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做好三件事

更新: 2021年05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八日】回想起这十几年的修炼路程,是师父一路的保护、加持、点化并赐予弟子佛法神通,弟子才能有坚定的正信与正念,风风雨雨走到今天。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只有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学好法,修好自己不负师恩。

一、苦难岁月

我出生在一个国民党官员家庭,从小就目睹和经历着邪党对我家庭的迫害,由于父亲的身份是受管制的,被批斗、挨打是常事。我小学四年级时(一九五五年)父亲被遣返回老家,我们全家人随父亲回到乡下种地干活。我在家里是最小的,我记得母亲经常告诉我们,出门在外不要惹事,如有人骂你时,不要理他们,因为那个骂是一阵风,风一吹就过去了;如果你去和他们理论、争吵,人家会打你,打你一顿那才是实在货,你自己身上痛呀。

母亲的话深深埋在我心里,从小我就不会奉承说好话,不会拐弯抹角,说话就是直来直去,怕惹是非所以总是把话埋在肚子里很少说话,形成了非常内向的性格。我每天除了跟着父母干地里的活儿外,那些洗衣做饭,养鸡喂猪等一切家务事也都是我干,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上过学。

一九五九年底,由于大饥荒,没有吃的,母亲全身浮肿活活饿死了,我和父亲相依为命过着艰难困苦的日子。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家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我家被抄了,所有值点钱的东西全被抢走了,父亲被带上尖尖的帽子游街,每天都会被拉出去批斗挨打,我心疼父亲但又没有办法,只能是更多的干活儿,减轻父亲的负担,更多的体贴照顾好经受打击的父亲,就这样整日在恐惧、无奈中痛苦的煎熬着。

二、喜得大法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长大了成家了,一九七九年随丈夫带着三个女儿来到了北京,進了工厂上班了。最可喜的是我在这里得法了。

那是一九九七年九月的一天,我从公园路过,看到那里有很多早晨出来锻炼的人,有大声喊叫的;有扭来扭去的;还有蹦蹦跳跳的,这些我都不喜欢,我一边看一边走,突然眼前的一个景象吸引了我,那群人个个都静静的,闭着眼睛,做着舒缓优美的动作,当时我的心里一震:我也要炼!

第二天一早我就到了那里,站在他们旁边学着他们的样子比划起来,这时过来一位大姐(象是负责人),她告诉我这个功法叫法轮功,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炼功不到一个月我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特别是那个叫我痛不欲生的颈椎骨质增生,颈椎骨变形引发的头晕、呕吐、双手麻木,头晕时一点不能动,天旋地转;呕吐时胃里的东西吐光了,苦胆水都吐出来。久治不愈的病痛不到一个月,不治而愈,不翼而飞了,真真切切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

三、零记录的四年冤狱

二零零二年我带了大量的“天安门自焚”光盘和真相资料去外地发放,被当地公安绑架,判刑四年。我被送到市里的女子监狱,那里的警察对我说:“只要你写了悔过之类的什么东西,两年你就可以回家。”当时我就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请您放心,我不会给师父给大法抹黑的,我一个字也不会写的!”

四年的冤狱中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从来没有配合过他们,从来没有写过一个字。在狱中我用各种方式证实着法,仅举一例:就说一说吃饭问题,众所周知监狱的饭菜如同猪食,此说法一点不过份,但是还有一些炒菜,可以单买的,我从来不买那些炒菜吃,有警察问我为什么不买炒菜吃?我说:“我不吃炒菜,你看我身体怎么样?挺好吧?!”她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走了。

不仅如此,每天还要强迫干十四个小时的活儿,可是大家都说我白里透红与众不同,我知道因为我有师父,有大法的保护,虽然生活环境条件恶劣,只要心里有师父,有大法,知道我是修炼人,就能从我自身证实与众不同和大法的超常。我牢记师父说的:“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1]

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凭着师父与大法给予我的正念;凭着师父与大法的巨大保障,我做到了四年不签字的零记录,监狱里的那些警察拿我毫无办法,有些警察都很佩服我。

四、女儿们的变化

我的三个女儿从小就都很听话乖巧,她们的任何事情都不用大人操心,在学校她们在班级各个都名列前茅;长大后在工作中也非常优秀。我被绑架后,监狱通知了孩子们,三个女儿心急如焚,她们不辞劳苦,辗转火车、汽车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监狱来看我。

出狱后我住在小女儿家,我悄然做着发资料的事,没有告诉她,直到有一天,拿回来的资料还没有收好,就被她看到了,她什么话也没有说,下班后把她的两个姐姐叫来了,二女儿焦急的说:“妈呀,您知道这几年我们是怎么活过来的吗?我丈夫说‘不能给坐牢的丈母娘当女婿,就和我离婚了’。”她哽咽着继续说:您知道外面装了多少摄像头吗?看我没有说话,她气冲冲的撞上我的房门走了……

我明白了这件事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是师父为了叫我放下儿女情,让我堂堂正正的去做证实大法的事而安排的。在我被关押的四年中,孩子们确实承受了家庭里、邻里间、单位中、社会上等等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我非常理解她们,但我是大法修炼者我要完成我的使命,我要兑现与师父签下的誓约,不能为这儿女情所缠所累,我要把它放下,堂堂正正的去做我该做的事,就这样很快我的心放下了。

我的这个心一放下,她们也转变了,我可以当着她们的面大包小包的拿送资料了。在小女儿家还开了一朵小花,二零零八年我学会了刻录光盘,从那以后我做了大量的光盘,光盘的种类很多,特别是神韵光盘要的量最多,有一位同修每周都能发二、三百张。有时女儿在家,我要做光盘时,她会来到我的房间风趣的说:“这勤劳的小蜜蜂又忙上啦。”我看着她会心的一笑。师父在国外讲法有六本书我没有,同修把打印版刻在盘上给我,大女儿帮我打印并装订好交给我。

这么多年来三个女儿明白了真相,有时还帮我给其他家人讲真相,她们一直支持着我。

五、抓紧时间救人

师父告诉我们“修炼是严肃的”[2]。师父还告诉我们要多学法。我体悟到只有把法学透,从法中归正自己,才能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才能走正走好这修炼的路。

二零零六年我出冤狱回家,一天没耽误,第二天就和同修一起学法,狱中四年的时间学不了法,我要把失去的都弥补上,才能跟上正法進程。在加强大量学法的同时,我又走回发资料救众生的路上来,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1、粘贴真相不干胶

我把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字体大的大张不干胶,贴在公路旁的电线杆上,过往的车辆行人都可以看到;小张的贴在公交车站广告橱窗的不锈钢柱子上,等车和上下车的人都能看到。另外贴的时间也要把握好,早上贴会被清洁工清理掉,中午或下午贴保持时间就会长一些。

还有一些小巧精美的不干胶,我会酌情把它们贴在过街桥的栏杆上,共享单车的车把或大梁上,贴在这里比较明显,骑车的人很容易看到。再就是选择一些人们常歇息停留的地方,总之就是让每一张真相黏贴在不同的地方发挥着它们救人的作用。

2、发大法真相资料

我所发的资料品种多样化,有大册子、小册子、卡片、单张、传单、二维码、光盘、U盘、吊坠等,资料点做什么我就发什么。我先在家把资料按照品种、内容進行搭配,装在资料袋里封好,有时用单面胶把微型磁铁贴在资料袋外面,发放时往防盗门上轻轻一放就沾上了,又快又好;有时用带提手的资料袋就直接挂在住户的门把上;有时把资料卷成卷别在门的把手上。

我基本上是到小区的楼里发放,進楼前先请师父加持弟子,不允许任何人来干扰。我先上到最顶层,从上往下发,发完就走,这么多年来一直很顺利,谢谢师父的保护和加持。

疫情期间各小区封闭進不了楼,但我发现在地铁站口两边、公交车站两边有不少私人自行车和摩托车,每辆车前边都有一个车筐,正好可以放资料。于是我就选择下午两三点出发,把资料放到车筐里,这个时间段过往的行人和车辆都不少,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就想着:师父就在我身边,谁也看不见我。来来往往的人真的谁也不看我。我也根本不看过往的人,就是堂堂正正的发出每一份资料,并和每一辆车沟通着,我小声的对它们说:“车儿呀,你也是生命,你一定要让你的主人把这资料带回家去,他看了就能得救啊!这里也有你的功劳和威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将来会有个好位置。”

这样发放资料的方式要注意经常换地方,不能老在一个地方。

3、面对面发资料

资料点的同修们非常辛苦,他们除了打印资料外,还制作一些精美的挂件,如光盘挂件、小葫芦挂件、端午节挂件等等,这些资料我都是面对面发送,比如,遇到送货的司机,我就会把挂件递给他,并对他说:“你看它有多精美,送给你一个,挂在你的车上真漂亮,你常念上面的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真保你平安,你们出门在外,不就要保个平安吗?”他们都能高兴的接受,同时再送给他两本册子,告诉他:“看看里边的故事,那都是真实的。”他们会接过去一边翻看着册子、一边连声说谢谢!

还有的时候给有缘人讲明了真相,做了三退的,我就会送他一个同修做的“为你而来”的U盘,告诉他这里有很多国内看不到的真相,他们会很欣慰的接受。有一些人看了U盘的反馈信息说:“这里的东西都是真的,现在只有这里讲的话才都是真话。”也有的送给他们护身符、二维码,大多数都能接受并说谢谢!

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明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