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裔新学员:放下人的框框 讲真相救人

更新: 2021年09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三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位在法国的越南裔大法弟子。二零一九年我在新加坡的时候得法。得法后,我一直珍惜这个修炼的机缘,虽然有时也会被常人心干扰,但是我坚持学法、炼功和参与讲真相的活动。

我想跟大家交流几个在真相点上发生的小故事,讲一下我是如何珍惜每次提高心性的修炼机会的。

识破病业假相 否定旧势力

二零二零年八月,同修在巴黎十三区申请了一个每天都能讲真相的点。学法时看到师父在讲法中说:“那些常年守在中领馆的、常年守在真相点上的,真的了不起!有的年岁比较大,有人说,他们年岁大就适合于做那个;那你年岁不大,你做什么啦?一样的,就看大法弟子怎么去做。”[1]

作为年轻大法弟子,我在这之前很少去真相点,我看到师父正在给我提高的机会,所以虽然离家有点远,我决定每天都去真相点。

在真相点上我尽量跟每个从我面前走过的人打招呼,要么给一张传单,要么跟他讲法轮功的真相。没人经过的时候,我就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出乎我意料的是,中国城的人都很热情的接传单,有的还竖大拇指赞许,有的送给我们瓶装水,有的要多拿几张给亲朋好友。

但是第三天,我身体出现了病业现象,当然最开始我并没有真的病倒,我只是以此为借口那天下午不去真相点,我在家睡觉了。结果醒来之后感觉更累了。

我觉的是邪恶利用我的求安逸心制造了这个病业假相。第二天,当我睡醒觉,我更累了,连炼功都坚持不了了。但是我想起一篇在明慧网上看到的交流文章,马上一念打到我的脑子里:“这都是假相,我不承认。”疲劳立刻就消失了,我能起来炼功了。

师父说:“正念一强真的跟神一样力可劈山,一念就劈山,那你看它旧势力还敢不敢干什么。”[2]

那天下午,虽然我还是疲劳,但我觉的不能象前一天那样再睡觉了,我决定去真相点。我一到那里,那种祥和的能量场让我再也不觉的累了。

现在,当我再進一步向内找,我看到当时的好几颗执着心:当很多人都接我发的传单时,我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骄傲的心,求安逸的心,这些心给旧势力阻止世人得救可乘之机。认识到这些执着,否定了旧势力,我照常去那里讲真相。慈悲的师父帮助我过了这一关。

师父说:“修炼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儿戏,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3]

这一关让我意识到修炼的严肃,心不正就会引来各种干扰。

在真相点讲真相 认识和放下怕心

在真相点上讲真相使我看到我的很多执著。我遇到的每个人都让我看到我的内心世界。

有一次我把一份真相报纸递给一位中国人,他接过去就扔在地上,还踩过去。有两个中国人路过还嘲笑我。我把报纸捡起来,抖了抖土。那个时候真相点只有我一个人在,我很害怕,在发抖,脚都站不稳了。这次的经历让我看到了我的怕心。

一位同修告诉我说我有怕心。我心想,这怎么可能呢?我当初刚得法的时候去过中国,在那里,我到哪里都在听师父的九讲录音,无论是在上海机场,还是在商场里,就是坐在车上在中国到越南过海关的时候我都在听。

所以我觉的我没有那么严重的怕心。但是实际上我的怕心躲在其它的执着后面了,在某个特定的情况下,怕心就被暴露出来了。

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4]

意识到这点之后,我就尽量放下怕心,但是并不容易。有一次,在真相点上,一位女士从我面前走过,用手指着我说我是“法西斯”。我追上去问她为什么这么说?她转过脸来,一脸怒气,指着她衬衫上的图案。那图案看上去象是“法西斯”的标志。我当时惊呆了,很害怕,我什么也没说,她就走了。

事实上我这一关没过去。我心想下次一定要过去,我可不想一直带着怕心。我认识到无论那些我碰到的人如何不认同我,他们都在帮助我认清自己的执著,帮助我一点点的提高。

认识妒嫉心 不攀比 不注重签名数量 认真讲真相

另外,我在向内找时发现,我的讲真相很表面,只是以让更多人在征签表上签名为目地(只注重签名的数量)。我认识到这是一种党文化的表现。然后,我没有向内找,反而去看其他同修,跟同修攀比起来。我意识到这是妒嫉心强烈的反映出来。我认识到我是来救人的,然而我却在证实自己,妒嫉别人,还与人争斗。

当我认识到这些人心,就努力改变这些不好的想法,让自己静下心来,发正念。对每个过路的人,我都认真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讲真、善、忍的价值,讲在中国发生的迫害……在这之后我感到更轻松自然了,我不再注重签名的多少,而是轻松自如的讲真相和发传单。

在真相点上,路过的人也在帮我,让我看到我的争斗心,显示心,推卸责任的心,并渐渐的去掉这些人心。我觉的这些心都来自于想保护自己的心,都是从情派生出来的,以自我为中心,是属于旧宇宙的。我很感激和珍惜这些经历,它们帮助我一点点的认清和去掉这些执着。

放下人的框框 珍惜每个在真相点遇到的人

师父说:“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5]

作为修炼人,我应该用慈悲对待所有遇到的人。然而我并没有做到,甚至有时还用自己的观念去判断这个人应该比较容易讲,那个人得法有点难。这种观念距离法差的多么远啊。通过在真相点上遇到的人,慈悲的师父点化我,帮助我改变我的观念。

有一次在真相点上,一位坐轮椅的人路过,他离我有点距离,我没有主动走过去。一位中国同修提醒我过去跟他讲。我走过去发现他讲不清楚话,嘴是歪斜的,手也是扭曲的,还不停的颤抖。他好象要跟我说什么,但是说不清楚。我当时有点害怕,但是我意识到这种想法不正,我就上前问他,并专心听他讲。最后,他颤抖的手打开了他的电话,上面有他的名字,然后又指着征签表,我明白了他想签名,因为他的身体残障,自己不能签,所以请我帮他签。

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一位残障人士,不能讲话,看上去精神状态也不是太稳定,竟然能那么清醒明确的表态。看看我自己,我为自己用人心去判断他人感到羞愧。我非常感谢,也很崇敬这位残障人士。他让我看到我的思想和观念是多么自私、丑陋和变异。

还有一次,我在街上发真相传单,遇到一位非洲裔的年轻人,我都没怎么讲,他马上就在征签表上签了名。他主动跟我说中共是恐怖主义政权,想掌控世界。一个常人能明白这点其实挺不容易的,太出乎我的意料,我跟他要了电话以便今后联系。但是我根本就没想到要跟他介绍法轮功功法,因为之前我跟好多西方人介绍过,但是都没有下文了。所以我就不自觉的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框框。

这之后我有跟这个年轻人见过面聊天。他偶然间说起,他去世的父亲出现在他的梦里,请他为了一件重要的事来法国。听到这里,我就觉到一种奇妙的能量,一种神圣的感觉。好象唤醒了我在天上的记忆。当然在正法中,所有缘份的安排不管我感受到与否都不能太执着,但是这一刻,我有一种神圣的感受,就好象久远的承诺。我马上跟他介绍法轮功的功法,他马上就表示感兴趣。

我们见了几次,一起炼功,一起学法,他很快就走入了大法修炼。这件事让我又一次得到很大的鼓励。让我意识到个人的观念去评断他人是把自己限制在框框里。这是人心的执着。

我進一步深挖,发现评判他人是一种党文化的表现,这些都是因为我长期评判别人不向内找造成的。

在讲真相中我遇到的人不仅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也帮助我认识到我的不足。感谢师父安排这些与我有缘的人的相遇,我感受到每个见到的人都跟我有着某种联系。我很遗憾,有那么多次由于我的懒惰,让那些有缘人走掉了,没能跟他们讲真相。

结语

今年,在我们的真相点上,我看到法国人的态度改变了。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中共犯下的罪行,更愿意接受真相了。但是许多人还是被中共谎言蒙蔽。一次在发真相报时,一位法国女士跟我说,她认识法国科学界人士帮助中共制造covid-19病毒,但是这些人现在很害怕不愿意接受采访。

我觉的还有不少正直的人被中共欺骗,身不由己的起到了支持它的作用,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在社会各个阶层都有。他们其实都是中共的受害者,掉進中共用利益设的圈套中。如师父在《洪吟五》〈我的梦〉中所说:

红魔用谎言利益把人玩弄
疯狂行恶不叫人把渡船乘

我悟到,只有大法弟子能救人,能够帮助他们不被中共谎言欺骗。正法洪势越来越近了,我一定要更加主动,更加精進,让自己有能力做好应该做的事。

这只是我个人的体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听我的交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法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