳嗽,就是一整天;晚上咳的睡不着觉;咳嗽的声音很大,咳着咳着,就会呼吸不上来;鼻子也不透气,头也很晕很烫;有好多次,都呼吸不上来,心脏感觉很沉;咳嗽起来,好象五脏六腑都牵着要被咳出来一样,每时每刻都很难熬。

一开始,我以往常的强度学法、炼功,觉的很快就会好。但是,这次却不行了,状况很严重。我忍不住时,也想过要不要出去买药?但一想到那就会走常人解决问题的路,所以,我能做的就是每天更精進的学法、炼功。我也一直不断的向内找,找自己问题的所在。疫情的紧张形势,使我渐渐的意识到,师父的正法進程离结束越来越近了,真的快没时间了。我想,自己以前从来都没遇到过这么大的难,这次有些让我招架不住了。我觉着怎么对我的要求一下子这么高了呢?

一直以来,我作为大法小弟子,觉着有大法弟子们在前面,我跟他们肯定是没法比的。以前,我一直以为,我可能是下一批的大法弟子,所以一直走的不着急,也不很精進。在学法时,我看到师父说:“我可以明确的跟你们讲,师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结束迫害,(众热烈鼓掌)前后二十年。”[3]

我意识到,师父一拖再拖延长正法结束的时间,是因为还有很多大法弟子没跟上,还有很多人没被救度。我感触很大,也很内疚。我意识到了师父一直在延长正法结束的时间,也是给我们这些生在大法弟子家的、已经成长为青年大法弟子的当年的大法小弟子们抓紧修炼、赶上来的时间和机会。想到师父的慈悲,自己以前却懒散,所以现在自己应该要更加努力,不能觉着自己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可以不紧不慢的了。

在和妈妈的交流中,看看妈妈这样的大法弟子们,我也意识到,大法弟子走到今天,也真的经历了太多,所以我们这样的青年大法弟子真的要担负起大法弟子的责任,每一个人都很重要。看看我们周围,同年龄段还没明白大法真相的年轻人太多了,需要我们这些年轻人跟周围的同龄人讲真相,救他们。我悟到,其实师父已经做了方方面面的安排,不同年龄段的大法弟子会起到不同的作用。每一个大法弟子作为整体中的一员,都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我们年轻的大法弟子应该抓紧跟上正法進程,修炼好自己,抓紧讲真相救人。这是师父的安排,也是我们的使命。

悟到了这些后,我就开始多发正念,彻底解体我身体里的那些业力,清除想迫害我的旧势力、黑手、乱法烂鬼,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我集中正念,使自己强大;并请求师尊加持我,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对法更加的坚定,真正的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我在发正念时,感觉自己身体内好象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一样。我看到了眼前有白白的光,一直在往外发放着能量。我明白,是师父在帮助我,让我看到,坚定我的信心。发完正念后,我也增加炼功的次数。那段时间,我每一天都在精進中。因为是在假期里,时间也充裕,可以心无旁骛的修炼。

就这样,每天在学法的过程中,我对法的认识更加深入,意识到自己是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了,不能用小时候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了。这么多年,我落下的、没学的法,少炼的功,都得补回来。我努力的跟上正法進程后,放下了病的概念。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的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这次巨大的生死关,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过去了。

跟上修炼以后,我开始出去讲真相。我告诉同学如何度过疫情,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前,我看着妈妈修炼,总觉的一切还远,我还小,还有机会,还有时间。这次经历,让我感觉到法对我的心性要求越来越高,考验也越来越严格。

有一次,我梦见发大水了,我拼命的往前跑,身后有水紧跟着追着我,我跑的更快。我知道前面有船,自己有船票,船上有个座位是留给我的。距离船还有一段的距离,我看见船上已经坐了很多人。船开始鸣笛了,我要赶紧跑上船,就能安全回家了。

梦醒后,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告诉我,我要赶紧追上,再精進。我真的感受到了师父在管我,也真的感觉到回家的日子真的不远了。有段时间,我经常梦见象末日一样的灾难景象,这更加促使我意识到趁现在还有时间,要走好剩下的路,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三、又来病业关

我是钢琴表演专业的大学生,因为有想出国留学深造的计划,就跟着一位国际钢琴家学习专业,准备着留学考试。每周我要坐高铁奔波两地,去钢琴老师家上课,还要学留学国的语言。

来回奔波在两地并不轻松,因为我是女生,自然有很不方便的地方。有段时间,我嫌弃女孩子每月来例假,很麻烦。我心里想,要不来例假多好、多方便,能好好的忙活专业与学习。结果,就因为这不正确的一念,我的例假真的不来了。我没多想,继续忙于学习。直到持续了半年多,例假还是没来,我才意识到状况不对头了。不来例假导致我满脸长痘,身材浮肿。爱美之心,还有心里的紧张,使我去了医院。我做了检查,想让医生给我开点药,让例假赶紧来。

医生给我做了检查之后,说我的子宫里面有几个囊肿,是多囊卵巢综合症,内分泌完全失调了。我问医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医生说这个病的发病原因目前医学界给不出确定的答案,找不出原因,也没有良好的解决方案。而且说,得了就无法治愈。就是吃了药,例假可能会来,也可能不会来,或者断断续续的徘徊在来与不来间,要长久的靠吃药调节内分泌。医生给我开了一大堆中药,说我的情况不太好弄,吃完了这些药,都不一定来例假。还说一定要好好吃药,再拖着不来例假,就永远不会来了,将来结婚,也没怀孕生宝宝的可能了。我被吓倒了,我心里想着,难道我将来的人生会有不生宝宝的不幸婚姻?

当时正好是快到期末,学校事情很多,所以我就想着回到学校后,先吃着药,让例假先来,然后等有时间再调整自己的修炼状态。中药一天要喝两次,根本喝不下去。我喝了几天,太苦。期间,我也考虑着这样做,是违背修炼的法理的,所以我就停了药,不喝了。

期末考完试,我放假回家了。我开始重视学法、炼功。期间,与妈妈讨论暂时停掉钢琴课与语言课,专心在家修炼,调整身体状态。妈妈问我:“有没有觉着出国留学这个事情在现在这个时期,还有在我们的家庭条件中,是不应该的?”

我与妈妈在我到底是出国、还是国内考研这件事情上,讨论了几次。考虑到出国要花很多钱,为了赚钱,妈妈每天既要上班,还要忙生意,就不能保证修炼的时间。而且最近单位体检,妈妈的身体也亮起了红灯。我与妈妈的身体同时出现了问题,妈妈与我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我们的修炼路没有走正。

四、自己把握好修炼与艺术的路

我从小学钢琴,也很刻苦。我对钢琴水平也有很高的要求,有时经常因为专业的过度要求而困扰。上大学后,学校每次专业考试,我都是钢琴第一名。久而久之,我产生了很多执著心。

有时候,我会自我剖析,我是个好学生,但是只是个好学生,却不符合大法的标准,因为我还是有一颗对艺术道路的执著心。学法中,我发现对未来的梦想,对名次的执著,对名利的执著,对名校的执著,对钢琴专业的执著,那种好胜心,还有对人世间自己未来的执著,都是修炼上有漏。

我每天忙于学业与练琴,都是为了想要得到人世间的东西而忙碌着。在音乐中,我掺杂了功利心、好胜心。音乐应该是纯粹的,大法弟子的音乐更应该是纯净的,要给人带来正的影响,而不是一味的追求炫技,急功近利,在音乐中掺杂不好的执著心。只有先修好自己,演奏出的音乐、对音乐的鉴赏力才能更纯净,才能走正自己的艺术之路。

师父说:“所以就得做到有而无心、做而不执著。”[4]

我悟到,我应该做好事情的本身,而不是为了结果,不应该想非要怎么样。我要放弃执著心,不应该跟别人比名次,比专业,比谁的前途更好。我应该在法中走正自己的路,走出自己真正的艺术修炼之路,一切一切的前提,都应该是修炼才对。

对于妈妈对我物质上的付出,我也有所领悟。一开始,我觉的妈妈也想要我出国,我就接受着妈妈的付出,因为她是我的妈妈。但是这次的事情,使我明白了,我应该走自己的路,确认自己认知到的。我与妈妈,不仅是母女关系,也是平等的同修关系,不能总是妈妈带着我修。我应该按照法来对待妈妈对我的付出。妈妈辛苦赚来的钱,也是大法的资源,是我们修炼环境与生活环境稳定的保障。这份保障不能被我过度的消耗给破坏掉。我不能因为母女情,妈妈为我奉献,我就无条件的接受。

我认识到了以后,就跟妈妈讲,不应该对我这个孩子的未来过度关心,从而产生执著。我有师父管着,我自己的路自己走,一切已经时间不多了,我们应该一起走好最后的修炼路。我决定不出国了,准备在国内考研。对于考研,我也顺其自然,放弃执著心。我只有努力做好三件事,才能走出自己的艺术之路,才能走好修炼的路。

另一方面,我觉的例假一直不来,除了修炼没跟上,还有邪恶的迫害。还有一个原因,我意识到这也是针对我对未来人生美好的执著与男女之情执著的一次考验。

师父说:“可是人会造业,造了那个业,它反映在你的身体上是和那个病一模一样。它如果反映在你的鼻子上,你就鼻子塞、流鼻涕,“哎,感冒了。”你说它感冒了。(师父笑)可是它不是感冒。如果这个东西反映在你的胃上,你肚子疼,“哎呀,我今天吃东西有问题。”(师父笑)它不是,是业力给你弄那去了。为什么非往那弄呢?不是非往那弄,也可能往这弄,也可能往那弄。是因为你自己有什么执着,要帮你修炼的时候它就给你往那弄。”[3]

我就想到,在男女之情这方面,我这个年龄的女生,很容易对婚姻、对恋爱有想法,特别是身处当代大学里恋爱成风的环境中。但是我作为一个修炼人,不管处在什么样的环境,都应该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想,身体这个现象就是让我放下对恋爱、对未来婚姻、家庭的执著。我想,如果我这一生真没有安排婚姻,那我自己也不追求,一切顺其自然,我不能被情拉下去。我悟到,年轻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在男女关系上严格要求自己,婚前不要有性行为。婚后也要把握好,要不断修去色欲心,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对于婚姻我也是顺其自然,有没有都不要执著。

当我正视这些执著心,深入的反省自己,并要求自己不再去想常人的这些世俗的事情,去掉执著心,改变自己的修炼状态后,结果一周之内,例假就来了。

有时,我越不敢正视的心,越是执著的心。当我渐渐的去掉这些执著心,在这个过程中,我对未来不再迷茫。我慢慢的真的知道了如何走正自己的路了,那就是只有在法中修炼,才能走出自己的路。

五、妈妈要退休了

确定了我要在国内考研,不再出国留学的事情后,妈妈说她想明年退休,妈妈明年五十岁。妈妈说,正法时间这么急促,众生还有那么多没有得救。妈妈想尽早退休,争取能有更多的时间、精力去修炼,去救人。

就在今天下午,我写完了这篇文章。而妈妈下午下班回家后,告诉我她的单位与另一家公司合并,要清退一部份员工,妈妈报了名。因为妈妈是老职工,单位会补偿妈妈十来万元钱的清退费。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师父已经给弟子们安排好了一切。我和妈妈都真切的感受到了正法修炼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我们也感受到了师父为弟子、为众生的着急。

在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炼路上,我和妈妈一定要尽心尽力走好最后的修炼路,去掉执著心,正念解决困境,努力创造条件,多去救人,以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因为自己层次所限,认识有偏颇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