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上法会】信师信法 坚持洪法

更新: 2021年06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六十九岁,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八年了。每年参加法会收获都很大。在此想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得法后身心升华的体验,特别是在师尊的看护下,坚持在达尔文市中心洪法十多年的修炼历程。

一、修大法后性情全变好

我来自土耳其,二零零二年在墨尔本得法,从此开始坚定修炼。

二零零二年,我听说在中国有个团体被中共迫害。我想,如果是遭到中共的迫害,那(团体)一定非常好。于是我开始寻找,发现了一份报纸上的广告:在墨尔本市中心有免费的打坐炼功点。我去了之后,找到一位负责教功的法轮功学员,告诉他自己想学,他说法轮功基于真善忍原则。我立刻回应,这真是太好了。也许是我这一念出来后,师父让我即刻明白,法轮功是一种高层次的功法。

我立即开始学功。过程中,我的手指有刺痛感觉。当时,我已经学了很长时间其它很多打坐的方法,但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强烈的感受,很奇妙,与众不同。于是下决心学炼法轮功,再也不学其它的了。

我开始每星期都去学炼,一位同样来自土耳其的同修给了我宝书《转法轮》和《法轮功》。我读了一遍《转法轮》后,立即不间断的连续读了二十多遍,从此开始发单张并参加洪法和讲真相活动,我也系统的学习师尊在各地的讲法。

修炼前,我脾气非常不好,肚量很小易怒,一点事情都会和别人发生争执或打斗,所以常常处在争斗漩涡中,而且非常容易让负面思维控制我的行为,怨天尤人,经常整夜泡在迪斯科舞厅消磨时光。沉迷于各种消遣活动,花钱如流水。

修炼后,我的性情完全变了。师父帮我把思想业从根本上清理了,我变得宽容,能控制自己的思想,一有坏念头冒出来,我能立即发正念将其清除。我不再想和任何人打架了。

大法给予我超越常人的价值观。我常常检视对于事物的评判和观点是否符合法,做的事情是否符合真善忍,而不是基于世人的自私的想法。

大法教导我,当一件事向错误的方向发展的时候,首先找自己,是否是自己这边有任何不对的地方。是否自己有执著、不好的欲望、人心或者观念导致这些矛盾的发生?当我找到产生矛盾的根源后,尽可能快的清除它们。

通过不断学法,正念在不断增强。如果出现疾病或者魔难,我知道这是在偿还以前欠下的罪业。没有任何事情是偶然的。如果发现任何来自旧势力或邪恶的干扰,我立即发正念铲除。

二、坚持在达尔文市中心洪法

二零零五年我搬到达尔文,常年就我一个学员。期间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在师尊的加持下,坚持到现在。我觉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每天大量的学法。因为工作关系,我有很多时间,我就充分利用这个便利学法。我不断的重复学师尊的各地讲法,所有的著作都从头到尾通读,如此往复。有些段落都能背下来,我感到非常有帮助。从师父的法中,我受到激励,所以从来没有觉的泄气。

我有一个两面立式竖直条幅,一天二十四小时,一星期七天摆放在达尔文市中心购物中心的入口处,这是最繁华热闹的地段,一面是法轮大法简介,一面是法轮图形和五套功法的图示。在马路的对面,有很多政府的办公室和酒店,很多人都能看到这个条幅。通过讲真相,购物中心的工作人员都非常支持我。这个洪法摊位和炼功点我一个人坚持了十多年,目前有另一位同修加入。

我还有一个三米长的介绍大法的横幅,悬挂在我所住的公寓楼的二楼阳台外墙。二零一八年出国前,曾想是否应该把横幅取下来。但我还是决定不取下来。就这样如往常一样挂着。度假回来,横幅和市中心的条幅一样,都完好如初。我深深感恩师尊,这是大法的神迹啊。

我觉的展示功法是向民众介绍大法的最好方式之一。所以只要时间允许,比如在我不用加班或有突发事件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在横幅旁边打坐。通常都是中午最热闹的时候,所以有更多的人能看到我炼功。

每天,在做保安、工作了一夜后,早上我会感到很劳累,困倦,有时候还很饿,常常想放弃打坐,直接回家休息。但我每次都强迫自己去市中心的购物商场入口打坐,我对自己说,现在没有时间懈怠或执著于安逸舒适的生活。然而,每次打坐后,我都感到非常好,浑身充满能量,不再感到困倦或劳累。感激师尊的加持。

在我打坐时,有时人们会坐在我旁边,模仿我的动作,打一会坐,再去上班。有时候,他们会让我教他们动作。这时我会简单介绍大法,大法的主要著作,给他们演示五套功法,最后给他们真相资料便于阅读。

在市中心购物的很多人都会对法轮图形和功法介绍的内容拍照,并询问法轮的涵义以及与希特勒的符号有什么关系,也有些人问什么是法轮大法?我通常会注重介绍法理,修炼人如何受益,还有需要阅读的师尊的著作,以及如何在网上找到教功录像。我尽量避免讲的太高把人推远了,因为师尊说过不能讲太高这方面的法理。

有时,我会在当地户外集市上设立大法真相摊位,给市民发真相传单并征集反迫害的签名。向有缘的人介绍大法,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和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每星期,我都到海滨市集设立大法真相摊位,因为这里游客很多,也是达尔文最大的集市。

我认为这里的一所大学是非常重要的地点,是主流社会的引领文化潮流的地方。每个学期,我都会在每个公告栏张贴介绍大法和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海报,放置足够数量的法轮功真相传单。我也会去校园发真相传单并征签,在校区的不同地方,摆放《明慧特刊》杂志和真相传单。

医院通常都有很多人,也是向社区介绍大法的好地方。我在各大医院发真相传单,在公告栏贴海报,每隔几个月,放置大法的资料。特别是给医生、护士和医院员工发放很多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资料。

三、排除干扰 坚持洪法

某个团体的一些传教的人,经常试图干扰大法真相摊位。他们在我打坐时拿走所有传单和我的桌子,破坏了海报并偷走,然后把这些物品丢弃在收集垃圾的地方,他们经常这样做。我每次都得从垃圾场旁边取回海报,将其清理干净,然后放回商场门口。

那个大的可伸缩条幅,这群人也试图偷走它。有一次,甚至开来一辆小型的起重机试图压坏条幅。我严厉的告诉他们:如果你们破坏条幅,我就起诉你们。

我开始增加发正念的次数,解体这些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当他们再来捣乱的时候,我追着其中一个人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接下来我平静的和他交谈,告诉他我们有自由表达的权利和人权,我做这些都是义务的,就是希望自己受益后也能让其他更多的人受益。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来干扰了。

我知道是师尊阻止了他们。我悟到,我们必须随时都保持强大的正念,并精進实修不怠,因为师尊正法正在突飞猛進的推進着。

我曾去当地的华人社团洪法发单张,给每个桌子放一份杂志,很多人都注视着我,很多华人都拿传单来读,社团的一个负责人也接受了单张。

但随后我就接到很多对方不讲话的来电,我说“你好”,对方也不说话。我知道这是中共在背后想恐吓我。于是我给电话公司打电话,要到了对方的号码,我打回去,告诉对方:“你给我打电话,但是却不说话,我能帮你什么吗?我可以回答你的任何问题。”对方说:“没事、没事。”之后,再也没有此类骚扰电话。从此我再也没有接到威胁电话了。

本地有许多澳洲原住民,他们一开始也试图捣乱,但日子长了,他们对大法非常尊重,对我也很尊敬,有时候,他们会坐在我旁边,模仿我的动作和我一起打坐。

四、感恩师尊看护

我每年都参加澳洲法会,只参加过一次海外的法会,就是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的国际法会,我见到了师尊,亲耳聆听师尊讲法,记忆犹新。其实,师父随时都在看护着弟子。

有一次,我忽然开始流鼻涕,非常严重,我很犹豫打坐的时候怎么办。我横下心,流就流吧,这不是我有问题,我准备了很多面巾纸随身带着。当我开始在购物中心入口炼功时,奇迹般的鼻涕马上就不流了,而且之后再也没有流。我悟到,旧势力试图阻止我打坐,但它们失败了,最后放弃干扰我。

有一天半夜,我的膝盖突然发炎,看起来发红、肿痛,不能自如的弯曲。这显然是旧势力的干扰。因此,我增加了发正念的时间以清除干扰。我通常是走路从家里步行三十分钟去上班,当天我走不动,不得不打车去上班,连续两天后,我的主管坚持要送我去医院,并给我几天病假让我休息,但我拒绝了。

我开始发正念,因为剧烈的疼痛导致我无法单盘。然后我想,也许双盘能行,我忍住剧烈的疼痛把腿双盘上,然后发出非常强大的正念。这时,疼痛开始减轻并停止。真是令人惊喜,我注意到炎症突然消失了,干扰和业力全部消除了。当同事们突然看到我又像以前一样走来走去的时候,都感到非常惊讶。

师尊说:“现在干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都是虫子之类的,细菌乱七八糟,都是这些东西。发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灭成片成片的就灭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这个东西,而且宇宙的层次很多,你灭完了,不一会,时间不长,它又渗透过来,它又来,你再灭。就是不断的这样发正念,要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够明显见效。不要觉的发完正念了,感觉好一阵,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诉你,它们就是用这个办法在耗你,耗你的坚定信念,大家要注意这些事。”[1]

通过几次闯病业关,我深切体会到时刻保持正念和加强发正念的重要。

下面交流一个讲真相过程中得到师尊保护的经历。

有一次,我坐公交大巴去了很远的镇子往居民家中的信箱投放真相传单。我发了整整一个白天和傍晚,直到发完,可是太晚,那个小镇已经没有公交车了,距离从中转站到达尔文的最后一班大巴的时间还有一小时。我觉的我能在一小时内,从灌木丛中的小路上,从小镇走到中转站。但开始走起来之后,就意识到一个小时不可能到达,距离太远了;于是我开始跑,当跑到中转站的时候,看到最后一趟大巴的司机正在和保安聊天,当时大巴已经晚点几分钟了。

我向保安挥手,他也看到我正向大巴跑过来,保安向司机示意有乘客赶来,但大巴径直开走了。后来保安告诉我,他已经通知了司机,但他也不清楚为什么司机不理睬他突然就开走了。

虽然气喘吁吁,但我当时没有生气,保持平静,我想本来就晚了,所以司机才离开了。于是我开始询问其它的返程交通。突然,另外一辆大巴停在我面前,司机对我喊:“快上车,去达尔文的大巴在下一站等你呢。”

的确有一辆去达尔文的大巴在等我,于是当晚我顺利回到了达尔文。我感到,慈悲的师尊在路途上给我设了几道心性关。

五、海外洪法

我曾经回到土耳其,在土耳其第三大城市以及几个五十万人口的城市中洪法,这也是当地民众第一次听闻大法,是一段神奇的经历。

首次利用假期在土耳其洪法,是二零一三年。之前,还从没有当地同修在这个土耳其第三大城市洪法。我感到很失望也觉的很急迫。我在那里住了四个月,发了近四万张法轮功传单。在星期天,我在一个海边的热闹公园的大型咖啡店前炼功,遇到感兴趣的人,我就教功;的确有些真正感兴趣的人阅读了《转法轮》。我把海报贴在公告栏,在集市上设立大法真相摊位,总的来说人们都很接受,对我很友好。

二零一八年,我在土耳其度假三个半月,在几个城市第一次介绍大法,发了大约一万六千张法轮功传单,也展示功法。大多数民众都能接受认可,也有很抵触的,拒绝接受单张,还有人以宗教的理论和我辩论,有时还威胁我。面对这种情况,我每次都是以慈悲应对,着重讲述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而不涉及宗教内容,问题都能和平解决。同时我也持续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干扰。

期间我挨家挨户访问商家,给店主送单张。有一次一家店的老板坚持要给我一块美味的传统糕点,并坚持要我收下,以表达他良好的意愿。

在这些城市首次洪法,是非常激动和开心的经历,现在其中有些城市已经建立了永久的炼功点。

以上是我多年以来洪法和修炼的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