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堂堂正正证实法

更新: 2021年11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二十二年了。师父将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传授给我法轮大法,唤醒了我久远的记忆;师父一路看护、加持、鼓励我,将我塑造成了一个全新的生命,师父给予我的无量慈悲,这是我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更是我这个生命永远也报答不了的,在我内心深处唯有对师父的感恩!

十多年中坚持发真相资料

我真正走入大法修炼还不到一年,江泽民就利用他手握的权力和邪党相互利用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我和中国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全面進入了讲真相、证实大法的修炼中。开始那几年,发传单、挂条幅、发小册子是我讲真相的主要方式,后来又增加了发翻墙软件、真相光盘、送大法真相护身符等。

除了护身符和真相条幅不是我制作的之外,其余的资料都是我自己晚上在家做好,第二天中午在工作单位附近发放,或者晚上下班回家不坐车,沿路或拐着弯去我没发过的地方发,周末就坐公交车去远一点的地方发。那时我就一个念头:多发点,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真相,不受邪党宣传欺骗。

我丈夫未修炼大法,但他知道大法好,就开车载我去更远的地方发真相资料,日复一日,我们城市所有的地方差不多都去发过了。再后来,一到周末他就开车带我到更远的周边乡村小镇、小城市发;有时还会开到更远一点的城市发真相资料,当天回不来,就在当地住一夜第二天回来。我们两人配合的非常默契,这样一做就是十多年。周末的大部份时间都是这样度过的。

当时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下,虽然紧张、辛苦,但现在每当回想起来,没有一丝苦和累的印象,存留心中的只有温暖和幸福,因为那时我能真实的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保护着我们。

每次出去,不管哪里再塞车,可是当我们的车到时就变的非常的顺畅,我丈夫甚至都怀疑是不是电台把交通路况报错了?我就告诉他:“都是师父给我们安排好的,我们是有师父保护的。”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他也相信了是师父的保护。还有每次出去的时候,我们走的都是小路,这样我就在问路的时候,送真相光盘给帮助我们的人。

一次在村子里发真相资料时,一家门口有个女子跟我打招呼,说:“你刚刚送我的光盘很好看,我们正在看呢!”我才想起是在村口问路时送给她的,她们都已经看上了。每当这时,我都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

最神奇的是,我们发完真相资料准备回家时,从小路一出来,就连到大路,在大路上开不远就上高速公路了。有时从村里出来的早,还能看到空旷的田野上太阳正在徐徐落下,那日落的美景真好看!这时,我就特别感谢师父的加持和鼓励,师父给我安排的一切总是最好的!

在工作中证实法

迫害刚开始的时候,由于得法晚,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就把当时出版的所有大法书都学了一遍,倍感师父的伟大、大法的伟大。我心生一念:无论发生什么,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从内到外都要做到堂堂正正,才配的上这么伟大的法。

我的这一念,使我感受到了巨大的能量,我知道这是师父给予我的。所以,从那时起,我内心就生出了强大的正念:无论在任何环境下,我都要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我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证实大法的伟大、大法是正的。那我就从我身边做起,从自我做起。

那时压下来的邪恶巨大,在工作环境中都能感受的到:人们那异样的眼神,有意无意的语言伤害,有意无意的孤立我。有一次,公司特别忙,周末的时候公司所有的人都被叫去加班,唯独没叫我去。平时不加班我都很高兴,这样可以有更多时间干正事(公司加班是付双倍工资)。但那一次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被孤立。

等周一上班的时候,大家在电梯里都有意无意的对我视而不见,津津乐道的谈论着加班的趣事。我感受到的不仅是一般的被排挤,而是带有一种企图摧垮你的意志的那种气氛。其实,大多数同事内心是意识不到的。现在回想起来,都觉的不算什么。但当时学法不深、又赶上迫害刚开始,我觉的很难受,甚至有时早晨起床后会有种不想去上班的逃避的想法。

我非常庆幸自己当时能听师父的话,虽然我心里不舒服,但我尽量不被带动,保持平和的心态。有时上班前,我会看看师父讲的有关“提高心性”的法,给自己添正念。我外表流露出的堂堂正正,也确实清除了一些内心的胆怯。当时,我只有“听师父的话”这一个念头。

我无条件的找自己,哪个心不舒服了,就去哪个心。找自己一个一个的心,然后一个一个的去掉。我认真的完成自己手里的工作。不忙的时候,就戴上耳机听师父的讲法录音。随着我把人心放下了,倒也自得其乐,还多了很多学法的时间。我悟到,我碰到的一切,真都是为了我的修炼而安排的。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工作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得到了公司领导的认可和信任。等到第二年过年前,公司把我的工资翻了一倍,还把我升职为项目组长。其实,我一直都很抗拒当什么“头儿”,可是我拒绝也没拒绝掉。

这证实了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后来,我开始给同事讲真相。第一次讲完的时候,这个同事看着我说:“如果你说你是炼法轮功的,那我就认为法轮功是好的。”那一瞬间,我很是感动,我被一股巨大的能量包裹着。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

后来,还有一个同事跟我说:“你和电视上说的不一样。”我就告诉她:“电视上说的全都是谎言,都是诽谤。”那时我懂得了大法弟子此时代表了大法的形像,我们的本身就能证实法。如果我们走正了,本身就破除了邪恶在电视上污蔑大法的谎言。我们的行为关系到我们身边的人能不能得救,所以我明白了提高心性、修好自己、讲清真相是多么的重要。

发生在我身上的很多事情,都让我感受到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神奇,也更增添了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的正信和正行。

在家庭中证实大法好

迫害刚开始的时候,丈夫虽然从来没有反对过我修炼,但是中共铺天盖地的宣传抹黑,也使他受到了毒害。我就想先正自己,如果自己的家里人都不能认识到法轮大法的美好,那我又能说服谁去相信法轮大法好呢?

于是,我就开始给丈夫讲真相。以我自己当时的境界,刚开始给他讲的时候,常常是在争辩中结束。等我又明白了一些法理,我就又给他讲,我们又是一通争辩。这样周而复始。我也在不停的找自己、归正自己,尽量调整自己的心态、方法、态度等。后来,我们俩在争辩的过程中,我发现他虽然和我争辩,其实我讲的他已经听進去了。等我提高之后再给他讲的,他又不明白了,我们就又会争辩。就这样,他伴随着我的修炼而改变,一直听着不同层次的真相,一直持续到现在。

这样,我的家庭修炼环境,和迫害前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后来他还告诉别人,电视上说的那些在我身上从没见过。这让我看到了他善良的一面,也更让我看到了讲清真相的威力。我感谢师父的一路加持和鼓励。所以,丈夫不仅开车载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在做其它证实法的项目上,我需要他帮助时,他都会欣然接受,他确实帮了很多的忙。

有一次,警察往我们家里打电话。那几天,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丈夫就常常跟我说:“不用害怕,有我呢!”让人感觉很温暖。因为在警察打过电话之后,派出所的人假借查户口之名,或装成物业人员来登记我的个人信息。后来,居委会或社区的什么人再来查户口、登记之类的,一般都是我丈夫出面。一次社区的人来登记、核实证件,我丈夫给了他。可是过了一阵子,他们又来了,而且还要拍照,我丈夫拒绝了他们。他们就威胁道:“如果你不配合,那我们就让派出所的警察来。”我丈夫严厉的怼回去:“你们爱谁来谁来,我没有犯法,没有义务配合你们!”他就把门关上了。

我也没被他们带动,我就听师父的话,无条件的向内找,去除怕心,归正自己的不正。从那次以后,他们再也没来过。我心里常常冒出一念:“我才不归你们管呢!”我们俩有过很多次并没有商量过的默契配合。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听师父的话,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是有神奇与美妙的。这也时时增添了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正信。

有一回,我和一位同修去清除诽谤大法的展板,请我丈夫帮忙开车。就在那一次,我们被保安发现,并被举报给了110警察。当我在人群中看到我丈夫微笑着看着我时,我感到了来自他的支持那种踏实。

我们被拉到派出所后,我感到师父给我下了一个罩,我的人心和杂念都被抑制住了。当时我只有一念: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也不承认。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心底里生出的都是正念。

我默默的跟师父说:“师父,弟子没有做好,我很愧对师父。但是听到我讲过真相的家人、朋友、同事因为相信大法的美好而得救的人,不能因为我被迫害而毁了他们。我没有修好的地方可以在法中归正,绝不承认任何理由的迫害。弟子不归它们管,弟子不能在这里呆,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请师父让弟子出去吧。”

我就是凭着信师信法的这一念,在经过一个小时的正邪较量之后,我们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我出来时,一眼就看到了我丈夫,他是跟着警车过来的,正在打电话想办法救我们。他看到我们很惊喜,问我:“是怎么出来的?”我没有任何迟疑的说:“是师父救我出来的。”这真的是我发自内心的真实感受。

这件事情发生后,丈夫从来都没有指责过我、埋怨过我,也没有说过你以后要怎么样注意的话。在这件事情中,他没有给我任何压力。相反,他却担心我后怕,一直对我说:“没事了,我保证这件事情结束了。”我知道是师父借用他的嘴来点化我、鼓励我。在这件事情的过程中,让我看到了他正的一面,一个作为丈夫的担当,一个明白了真相的生命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尊重。

用手机讲真相

用手机讲真相、直接给人劝三退这个项目,我从二零一三年就开始做了。那时我是穿插着做,同时做了很多其它的事情。我觉的这么好的、可以直接劝三退的项目应该好好发挥作用才是。二零一五年,用手机讲真相就成了我救人的主要项目。我坚定正念,感受到了师父赋予我的能力。

我从一开始每月劝退二十几人,到电话卡很好买的时候,我可以退到一百二十人至二百人左右了。到了二零一七年的时候,出现了被封卡的事情,我也从没被它的表象带动。我牢记师尊的教诲,碰到的、看到的、听到的都有我要修的东西,我就向内找,归正自己。

在二零一五、一六年的时候,电话卡非常便宜了,所以那时候参与進来做的同修非常多。买电话卡的同修说充值不划算,所以那时候用完后就把卡丢掉了。二零一六年底,突然买不到卡了。我向内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没有好好珍惜资源,给买卡的同修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二零一七年初,同修给我买了四张电话卡,我就用四张电话卡,每天打七至十个小时,一直打到二零一八年十二月末。在师尊的看护下,我整整拨打了二十四个月。我用两部手机,每个月也能劝退九十人至一百五十人左右。

正当我干劲很足时,我仅剩的这四张电话卡也不能拨打了。这让我看到了我在这两年顺利拨打过程中产生的安逸、欢喜、自满。还有,一碰到事情就着急的心。于是我和外地的姐姐(同修)说了我的状况,希望她能帮我买电话卡。她告诉我:“我们这里也没有。你就先好好休息,调整一下吧。”

于是,我就开始大量学法,向内找。我发现,我以救人为借口,执著自我想要的,不想改变自己,这让我看到了我为私的这一面。我就暗下决心,不管我之前做的多好或多不好,我都必须放下,从新开始。救人的事我一定得做,这是我的使命。

没过几天,姐姐就告诉我说她帮我买到了电话卡。她到了那里,卖卡的人让她随便挑。她当时心中感慨:师父给我们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我们去做呀。我们俩都无比的感谢师父!

师尊说:“你做好三件事才能够去除、才能把各种党文化中的思想、包括怕心改变过来。”[2]

当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初期,人们惶恐无助的被封在家里,突然能接到保命的良方,这对他们的心理是多大的安慰呀!我在电话的这边都能感受到,我常常为师父的洪大慈悲而落泪。我也非常珍惜师父赐予我的能力,我每天学好法、炼好功、发好正念,其余的时间我都在拨打救人的电话。在最危急的初期,我打电话到晚上十点半,因为有很多人在听。从二零二零年二月份一直到八月份,每月都有大概平均一百五十人左右三退,而没三退的人也能默默的听完真相。

我有一张电话卡大概是在二零二零年七月的时候出现了问题,当时我以不被带动的借口没有向内找就过去了。大概又过了一个月,也就是八月末的时候,又有两张电话卡出了问题。这时我向内找,找到了还是觉的自己打电话打的顺畅,虽然也有辛苦,但习惯了顺畅的生活,使我的修炼状态又产生了一种安逸、自满,从而滋养了自我。

但我觉的,我找的并不准确。就在又断断续续的出现今天被封一张电话卡,隔几天又被封一张电话卡的情况下,我的心开始动了,被紧张、害怕、自责、消极等各种不正的念头包裹着,我不得不停下每天一到时间就去做的事情。这时,我发现这习惯已经成了执著,因为我要放下的时候,已经很难受了,不愿意放下。但是,我觉的我必须改变。早在第一张电话卡出问题的时候,脑中闪现过的一个念头我就没有去抓住它,没有向内找。可真出了问题又着急,非要做自己想要做的,陷入了另一种不正确的状态中。邪恶趁机下手,强加一些不正的念头使我進入了死胡同中。我有好几天非常难过。

师父说:“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你们是走向佛、道、神的未来觉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那应该什么都放的下。此时你们如果没有执著圆满的心,邪恶就无法再钻最后一个空子。”[3]

那时我动了一念,我就豁出去了,我就什么都放下了,我就象一个新学员一样,从新开始。我觉的我从死胡同里出来了。

我再继续向内找,当看到常人放松了的时候,我对照自己,我不也有放松的心吗?我修炼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平稳的做着三件事,是因为我信师信法。即使在邪恶迫害疯狂的时候,无论邪恶叫嚣什么,我都不听、不看,不被它们带动。和修炼没有关系的我都不看,我就听师父的话。

在这个痛苦的向内找的过程中,师父看到我有一个想改过的心,就在我抱轮的时候,师父点给了我。我知道,我是被热热闹闹的“灭共大戏”吸引了,被外界带动了,溜号了。看了、感兴趣了,就吸收了人的观念、人的思想,那不就是人了吗?那一瞬间,我知道我错了,我是在臭水沟里翻了船了,我为我曾经的自满而惭愧。

其实很早的时候,我就暗暗告诫自己不管迷雾有多大,我一定要拨开迷雾,仰望师父,紧紧跟随师父。可是我没做到,我被外面的热闹吸引了。回想我自己的整个修炼过程,我深深的感到了师父救度我们的不易。我常常提醒自己要做好,要做好,可还是没做好。我心里既有对师父的愧疚,更有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我会把这当成修好自己、归正自己,再向前行的动力。

我会继续向内找,去人心,去执著,在这所剩不多的时间里修好自己,去掉最后的执著,跟师父回家。我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因为人间的语言根本就无法表达。我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能成为师父的弟子,是我这个生命巨大的荣耀!

叩谢师父!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