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上法会】遵师命 走正道

更新: 2021年06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二零二零年夏天,正当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的时候,我开始在纽约州立大学一所分校读公共管理专业的研究生。我和同修们交流入学以来至今的一些修炼体会。

一、坚定正念 揭露中共在美国大学里的渗透

一次,我在学校公告栏里看到校内孔子学院的通知,才知道这里有个邪党设置的外宣机构。孔子学院执行中共对外進行邪党的宣传和文化渗透的任务,目前已经遭到很多地方的抵制。我快速浏览了一下通知,说孔子学院将邀请佛教的某某法师来介绍中国传统文化,这个法师通晓道家佛家儒家以及各种玄学理论。

我想起师父讲的:“再加上有许多和尚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解释佛经,什么王母娘娘经跑到庙里去了,不是佛教经典中的东西都跑庙里去了,弄的乱七八糟,现在很乱。”[1]

这位所谓的法师既然是佛教中的和尚,怎么还会儒家的东西,玄学的东西呢?这不是在破坏中华传统文化吗?于是我想到写一篇政策建议给大学管理层,说明孔子学院的中共外宣背景,向校长建议撤销孔子学院。转念一想,中共的孔子学院一般是通过向学校提供大量金钱,换取立足于大学校园的机会,学校的领导会不会听我的意见呢?还有我是一位新入学的学生,会不会受到孔子学院的打击报复呢?这时我想到了师父的一段讲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2]。

对照法理,想到中共的这个宣传机构是在输出党文化,用谎言在毒害人。如今让我看到了,如果我不能够说一句实话把这个真相告诉学校,告诉更多的教职员工和学生,我不是在隐瞒这个真相,从而纵容邪恶害人吗?于是决定起草这个政策备忘录。

经过搜索研究发现,纽约州是全美国孔子学院最多的州,多达十个,其中超过半数分布在州立大学校园。这从一个层面可以看出中共对纽约州的渗透力度,又勾起一丝做这件事会不会对我学习生活产生不利影响的担心。

经过大概一个月的准备,我收集了关于孔子学院是中共大外宣机构的研究论文和一些相关的研究报告,结合自己刚刚在公共管理课程学到的写作政策备忘录的知识和技巧,撰写出一篇撤销大学内孔子学院的政策建议备忘录。这个备忘录里边用实例说明孔子学院是中共的宣传机构,揭露了中共破坏中国传统文化、迫害中国人的邪恶本质,以及中共最近的打压香港民主人士和长期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更重要的是,有关研究结果表明,孔子学院在实际执行中共侵犯言论、信仰自由的政策。

在写作备忘录过程中,我和当地同修充分交流,大家都一致认为这份文件很有意义,对解体中共邪灵在当地的谎言宣传和渗透很有意义,很多学员开始协助发正念解体孔子学院背后的邪灵因素。

大约在十月中,我将建议撤销孔子学院的政策备忘录发送给校长。电子邮件发送之后那个周末,我的身体就出现很严重的消业状态,咳嗽很厉害,我很少遇到这种情况。然后到星期一,突然学校研究生招生办公室发来电子邮件,要求我提交本科学士学位资格证明,说我前面提交的证明材料不充分,而且限定在两个星期之内把补充材料交齐,否则将取消我的学籍。

看到招生办公室的电子邮件,我的心突然怦怦的跳,那种怕的物质一下子上来了。我怕失去学籍,怕已经上了近两个月的课、那个付出和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更怕拿不到本科学士学位证明,因为学位是在中国大陆一个大学获得的,目前在大陆这种对大法修炼人迫害情况下不确定能否顺利拿到。但是我很快就悟到这是一个假相,是这个怕心被旧势力利用了制造的假相。我的一切是师父安排的,师父在管,旧势力不配参与,不配来考验。我立即发出强大正念,解体一切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然后我的心渐渐的平复下来,但是那个消业的状态还是有。

晚上我在参加集体学法的时候与同修交流这件事,意外的发现,还有两位同修也出现类似的消业状态。大家通过交流悟到,这是对我们整体的清理孔子学院背后邪恶因素努力的一种干扰。学员交流后决定,坚定整体发正念,合力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第二天我给招生办公室打电话,询问具体需要什么补充材料。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跟我说,前面提交的材料怎么怎么有缺陷,需要再提供一个更有力的证明材料。她的说法突然让我想起许多年前刚到美国,一家机构曾经帮忙联系过我本科就读的大学,他们可能会有我需要补充的材料。再一查询,果真有。我当时预订了这个材料,然后,通知招生办公室说这个材料会很快直接寄到办公室。感谢师父的安排和加持!我更加密集的针对此事发正念,很快身体的不正常状态消失了,所需的证明材料也如约寄达。

一个星期以后,我接到某学院院长的一封邮件,说他受校长委托来答复我关于孔子学院的那封信。他信中没有提到我信件谈的任何内容和要求,只是象征性的重复了一遍孔院办学内容和规范,坚持这些东西符合学校一贯遵循的标准。我能够感受到,邪恶因素已经被清理很多了。

我给这位院长回了一封信,提醒他注意中共是一个压制民主、压制言论思想自由的极权体制,需要保持警惕,中共正在利用孔院实施歪曲历史、传播中共邪恶思想以及迫害人权的计划。

此后,虽然没有再看到学校管理层给我来信,孔院的活动倒是大幅减少了。今年春季学期,没有发现孔院举办任何活动。我清醒的意识到,揭露邪恶、讲真相的路还没有走完。只有大法能指导我们走正这条路。

二、在州政府实习工作中证实大法的美好

今年一月,学校转发了纽约州政府州务部一个政策研究助理实习生职位招聘广告。我随即提交了简历和自荐信,很快收到面试通知,没想到面试一个星期后就发来聘用信。当时还在等另外一个高级研究助理实习机会,因为那个职位有较多的报酬,有些拿不定是不是马上接受州政府这个职位聘书,州务部那边却一连来两封信催答复。我想,还是顺其自然吧,最后答应了。

从二月开始,一边上课一边兼职为州务部做研究助理。虽然现在的政府部门工作大部份转移到网上办公,但是工作内容及时间一点没有少,参加网上会议,与其它部门邮件沟通与电话联系,写工作报告等等,事情还是挺多。这样一来,为了保证工作和上课学习安排,只能不断减少睡眠时间,晚上熬夜次数越来越多,多年来修炼中保持的早起炼功不得不调整。此外,五套功法经常要分成几次炼完。

师父讲:“我们搞个科研项目,领导交给什么任务,完成什么工作,我们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1]按照大法的要求,几乎每次我都及时并优质的完成主管交待的任务,有时甚至提出新颖有效的方案,得到主管的肯定。主管不只是将一份重要报告的起草工作委托给我,还让我加入一个政府招标项目投标书审阅小组。

三个月实习期结束时,主管询问我能否再延长三个月在这里工作。我知道,之所以可以这样,是修炼大法让我开智开慧,同时还让我精力充沛,有着超常的体力完成工作,赢得主管的信任。实习期间,我常常有机会向主管和其他同事介绍大法真相,分享修炼的美好体会和发生在中国的邪恶迫害。

一次在讨论纽约州移民政策的一个会议上,我介绍了一位在美国读书的中国留学生,他的父母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去年在中国被中共绑架迫害,导致他无法联系上父母和失去生活经济来源。会议后,我分享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对这位学生的报导视频给同事,产生极大的正面效果。

今年四月份在几位同修的协助下,我制作了一段展示“真善忍美展”的视频,并征得一位大法弟子演奏者同意,配上其内涵深厚能量极强的二胡背景音乐。这段视频作为我参加学校学生年度会议的作品,在学校官网上发表。会议举办期间,我及时的将“真善忍美展”链接分享给同事和主管,让他们能够通过网络欣赏到大法弟子创作的洪扬大法和揭露邪恶迫害的美术作品及二胡演奏乐曲。包括主管在内,看过美展的同事全部发讯息给我,由衷的赞叹美术和音乐作品美丽动人,里面的故事震撼人心!主管还主动提出,这样好的作品,应该让更多同事都知道,都来欣赏。

四月底经由别人介绍,我发现一篇医学研究报告,内容是修炼法轮功对预防治疗中共病毒感染有很大的益处,于是用电子邮件形式转发给一些同事,推荐他们读一读。这次我的同事反应非常迅速,他们马上在群组里转发推荐这个报告给更多的人。不仅如此,几位同事立刻给我回信,表达希望能够马上开始学炼法轮功。其中一位同事主动在网上搜索到教功录像,然后约了另外两位同事,到他们住所附近的公园,自己跟着教功录像炼功。

三、在坚持背法中体会到心性升华

去年十月开始,由于学业繁重,时间安排上有冲突,我改变了以前学法的方式,由参加集体学法改为个人背《转法轮》。因为经常晚上很晚才睡,早上起来的时间也就没有规律。但是不管什么时候起来,我保证炼完功再背一到两个小时的《转法轮》。背法过程中我不追求背的数量而是将每一个字,包括标点符号都牢牢的记在心里,能够在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来。有时候我一次能够背一页多,有时候只能背一小段。

我发现背法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心性的过程,是在不断的溶入法中,被师父点悟和加持的过程。几乎每次背法都能够悟到一些新的法理,而且常常伴随着意识到自己哪方面有更多的执著心,以及修去它的过程中的喜悦。背法中还能够体会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和洪大法力,常常是一边背法,一边发现身上的不好的东西在快速往下消,被师父拿掉。

坚持背法以来,发现自己在平时日常生活中能够更加自觉的碰到问题向内找,修心性。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我察觉到自己隐藏很深的对父亲的怨恨心。我在中国大陆长大,成长过程中记忆最清晰的就是父亲对我和母亲的打骂和苛求。母亲和我修炼大法以后,父亲多次干扰和阻碍,尤其是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弟子以后,父亲曾经逼迫我和母亲放弃大法修炼。

在我被邪党非法关押期间,母亲过世。母亲的离世在我心里留下了厚厚的阴影,我把母亲的遭遇一部份的责任归为是父亲的干扰,因此对父亲产生了很深的怨恨心。即使在海外生活很多年后,潜意识里仍然排斥父亲,不愿过多过问他的事情。最近几年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每次我与他通电话,也是缺少慈悲心灌输式的在跟他讲真相,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他能够认同大法,从中受益,但是收效甚微。

今年初,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的家人给我发信,说父亲帕金森病严重影响到他的日常生活了,问我能不能找找在美国有没有更好的治疗的药物。我和以往一样只是简单的回复说:我会找的,但是又加上一句,只有念九字真言才是最特效的。以前我这样答复在大陆的亲人,从来没有觉的不对劲过,而且我也从来没有认真的帮忙去找过药。在我心目中,有一种抱怨:大法是最好的,九字真言才能有特效,你还求什么药啊?你就是不愿意听我的,你就愿意相信邪党的,那你就随邪党去吧。——这次话出口以后,我开始觉的有点不对劲了:这个话都没有一点慈悲心啊!就算是一个我素不相识的常人,他向我请求帮忙找药,我也不能这样答复他呀?!

师父说:“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对照师父这段讲法,突然发现我前面那样的话和态度不只是没有慈悲心,还有怨恨心和保护自己的私心。我慢慢回忆过去父亲的表现,其实父亲根本就不是反对大法,有一次他还跟我说“真善忍是好啊”。作为一个常人,他只是担心受到邪党的迫害,有时候表现得不那么正,那是自保的表现。在没有外来因素干扰的情况下,他是一个保持善良本性的值得尊敬的可贵生命。我很懊悔这么多年来被怨恨心和观念障碍,影响了给父亲讲真相,拖延让父亲真正的明白大法真相而得救。同时更感恩师父用法理启悟了我的本性,让我看清了怨恨、自私和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假我。背法的过程就是在剥离假我、找到真我的过程。

四、结语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无比荣幸能够在大法洪传时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兑现自己在史前立下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誓约。万分珍惜师父用巨大付出换来的成就弟子的每一天,包括我今天能够重新回到大学校园上学。

今年二月十一日,中国大年除夕清晨,在梦里面,与许多大法弟子一起拜见师父。师父走近时,问我,“我有一个东西想教给你,你愿意跟我学吗?”我毫不犹豫,在无限感恩中答道,“愿意!”是啊,这就是真我的本愿,成就师父所要的!

感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