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更新: 2021年05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八日】中共病毒爆发,同修们加快了救人的脚步,我也从在家做资料再挤出时间,步入到大街上讲真相救人的洪流中。同时,我也悟到叫醒同修更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有几位同修和我年龄相仿,从常人角度来说:她们都很善良,家庭经济条件都好,愿意帮助有困难的人,很自然成了大家公认的好人。她们多是在大法遭到迫害以前开始修炼大法的,中共迫害大法后,她们在修炼上却是断断续续的,不能主动学法、找同修交流,长期脱离整体。我一直为她们着急,碍于我每天需要工作还得做资料,就没有时间去和她们沟通。

武汉肺炎蔓延全国各地,封城、封社区的,从那时起我也不用去工作了,能出去的时候,上午就到大街上讲真相。自从看了师父在明慧网发表的新经文《理性》以后,叫醒这几位同修的心情更加强烈了,师父看我有这个心,让我很自然的接触上这些同修。

唤醒同修

市社区还没解封的时候,我和Y姐一起在A家附近讲真相,看到一个秀气的女子我就上前和她搭话,讲真相。说了几句话,她就说你是某某某吧,说着把口罩拿了下来,一看是A同修,当时我激动的一股热流从心底涌上头顶高兴的说:“姐好几年不见了,最近想你了,正愁着怎么找你呢?”我直接询问了她学法的情况,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好久没有看大法书了。”我和Y姐一起讲了修大法的重要性,告诉A同修“千万年的等待不要错过机缘”。她说:“是师父不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今天让我遇上你们俩,我真得好好看看书了,可是我病业来的厉害,每次都去医院,这样还咋修呀?”我鼓励她上明慧网,看交流文章,看同修们咋修的,和同修们比学比修,就知道自己咋修了。次日,她到楼下接我進了她家社区,顺利的给电脑从新安装了系统,教会她上网、下载交流文章,并给她带去了明慧网发表的几篇关于祛病业的交流文章。我遇到了和她家比较近、和她熟悉的两位同修,就建议她俩分别到她家和她一起学法,前段时间听说她们一次学两讲,有时出去讲真相。

B有工作,人很纯净,近几年和我住同一个社区,由于我家有生意,晚上都是很晚才能回家,所以不能和她在一起学法。每次见到我,她都表示应该好好学法。我给她的电脑安装了系统,希望她能上明慧网,看交流文章,跟上正法進程。但她依然不主动学法,也不上明慧网,去年身体出现过敏症状,吃药也不管用,我提醒她:“学法吧,只有师父能管你。”她也悟到了,开始学法、炼功了,过敏症状很快就消失了。看了师父的新经文《理性》,也开始着急讲真相救众生了,现在她有时间就多学法,休息就和我们到大街上讲真相,而且还能做到随着众生边走边讲真相,利用工作的便利条件,大量花躲瘟疫真相币,和她之前相比,可以说是勇猛精進了,现在每次见到她都乐呵呵的。

C在以前捐钱为救人买耗材,经常听同修说她讲真相慈悲心大,几个人在一起,她都能劝退,由于家庭矛盾解不开心结,久而久之导致不能学法。我市解封后,她家买卖营业了,我就和Y姐经常给她送真相币,利用这个机会和她沟通劝她学法,并告诉她:同修们都在主动学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别把你落下了,赶快学法,咱们跟师父一起回家。她说还没有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我立刻回家拿经文送给她看。后来帮她买了手机,上明慧网,她现在忙生意,虽然不能保证每天都做三件事,但她知道学法了,遇到有缘人也讲真相。

D是位阿姨,很有气质,心灵手巧,是个有艺术气息的人。后来由于身体病业闯不过去,连续好几年都到南方去过冬,回来也不愿意和当地同修接触,多年脱离整体。去年她一回来,我就把她没看到的新经文,全部下载给她看,和她交流:正法形势已到尾声,不要脱离修炼的环境,珍惜修炼的机缘。几次交流后她悟道了,家里加了几组暖气片,冬天不再去南方了。我就建议她再做资料,她很高兴的答应了,每天能做三件事了。

还有几位同修也渴望学法,但由于各种执着放不下,暂时还没有叫醒,时间不等人,真心为他们惋惜。尤其是E同修,他是在大法遭迫害后得法的,由于发放真相资料,遭到绑架,在监狱被迫害多年,没有被邪恶转化,堂堂正正的走出监狱。回来后,他家也被中共邪党迫害的支离破碎的,为了生活,他开了一个商店。我和Y姐为了叫醒他,多次到他店里买东西,借机和他交流修大法,来新经文了都送去给他看,后来听同修说他和常人结婚了。

其实真正叫醒同修的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是大法的无边法理,我只不过动了动腿,动了动嘴。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受益多多,去掉了很多人心。比方说刚开始接触上她们的时候,她们都很感动,认识到是师父慈悲不落下她们,表示得好好修炼了,可是并没有很快做到。有的几次见到还是没看书;有的不炼功;有的不发正念;有的还总是和常人聚会喝酒;有的还在用微信。那时看到、听到他们修炼还这样懒散,我表面上显得淡定,但心里还是有些着急,不自觉的执着埋怨、恨铁不成钢、求结果的心全暴露出来了,看到她们这样心里就不舒服,我知道不舒服就是和宇宙特性真、善、忍拧劲了,是我有问题了。我开始用法理来修自己,发现是一颗强制改变别人的心导致心里不舒服的,我必须修去它。

从那以后我改变了方式,只是鼓励启发她们做好三件事,不再看重她们的表现了,心态也平和了,逐渐​​的她们也都在好转,真正体会到了帮同修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

邪党政审逼儿离婚不成

去年在七月份的时候,结婚不到一年的儿子,低沉的细声慢语对我说,“妈我可能得离婚了”。我平和的问他:“为什么?”儿子说儿媳考公务员,今年公务员招的多,儿媳能考上,但因为我炼法轮功政审也过不去。还说因为这个他不去考公务员,因为他知道结果,即使他考上了,政审也过不去。

我说:“我炼法轮功只能给你们俩带来福份,只要你们命里有,政审一定能过去的,儿子你想考就考吧。”儿子又说:“你曾经被拘留十五天,在公安局你已经有底案了,一查就能查出来。”我说:“那次被迫害,我也没报名,出来的时候也没签字,就是社区书记带俩个人(我们都认识)到拘留所在非法关押我的房间门口喊我的名字,当时我坐在炕上,马上把身子转过去了,后背对着门口,她喊了几声,看没人答应,就说你不吱声咋出去呀,他们就走了。”“我只是大约在二零零三年的时候,社区书记找过你爸,让你爸看着我别去北京。在这次非法拘留后,社区每年都骚扰大法弟子,最近骚扰的更厉害,但从来没找过我,就是说明社区没有我的名字。”儿子又问我,那时候是不是他们给你照相了。我说:“那时候国保大队长,领着一个人,拿着相机总去给我们照相。”儿子说:“那你就上了他们的黑名单了。”我说:“不会的,我不归他们管,你也不能有离婚的想法。”

那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梦见天空有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小姑娘,在空中盘着腿慢慢的飞,儿子羡慕的仰望着空中的小女孩,然后我领着儿子往前走,快到十字路口了,我和儿子手牵着手突然一起飞了起来,我俩互相瞅了瞅,同时都开心的笑了。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儿子会处理好这件事的,让我别担心,净心做好三件事。

八月初的一天下午,我回到家就看手机上儿子打过来好几个电话,我想他一定有急事,我就给他拨了过去。儿子接到电话就不耐烦的说:“妈你干啥去了,到处都找不到你,吓死我了,我有事要和你商量。”我一听儿子的口气很急躁不理性就说:“那你就不要在电话里说了,回家来说吧。”儿子开车很快就回来了,也不進屋就站在门口带着训斥的口气说:“妈你知道吗?一个炼法轮功的发传单被抓了,法院都开庭了,打好几个电话你不接,可把我吓坏了,现在抓法轮功(学员)可严了,你一个月内能不能不出去发资料了?能不能在家别印东西了?”我笑着说:“儿子,大法弟子被邪党迫害二十多年了,一直都是这样迫害的,妈妈不都走过来了吗?妈妈每天都学好法,发好正念,有师父看着没事的。”儿子还是不依不饶的说:“你不用跟我说这个,你就说行不行吧。”我坚定的说:“我是大法弟子,大疫来临救人是我的使命,谁也别想阻拦。”儿子听完很寒心的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生气的走了。

儿子走后,我情不自禁的一遍一遍的在心里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1]“师父,名、利、情我都不要,一定跟您回家。”越念心里越轻松,杂念全部消失。

但是没能让儿子高兴的走出家门,我很遗憾,生怕儿子对大法产生误解。但又苦于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解开儿子的心结。于是我就和一位我很信赖的同修交流了此事,他说和常人讲救人,离常人的境界太远了,不容易让常人接受,主要还是从常人这个角度讲道理,讲做人要正直,善良,勇敢。揭露中共邪党挑动人整人的恶行,这些可能更好些。并给我举了一些例子,对我启发很大。我找到了误区,心里就像打开了一扇窗户敞亮了。

我想尽快打开儿子的心结,主动和儿子接触,就特意包了饺子,给儿媳打电话说下班不要做饭了,我给他俩送饺子,她说:“行”。等她下班了我就去送,到了他家,没看到儿媳,只见儿子坐在门口生气呢,看到我就说:“你怎么来了?”我说:“给你们送饺子。”儿子起身就说:“我送你回家”。看到这种情况,我就说“行”。

在车上我问儿子是不是他俩生气了,儿子说了:政审到最后一步,就得父母都得签字不炼法轮功。最近我市附近的一个乡镇,有一个人考上了,就因为家里有炼法轮功的,政审的时候给拿下来了。儿子问我能签字吗?我说:“我炼法轮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而且是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就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多了,就迫害不让炼,是共产党错了,它怕好人多。”“签了字我就做了错事,我们做人不可以做违背良心的事,否则一辈子都不安的。反右的时候,几十万人被打成右派,就因为他们有知识、有文化、讲道德,能认清中共邪党假、恶、斗的本性,共产党就要陷害他们,不让他们说真话,家人还被歧视受连累。有的还动员子女和被打成右派的父母划清界限,在大庭广众之下批斗自己的父母,多残忍呀!哪还有人性!现在又利用考公务员、事业编,来迫害炼法轮功的家人,让家里人互相斗,就是人整人,让人对佛法犯罪,是共产党在迫害我们家,只有它解体了,人民才能和和气气的过上好日子。”儿子小声嘟囔一句:“它(中共邪党)一直就这样害人。”我说:“还有你们结婚时在典礼上发了誓约的,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要不离不弃的,你们因为这事离婚,就做了一件最大的错事,违背了誓约。”这时儿子心态平静了,告诉我说他知道怎么做了。

儿子非常成熟,始终护着我,不许儿媳挑我的不是。因为考上公务员工资就高,而且还有五险一金,儿媳不能放弃考公务员。儿子怕我和儿媳产生矛盾,以后不好相处,他也不许我找儿媳谈这件事,劝我要站在儿媳的角度为儿媳着想,不能用修炼人的理去要求儿媳。我知道他不想伤害我,也不想伤害儿媳,中共邪党对我们家的迫害他自己扛着,所以就想到离婚,这样问题就都解决了。

就在前几天,我打电话让儿子帮我干点活,儿媳接的电话,高兴的对我说:“妈,咱家有大好事了,我考试过关了。一会我俩一起去帮你干活。”我也附和说:“姑娘恭喜你,哪天妈妈请你吃饭。”放下电话,我也松了一口气,儿子、儿媳并没有因为我修大法影响他们的事业而对大法有误解,还像以前一样支持我修大法,就在今天儿子又帮我买制作真相资料的耗材回来了。

这一年遇到的突如其来的关难,可以说是一个接一个的,每一个我都把它看成好事,都是来成就我的,是我登天的梯子。学着用神念看问题,无条件的向内找,去掉了好多人心。有了心结,最多两天师父就给我解开了,过后心情越来越轻松,正念越来越足,路越走越宽。更值得庆幸的是师父每天都在看护着我,再难也没有耽误我做三件事。

我就一个心愿:信师信法,努力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个人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