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家庭、工作与修炼 再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好!

至今我已经修炼了二十六年,这其中也经历了很多风浪和生死关,我悟到自己只有在实修中才能够证实法、正视不足、修去人心,特别是抱怨心和执著自我的观念。

一、平衡好家庭、工作与修炼

修炼人如何利用家庭环境修好自己是一个不能回避的环节。二零零七年我们一家三口来到海外没有邪恶迫害的环境。但紧张的工作和各方面的压力让我平衡不好工作、生活与修炼的关系,时常在矛盾面前抱怨,对待家人有时也会大发脾气。过后我也知道修炼人不应该这样,可是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对照法我发现,抱怨和气恨源自于强烈的、要达到自己目地的执着与欲望,是没有按照真、善、忍修心和缺乏智慧的表现。对外人能表现出忍让和宽容有礼,可是对自己的家人却以另外一种标准去对待,对人对事有双重标准,这是假修,没有真修。

为了能灵活支配自己的时间,可以多做一些证实法的事,我自己做一点家庭小生意。可是房贷、日常生活开销以及做证实大法的事都需要用钱,因此我太太接了很多生意,每天安排的满满的。本来说好了安排去救人的时间也插進来一些生意上的工作。除了常人工作,自己还参与了四项讲真相的工作,每天感觉疲惫不堪,有时在工作时拿着工具就睡着了,开车等红灯时也睡着了。但总是有惊无险。十年下来我经常埋怨太太,发牢骚,说不想干太多的工作。虽然有时也会静下心来找自己,学法时也能看到自己的人心,可是矛盾出现时还是守不住。此外,每当集体学法交流时,自己总是抱怨工作没進展,付出大实效小,一副经验老到的样子,总是想改变别人。

我在常人中学过企业管理也当过老板,人生经历丰富,特别是在大陆党文化的环境中形成了自己对人、对事看问题的方式。虽然自己在行为上能守住心性,主观上不会用常人或者党文化的手段去对待任何人。但对我们这个整体环境所出现的不足,我却把它归咎于别人,而不是利用这个环境向内找、修自己,时常为大法事情的损失而气恨抱怨。我也知道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但我认为我是为了大法啊。这个问题在我心中找不到答案,是我多年来修炼提高的瓶颈。也时常让我在左右前后为难、苦恼、困惑或回避矛盾,甚至修炼懈怠。

协调人和同修有时也会慈悲的指出我的问题。我也自问能不能不再抱怨呢?

师父说:“所以我们要在这样一种复杂的环境中去修炼,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1]对照法,我悟到:自己的承受力和容量不够,而且没有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同时我也发现,自己被人间的苦难压力“压”糊涂了,没有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守不住心性,才表现出不好的状态来。因此,我告诫自己:在往后出现的苦难和矛盾中都要看淡、稳住自己,顺其自然。常人的工作也要做好,不抱怨。有矛盾不争辩,放下心来平静对待。

有一天,我参与的项目要求我上平台交流心得,会议刚开始,我太太就推门進来跟我说,下午有个生意要做。我一听就急了,说:都约好了下午有交流会,这个生意不做了。但我立刻发现我的抱怨心出来了,先稳住自己。然后,我马上找同修商量,能不能先让我交流发言。同修说可以。交流完后我就去干活儿。我的客户是一个印度人,她跟我们说:印度爆发了疫情,很多人感染(中共)病毒没钱医治,只能等死。我们马上跟她讲真相并给她真相传单。

我发现,工作与修炼其实没有矛盾,师父都有安排。而且我还发现,当做讲真相的事跟常人工作的时间有冲突时,忽然那个客户就临时取消了工作;当自己把钱用在讲真相项目上后,生意就多起来了,钱又回来了。

我悟到:没有平衡好工作与修炼的关系,是没有修好自己,大法的工作做的再多也是人在做事。悟到之后,我就认真对待家里的大事小事。重活累活主动去做,不执著自己的意见,放下自我去包容家人,做到真修自己。这样,家里的环境又变的祥和了。妻子同修以前总是埋怨我修炼状态不好,加上她曾参与的一个大法项目被停止了,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参加集体学法了。后来她看到我的变化,就又回来参加集体学法了。

二、理智教育孩子

孩子大学毕业后到外面找工作,都干不长,做生意又失败了。回大陆做生意,连本钱都搭進去了,他回来后,我没有说什么,让他自己平静的思考和感受。由于我一改之前的粗暴,变的能够理智的跟孩子沟通。我做到不埋怨指责,帮他分析指出失败原因。

我清楚,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经历一些失败是好事,也有可能是我前世欠他的,我要把它变成善缘。为了让他认识到为人做事要坚持的道理,我用了一年的业余时间把我家的前院和后院建设完成。从材料、设计和施工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我把他拉到跟前说:你看,人生道路就是这样,做什么事情都要坚持不怕苦,一点一点的做好才能走向成功。以前我一直劝他去学习一门技术,他总是不听,如今他接受了我的建议,能踏踏实实走自己的路,自食其力承担起责任了。

三、勇于面对错误

有一年我到悉尼工作,经常两地跑。有一位很用心坚持征签、发传单的同修找到我说,能不能顺便帮他带些传单特刊等资料回来?这样的话问了我多次。我没有答应,因为我心里有气,觉的堪培拉的修炼环境不如我意。

修炼中,虽然在矛盾面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但也总是用法去对照矛盾的另一方,并以维护法为理由坚持自己。看到大法遭受损失时或者自己在大法项目中受到干扰时又表现出愤愤不平,这种愤愤不平既表现在家庭中,也在与同修的相处中。很多时候,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这种不平的情绪,可是心里与同修有隔阂,配合不积极,造成各做各的状态时有发生,还喜欢在同修中寻找共鸣以表现自己在维护法。在做讲真相项目当中,当家人干扰或同修之间不配合时,我常常不能理智的以修炼人的心态应对突如其来的考验,而事后出现不良效果时自己则表现出气恨与抱怨。

可是有一天在我脑海里回荡着一个声音:你怎么就不悟呢?就象父亲对孩子的教诲一样的语气。我感觉这是师父在告诫我。我马上找自己,我哪里出问题啦,哪里错了?几天后我才想起那位同修多次求我办的事。我在想:讲真相救人这么大的事怎么能有分别心呢?虽然不是对这位同修有怨气,但是这些人心的出现真是耽误救人大事啊!在周六去参加集体学法的路上遇到这位同修,我就象犯错误的孩子一样恭恭敬敬向这位同修承认错误,并保证以后积极配合。在集体学法交流时当着所有同修的面我公开向这位同修道歉,承认错误。不让自己的人心有丝毫的遮掩和隐藏,横下一条心勇于面对错误,正视人心修去它。

四、矛盾出现时首先想到是修炼

堪培拉是澳洲首都,一直以来都有向议员邮寄真相资料的习惯,因此我订购了一百套《铁证如山》真相书籍。打算寄给议员。而且先前我在征签时,有民众问过我活摘器官的证据,我想这下可好了,可以让更多众生明白真相了。可是当我把订了一百套《铁证如山》真相书籍的事告诉协调同修,并商量如何使用时,同修决定先不寄给议员,说每个议员寄一套的方式效果并不好。当时我的心态还算平静,作为修炼人首先想到的是修炼。我作了一个比较:以前我是怎么想的,那现在应该如何做才符合修炼人标准?如果是师父安排的这个考验肯定是有我修炼的因素在里面。我突然悟到:这不是去我的气恨和执着得失之心吗?我觉的太好了。我拿起身边的吉他唱起大法的歌,心中从来没有的舒畅、神圣和无尽的感恩。

当我放下了人心,智慧也出来了。我也悟到:一百套书来了就有它的去处,一定能发挥他的作用。例如向图书馆,法律部门推广,配合活摘器官征签。同时这位协调同修也积极的向其它城市大法弟子推广。也有同修提出送当地区议员。有更多的同修参与,有更多的渠道推广《铁证如山》,效果比我原来想象的还好。

从为别人着想这个角度去看,协调同修这样的决定,我能理解,她有她熟悉的情况和把握的成度以及先后安排的考虑。我个人不要掺杂任何人心。通过这件事,我感到自己的修炼状态有了突破,我以前那种执着得失的狭隘思想去掉了,让我感受到了佛家对宇宙十方世界的概括那种宽广又洪大的智慧。如果没有把握好师父安排我修炼提高的机会,就可能白费了师父的心血,失去了救人的机会以及我提高的机会,这才是真正的损失。

由于自己在修炼上的提高,突破了多年来阻碍自己修炼提高的瓶颈,再去人心让我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对真、善、忍的理解更深了,扭转了用人的情对待修炼的状态,能更理智看待修炼的环境了。

师父说:“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我在实修提高后理解到这段法中一个更深内涵:修炼人首先能放下人心,才能达到真正的忍。修炼人的忍是对修炼的理解,是洪大的慈悲和宽容,是对法的坚定无悔,而不是强忍。如师父所说的:“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

结语

最近师父在新经文中说:“放下你的不满,那是你的执著。管好你的嘴。在学员中,不在法上的话你不配讲。完成你的使命,那是你唯一的未来希望。大法弟子以法为师、初心不改,才能圆满!”[3]

对照法,发现我的确有气恨抱怨、打抱不平的行为表现。正法到最后了这种状态不修正过来,难道能带着它圆满吗?过去我自认为对修炼的心是很纯的,救人也很用心尽力。对照师父的法,我发现多年来自己在实修这个问题上掺杂了人心执着,人的观念。我认识到这是阻挡自己修炼提高的原因。

师父说:“人最难放下的是观念,有甚者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变,然而这观念本身却是后天形成的。人一向认为这种使自己不加思考,却能不惜一切付出而不可动摇的念头是自己的思想,看到真理都去排斥。其实人除了先天的纯真之外,一切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并非是自己。”[4]

通过学法,我悟到:自己把常人中认为的利益得失当成了维护法和证实法,从而加强了各种人心和执着,人为的滋养了魔性。

我认识到人的观念,与师父洪大慈悲的法理内涵相差甚远,我不应坚持个人的观念认识,应该放下它。由于我在法理上认识提高了,心里感到去掉了一块很大的物质。当我唱大法歌时,感觉声音也清亮了,妻子同修说:这是因为没有了气。

多年前我在炼功时,师父让我看到天上的美好景象,我感受到我的心与那美好的世界是溶合在一起的,我如今才悟到可能是师父点化我,大法修炼提高是无止境的,我要多学法精進实修,初心不改。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兑现来时的洪愿。

由于层次有限难免有错,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尊!
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猛喝》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

(二零二一年澳大利亚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