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众生来世为今朝 放下冤怨履誓约

更新: 2021年11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曾经在婚姻、家庭上历经波折,身心遭受了很大的打击。我悲观失望,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后来,我有幸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明白了人间的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唯有在大法中修炼,才能够返本归真。

回顾自己十三年的修炼历程,我非常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使我在迷茫中找到了生命回归的天梯。

一、在魔难中苦苦挣扎

因为前夫(以下简称F)有外遇,二零零七年,我与他离婚。离婚后,我带着孩子生活。那时孩子六岁,刚上小学,每天上下学都需要接送;晚上还要辅导孩子的作业。我上班的单位离家比较远,工作很忙,经常要加班。

我每天很早起来做饭,收拾家务,送孩子上学后,再坐公交车去上班。下了公交车,还有十五分钟的路程,为了不迟到,需要一路小跑到单位,我每天都累的气喘吁吁。因为过度操劳,我经常头晕脑胀;又因为家庭不顺,我变的心情不好,脾气不好,工作也不顺利。

我的孩子从小身体就比较弱,经常会感冒、咳嗽、发烧,吃药、打针是家常便饭。我经常一个人带着孩子穿梭于医院中,担惊受怕,内心很是酸楚。而且我自己也是经常生病,药不离身。有一次,我重感冒,发烧,躺在床上三天起不来,我和孩子连饭都吃不上。身心俱疲的我,经常在晚上睡觉时,担心自己第二天早上会醒不过来,就这样累死了。我远离家乡,举目无亲,有苦说不出,有泪没地方流,三十来岁的我,头发就白了许多。

二、幸遇大法 解开心结

二零零八年,我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第一次读《转法轮》时,我哭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但就是想哭。我不太明白法理,有很多读不懂的地方,但就是想读,因为读大法书后,我的心里很敞亮。那种感觉是任何一本书、任何一个人、哪怕是自己的父母都无法给予的。

在离婚以后那些艰难的日子里,我无论遇到什么难事,只要打开《转法轮》读一读,心里就会变的祥和、宁静。哪怕是我不经意的随手翻开《转法轮》,首先映入眼帘的,一定是解决当时内心矛盾的法。大法的法理能瞬间打到我的心灵深处。那些常人中放不下的恩怨、仇恨,在读《转法轮》的一次次感悟中,变的越来越小。

师父说:“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

从法中,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自己生命的源头在天上。得法前,我的人生就象是到了悬崖的边上,岌岌可危;得法后,是法轮大法博大的法理将我救起,给予我希望,使我有勇气和能力生活下去。师父说:“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我和孩子的身体都越来越好,我的工作和生活也越来越顺利。

三、在修炼中放下执著心

F与我离婚后,经济很窘迫;公司破产,他也失业;以前外遇的女人也离开了他。他时不时的向我借钱,总是承诺会还给我,让我打钱到他的银行卡上。有时候他将孩子带出去游玩,以没有钱返回为借口,向我要钱。

我不想跟他纠缠,就给他打点钱,但他却从来没有还过钱。后来我不再借给他钱,也不再接他的电话。他就发短信要挟我,辱骂我,甚至上门来吵闹。这些都让我和孩子常常担惊受怕。我心里很苦,恨他,讨厌他。我偶尔和同修说起F,同修说:“你把这些心里的怨恨都放下,师父会帮你。你不放下,师父没法帮你。”可我怎么放?我怎么能放下?!

我刚开始学炼五套功法时,就感到能量场很强,我也能感受到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但是第五套功法炼到四十分钟时,我总是坚持不下去,很久也突破不了。

一次,我正准备盘腿时,接到F的短信。他又辱骂我,还扬言要去我单位给我闹事,让我上不好班。我心里忍不住的痛,想着这艰难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尽头,眼泪就止不住的流。这时,我想起同修说的“要放下”,便没有给他回复信息,没有跟他发生争执。哭过之后,我就继续开始盘腿炼静功。可打坐时,我根本静不下来,心里翻腾的很厉害,委屈、气恨使我感到心脏都在隐隐作痛。打坐到四十分钟时,我没有放下腿,因为腿疼已经没有心疼的厉害了。我的心里好痛,是悲伤的痛。

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在炼功的同时,业力要转化,不失者不得,失的还是坏东西,你得付出。”[1]“因为那个业力在那儿,他帮你往下消你不干,和人家干起来了,没消成。”[1]

我不断的背法,泪水变成了汗水,思想也逐渐的能够沉静下来。终于,我打坐冲过去了一个小时。炼完功后,我突然想到:F是来帮助我修炼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应该感谢他啊!想到这些,我心里似乎一下子释然了,心脏也不觉的疼了。

那以后不久,我在马路上看到了一个人,觉的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等这个人走过去以后,我才想起来,这不是F吗?!我居然都不认识他了!那个我曾经恨到骨头里的人,我心里没有他了,我真的不再恨他了。我笑了,也明白了师父讲的“一举四得”[1]的法理。

后来,F逐渐不再找我的麻烦了,他也开始找工作了。在孩子上初中时,他开始承担一部份学费。我知道,我放下了怨恨之心以后,师父不仅帮我把不好的物质拿掉了,还帮我解决了生活问题。

四、救人是我的责任

孩子上高中住校后,我的时间就多了,能集中多学师父的各地讲法。

师父说:“男女之间结婚是神定的,包括人类的存在形式,人类的生活方式。”[3]“大法弟子得在法中修,得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才能走正这个路,才能洗刷自己的那些不足。”[4]

师父的讲法让我触动很大。我想到了我的婚姻,虽然F有过错,但他并不想离婚,是我坚持要离的。那我是不是违背了神的安排?我心里感到很纠结。我悟到,我跟F今生能够成为夫妻,是有很大缘份的,也许就是结缘来得法的。我已经得法了,但F要是因为我们离婚而不能得法,甚至连得救都不能,那岂不是我的过错?想到这些,我如坐针毡。我又想到,这么多年来,F也很苦,没有固定的工作,没有稳定的收入,没有家。一个人常年在外面打工,东奔西跑,也不容易。我们也是有缘人,我应该找到他,给他讲真相,使他得救,这是我的责任。

虽然我悟到了这些,但真要到做的时候,就觉的很难。以前怨恨的心开始不停的往外翻:孩子出生时,F就有外遇了,没怎么在家呆过;离婚十年了,我一个人带孩子多辛苦啊,我不想见他;F对我修大法会不会有什么看法?会不会以此到单位给我闹事?我不敢见他。

师父说:“把心放大到原谅你个人修炼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谅你的敌人。”[5]

我一想起师父的法,想到师父让我们修成先他后我、做事先考虑别人的觉者,就觉的心里有愧。但我又觉的進退两难,有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都在这种纠结中度过。觉的自己做不好,对不起师父,我经常跪在师父的法像前面哭。

而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 F会经常给我打电话,要么送东西给孩子,要么跟我商讨孩子考大学的事情等等。我知道,这其实是给我讲真相的机会。可是,我心里还有执著没放下,那个怨恨的物质没有去掉,我没有抓住机会。

孩子高考前的一天,F又打来电话,要给孩子送饭。我决定抓住这个机会,不能再拖了。因为孩子在复习功课,我代孩子去取东西,借此机会给F讲真相。

我见到F时,先给他讲了中共邪党做恶、祸乱社会的种种恶行,他很认同;我又给他讲了一些传统文化,告诉他人应该相信神佛的存在,他说他信。我问他是否同意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抹去兽印,请神佛保佑自己平安?他大声说:“同意!”

然后F又说,他自己想有个信仰。我立即说:“那你就信法轮功吧!”我顺势给他讲了大法真相,讲了我修炼大法以后身心受益的一些事情。他很认真的听了,还对这么多年来我对孩子的付出表示感谢。最后,我送给他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和几本真相小册子,让他记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他当即认真的念了一遍,把护身符仔细的收了起来。

我做完这一切回到家,感到象做梦一样。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似乎这么多年来,就在等着这一天。我知道师父都安排好了,就等着我去做了。是师父的慈悲加持,使我放下了私心,使F能够得救,使我有机会提升。

五、我们只有交流大法修炼这一个话题

二零一九年八月底,孩子要到外地去上大学,F提出开车送孩子去学校。他请我一起坐车去,我同意了。我带上了《转法轮》书和真相视频播放器。我想利用这个机会,让F再了解了解大法真相。

安置好孩子之后,我就给F放真相视频,他看了《一部奇书改变上亿人》、《哈佛学者的医学神话》等,之后F跟我说,他想看看《转法轮》。

我将《转法轮》送给了F,他回去之后连着读了三遍。他给我发信息说:“明白了很多道理。”还说他现在不骂人了。我也会找时间跟他交流一些修炼的心得体会,督促他多看书学法。我很郑重的跟他说明白,我们两人之间除了交流大法修炼这一个话题之外,没有别的话题。他回答说好。

后来,我给他的母亲也讲了真相。他母亲看到我性格开朗、身体健康,跟以前那个整天病恹恹的样子判若两人;而且看到这么多年来我带孩子任劳任怨,从未跟他们提过任何要求,如今孩子也考上了重点大学。他母亲很相信法轮大法好,不仅自己退了队,还给已过世的老伴退了党。而且他母亲还要学大法,要看大法书,要炼功。

六、救度亲人

二零二零年一月,F要带孩子回老家过年,探望他在老家的叔叔、婶婶。我让他带上真相视频播放器送给他们,他同意了。但他返回来时,又把播放器给我带回来了,说他叔叔不敢看,害怕。我感到挺遗憾,因为他叔叔家在千里之外的西南边陲,F好多年才回去一趟,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了。

同时,我也向内找,F虽然看书了,但对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意义还不清楚。更重要的是,我没有给F的叔叔发正念,清理阻碍他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我感到很自责,觉的失去了一次救人的机会。如果我不和F离婚,他的亲人也是我的亲人,我是有责任去救他们的。

师父看到我有这颗救人的心,不久就给我安排了一次到F老家出差的机会。我跟F说要顺便去拜访他叔叔,请他帮助联系。F很配合,告诉了我他叔叔的地址和联系方式。F的叔叔、婶婶看到我修大法以后精神面貌的改变,都相信法轮大法好,都欣然做了三退。

七、看神韵晚会后 母子帮我讲真相救人

今年二月底,孩子寒假后快要开学前,F给我打电话,说要开车送孩子,顺路去看望一个老朋友。这个老朋友家里有一个读博士的儿子,可以让我们的孩子跟这个博士交流交流学业,问我一起去不?我当时没同意。一是不想浪费时间,我得抓紧做好三件事;二是孩子开学那天正好是神韵晚会重播时间,我想在家看神韵晚会,因为过年时没有联网成功,没看上。

可是我的思想中又想起F说的这个老朋友,我该不该借此机会去救人呢?我纠结了几天。一天在打坐时,师父点化我:“神韵以后还可以看。”我明白了,我应该去救人。于是,F、F的母亲、我和孩子,我们四个人一起上路了。我把笔记本电脑也带上了,心想也许有机会能看到神韵晚会呢。

一路上,我都在发正念,清除博士一家背后影响他们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因为路途遥远,开了一天车,当见到博士一家时,已经是晚上了。 F和他们一直在叙旧,我没有找到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因为第二天博士一家有事情,我们就离开了,前往孩子上学的城市。

这个城市是个旅游城市,F要带他母亲看看风景,我们停留了两天之后,就是正月十五了。我跟他们说当天晚上有神韵晚会,请他们一起观看,机会难得。他们同意了。到了晚上八点,我在宾馆的房间里调好电脑,在心里一边发正念清理干扰我们上网看神韵晚会的一切邪恶因素,一边求师父加持,让电脑接收信号流畅,让移动上网卡流量够用。

神韵晚会开始以后,F和他的母亲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完全被震撼了。因为笔记本电脑屏幕小,他们两人趴在电脑前,我只好站在他们后面观看。虽然看的不很清楚,但看到他们俩人那么专注,我心里特别感动,泪水浸湿了眼睛。

师父慈悲众生,我没有理由不做好啊!这是怎样的缘份,能够在这个时候得法、看神韵!我不禁为自己以前的私心感到愧疚,那些怕、那些纠结,比起让他们得法,显的多么的微不足道。

一场神韵晚会看下来,F和他母亲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大法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对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这件事情的理解也比较明晰了。所以当第二天准备返程时,我对F提出,再去博士家一趟,我想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是有缘人,F和他母亲都表示同意。

在跟博士一家讲真相时,F和他母亲都配合我,还帮我讲,很顺利的就给他们一家三口做了三退。

在返回的路上,F说:“我们还会经过某地,可以顺路去看另一个朋友。”他请我跟他那个朋友也讲讲真相。我笑了,回答他说:“好。”

我回想起今年神韵晚会的第一首歌曲《不要失败》,歌词的最后两句是:“为了你天国众生得救不要失败 为了你天国众生不要失败”。在这世风日下的浊世中,师父将宇宙的真理揭示给了我们,替我们承受罪业,洗净我们,引领我们走在回归的路上。

我一定要在这新宇交替的关键时刻,抓紧时间,精進实修,助师正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圆满功成,不要失败。个人层次所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跪拜师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济南讲法答疑〉
[3]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