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为大法而来的”(上)

更新: 2021年05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在全世界亿万大法弟子中,有不少的家庭是全家或三代人都一起走入大法修炼的。我就出生成长在这样的家庭里。我和妈妈、姥姥一起修炼,我们三代人是大法弟子。

在法轮功被中共残酷迫害的岁月里,我和妈妈一起坚持信仰,证实法、讲真相救人。我曾经与妈妈一起被非法拘留、关押。在妈妈被抓捕、拘留、劳改、判刑、监禁的情况下,我承受了与我的年龄不应该有的压力和伤害,在困难环境中,仍然学习出众、保持乐观。在海外的姥姥也利用各种机会,向全世界曝光中共对妈妈的残酷迫害。

最后,我们三代大法弟子在美国团聚。在大法洪传二十九周年的日子里,回顾我自己成长的经历,想借此送上我心里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无限感恩。

五岁得法

姥姥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九八年初,妈妈也得法了,我自然也跟着妈妈一起得法,那时我五岁多。我常常自豪的对同修们说:师父九二年五月公开传大法,我九二年五月出生,我就是为大法而来的!

得法后,我每天都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到后来就记住了,师父讲上句,我就能接下句。我还和妈妈一起背《洪吟》。大法在我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守心性对我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认为就应该那样做。我肯吃亏,愿意帮助别人,小朋友欺负我,也能乐呵呵的不在乎,周围的小朋友和大人都很喜欢我。我炼打坐,一开始就能双盘。很快就接近一个小时。最后那天只差五分钟就到一个小时的时候,我的腿疼的厉害。我问妈妈怎样才能坚持到一个小时。妈妈说:你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就不停的念不把腿拿下来,结果就突破了一小时。

我小时候体弱多病,经常感冒发烧,还有花粉过敏。每当春暖花开的时候就眼睛红红的,很难受。得法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身体强壮了,偶有消业也很快就好,花粉过敏症也不翼而飞。从小酷爱画画的我可以尽情的到大自然中去,画花、画草、画人、画鸟……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无忧无虑的成长。

迫害开始了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在九九年七二零却遭到了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打压和迫害。我和妈妈也和其他同修一样,用各种方式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

刚开始没有打印好的真相资料,我和妈妈就手写。我们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还师父清白”等等写在不干胶上贴出去。天安门广场、商店、大街小巷、车站、居民楼等等,到处都留下了我和妈妈的足迹;在公交车上,在麦当劳、肯德基或哪家餐厅吃饭,我和妈妈互动着讲,让别人能清楚的听到,这样很自然的就让身边的陌生人了解了真相。爸爸妈妈单位组织外出旅游我们也不忘带上不干胶贴,走哪贴哪,广传真相。

后来有了打印的真相资料,我和妈妈不仅把我们部里机关大院居民楼发了个遍,我们还坐车到远处去发。有电梯的高层楼我和妈妈就坐电梯到顶层,然后一层一层往下走着发。六层小楼,我和妈妈分工,我发最上面两层,妈妈发下面四层。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还是节日假日,甚至是除夕,我和妈妈从不懈怠。后来家里有了打印机,刻录机,我更成了妈妈的帮手,我们制作出的真相资料、真相光盘不仅能满足我俩发放,还能供给一些同修。

妈妈被绑架劳改

在我刚上初中时,妈妈遭到了中共警察的绑架,并被非法劳教。记得那是过年前夕,妈妈去看同事,并出去发真相资料,超过了约定的时间很久还没有回来。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通知了姥姥,姥姥很快打车到我家。我和姥姥、爸爸把家里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以最快的速度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不一会儿,警察就来到家里,果不其然妈妈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警察抄了家,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连衣服柜子也不放过。但是只找到一些我们没有来得及转移的手写的不干胶真相贴。

妈妈先被警察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后来又关到看守所。那一夜,狂风怒吼,寒冷无比。我感到这一天是这个冬天最寒冷的一天。深夜,爸爸被叫到派出所问话,姥姥陪我在家。那一夜,我一直流泪,流泪,直到睡着。醒来后,又继续流泪,流泪,再到睡着。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这样度过的。

一个多月以后,我们接到了对妈妈非法劳改两年的通知单。我知道,自此我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自己管理自己了。虽然还有爸爸和姥姥的照顾,但是我知道他们心里也不好受,我不能再给他们添麻烦了。说来神奇,以前都是妈妈叫我起床,自从妈妈被非法关押后,我自己用闹铃。有时难免忘记上铃,可是闹铃到点就响,我从来没有迟到过。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看护!我还把这事写信告诉了妈妈,以便宽慰妈妈,同时也增强我们的正念。我一年只能见妈妈两次,寒假一次,暑假一次。平时我们只有靠书信交流。我写信汇报我的生活学习情况,妈妈写信教我一些修炼人做人做事的道理。我们通信还有一个目地,就是让那些检查我们来往信件的警察了解法轮功是怎样的一个群体,大法弟子是怎样为人处事的。

坚持

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班主任老师让同学们写入团申请书,班里只一个人没写,那就是我。

班主任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为什么不写?我说:“共产党不好,我妈妈因为坚持真、善、忍,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迫害。”我给老师讲真相,老师听后点点头说:“老师知道了,老师知道了,你妈妈是好人!你妈妈是好人!”自此,老师再也没有因此而找过我。感恩师父慈悲加持,让弟子能讲清真相!让老师能明白真相,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转眼到了中考,我顺利的考取了本校高中部。我们这所学校是当地很好的学校,很多人慕名而来,不惜交不菲的赞助费。老师和同学的家长都说:“你给你妈妈省了好几万啊!”我知道这又是师父的慈悲看护!当时还在被关押劳改的妈妈,担心正处在青春期的我因为被迫害做不好,辜负了师父的教导和期望。我对妈妈说:“放心吧,我是小草,在哪儿都能活。”

高中阶段功课非常紧张,师父时时都加持我、给我智慧。毕业前选择大学专业时,我选择了美术专业。考美术专业的专业加试成绩使我拿到了两所非常好的美术院校的专业合格证,并以超过分数线很多的成绩,被一所非常好的大学录取。

因为大法在我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我坚持听师父的话守心性、肯吃亏、愿意帮助别人,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保持修炼人的乐观情绪。在初中、高中、大学的学习中,我和老师同学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在中共严酷打击法轮功的环境下,我没有被欺负、歧视。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