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纤维肌痛症”不药而愈

更新: 2021年09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三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二零一五年时,我无意中看到了有关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迫害的信息和照片。当时我对这不可思议的罪恶非常愤怒,我签了结束迫害的征签表。没想到两年后我得了一场病,现代医学治不了,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我是一名越南裔大法弟子,在一家外卖店工作。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七年,我得了纤维肌痛症,一种现代医学治不了的病(一种会令人痛不欲生的病),我长期失眠、低血压等等,同时接受西医和中医治疗,但都没什么效果。幸好,二零一七年十月,我自己在网上学了法轮功。三年以来我的身体非常健康,不用吃药了。下面与大家交流一下我得法和做三件事的过程。

听师父讲法 从长长的睡眠中醒过来

我第一次听师父讲“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感到既亲切又兴奋。在当今社会,人们都想能有更多的钱、得到的比别人更多的东西……能有人讲出这样的道理,我听着觉的很震撼。

我继续往下听,听到了师父讲的很多的法,这些法看起来很简单,但却很深奥;比如说“真”是什么?这个概念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但听完后觉的一切都突然变的清晰了,就象从长长的睡眠中醒过来一样。我已经听过无数次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讲法,越听越觉的舒服,越听越觉的能听到法很幸运。

慢慢的我开始改变自己,把目标转向自己,向内找,我审视自己的言行举止;唉,的确离一个好人的标准还很远,脾气暴躁、易怒,容易犯错,还有很多其他不好的东西。

我开始想到师父讲的法,我意识到,真正的人性是诚实、真诚、善良和宽容,这就是我真正的本性。那么,这些坏东西是哪里来的?就象一个手机,放在桌子上,几个小时后,就可以看到上面附着一层灰尘。那么,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能生活多少年,更不用说有过多少轮回,有多少“灰尘”附在我们身上?我一直用法来衡量、区分真实的自我,并不断放弃我的执着。我更加努力学法、听法。

开始修炼后 不再失眠 体验神奇

自从我开始修炼以后,不再失眠,而且可以在任何地方入睡,无论多么吵闹。同时,我的身体状况也开始恢复。我甚至摘掉了戴的眼镜。尽管我的天目看不到什么,但我能感觉到师父时刻都在净化我的身体,感觉到法轮在我的身体里旋转,我的身体总是被一个能量场包围着,我感觉好象从我的胸部和头部拔出了一块块不好的物质。我以前受伤的地方被师父给修复了。

得到净化以后,从我头里传出来一个很响的声音,使我的那些不修炼的家人都感到了震惊。师父真的是把我从地狱里捞了出来,不断的净化,不断的从新造就我的这个已经达到毁灭阶段的微观世界。我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的师父在很早以前就在看护着我。我上初中的那几年,也正是师父在中国开始传法的时候,我经常做一些非常特别的梦,在梦中我看到无数的佛、道、神在天空中,无处不在;有时他们在小马车上,有时我看到好象是星球在燃烧,还有很多其他的场景。但是因为当时我只认为这些梦就象科幻电影一样,所以我没有在意,现在已经忘记了很多细节。现在我意识到,师父是让我看到了正法的场景。

背法突破干扰

学法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其困难的问题,比炼功还难。当我学法时,身体里的业力,尤其是头部的业力不断干扰,我有非常强烈的反应,疼痛、难受,感觉昏沉沉的。有时我看书时,业力使我闭不上嘴,或吱吱作响,非常痛苦。如果我独自学法,我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学完一讲。所以除了学法,我决定背法。

现在,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我已经背到了《转法轮》的〈第七讲〉。我知道進度很慢,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我希望打算背法的同修们不要畏难。我的身体都这样了,都可以背,所以我认为任何人都可以做到,只要坚持。

归正

我感到,比起修炼之前,我在情的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的净化。尽管我已经结婚,但我与一个恋人十年来一直保持联系。有时我觉的很累,什么也不想做,但我感到有一种无形的牵挂,很难摆脱。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意识到这可能是旧势力的安排,考验我最终是会选择修炼还是恋爱。我毫不犹豫选择修炼。这位朋友非常难过,做了很多折磨自己的事情。我悟到这是对我的考验。

我发出正念排除恋情,并向师父说我要修炼返回家园,我不要这份恋情,这是旧宇宙的东西,不属于真正的自我。我感到师父的加持,很快就走过来了。

家人念九字真言 顽疾不药而愈

关于我的家人:在我开始修炼的时候,他们不是很支持,因为我的家庭有佛教根基。我不断与他们交流和解释,现在我在越南的家人都相信大法,并经常背诵九字真言。许多人已经从许多重病中恢复过来。比如,医生曾对我母亲说她要吃一辈子的药,但通过念大法的九字真言,她的关节、胃、神经等疼痛和高血压都痊愈了。有几次她半夜感到剧痛,她总是念九字真言,然后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就完全恢复了。她非常幸福,坚信师父和大法。现在她已经八十三岁了,仍然很健康,不需要吃药,皮肤粉红。

我哥哥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并有一个肿瘤需要手术,但他经常背诵九字真言、炼功,现在身体好了,没有再吃药。

一人炼功 全家受益

在我的家中还有许多其它美好的故事发生。我知道,这要感谢师父的大慈大悲和帮助。现在我在越南的母亲、兄弟姐妹和一些晚辈都在向人们赠送莲花和讲清大法真相。

至于我丈夫和孩子,在炼功大约一年以后,他们也变的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疾病,连感冒都没有。我丈夫也从多年来的背痛和医生无法治愈的慢性头痛中恢复过来。

师父说:“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人的身体是不应该有病的,有病就属于不正确状态,它就可以纠正这种不正确状态。”[1]

讲真相

在越南,也有很多人不了解大法,我试图通过脸书向许多朋友和熟人讲真相。我的一些同学已经走進修炼,也有很多人相信大法好,诚心诚意的念诵九字真言,还有一些人经历了大法的神奇。最近,我的一个朋友得了武汉肺炎,我建议她默念九字真言,现在她已经好多了。还有一些朋友跟我要大量的纸莲花和印有九字真言的钥匙链,为了给他们的亲朋好友。我已经邮寄给他们,并附上了真相传单,我认为他们很好,相信他们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的住处距离南特七十公里。每周六,经常有同修在南特讲真相,我会坐一个小时的火车去参加,晚上回去上班。今年夏天,我的工作被调到周六下午四点三十。我感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我意识到我必须克服这个障碍。有时我会和同事调换一下工作时间,有时我会多干两天,为了让别人在前两个小时里值班。我否认这个干扰,并请求师父加持。现在,除了周六,我只再工作一天,星期六我可以在下午六点开始工作;所以,讲清真相的时间问题解决了。

目前在我们地区,我是唯一一名讲真相的学员,所以我也发报纸和“解体中共”的传单。有一次,当我在去发传单的路上,我感到一股不好的能量笼罩着我的双腿,这让我走起路来很痛苦,很困难。我以前曾多次经历过这种情况,但没有在意。我想,想阻止我救人?然后我用正念清除它,否认它,它在几秒钟内就消失了,从那时起它就没有再出现过。

在结束我的交流之前,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刚刚的一个小经历。八月十四日周六,我们申请了在南特讲真相活动的许可,但直到八月十三日周五下午,政府还没有批准。直到周五很晚,我才收到同修的消息,说申请已经被批准。我急忙买了一张火车票,但是回程没有能让我按时回来上班的车次。尽管排队做核酸检测的人很多,但我还是在上班前及时拿到证明。那天晚上,我想起我可以开车去,但我觉的在大城市开车、停车挺不方便的,我丈夫又说:“在南特市区很难开车,我开都很难。”

星期六早上,我还是决定去。我丈夫说:“你今天要是不去,会有别人去,这次不去就好了。”他还说:“今天是周六,你会遇到塞车……”我还是决定要去,心想:不能让任何事情阻碍,什么都是考验和挑战。我们地区的学员很少,即使今天有三个同修参加,和其他地方比还是很少的,多一个人,能量场就强一些,所以我不应该怕麻烦。所以我决定去了。然而,我还是遇上了交通大堵塞,我冒出一个想法,开过这段路,我就调头回家。这个想法让我警惕,我没有听。

在我们讲真相的地点,一组反卫生通行证的游行队伍经过。我发报纸时,看了一眼真相点,看到好多人排队签征签表,我很感动。游行队伍过去了,不一会又回来了,并在真相点旁边聚集。原来有很多众生知道真相,还有很多人来签字。场面很感人。我把报纸发完后,游行队伍里的一个人对我说:“我在YouTube上看过法轮功的视频,你们做的很好。有人说你们是×教,我一点不相信。我看得出来你们很好。”他不断的当着众人的面赞扬。

之前我穿着印有法轮大法的黄衬衫走在街上时,一个年轻人大声说:“啊!法轮功!”还翘起了大拇指。

我真为明白真相得救的众生高兴。经过这一天,我回想已经越过的障碍都不是偶然的。

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来讲,你们要做的事情,特别是这三件事,不能放松,千万不能放松。你们的威德、你们的修炼、你们所承担的那一切,都在其中。”[2]“我也跟大家讲过,我说其实你们救的人不是给师父救,也不是给别人救,是给你们自己救,很可能那都是你们未来世界的众生,或者是你们范围之内的。你总不能归位以后光杆司令啥都没有哎,空空如也,巨大的天体就你一个呆在那。佛是不讲穷的,是为富的,生命就是财富,才能使你的世界繁荣。那都是财富,每个生命都是财富。”[2]

我悟到:作为这个时期的大法弟子,做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不只是任务,还是选择,并且是一个不是随便哪个众生都能得到的殊荣。让我们珍惜师父给我们的这个机会和荣耀,不论什么样的要求或众生什么样的期待,师父的慈悲和付出就更不用说了。我知道我的修炼还很不足,离大法的要求标准很远,但我会更加努力。

层次有限,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二零二一年法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