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上法会】守候香港真相点 披荆斩棘救人忙(中)

更新: 2021年06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七日】(接上文

制止食环署人员抢劫真相展板

二零一三年四月,强盗没赶走,土匪又来抢劫。食环署在梁姓特首的授意下,成立了一个特遣队,专抢我们的横幅和展板。全香港十多个点,一遍一遍轮着抢,所到之处,象土匪一般,连同警察十几人,一到就抢,不说不听,快则几秒慢则几分钟,抢了就开车走人,半年之内就抢了一千多块展板,两百多条横幅。抢了几年,给我们造成损失巨大。

所有真相点的同修真是压力非常沉重,又要防“青X会”人员恶意破坏,又要防食环署人员抢劫。同修阻止他们抢劫,警察出面抓捕,以阻差办公告上法庭。想起这些情况,吃睡不宁;白天在景点,晚上很多时候彻夜难眠,有时难得睡一会,都在发正念灭邪恶,从梦中惊醒,手还在立掌,心头像压着大石一般,神经绷的紧紧的。

我们长期在真相点的同修一直配合的很好,所以损失不大;但另外很多真相点因为人手不足,损失惨重。二零一三年九月暑假结束,因缆车维修,游客不多,趁维修期间每个点去看看,哪里需要帮手就去哪。维港半山景点人手不够,我去了三次,都碰上食环署抢劫,我一手拿着录像机对着他们,一手按住展板阻止抢劫,并大声讲真相,以引起游客注意。他们就小声跟我说“拿少点,意思意思”,我大声说“不行。”他们抢了半年还不停止,还要继续犯罪,有人在后面抢了一块小展板,赶快上车,我拿着录像机追。几次都这样。

后来去旺角,我看到那么大个场,那么多展板,只有一个同修长期坚持,还有一个新同修不定时来一会,食环署人员一来,四、五十块展板全部抢走,一次又一次。了解情况后我很心痛。在香港抢的是我们救人的法器,在中国大陆抓的是救人的同修。

我决定守护在旺角点,晚上和我们点同修交流,她们都支持我。因我们点同修互相配合,正念正行,青X会在我们点占不到任何便宜,一年后自动消失。

二零一三年九月开始,我就天天去那里。几天后,食环署人员又来了,这次就从我背后抢了两块展板就走。我拿着手机在后面追,边追边讲,追了几条马路。他们逃上车,用手用帽子挡着脸,不让我照。追了几次都这样,我就知道邪不胜正,他们非常害怕曝光。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号不到六点,有位男士很认真的在看展板,我过去讲真相、送《九评》促三退,一概接受,另一同修发正念,新同修守着录像机。这时我突然听到急促杂乱的脚步声,就立即走到展板中间一看,发现食环署连同警察从录像看不到的角落,冲到中间,象小偷一样,把一块揭露他们抢劫真相点的展板装進黑胶袋。

我大喊一声“谁敢抢我们东西”,便冲过去撕开袋子、抱住展板,还没来的及拿出来,两男一女三个警察就把我整个人拎起来,食环署人员抢过我手上的展板,再去抢铁架上的展板,我情急之下大声喊:“抢东西!抢东西!”警察马上放手,我冲到铁架前,拍着展板,指着这帮食环署人员大声喊:“今天谁敢动就跟你们拼命!”

话一出,土匪就呆着不敢动了,警察马上在我耳边小声说:“阿姐,冷静点听我说。”我大声说:“不听。我们在申冤,已抢了我们半年了,还抢!”还有位同修在另一边大声喊:“抢东西!”新同修查食环署头目的证件。虽人数悬殊,他们有十多个,我们只有三个人,正念正行配合的非常好,周围看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不断照相。他们最怕曝光,再一看形势对他们不利,就开溜。

他们在前面逃,我和另一同修在后面追,想把我们的展板追回来,可警察死死阻拦,到没人的地方,还把另一同修按在路边铁栏上,同修的手又青又肿,皮都磨掉了。其实在这过程中,邪恶在另外空间也在迫害我本体,我每喊一次,胃和腰象刀插似的痛,痛得我不能站立,我怕随时都会倒地,但内心非常清楚,心中强烈的一念:用生命保护救人的法器,决不能让土匪抢走。情急之下忘了求师父加持,完全用了人念,所以虽尽了力,还是被抢走了一块大展板,心痛了很久。

慈悲的师父看到我们护师护法的决心,一直加持我们,正好这个过程被常人照下来放在社交媒体网上,常人的报纸和大纪元都转载了,结果从此这些人再不敢到旺角真相点抢劫,另外的真相点也消停了几个月,他们只是照相不再抢。

抢劫第二天起,又是跟旺角点警察讲真相的开始,不能再让他们跟土匪狼狈为奸,破坏我们讲真相。几天下来,和警察讲真相的效果很好。

给警察和食环署人员讲真相

二零一五年底,“青X会”消失两年后又卷土重来,食环署不法人员抢劫更疯狂,抢不走就割烂横幅,我们报警,警察说属于刑毁案,但一个月后,知道我们没有照下食环署当时的非法行为,以没有证据为由,不予立案。

二零一六年二月底,为消灭犯罪证据,食环署和警察各十多人、共二十几人,乘我一人之时,一起抢劫之前被割烂的横幅。我分身乏术、为了保护两条价值一千五百元的新横幅,只能看着几个大男人几秒钟之内抢走另一边绑在一起的四条横幅(其中一条是之前他们割烂的),上车逃走;我追不到他们,就转头去警署报案、投诉。

我要求见指挥官,值班警察因为心虚理亏,百般推诿,我等了一小时没人理我,我打电话叫同修拿横幅到警署门口和平抗议,打完电话,指挥官马上见我。警察流动性很大,都是生面孔,我心想又得智慧讲真相了。

于是我就从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说起,讲述我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受益后,带两个孩子去北京为大法师父澄清事实,回家乡后,家人遭到株连迫害,八年内父母、舅舅至亲三人被直接或间接迫害而离世。因中共的邪恶打压,作为儿女却不能回去看最后一眼,送最后一程。我舅舅的女儿因不放弃修炼,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受到非人的迫害。我们昔日一起修大法、炼功的朋友被迫害的家散人亡。

我们冤沉海底,这横幅就是我们控诉中共邪党的诉状,希望善良人了解真相,远离恶魔。而“青X会”就是中共雇用来破坏大法声誉的帮凶,在街头散播谎言,宣扬暴力。作为皇家警察,你们却袖手旁观,不去惩恶扬善,却助纣为虐。

说到伤心之处,我忍不住落泪,警察也动容,不停的给我递水递纸巾。我们真相点的同修都来到警署,有的在门口挂横幅、发正念,有的陪我一起讲真相。从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五点,在场的警察都态度大转变,作出公正处理。没多久,明白真相的警察、警司很快都高升,原来有病的就健康荣休。

我也意识到,没有偶然的事,是有缘人等着我们救度,特别是食环署人员也是被邪恶利用来迫害我们的,我们却只是指责和怨愤,所以恶性循环越抢越烈。

悟到后,我们就开始行动,寄真相信、打电话,他们每星期一次来真相点,见面,我就善意讲真相;他们慢慢的就变了,抢的次数和数量越来越少了(包括所有的真相点);海外同修也不停打电话讲真相,食环署人员一批明白真相换一批,换一批又继续讲,和食环署官司一直在打,这几年他们没再抢。

最近这几个月,邪恶雇凶大肆破坏真相点横幅和展板;砸烂大纪元印刷厂;邪党喉舌谎言污蔑,对大纪元记者暴力袭击,制造红色恐怖气氛,但我们不会退缩。

清理邪恶的害人假道具

二零一七年十月是邪恶诽谤大法毒害众生最恶毒时期的开始,“青X会”人员在香港几个地方,我们真相点旁边,摆放污蔑法轮功的假道具。

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他们来我们真相点,我即时报警,警察一批又一批过来调查、取证,我强烈要求警察叫恶人马上撤走,因为在另外地方已摆放假道具半年之久,而且在铜锣湾恶人还逼迫警方对我们同修粗暴拉扯倒地,引起各方关注,却迟迟没有清理害人的垃圾,以至纵容邪恶越摆越多,到我们这里是第五个。

因人手不够,我在真相平台发出信息,各点有几个正念正行的同修马上过来声援,我们一直和现场的警察讲真相,我要求见我区警署的最高指挥官;有以前讲真相的基础,明白真相的警察都很尊重我们。所以一提到以前的事,有的说:难得你们那么善良,处处能为我们着想,今天就在这陪你们。还教我们用什么方法去对付恶人。

虽然层层上报,但一时也不知如何处理,我就和每一个见面的警察说,保护市民安危本来就是你们的责任,你们不做我做。我们就用几层横幅把邪恶假道具挡住,恶人就报警,广场集中了很多警察,两边摆满了警车。

因为邪恶打着大法横幅摆的假道具,很多市民误以为是我们摆的,有的骂人,有的报警。我和几个同修一刻不停的和路人解释,和警察讲真相。四日下午,警署指挥官带着一批警察来了,对“青X会”人员说:你们的行为已引起另一方情绪不安,必须马上拆除!

“青X会”人员不甘的说:“我们在另外地方都可摆,为什么这里要拆。”我马上接着说:“另外地方不属这管,但在这一定要拆!”他们说要我们把所有横幅、展板全部拆掉,他们才拆。我说:“我们在这已十多年,叫人修心向善,远离灾难。你们却在这街头宣传暴力,污蔑攻击他人,助纣为虐、毒害民众,一定要拆!” “青X会”几个负责人都来了,我们强烈要求一定要拆,他们说今天拆一个,明天摆两个。我说:你们摆两个,我挡你两个。

五日他们来了一大帮,真的用车拉一堆垃圾,摆两个。我们就用横幅把垃圾全部包围,扩大场地,引起市民关注,很多人报警,又换了个指挥官来了,他非常生气,命令他们马上拆除!他们无可奈何拆了以后僵持着,有人说搬到对面去,他们就马上搬到那,撤掉摆放污蔑大法的邪旗,摆上了假道具。

同修们就冲过去用真相旗挡住,因为在马路边,贴着过往的车辆很危险,指挥官怕出事叫我们马上撤离,但同修们坚持不走,到铁栏里面贴着邪恶的假道具挡住。那警察立即下令拆除我们所有横幅展板,连人一起送警署处理。

这时明白真相的警察就过来跟我说:我们头真发火了,你们贴着他们的物品,若不小心碰到,又告你们刑毁,那我们只能得罪你们了,现在撤离,下步我们来处理。我权衡当时的情况,若和警察拧劲,就会把他们推向对立面,我们的使命是救人。我叫同修们先回来,再和警察讲真相,另外的同修炼功、发正念。

由于整个形势的变化,及黑白两道对我们的打压,四、五个地方天天摆放,我们每天都和各部门讲真相,希望尽快处理害人垃圾。但已不是单一的问题。我只能向电话平台求助,从总负责同修到电话组,知道情况后都很重视,抽出人员专门针对这件事打电话讲真相,发正念。在全球同修们的帮助下,终于在六月二十一日,邪恶垃圾一起消失。

直至去年底,在全港同修整体长时间发正念后,“青X会”终于彻底消失。

在这长达八年的正邪大战中,长期在真相点的同修都非常的了不起,有的正念正行制止邪恶,有的出钱出力,自制各种护法救人的法器,有的放下自我放下生死,守候真相点讲真相。

(待续)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