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营救表妹的过程中修心性

更新: 2021年1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值此第十八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之际,我梳理了自己一个阶段的修炼经历,认真查找自身的不足,并及时在法上归正、做好。现写出我在营救同修过程中的几件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表妹被绑架惊醒了我

我一家三口人都修炼大法。我的表妹(同修)从家乡来我地暂居,先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后来自己又租了房子。我与表妹在配合讲真相中,十分默契,很多时候,我俩都能想到一起去,包括每一次讲真相的具体做法,不用商量,就想到一起了,并且会收到好的效果。因此,我很愿意与表妹配合做事。

时间长了,我俩的关系比亲姐妹还好。有时候,家人为此跟我生气,我就指责他们有嫉妒心,却没想找自己。也有同修说:“我看到了你俩浓浓的情。”我也不去想。后来,表妹突然遭邪党绑架了。这才惊醒了我。

向内找,深挖自己,是我对表妹的情太重了。无论大、小事都跟她商量,简直无话不说。时间长了,人心更多了,有时候说话、做事,夹杂着人心,不在法上。是我对她太依赖了,才导致被邪恶钻空子,对此我很懊悔。找到执着心后,我就及时归正自己。可表妹还在被迫害中,接下来,我要请律师营救她。

去掉依赖心

由于我从未参与过营救同修的事,不知道怎么做。我正犯愁去哪找人权律师的时候,慈悲的师父帮了我,很快就有经常参与营救的同修来找我。我们找了两位律师,一位是当地的,只负责会见,帮我们与表妹传递信息。另一位是外地的人权律师,负责辩护的。

外地律师第一次来时,去看守所会见了表妹,又陪我们去公安局要人。之后,就很少过来。有一天,我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再来,他竟然急眼了,气愤的质问我:“你不给我打电话了吗?我不告诉你了吗?”我说:“我没给你打电话呀。”他更生气了,说:“你怎么撒谎呢?”我当时就觉的很奇怪,咋无缘无故急眼呢?可一想到我是修炼人,好听难听的,不都得听吗?我就没说啥。事后得知,是同修先前给律师打过电话,问他啥时候过来,律师误以为是我给他打的电话。

过一段时间,律师又来了。想到他之前很生气,我就跟他解释一下,他却不吱声。对于他的态度,我也没动心,甚至有一丝心性提高了的感觉。后来才悟到:律师因为我们打电话盼他过来,才急眼的,是我们太依赖律师了。没有律师陪同,我就不想去找公、检、法部门。这样看来,律师急眼不是帮我去依赖心吗?我得在心里谢谢人家呀。

去掉了依赖心,我就自己主动找办案单位了,还去过检察院和法院问案情。

在营救过程中,还需要表妹家人的配合。可是她的家人却埋怨我没照顾好表妹,才导致她被绑架。甚至在法院非法开庭时,另一位小表妹当着律师的面埋怨我。当时,律师就很感叹,对我说:“你真是很不容易呀,很佩服大姐的忍耐力。”我说,还是我做的不好,有我要修的。她们不修炼,我能理解她们的心情。律师会意的点点头。

放下自我 与同修配合

在营救过程中,先后有几位同修参与了進来,人多了,想法自然也就多了。对于同修们的建议,我都认真听,只要在法上的,就采纳。可是同修都有自己的主见,有时他们彼此互相排斥。我也会动人心,也认为某个同修太偏激,某个同修太自我,同修间有了分歧和矛盾。

可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就明白了:修炼人难免会有人心,也会用人心想问题,可是我们得严格要求自己,都得修心性呀。在营救同修的关键时刻,如果我们都各执己见的话,那邪恶可高兴了,它就是搞破坏的,就会钻空子,再搞出个事端来,那可不行!我得先管好自己,不让矛盾扩大。然后,与同修交流,我说,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长处,我们应该互相补充,取长补短,配合好。这一交流还真起了作用,大家也都认识到了。

于是,同修们发挥各自的长处,分头去做,有写曝光文章的;有发短信、彩信讲真相的;有表妹家乡的同修配合邮寄真相信的;还有跟我去千里之外与表妹的父母沟通的;我还陪表妹的家人到公安局、检察院要人,递交控告信,以及申请法官回避的文书等。同修们形成了整体。

给公安副局长讲真相

在二零一五年“诉江”后,我和表妹也被这个公安局非法拘留过。回来后,我想找参与迫害的副局长,要回我们的电脑等物品,可是又不敢去,我就发正念,清除怕心。感觉状态好了,我就找到那个副局长,就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从多个角度给他讲真相。我告诉他,江泽民集团为什么极力迫害法轮功;大法洪传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天安门自焚”是伪案。他都认真听。然后,他说:“你们都是好人,江泽民要死了就好了,就不会再迫害你们了。”

我又给他讲《九评共产党》,讲为什么要“三退”。他当即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还给他的妻子、儿子也退了,并且把“三退”的化名保存起来。我还劝他换个工作,别再参与迫害大法了。几天后,他把绑架我时从我家抄走的电脑、硬盘、手机和大法书还给了我。

这一次表妹被绑架,警察抢走了一张八万元的存折。我又去找他,他让我赶紧去银行挂失,我就照办了。后来,办案单位归还与本案无关的个人物品时,唯独没有这张存折,也不给任何解释。幸亏有这位副局长的帮助,使我们避免了八万元的损失,也阻止了个别警察的不良企图。

这位局长的善举也得到了福报。没过多久,他就被调离了公安局,升职去了市政府机关。

進法庭旁听 找院长沟通

后来法院对我表妹非法开庭,我要去旁听。同修提醒我,说国保人员在法院的监控里看着谁去旁听,同修怕他们日后报复,我没害怕。第一次非法开庭,只让直系亲属進庭,我当时想,我必须進庭,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有师父管,其他生命都不配。進法庭,也是对表妹的鼓励,而且我们也需要知道庭里的情况。我有这颗心,师父就帮我顺利的進了法庭。加上家人,总共進去四个人。有了第一次正念,后几次非法开庭,就允许同修進了。

在一次院长接待日,我直接找法院院长对话,告诉他,我表妹没犯法,并反映法官在没有犯罪证据的情况下,无理拖延时间,非要补充“证据”、强加罪名,同时要求法院无条件释放我表妹。院长表示,会在院里商议解决。但由于省公安厅直接施压,最后还是对表妹构陷判刑了。

虽然没达到预期的效果,但在营救过程中,我也去掉了很多人心,主要是怕心。以前我都没参加过庭审旁听,更别说找院长了。现在能带同修去旁听,还敢直接跟院长对话了。通过这些事,我发现自己的面子心、急心、埋怨心等,也都不同程度放下了许多。

排除身体的干扰

表妹的案子上诉到中院后,好久没有消息,我想查询中院是否接到了上诉书。头一天晚上,我往鞋柜里放东西的时候,突然感觉腰动不了了。停一会儿再动,还是痛的不敢走。我就强忍着,扶着墙,一点一点的挪动。好不容易挪到了卧室,躺在床上,又很难翻身。我想:这样下去,就会起不来的,明天,我还要去中院呢。不行!我慢慢坐起来,慢慢挪到床边。我想站起来,却痛的站不起来了。

这时候,丈夫醒了,见我房间的门开着,就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想炼功,腰痛的起不来,你拽我一把。他却没能拽我起来,我的腰一点都使不上劲儿。他说,都这样了,还炼动功干啥?就打坐吧。我只好在床上打坐了,一小时后,我就能下地了。接着,又炼了五套功法。这期间,丈夫两次过来,问我行不行啊?我说,没事,你睡觉吧。

炼完这一遍,已是凌晨三点多了。我就到丈夫门口,叫他起来炼功。听我说一宿没睡觉,他叫我快去睡吧。我说,不行,我还要继续炼功。我又跟他一起炼了一遍五套功法。发完六点钟正念,我就开车去了中院。这过程,如果我不起来炼功,可能真就起不来了,不知要躺多久呢。这其实是旧势力的干扰,不让我去中院,最后旧势力没得逞。

善待表妹的家人

由于表妹被绑架时,我就在跟前,警察没有绑架我。这使表妹的家人很不理解,甚至怨恨我,没少说难听的话。有一次,因为我不同意他们营救表妹的办法和要求,他们还威胁我。面对这些,我心里也不好受。可是,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能设身处地站在他们的角度想问题。而且他们是常人,我总得找自己,修自己呀。我没动心,没计较。

有一次,我们一起去看守所探视表妹的路上,小表妹说,有件事要告诉她姐,我女儿对此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小表妹就不愿意了,说难听的话,刺激我们。我没吱声,女儿却没忍住,两人发生了口角。我当即告诉女儿不要说了,并哄劝表妹,别跟孩子一般见识,别耽误去看你姐。小表妹才消了气。我对女儿说,怎么能对小姨不礼貌呢?快给小姨道歉。女儿虽然心里不服,可还是向小表妹道了歉,还请她吃饭。

探视回来后,我跟女儿交流这件事。我们是修炼人,修炼人能跟常人吵架吗?可是女儿不服气,还挺委屈,觉的我们家为这事付出了很多,花钱、跑腿。她家来人探视,我们都车接车送,供吃供住。这又花钱又受累的,也够意思吧?可他们不但不感谢我们,还话里话外呲嗒人(注:方言,说难听话),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女儿一时想不通,我也就没再急于交流,只是每天跟她一起学法,学完法,也不多说啥。几天后,我再交流此事,女儿认识到自己错了。后来小表妹又来我地探视她大姐,我女儿依旧车接车送,并请她吃饭,小表妹也不好意思了。我也感慨,大法把我和女儿变成了心胸豁达的人!

表妹在看守所期间,表妹的女儿两次向我要钱。我知道这孩子从小就叛逆,现在家里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要钱,很可能是故意针对我。可是,毕竟她妈妈是在我眼前被绑架的,看到我还好好的,她心里不平衡,而且她一个人生活的不太好,我就本着同情的角度善待她。我给她做好吃的,给她钱,有一次,我给了她两千元。逐渐的,她也变了。不但不抵触我了,而且还挺尊重我。我知道这是大法弟子的善感化了她。在这过程中,我既放下了利益心,又扩大了容量,更深切体会到实修心性带给修炼人的就是升华和提高。

表妹冤狱期满回来后,我去看过她一次,只字未提她女儿跟我要钱的事儿。后来她从家人那里知道了,特别感动。表妹说,她的父亲说我很善良;她小妹说,像我这么好的人上哪去找呀?表妹跟他们说,这样的好人只有在法轮功里才能找到。

对此,我深有感触:身为大法弟子,我们平时的一言一行真得严格要求自己,才能证实大法的纯正与美好!

总结了我的修炼历程,发现还有许多不足之处。有的是没意识到的,有的却是自己不愿割舍的,或者说很想割舍、却经常反复出现的。但不管什么情况,在师父正法就要结束的时刻,再不能放任执着心的泛滥了。时间如此的紧迫,我也真想尽快修好自己,做师父的合格弟子。再次感恩师尊慈悲救度!感谢风雨同舟证实法的同修们!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