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的观念 堂堂正正讲真相

更新: 2021年03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师尊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用人的语言无以言表。我只有在正法的最后时期,尽最大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

师尊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我作为一个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人,是否会被人心干扰?是否能时时处处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能否在遇到任何矛盾向内找?怎样才能用大法的标准来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答案是只有放下人心。

一、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咳嗽的症状消失

自从我记事开始,就有感冒发烧、咳嗽的毛病。不论是感冒发烧,还是上火发炎,嗓子里感觉痒痒起搔,接着就是咳嗽吐痰,真是搞得我烦不胜烦。修炼大法后,时好时不好,有同修跟我说,这是我修炼的一关,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最近,因天气转凉,咳嗽的现象又出现了,而且咳嗽的很厉害,直接影响了讲真相。修炼这么长时间了,咳嗽的现象没有消失反而加重,到底是为什么呢?这时仔细的向内找。

首先是学法炼功跟不上,不能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的炼完。第二是每当出现咳嗽的时候,我发出的第一念是吃辣椒了,有火了,吃咸了,没喝足水,周围的环境差,气味重熏的、或者是吹风扇空调着凉了,走的急了等,都是用人的观念来看问题想事情。

就在前几天,我又连续的咳嗽了一阵,把眼泪都咳出来了,正好我儿子在家,他是学医的,他怀疑我得了肺癌了,让我到医院去查查肺部片。我想这不对劲,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于是我就静下心来,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并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让我咳嗽的生命、物质、生命因素、共产邪灵、黑手烂鬼及一切败类异物。五、六分钟后,我就一点不咳嗽了,喘气也顺畅了,顿时觉的神清气爽,走路都轻飘飘的,一整天都是这个状态。真是人神一念,天差地别。

最近两天,又有点反复。向内找发现,一是自己没有连续清理自己的空间场,二是心不稳,有时又动了人的念头。师父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2]我悟到作为修炼人就应该用神的观念来想问题,做事情。针对我的咳嗽就是要发正念彻底清除,用神的标准来处理,走出这个层次,不被旧势力干扰。跳出常人的观念、常人的理,走向神。

二、去掉意识不到的色欲心

我自认为自己的色欲心比较弱,一直对夫妻之事有没有无所谓,有时对方需求也能正念化解。但直到今天还不能完全杜绝,也很烦恼。

有一个女同修反复推荐给我听《明慧广播》播报的“去色欲心”的交流文章,听后,我才恍然大悟,色欲心不光指夫妻之情之事,也包括方方面面。比如有一篇交流文章中说“想看、多看长的漂亮的异性、美丽的花朵、喜欢跟异性说话聊天、爱照镜子、爱打扮、执着减肥美容等都是隐藏的色欲心”。一看,自己除了与异性打交道没有,其它的我基本上都多多少少的有点。与同修相比差的多远哪?特别是有点执着减肥。从前我比较瘦弱,体重一般在八十七斤至一百零八斤左右。有一段时间,我长到一百四十斤,一米五多的个头,的确很胖,一直都在减肥。听了同修的这篇交流文章后,就放下了减肥的执着心,体重反而降下来了,现在体重一百三十斤左右。从今天开始多学法,时时向内找。

三、实名控告江泽民 堂堂正正讲真相

二零一五年,我和当地部份同修实名向最高检察院控告了江泽民。不久,就看到全国各地因控告江鬼而被骚扰迫害,有时我也感到有点恐惧。通过学法,并长时间发正念,解体自己空间场的一切怕的生命、物质及因素。法理清晰了,正念加强了,怕心也消除了。

直到二零一七年的春天,当地派出所的两个警察才来找我。俩警察是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在办公楼道碰到他们,向我打听某某在哪儿办公?我告诉他们说,我就是某某,并热情客气的请他们到办公室里坐下。问他们喝水吗?他们说不喝。

他们很客气,很不好意思的说:阿姨,我们也不想来找你,可是上面非要让来,没有办法。我说,没事,你们不来,我还见不着你们呢,这是缘份。我先问他们是不是因为我起诉江泽民的事而来。他们不好意思的说是的。他们想了解我的信息,问我的电话是多少号。我笑了笑说,不是我不告诉您,如果您记录了,这样对你们不好,正要记录的女孩收起记录本和笔。我问他们姓什么叫什么,他们都告诉了我。

随后我就给他们讲,电视上宣传的有病不吃药是假的,是因为好多人修大法了,身体健康了就不用吃药了。你们看看我,身体好好的,吃什么药呢?!他们连连点头。我接着就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江泽民在海外十几个国家地区被起诉,目前在中国就有二十一万多大法弟子实名控告他,而且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于2011年3月1日签署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令 第50号》废止了161个规范性文件,其中废止的第99、第100号文件就是99年出台的禁止出版法轮功出版物的文件。迫害法轮功不仅违法,还会受到上天的惩罚。我给他们举了薄熙来、王立军、徐才厚、周永康等一批恶人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实例。最后,告诉他们这个(2011)3号文在百度上可以搜索到,它就在中央国务院办公厅的网页上挂着。你们回去告诉领导,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了。

这时已到午饭时间,我要请他们吃午饭,他们说不用,谢谢,就走了。我热情挽留,并把他们送到楼梯处,他们说:谢谢阿姨,你回去吧。整个过程,本来六、七个人的办公室,就我一个人。真相讲的很顺利。

就在他们来找我的时候,被原来和我一个办公室的同事看见了,她吓坏了,怕我被他们带走,就打电话告诉了我的正职领导和局主要领导。原来我们都是同一个局属正科二级单位的副职。因她明真相并已三退,很快升为一个局属正科二级单位的正职。她看到我平安无事,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她是不是多事了。我非常真诚的说谢谢她,这是对我的关心。她说二位领导都在外面开会。

我们正说着话,其中我单位的正职领导一听,说因这个事,会没有开完,就回来了。我一看领导因为我的事早回来了,我很感动,就主动到他办公室去感谢,并向他道歉。我一再说:“给您添心事了,添麻烦了,让您担心了,谢谢您。”我就把俩警察来找我的情况给他讲了一遍。他说,怕我被他们带走,会议没开完,就回来了。我再一次的向他表示感谢。他说没事就好,让我早点回家休息。他也明白真相,并做了三退。

当天下午,我又主动到局长办公室致歉、道谢、讲真相。我们的局长是刚换的新局长,性格有点外向张狂,我一直不知道怎么给他讲真相,我心里有点打怵。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不主动找他致谢、讲真相,以后会变的很被动。这时,我想起师父讲过的法:“你在救度众生,你做的是最正的事、最伟大的事!”[3]我的正念上来了,人心就变弱了,在师尊的加持下,信心百倍的走進局长办公室。

一進门,我就说,局长,打扰您一下,给您汇报一件事。我说,某某给您打电话,说警察来找我的事了吗?他说打了,我在开会。接着,我就把“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国务院、公安部发布的十四个邪教里没有法轮功,为什么起诉江泽民的事给他讲了一遍。他听的很认真,都听進去了。当听到我实名控告江泽民的时候,他很吃惊。他说,你为什么用实名呢?有这么多人告江泽民,还差你一个吗?你等着,不就行了吗?我说,事情总得有人做,要是人人都等着别人去做,怎么办?这时,他也没再说什么。我再一次向他道谢,我就出来了。

虽然没给他讲三退的事,但是他听明白了真相,消除了他对法轮功的误解,在以后政法委、公安、反×教协会(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布置的“反×教”任务时,他敷衍了事。三个月后,他就被调到一个有钱有权的单位当主要领导了。一个明白真相世人又得福报了。

四、武汉肺炎疫情爆发,顿感救人紧迫

二零二零年一月,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武汉爆发。一月二十日得知,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一月二十三日,武汉封城。五百万武汉人已散布世界各地,在全球引起恐慌。作为修炼人,我知道人类大淘汰已经来临。我骑着两轮电动车走在街上,看到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知大难降临,真的很可怜。心想他们中能有多少人明白真相得救度呢?难道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说没就没了,难道就这样被永远的消失了吗?他们中可能还有没有接到过真相的呢,真是太可怜、太可惜了,心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多救世人。

在大年初三,我地也开始封城、封村、封小区,设立疫情防控卡点,不允许居民随便出入。在这期间我尽量的走出去发真相资料,以周报为主。后来,村居疫情防控卡点撤除了,就和同修相互配合,一起外出发放真相资料。

发放时,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所投放的真相资料,都不允许旧势力、邪灵烂鬼干扰阻拦,这是众生明白真相作出选择的唯一机会。这样在行走的车上所投放的真相资料直达住户门口,以便住户发现,收起阅读,了解真相。

目前,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推進,中共邪党政权已经在迫害法轮功中摇摇欲坠,迫害系统还没完全清除,明白真相的世人越来越多,抵制迫害的公、检、法、行政人员越来越多。法正人间即将到来。我们一定要珍惜眼前瞬间即逝的时刻,修好自己,多救人。时刻用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去掉人的观念,走出人的理,圆满随师还。

如有不正,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