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苦当成乐 学法去执着

更新: 2021年06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走進修炼已有二十年,从小跟着爸妈一起学法炼功,毕业后有幸進入媒体工作,以下是我这一年多来的修炼心得:

一、转变思想否定旧势力安排

去年三月开始,中共病毒袭击到美国,使美国地方政府也开始使用“半封城”的政策,一瞬间,纽约犹如死城,除了我们媒体人员依然上班外,路上几乎不见人影,于是安排给我的第一个考验来临。

由于“半封城”,公司没有规定大家都要到台里上班,待在家也行,但我知道自己在家是非常没有自制力的人,这让我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到公司工作。由于路上行人稀少,无家可归的游民越发突出,平常也没特别把他们当回事,但那阵子却觉的好象走到哪里都是他们的身影,有些甚至行为怪异,使我不自觉害怕起来。

有一天的早上去公司的途中,一个怪异的人挡住我的路不让我过,甚至拿手上的东西往我这里丢;而当天晚上在等公车的时候,还碰到奇怪的人做着奇怪的事,一天内发生两件事让这颗害怕的执着心达到最高点,心里想着:“反正台里也没规定大家一定要到公司工作,要不我还是待在家吧?”恐惧的心情在我不断向内找后,突然一个念头冒出:“不对啊!都知道自己没办法在家工作,这不就是旧势力安排要我越来越放松吗?在台里还能跟着大家一起工作、学法和炼功,难道师父会希望我因为一颗怕心而松懈吗?这绝不会是师父安排的路!是旧势力!”以前对“旧势力的安排”这件事懵懵懂懂,也不知道怎么否定,而这一次好象突然能明白了旧势力的安排能有多么细致,细微到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只要不对了,就是承认了它们的安排,甚至跟着它们的安排走了。

也在那时候刚好读到了这段法:“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相由心生,那个事就越麻烦。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1]师父还说:“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1]“半神文化是有内涵的,相由心生也有这一层意思。因为人在社会环境中有自己的一个范围,自己的情绪会影响自己的事。”[1]

读到这段时感到震惊,一直不放的怕心而导致周围的空间场发生了变化,都是因为自己的心不正,而使自己的情绪与周遭环境跟着被带动。从那时起加强自己的正念,走路时也不听流行乐,只听神韵交响乐,甚至在搭车时也抓紧时间多学法。

一直持续到四月,内心的害怕是淡了一些,但知道没有完全放下,走在路上依然能遇到很多其他同修都不会遇到的怪人,有对着我咆哮的,甚至还有跟我要钱时撞我的,一次一次累积着我对他们的厌恶,从刚开始的害怕到最后转为又怕又恨,觉的这些人就是仗着自己有政府养,好吃懒做就算了,还在路上乱吓人等等,负面情绪越来越多,而自己越负面,就更容易遇到这些别人都遇不到的事。

某一天晚上,当我想着隔天又是一个工作天,去公司的路上又是那条特别多怪人的路时,恐惧再次攀升到我手脚发慌的程度,也在那个当下马上决定学法,不应该任由害怕的情绪困住自己。打开《洪吟》,读到《圆满功成》:“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2]。看到倒数第二句时内心产生了疑惑,“慈悲看世界”怎么在遇到这些事情后还能慈悲看世界呢?于是我再重新读了一遍,仅只读了第一句“修去名利情”的那一刹那豁然开朗,啊!就是要修去名利情啊!我开始向内找,在这件事中是否触动到了自己对“名利情”的执着?在自己的观念里,觉的他们就是懒散的废人,而自己每天勤勤恳恳的工作,我看不起他们,我对我的人生负责多了,这是“名”,同时也是“显示心”;我觉的他们好吃懒做,大家辛苦赚钱工作还要养他们,他们根本占用社会资源,这是“利”,也是“妒嫉心”;而以上种种的害怕、气恨、难过、失望又全部都是“情”。

想到这里,身上承载的重量突然轻了一半,虽然不是完全不怕了,但好象更可以明白怎么转换自己的想法。隔天在去公司的路上不断的背着师父的这段法:“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3]背的时候正念越来越强,是啊!到底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而在背第一句“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3]时也让我想到一个故事,在三月初我跟几个同修一起在外头散步,有一位西人女士在对街看着我们,等我们穿过马路经过她身边时,她叫住了我们,说:“你们从哪里来的?我看到你们身上有很强的能量。”想起这件事时内心激动不已,是师父那时就安排好的,就是要提早告诉我甚至鼓励我,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都是这浊世的金光,一切都不必害怕,只要我做好三件事,师父的法身都看着。

二、修去嫉妒心

害怕游民与怪异的人这件事暂时告了一段落,五月开始,紧接而来的是另一个心性关。因为疫情的关系,为了避免常人不理解我们,台里都会要大家在搭电梯时戴口罩,也希望下班之后没事的人可以早一点回家。只是一次次的看着很多同修不管不顾,想干嘛就干嘛,甚至在别人提醒的时候还露出一副“你也太无聊了”的表情,内心的愤怒逐渐升高:我们都知道大法弟子不会有事,但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好好配合呢?

其实边生气的同时也非常懊恼,自己为什么就忍不了呢?到底是要我向内找什么呢?跟其他同修们交流这件事时,其中一个同修提到:“嫉恶如仇,它就用了‘嫉’字,对于恶或不好的行为看不顺眼,不顺眼就是一种嫉妒心。”是啊!就是嫉妒心!嫉妒别人为什么可以为所欲为,自己却必须乖乖配合,与此同时又在学法时看到师父说:“有嫉妒心的人看不起别人”[4],好象又再更進一步的认识,除了有嫉妒心,自己竟然还看不起别人!而看不起别人其实就是觉的自己比别人好,也是一颗显示心!弯弯绕绕还是这两颗心绊住我最深。

到了六月,美国出现了一些暴力运动。因为自己在美妆频道这个项目工作,本来也不觉的这个运动跟我们有关系,这时才发现美国的年轻人早就被这些极左思想荼毒的不象话,所有网红,所有美妆品牌都要在社交平台上做宣示,说自己支持这个运动,如果不表态,就会有一群人疯狂的、没完没了的攻击你、批斗你。当然我们的频道不会做这些表态,于是我们成为被攻击的一大对象,尤其自己是社交平台的小编,首当其冲的成了最直接、最第一时间接触到这些负面讯息的人。我的情绪一度崩溃,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时真的觉的自己象是经历了一场美国版文革。

同时我开始思考,那“忍”到底是什么呢?我怎么遇到事情就忍不下来,就觉的气恨、委屈了呢?也在那时学到了这段法,师父说,“其实你连一般的忍都没做到。你自己坐那想能忍,那什么都不是,那是空想。”[5]

师父的法“其实你连一般的忍都没做到”[5],重重击在我的脑海里,我自以为是的“忍”根本什么也不是,完全没做到忍。我开始回想韩信的故事,才发现韩信在被流氓挑衅时的第一个反应是“我砍你脑袋干啥?”一个人要真的不动心不在意才可以发自内心说出这句话啊!因为这件事在他心上根本构不成一个问题。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原来“忍”就是“不动心”,我一直以为,发生一件事后自己很生气很难过,可是我逼自己忍下来,不要冲动行事就是忍,其实真正的忍根本是心一点都不动。也因为这样我开始思考,到底要怎么遇到矛盾时能很坦然的面对一切、做到不动心呢?但问题在心里绕啊绕,想不到答案,这件事也就在我心底暂时搁着了。

三、修去色欲心

七月,因为种种事情的发生,能感受到美国这个地方业力越来越大,人的愤怒也越来越强。与此同时,无差别攻击事件也越来越多,我知道,三、四月那时“怕遇到怪人”的这个关还没过完,这次是要再去一次执着心了。刚开始也非常害怕走在路上会遇到什么事,但同时也不断加强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业,对于这些人的怨念也一次次减少,还能往好的方向想,甚至去看到他们的优点。

直到有一天跟室友一起去上班的途中,与他聊到共产邪灵是怎么侵蚀美国的时候,我感受到自己的愤怒与怨恨又再一次上升,果不其然,因为自己思想变的负面而使周围的场发生了转变,前方等待着我们的就是一个怪人的出现,那个游民想跟我们要钱,室友摆手说了声抱歉后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他突然大力的推了我室友一把,但我们没有理他继续走,此时他又重重的踹了室友一脚,我的恐惧再一次攀升到最高点,甚至到了公司,心都还缓不下来,也非常对不起室友,如果不是我思想变坏,说不定根本遇不上这件事。这件事发生没多久后,公司附近发生了无差别砍人事件,一下就觉的自己不行了,我太害怕了,每天上班下班都是恐惧与折磨。其实我怕的一直都不是被伤害或者是死亡这件事,我害怕的是发生这些事之前的种种不确定感,这个不确定的过程是最让我害怕的。我开始向内找,到底为什么会是这个状态。

有一天听同修交流说,有另一个同修出现了中共病毒的症状,甚至还進了医院,交流的那位同修去了解原因,发现这位進医院的同修内心多少还抱着“都还是会得(病毒)的吧”这个心,于是他就有了这个症状。在这一瞬间我突然发现,自己不也是这样吗?虽然知道大法弟子都有师父保护着,基本上不会遇到什么事,但我心里总是想着“虽然不会这样随便就死亡,但被打被揍被骚扰还是有可能的吧”,我潜意识里追求了,于是这些事情就来了。

也是在同一天,另一个同修交流到她之前在中国,因为色欲心没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而被抓進劳教所的故事。我怎么就没想到是色欲心呢?就算是一点点的执着,旧势力抓到了都要把我们拉下来,甚至迫害我们啊!我开始回想,发现从以前“不害怕结果却害怕过程”的这颗执着心,本身就是一颗强烈的依赖心,不管结果好坏,就是希望有一个人能帮我处理完这些障碍,让我可以安心的、不让心里七上八下的过日子。而“害怕怪人”这件事从刚开始的只希望有人陪我走那段路就好;到后来觉的好象要男生陪比较安心;甚至到最后它已经在我心里构成一个明确的形象了,就是希望有一个又高又大的男生来保护我,而这个形象其实就是那阵子追剧中的男主角的样子。

一直都知道追剧不是一件好事,但这次让我警觉到因追剧形成的色欲心已经影响我太深了,深入到日常生活中,如果不是因为同修的交流,我可能根本不会意识到这件事与色欲心有关系!也难怪在四月读到《洪吟》〈圆满功成〉而悟到要修去名利情时,那时觉的“情”就是对这件事情的害怕、气恨和难过等等负面情绪就是“情”,但当时总觉的还没找到点上,这次是实实在在告诉我,这个“情”就是“色欲心”啊!于是我开始戒掉韩剧,甚至在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后,开始觉的“情”这个字是一滩泥沼,是一团很黏腻的物质在阻碍着我,黏的我浑身不舒服,心想“情”到底怎么去掉呢?这时读到了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法会讲话》中的讲法:“我告诉你们是这么回事的时候,你们就多学法。正念越来越强的时候,当你真的是慈悲众生的时候就不会再有情来困扰你了”[6]。

于是我开始加大学法量,除了原本的组内学法、搭车的时候学法外,下班之后我会再学一讲法,甚至假日还有几次一天学了四、五讲《转法轮》,就这样大量学法之后我发现自己的空间场都不一样了,“情”带来的黏腻感也不见了,甚至思想变的更开阔广大,空气也都清晰了,心里非常震撼,学法的威力真的非常强大。

四、修去安逸心与对“忍”的认识

到了十月、十一月,又渐渐开始松懈,虽然平常都还是固定学法炼功,量却没那么大了,学的时候也没那么专心,就算想要象以前那样学法,也会告诉自己“哎呀,那下礼拜再开始振作吧!一个礼拜总是新的开始嘛!”但到头来只是一拖再拖,无法精進起来,也开始听起流行乐。

到了今年二月,突然有一念,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不行,不精進的这几个月仿佛人生过的太顺遂,什么关都没有,也没有向内找去执着的机会,我开始感到紧张,是不是师父不管我了?觉的必须要好好振作,好象仅仅是这样轻轻的不含杂质的这一念,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想精進的念头出来后,我决定当天实行,不再拖延,想办法提升自己学法炼功的时间,甚至也多加了发正念的时间来清除自己的思想业。

就这样,精進的过程中我开始出现病业关,身体上半身腰酸背痛到不行,不能好好坐着、站着,连躺着都不舒服,可是我的心里却是开心的,“啊!师父开始管我了!谢谢师父!”虽然整个过程痛苦不堪,不管是站着坐着还是躺着,每一个姿势对我来说都是折磨,甚至连炼第四套功法在“随机下走”时,脸部表情都是痛到龇牙咧嘴的状态,根本蹲不下去。我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前几个月不好好学法炼功而累积了太多的业力,使我现在必须承受它,但心里依然是开心的,知道自己一定能过,对师父也充满感激。

身体持续痛了一个礼拜,也在此时,发薪的日子要到了,但因为发薪的那天碰到了中国新年,台湾的银行会休息五、六天,如果没在新年之前拿到薪水,就要再等一个礼拜才能收到,所以心里一直希望薪水可以提早到,不要碰上过年。由于这个执着太重,果然薪水没有提早来,必须多等一个礼拜。因为之前有一些款要付,那时我的存款里基本上已经没钱了,所以一听到薪水没来,还要等一个礼拜,加上身体又在消业,种种的不顺让我的情绪在那一瞬间爆发,忿忿不平,甚至气到想把身边的东西都砸碎,负面思想大量涌入:“我一直都没有追求要拿多高的薪水,就算刚开始加入媒体薪水不高我也从不抱怨,因为知道我们是在救人,只要薪水能让我活下去不跟家里要钱就好。但为什么!连这么小的‘不要拖薪水’这种要求都做不到?我只是想活下去都不行吗?我只想要正常的生活也不行吗?”

跟同修聊天时我说:“我觉的大概是从去年开始,因为疫情,接着发生黑命贵再到美国大选,我们从没有过一天正常生活,到现在消业然后又遇到这件事,我好象已经憋太久了。”同修问了我一句:“但你怎么反应那么大?”当时的我回答不出来,但自己知道,其实在心里不断抱怨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一直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我只是想要正常的生活都不行吗?”细想后才发现,这背后隐藏了一颗非常强大的安逸心,尽管不是追求大富大贵,只是想要一个平凡的生活都是一颗很重的安逸心。

师父说:“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7]

我不正是这个状态吗?就是想要舒舒服服的修炼啊!这时又突然回想起几个月前,一位同修知道我是个懒惰的人,他跟我交流时说,他读《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时读到:“人的魔性是恶,表现为杀生、偷抢、自私、邪念、挑拨是非、煽动造谣,妒嫉、恶毒、发狂、懒惰、乱伦等等。”[8]他说你看,魔性代表着这么多非常严重的事情,而懒惰就藏在里面,表示懒惰也跟它们一样严重。听到的当下其实非常震惊,自己读过这篇文章许多遍,甚至还会背,却从来没意识到,但就算这样也还是不能完全明白魔性与懒惰的细微关联。直到这次薪水的事情发生,让从去年以来一直压抑的情绪爆发之后我才发现,安逸心使人怠惰,而这魔性的爆发就实实在在的展现在我眼前,让我彻底了解到为什么懒惰是魔性。

接着我开始疑惑,明明从去年开始每次过关的时候,虽然当下可能是害怕、烦躁、不开心等等情绪,但总体来说我真的是非常开心,觉的可以赶快还业了,执着心也可以快点去掉,每次过关真的都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的安排,但为什么到最后我还是爆发了呢?这时才发现,从小到现在,每遇到任何事情,我都会不断告诉自己“没事没事,撑过去就好了,撑下去就好了。”

但其实这个“撑”只是用非常常人的方式在忍耐而已,都是在瞎撑硬撑,根本不是修炼人的“忍”。于是我回想到去年的疑惑,那么真正的“忍”到底又该怎么做到不动心呢?这时读到了《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师父说,“修炼人嘛,总讲那么一句话:你有那个心哪,你的心才会动;你没有那个心哪,象风吹过一样,你根本就没感觉。有人说你要杀人放火,你听了之后太有意思了,(师笑)这怎么可能?一笑了之。”[9]其实答案就这么简单,就是因为有执着心在,找到它去掉它,逐渐地就能做到心不动,我却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发现答案。

过不久后又在《精進要旨》〈无漏〉看到这句法:“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10]好象一下子对“忍”的理解又再度提高了,之前认识的去掉执着比较象是去掉坏的东西,但“舍”这个字包含的层面又更广了,不仅是坏的东西要去掉,甚至连好事好象都得“舍”。就象我觉的自己对钱财没有太强烈的欲望,薪水不多也没关系,那就让我看看当自己存款真的一毛钱都没有的时候,我真能坦然不动吗?其实回想起来,晚发薪水的那个礼拜对我来说就跟平常生活没什么两样,因为没什么物质欲望,所以有钱没钱其实都无所谓。为了点醒我对安逸心的放纵与让我提升对“忍”的认识,师父的安排真的让我有说不出的感激。

也在同一段时间学到了这段法:“什么叫坏人你们知道吗?坏人他为什么会坏呢?就是因为他脑子里灌的坏东西太多了,他学的坏东西太多了,他满脑子都是坏东西了,表不表现出来他都是坏人了。那么这些坏东西哪儿来的呢?不就是听進去的吗?”[11]

读完后倒抽了一口气,一直觉的坏人就是无恶不作,杀人抢劫偷窃等等才叫坏人,但其实只要脑子里灌了坏东西就是坏人了!那我们平常追剧、听流行乐,脑子灌入这些东西不就代表我们越来越成为“坏人”了吗?过后没多久又在《欧洲法会讲法》中学到:“什么是坏人?社会的宣传机构、各种报纸、刊物登载的那些个暴力、色情,灌输到你脑子里,大家还愿意看。灌的越多,那你就和他一样了。”[12]于是我再次决定戒掉流行乐,不听不看,没事就多学法炼功,又再一次感受到身边的空间场变的清明而且空气清晰。

五、结语

从去年到现在过的每一关,都让我发自内心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伟大,只要认真学法,在每一次的过关当中,师父都会在法中显示出答案来让我看到,每次都能有很大的提高与更深一层对法的认识。也是在这一年多来让我真的能明白什么是“吃苦当成乐”[13],每提高一次内心都会感受到很深的变化,铐在身上的那些执着心的重量也因为每一次的体悟而越来越轻。真的非常感谢师父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放弃我。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圆满功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贺词〉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5]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
[9]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无漏〉
[1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1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1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二零二一年大纪元新唐人媒体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