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危途知返 兑现誓约

更新: 2021年1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男大法弟子,今年三十二岁。回首自己走过的路,唯有在这一年半的时间,我才真正的在修炼。是师父把我从迷中唤醒,一次一次的点化我,抓紧救人,精進实修。

为法而来的生命

一九九六年,我跟随母亲一起修炼法轮大法。那时,我才七岁。母亲每天晚上去学法小组学法的时候,我就跟着。虽然我还不怎么识字,但总是跟着大家一起学法。母亲说我是为法而来的孩子。母亲怀我的时候,原本准备去医院打胎。后来阴差阳错的没打成,我就活了下来。

得法后,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佛,一尊一尊都很慈悲、威严。还有许多与法、与功有关的壮观景象。我觉的修炼真是太美好了。

迷失本性 险些丧命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的被常人社会的七情六欲所诱惑,一点点的脱离了大法。我天天想着如何挣钱、发财。我与同龄的朋友玩游戏、打麻将,整日吃喝玩乐。后来,我就不学法了,与常人无异。母亲总是劝我:“这么好的大法,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可是那个时候我迷在人中,根本听不進去。

二零零七年,我考到驾照一个月后,想倒卖二手车挣钱。我和亲戚一家三口人去北京买二手车,回程的时候,我开着没有保险(没有气囊、没有车险)的二手车上路了。结果在山海关一处事故多发地段,引发了重大交通事故。

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就把高速公路隔离带的水泥墩子撞到对面的反向快车道上了,我开的二手车报废。对面驶来的两辆车直接撞到水泥墩子上,导致一辆奥迪轿车当场报废,现场惨不忍睹。神奇的是,车虽然毁了,但是没有人员伤亡,我和亲戚都毫发无损。

我去交通大队处理事故的时候,听闻在这处事故频发地段,当夜有三个属龙的司机出事,其中一人已经死亡。我的心里一惊:我也是属龙的,莫不是死神抓的是我?我突然想起,同车的孩子在回程之前,口中总是念叨着:“两死一伤,两死一伤。”看来,真是来索我命的。

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魔鬼要来取我的命。这时,一尊大佛一挥手,把我保护下来了。醒来后,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挡过了这一劫,要不然我已经丧命于异地了。我内心无比的惭愧,自己如此不精進,可是师父仍然没有放弃我。

后来,我精進了一段时间。但是,人世间的诱惑太大了,我又被拖進了常人中,我行我素。

棒喝之下 迷途知返

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十多年,直到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大年初四前后,我感觉胸闷,喘不过气来,憋的我一头汗,症状与中共病毒的症状极其相似。我以为自己已经染疫,但是我不敢去医院。我吃不下饭,内心的恐惧无以言表。我把存折密码告诉了母亲,交代了后事。

除了恐惧之外,我内心更多的是愧疚和后悔。这么多年了,我没有好好修炼,没有珍惜师父为我延续的生命,荒度了十多年的光阴。我求师父:“师父,请您救救弟子。弟子一定好好修炼,请您再给弟子一次机会吧!”当时我因为身体非常难受,看不了大法书,母亲就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给我听。

后来,一位开天目的奶奶(同修)告诉我母亲,我胸闷,是因为我搬货的时候,货物撞到我的胸部,造成了我的胸腔骨裂,所以我疼痛、胸闷。母亲考虑我平时没有修炼,就用常人的办法买药给我。我想,我既然选择了要好好修炼,就不能把自己再当作常人了,我把药全扔了。结果没几天,我的胸部就好了。我感恩师父的慈悲,我对自己说:“这次可得好好修炼了,不能再象以前那样吊儿郎当的。”

师父的经文《理性》发表了,师父说:“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极端的,马上归正自己,真心学法、修炼,因为你们在最危险中。”[1]

我被深深的震撼了,因为我就是那种处在危险中的人。我明白,再不迎头赶上,我可真就没有修炼的机会了,亿万年的等待就毁了。我下定决心:从今以后,我严格要求自己,修心性,做好三件事,我要跟师父回家。

我说到就得做到,不能糊弄事。从那以后,常人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全断了。每天凌晨两点四十分左右就起来炼功,五套功法炼完后,匆匆去上班。有时赶时间,差一、两套功没炼,白天也要补上,不给自己的人心找任何借口。我知道自己学法太少了,我规定每天自己要学两讲《转法轮》,并开始背《转法轮》。我多学法,多背法。与母亲两人比学比修,大法的法理也不断的展现给我。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艘大法船,马上就要启航了,而我还在岸边站着。情急之下,我跳向法船,抓住了法船上的护栏。但是,我整个人还悬在船外,下面是黑浪滚滚的海水,极其危险。

我精進修炼一段时间之后,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给了我一张船票,我已经登上法船上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更加勇猛精進。

抓紧救人 兑现誓约

我母亲和两位老年同修经常出去讲真相。一天,我原本想送讲完真相的母亲回家,可是母亲在车里对我说:“今天救人不够,你先回去吧,我还得出去讲真相。”

我看着母亲离去的身影,内心很受触动:我们都是大法弟子,差距却这么大。母亲因为救人不够,还要出去继续讲真相。师父救了我,现在救人这么紧迫,而且我还这么年轻,我怎么能老呆在家里,不站出来证实法、救人呢?我内心非常惭愧。我脑中出现了“助师正法,正法必成,兑现誓约,完成使命”这句话。

师父说:“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绝对推脱不了的!”[2]我知道师父让我抓紧救人,我有誓约在身,我决定第二天就出去讲真相。

从这以后,只要没特殊的事情,我都要出去讲真相,风雨不误,从不间断。上午下班后,我回家换套衣服(大法弟子讲真相,一定要注意形像),我就出去讲真相。如果上午没去,下午也要出去。有一次,上午讲真相救的人太少,下午我又出去讲真相,对自己不放松。

刚开始,由于我没有讲过真相,心理压力特别大,怕心也特别重,张不开嘴,感觉非常难。我心里想:“我是三十岁的小伙子,怎么和人家搭话啊?”但是心中的使命感,驱使我不断的往前走。

师父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3]

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体会到了什么是放下生死。我明白,只有带着神念才能救人,人念是不能救人的。每次出门讲真相前,我都在师父法像前,和师父说几句话,纯净自己,请求师父加持弟子,让有缘人与我相遇。我怕心很重的时候,我就背师父的法:“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4]“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5]

我讲真相救人不糊弄,用心对待每一位有缘人,把真相讲透。而且我专挑人多的地方讲,比如车站、集市、大的农贸市场、大的交易市场等等。因为这些地方人多,我可以转着圈讲。刚开始,我每天只能讲三、五个人。

随着我不断的学法、发正念,救人的数量也多了。渐渐的,我讲真相的路也打开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讲出的真相能打动人心。有些话,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来的。

(1)讲老百姓心里的话

我讲真相不往高了讲,就从老百姓日常关心的事开始讲。现在的人戒备心都特别强,要让他们体会到大法弟子的善,是真正的为他们好,才能让他们放下戒备心,相信真相。

有一次,我遇见一位大叔,我走上前,象唠家常似的与老人搭话。我说:“大叔啊,您买这么多好吃的啊?生活条件好了,吃点、用点都无所谓。现在瘟疫这么厉害,您要保重身体。现在一家就一个孩子,有爹、有妈才叫家啊!”那位大叔感动的差点流泪,不住的点头。

我继续说:“现在瘟疫太厉害了,我告诉您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心诚意的念这九字真言,瘟疫就不找咱们了。瘟疫是人心不正招来的。您回家也告诉您妻子和孩子,让他们也念。”

我每次在讲真相时,都先告诉对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而且我正念很强的、眼睛盯着对方的眼睛,很郑重的说出来。我让他们一定要重视、尊重这九字真言。然后我再给他们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一般情况下,人们都非常愿意做三退。而且很多人都非常感激我,想和我交朋友,想让我去他家坐坐。如果常人还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我就继续讲,让他们明白真相。

(2)谎言一戳就破

现在有一些人被中共洗脑的很厉害,好多逻辑都混乱了。在讲真相中,经常碰到有人说:“小伙子,你这么年轻,怎么也出来讲?共产党这么好,你怎么反党呢?”我会说:“共产党是老百姓能反得了的吗?只有老天能灭它。您说共产党给您钱,共产党哪有钱?那不是老百姓的钱吗?不都让共产党的官员给贪了吗?您得着啥了?您还不是为了省一块八毛的,跑到这个地方来买菜吗?”

“共产党的谎话多了去了,武汉疫情中怎么会就死那么点人啊?闭着眼都知道共产党满嘴谎话。现在疫情停止了吗?疫苗管用了吗?咱们这疫情不是一波又一波的吗?病毒变异的不是越来越快吗?我告诉您,啥都是假的,只有自己保命才是真的。您不信别的,也得信保命的秘方。真正疫情来的时候,我告诉您,这九字真言就能救命。”

很多人听完后,恍然大悟的说:“你说的对啊!”纷纷做三退,并表示感谢。中共的谎言真是一戳就破,老百姓就是整日被中共洗脑洗的,不自己思考。我给他们讲明白了真相,他们立即就明白了。

(3)讲真相不看外表

有时候,我经常遇到一些社会上的人,财大气粗、膀大腰圆的,看起来很吓人。其实,这些人是很容易讲的,因为他们很多人都没有听过真相。我每次给他们讲的时候,就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讲,他们也非常容易接受,其实他们的思维很简单。

我也经常遇到公、检、法的人,有警察、公安局长,反正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一次,我在车站碰到一个便衣警察。我和他聊了几句家常话,熟悉之后,我就开始讲大法真相。这时,他突然对我说:“你是不是在讲法轮功?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他把警察证拿了出来,说:“我是公安局的,我就是抓法轮功的。”

当时我就想起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4]

我很镇定,我对他说:“不管你是谁,做人得心正,我是为你好才告诉你的。瘟疫这么严重,疫情来的时候,还看你的身份吗?还分你是谁吗?钱再多,官再大,保命才是真的。法轮功就是教人做好人,你可别抓好人啊!”他听明白了,呵呵一乐,说:“小伙子,你说的对啊!我知道了。”

有一次,我遇到一位警察的父亲。这老爷子开始很倔,不听我讲真相。我说:“既然你儿子是警察,我还非得给你讲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然,你儿子要有大麻烦。现在上上下下在‘倒查’,把以前干过的事都扒出来查。好多警察不都去自首了吗?这就是迫害好人的结果。法轮功就是讲真、善、忍,你可别让你儿子再抓法轮功学员了。”我又讲了好一阵子。最后,老爷子说:“谢谢你啊!我回去告诉我儿子,别干缺德事了。”

(4)遇险境 稳住心

我发自内心的为众生着急,看着迷中的人们,就想让他们明白真相。现在很多人没有以前那么恶,但是也有一些人被谎言欺骗的很深。

不久前,我给一位大叔讲真相,本来讲的好好的。可是当我离开的时候,我回头一看,他在原地打电话报警。他看到我看他时,往树林里躲避了一下。我意识到,他在做不好的事。我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让其他人看不到我。这时,马上来了一辆“摩的”,我坐上“摩的”就走了。我知道,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我。

有时候,我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因为到处都是摄像头,黑暗中也看不到哪里有摄像头,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有时候,正赶上住户开门,我都发到他眼前了,他也看不到我。我非常感恩师父!后来我悟到:我看不到摄像头,摄像头也就看不到我。我看到摄像头的时候,就回避一下。我没看到的时候,它就不存在。

师父点化我,任何时候,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要怕,正念正行。我每次遇到突发情况时,都稳住自己,不动人心,从容不迫。有时候,我会看到另外空间层层叠叠的佛、道、神,在看着大法弟子讲真相。当我们不被常人的假相带动时,真的是谁也动不了我们。

我知道自己走出来的晚,所以不敢放松和懈怠,总感觉每天的时间不够用。我在做好三件事中精進,感到特别充实,快乐无比。另外空间有一张卷子,大法弟子每做一件事情,都会被打分;每缺一件事请,也会被打分。

我没做好的时候,师父就让我看到自己的卷子是不及格的。不久前,我看到我的卷子已经及格了。但是我知道,我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很远。我经常守不住心性,所以心性关的卷子上总是零分,我真是惭愧,我得多在修心性上下功夫。

有一次在梦里,师父让我看到我签下的誓约,上面写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下面盖着大红印,我知道这是我用生命签下的誓约。我一定要舍尽人心,兑现这神圣的誓约。

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叩谢师尊!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2]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