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上法会】修炼上升华 项目中成熟

更新: 2021年06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今天想和大家交流我在媒体项目中的一些修炼心得。

一九九七年,我母亲在中国大陆得法,顺带着我也得法。二零零二年,我和母亲移民来美国和父亲团聚。二零零六年在同修的介绍下我加入新唐人,当时还在上学所以是以义工的形式每个星期固定来台里帮忙。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父亲没有修炼,对我有很高的期待,加上有养家的压力,以及当时台里的经济状况并不是特别好,我从没想过要在电视台做全职工作。不过这并不影响其他同事对我的期盼,总是苦口婆心的劝我早点转做全职。

二零一三年初,我参与的节目协调人告诉我,为了让我留下,她和好几位主管讨论之后帮我争取到有限的全职名额,但前提是要做满三个月的实习生。我回家和父母亲说了情况,母亲一向都很支持我,但父亲非常生气,觉的我在台里做了七年义工没拿过一分钱,转成全职还要再无偿做三个月,工资又不高,不同意我换工作。说实话我心里也有点不高兴,但一想到协调人和主管为了我的事费心费力那么久,尤其是大家期盼的眼神让我始终难以拒绝。虽然和父亲吵了一架,但我还是如愿的加入新唐人成为一名正式员工。

三个月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一想到五月底实习期结束就可以拿工资,幻想着父亲对我的认可,觉的一切很美好。五月法会当天,电视台管理层人事变动,一个星期之后,节目协调人告诉我整个团队解散,她要回去她原来住的国家,我被安排去了一个新的部门,一切从零开始。记得我当时问她,从零开始是什么意思?她说我要在新的部门再做三个月的实习,之前的保证都无效了。

下班后,我平静的离开公司,平静的坐上地铁。我开始盘算离家出走需要带多少钱,多少衣服,要去找哪个同修合住一阵子。我不敢想象如果父亲知道我又要做三个月的实习生,会有多生气。回家看着父母亲的背影,我没有勇气说出口。

一连几天我努力的保持镇定,但眼看月底的日子越来越近,又找不到合适的时间和说词。一直拖到月底那晚,不得不和父母摊牌,父亲的反应不出意外,母亲的反应也不出意外。一个暴跳如雷,一个平静如常。

父亲要我赶紧找新工作,不要再浪费时间,母亲这次让我自己做决定,选择自己要走的路。从那天开始,每天早上出门前和回家后,父亲不停的问我有没有辞职,有没有找新工作。我知道我想在电视台做,但不知道如何说服他。每次谈话的结果就是大吵一架,互相看不顺眼。为了躲避父亲,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早上出门的时间越来越早。平时还好,到了周末我也不敢待在家里,就怕被父亲看见。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和父亲的关系越来越紧张。我请母亲去帮我说服父亲,但她说这是我要过的关,不能回避。

一天深夜回家,我站在门外听见父亲对母亲说:“你看看这孩子,天天象做贼一样,就怕被我抓到。”那个当下,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我恨自己怎么这么没用,连自己的家也不敢回,一点也不像大法弟子,哭着哭着突然有一句话出现在我脑海里:“堂堂正正的修炼”[1],好像一下子给了我勇气,我打开门走進自己的房间,父亲看到我哭得稀里哗啦也被吓了一跳,忘了问我工作的事。

累积的压力和修炼的瓶颈让我身心疲惫,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也睡不着,干脆起来学法。师父说:“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2]

向内找发现自己当初的基点和心态都不纯,加入电视台的部份原因是人情,没有理解和认识到媒体项目在助师正法中的重要性。二是各种执著心,埋怨心、妒嫉心、攀比心、证实自我的心,和我同一时间加入媒体甚至比我晚加入的同事早就拿到工资了,而我还没拿到。当听到和我同一部门的同事,资质和我一样但工资比我高时,妒嫉心又冒出来了。被父亲责骂时,觉的委屈的同时又开始埋怨协调人的不负责。三是怕心和私心,想想每次和父亲的交流,都是以我个人的想法去强加于人,总觉的自己都是对的,没有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在我看来,父亲晚上等我回家是为了抓我的漏,但站在他的角度来看是在等女儿回家,不放心我的安全。当我把每一件事情从我的角度和他的角度交叉对比之后,发现我还不如一个常人,因为他的出发点是为我好,而我的出发点是证实我自己。四是矛盾来了,总想绕着弯走,正念不足学法不深是我的一大漏洞。

既然找到了执著,那就放下心来踏踏实实的修自己。过了几天,我和父亲再次面对面谈话。我怕自己一冲动又乱发脾气,心里一直默念着“真善忍”。谈话结果当然是比之前好,父亲对我多了一份理解,而我对正念正行有了更深的体会。

从二零一三年加入中文新闻部到二零一九年转到另一个部门,父亲一直是我最忠实的观众。每天准时收看新闻不说,还经常给我反馈。每天的新闻都有固定的条数,哪天要是没有听到我的名字或是少了一条,他都会第一时间问我是不是没上班。这些年来,父亲慢慢的从回避我的工作单位到向亲朋好友炫耀新唐人的品牌,向邻居推广新唐人频道,甚至是和朋友讲真相,让我时时体会到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伟大慈悲。

修去安逸心 提高专业技能

在新闻部工作过的同事都知道,每天赶出来的新闻如果能顺利播出,回家基本都是半瘫痪状态。电视新闻不同于平面报纸,从写稿、翻译、审稿、配音、找画面、视频剪辑到输出上传,每一个环节都牵扯大量的人力和精力。

我在中文部从编译做起,每天主编给的选题不定,常常是看当天的新闻热度来找话题。除了平时关注时事议题,保持自我成长不断累积职场竞争力,是每一个新闻人必备的条件,在此想和大家交流一点我的体会。

我的前主管有一次找我谈话,她花了十分钟和我说明希望我能在工作之余接受一项新的挑战,学习一些新的技术。我花了三十分钟和她解释我平时的工作量和时间限制,婉拒她的安排。

结束谈话,她打开门送我出来,就在我暗自庆幸推掉一项重担后,我的先生(同修)正好路过,喊了我主管的名字说,“我太太回家都在看韩剧,你要给她多派一点工作!”当时他说的很大声,办公室前后三排的同事听见后低头猛笑。一股无名之火从我的脚底窜到头顶,我看着他无语。回家后我单方面开始冷战,先生看我没发火,还以为我比以前好,至少守住了心性,但我想的是在他先道歉之前不会和他说话。

第二天主管又找我,让我好好考虑之前的安排。碍于面子,我答应接手,但心里挥之不去的是先生的话让我丢了面子。其实一个人冷战也很累,尤其是对方没意识的情况下,更显得我无理取闹。回家一边做研究一边生气,气到最后实在忍不住去找他讨个说法。

他看我一脸怒火,和我说先一起学法,学完法再谈。等学完法我的气也没那么大了,他开始和我从法理上交流。我承认平时在家会看电视,从一开始的看看别人怎么做新闻到慢慢的变成看韩剧。他说我一句,我总有歪理去回他,说到最后他笑了,我也笑了,找到这么多执著心,还不高兴吗?!

师父告诉我们:“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3]

实修就要提高心性转变观念,用师父的法,修炼的理来约束自己。第三天我主动去找主管,和她道歉并交流了我向内找挖出的执著心,其中最大的是安逸心,不想吃苦不想付出,而且怕自己做不好,降低了在主管心中的好印象。

师父说:“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过程中是你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不是说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4]

主管也和我交流了她在媒体领域工作了二十多年的经验。我们很多人刚加入媒体的时候,并不是新闻专业出身,和常人媒体比,我们已经差了一截。想要达到行业的标准,在工作之余去学习,提高专业技能必不可少。做到世界第一不是喊口号,真的要付出很多的努力才能看到成效。

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每天回家不管多忙一定要花时间分析、研究一条当天主流媒体的报道,从写稿架构到画面呈现,通常一条新闻要看十几遍才能摸索出要领。看得时间久了,也就知道哪家的画面拍的好,什么样的故事能打动人心。主管看到我的改变后,每个星期特别找时间一对一教我写作和做新闻案例分析,帮助我提高的更快。尽管每天的生活和工作都很忙碌,但想到能有这么珍贵的学习机会,除了感谢那位主管的细心培育,更感谢师父的精心安排。

扩大容量 圆容整体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对修炼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能感觉到自己在被推着向前走。刚刚提高一点,马上就又有新的要求,只是提高的速度总是赶不上要求。

从二零一七年起,电视台开始大力发展英语新唐人。二零一九年,我从中文部被调到英文部。一切又是从零开始,但这次不是工资变零,而是从新做起。三个月后,因团队人员的调动,主管找到我让我接手一档新闻。虽然有在中文部的工作经验,但在还没完全熟悉环境的情况下,我不确定自己能否胜任。在和主管商量的时候,我本能的又想推托,但话到了嘴边变成了“那我来试试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可能是我明白的那面知道责任重大。

新的环境、新的团队、新的同事、新的挑战,连每天出的错也都是新的,没有范例可循。在中文团队累积的新闻直播经验,让我很快上手,同时也面临一个管理的问题。但在管理之前,其实是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以前自己单枪匹马的做新闻,能保证不出错。现在做了制作人,要对整档新闻所有出现的问题负责。记者上传新闻格式出错,主播在播出的空当吃巧克力,配音念错了字,图编找错了画面等等,以前和我没关系的事现在都归属我的责任范围。如果哪天碰上有成员突然请假,或是某个环节有突发情况,那瞬间要变成万能胶去补漏。

有一次有个同修问我,怎么很少看到我生气或是发火。我和她说有时候也想发火,但眼看着快要直播了也没时间发火,等新闻顺利播出后,火也没了。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5],遇到问题首先想想是什么触动了我的心,又有什么执著心翻出来了。概括的说,团队的运作,管理的好坏,都是我们自己修炼状态的体现,唯有在修炼中不断精進,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今年是我加入新唐人的第15年,一路走来有太多的回忆和感想。感谢师父给予弟子参与媒体工作的机会,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成就师父要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弟子的誓约。

谢谢尊敬的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