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八旬老人闯难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三十日】去年腊月,每天在一起学法、讲真相,可谓与我形影不离的女儿去南方婆婆家过年。她一走,我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像被掏空了一样,无比的孤独、寂寞。家里的饭也没人做了,家务也没人帮了,少了女儿忙来忙去的身影,让我感觉很苦,甚至一下子起了怨恨心:怎么能把我一个八十多岁的人扔下不管呢?

其实这对我这个修炼人来说是个好事。可当时并没意识到。

紧接着疫情来袭,女儿本只想在婆家呆个十天八天就回来,结果高速封锁、小区封闭,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我心里更急了,加上思念女儿,情绪低落,吃不下饭,身子都打晃了。

这时我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得去找同修!于是就冲破小区的关卡去了同修家学法。

刚和同修一见面,我就把满肚子的苦水、委屈、怨恨统统倒了出来。同修听后说:“姐啊,你这是在过情关呢,这个关可不小啊,你得去一去对女儿的情了!对女儿的依赖心、思念心,这不都是常人心吗?”

我这才明白这是师父让我利用这件事去我对女儿的依赖和情。每天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切磋,排除杂念,在法中归正自己,慢慢的我能吃饭了,身体状况有了好转。

高速解封后,女儿回到了我的身边。

现在回过头去想想那两个多月的经历,那种煎熬,真是难关、死关,暴露出了我强大的情和常人心。师父说:“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感谢师父利用这次机会,让弟子去除亲情的执著。

平时,只要有些零散的时间我就用来看《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以清理家中和自己的空间场。最近半年,我的肩膀经常疼痛,因为每天我都在窗边学法,一学很长时间,所以我和女儿都以为我是着凉了。可这种症状久久不去,连炼功时抱轮都觉的很难坚持。

有一天,我感觉肩膀疼的厉害,整个肩部都动不了了。晚上睡觉时,脱下衣服一看,整个左臂都变青了,看上去十分吓人。我没太动心,到了第二天早上仍然和女儿坚持炼功,到了九点多以后,我准备换身衣服去讲真相救人,结果脱下衣服一看,吓了自己一跳——我的整个左臂像盖上了一层深色的毯子,从肩膀到手腕都是黑紫色的,像被人打肿了一样,有原来的两倍粗,吓得我都要哭了,接着让自己定了定神,反复在心里叮嘱自己说:作为一个修炼人,这是好事,并穿上衣服忍着疼痛继续出去讲真相了。

这种状态持续了半个多月,但我依旧每天坚持炼功,炼抱轮时就咬牙坚持,也从未间断的每天学法、出去救人。慢慢的,左手臂的颜色越来越浅,最后完全恢复正常,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肩膀再也不疼了。

家里人一看我的胳膊好的这么快,都啧啧称奇,并感叹说这要是上医院,还不得给你说出个什么病来呢,孙子的姥姥姥爷也都在旁称赞大法神奇,并做了“三退”。

现在,年过八旬的我,每天都会抽出半天时间和女儿外出讲真相救人。别人看到我都说我干净、利落、精神,不但身体硬朗,人还善良,一点儿都不像个八十多岁的人,当人们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对法轮功的印象就好。这时我给人讲真相人就容易接受。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们走到哪,就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用我的表现和实际行动破除中共的谎言,让人们远离邪恶,从而拥有一个好的归宿。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近期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