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悟法理修出慈悲 正念对待“清零”干扰

更新: 2022年07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学法不到一年邪恶江泽民就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功。我走了一段弯路,二零零八年末才又回到大法中修炼。修炼后身心健康,而且个人的素质、境界都在大法中熔炼升华。

一、在家庭中放淡名利

我的家庭有点特殊:丈夫离过婚,有一个两周岁的男孩,我们结婚后有了一个女孩。可就在儿子十一岁、女儿七岁时,丈夫出车祸离世。自那儿子就和奶奶一起生活,我带女儿去另外一个地方做生意。我家的房子就由孩子的二大伯使用。而大伯大概从一九九八年到二零二零年都在养猪。二零二零年以后他就把我的房子出租了。出租我的房子的事没找我商量,也没人给我一分钱。可是那是我的房子啊,是不是应该由我做主啊?这要不修炼还不得打起来吗?可我没动心。我想我是修炼人,可能是我以前欠人家的。

因为我家在一个乡镇,这二十多年我要出租的话也是一小笔收入了。几年前可能准备平房改造,要落实下产权之类的(我不太清楚),二大伯又把房子落在了他的名下。后来又知道这样会分不到那么多房子,就又改在我儿子名下。这些事,我想都不想,更不参与。还有,他们在我和儿子之间,二大伯和二娘也做了很多手脚。我不和他们计较,仍然善待他们。后来他们被感化了,就收敛了,规矩了。我待儿子和亲生儿子一样,处处为他着想。

在这个大家庭中,遇到任何事都是我让路,不让儿子为难。从儿媳進门到现在十多年,我和儿子、儿媳没有矛盾,孩子们都很高兴,也很懂事,还有很多细节不说了。

总之,我们这一个大家庭和睦相处,确实我付出很多,现在孩子二娘很认同大法,我和她讲的真相她都很相信。

二、在被冤枉中的修心过程

我们学法小组一共七个人。有一个同修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黑窝,还有一个同修在闯病业关。我和另一个同修一直陪过病业关的同修学法,共同向内找,修自己。半年后同修未能闯过来,离世了。

有一天,另一个学法组的A同修对我说:那个同修离世,是因为我说话重了,伤害了同修,导致同修生出怨心而离世,还说了许多我的这不是、那不足。当时的我真是有点发懵……同修啊!怎能这样说话啊?这话的分量太重、太重了!而且你这位同修根本没来过我们组学法,我们组的情况你根本是不知道的。我心想,这明摆着是我们组B同修到他那里这样说的,而A同修就当真这么认为这么说!

我挣扎着打起精神,提醒自己,叫着自己的名字,问自己:“还打算修吗?打算修就无条件向内找,在法上修。”因为我知道,我如果不果断的把自己定在法上修,稍微出一点人念,顺人道,这就是死关。

我的正念一出,师父就给我智慧,正神也加持我。在那一刻,我就想起师父说:“你的修炼之路是从新安排的,所以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1]我必须向内找,肯定有许多该归正的。

这来自同修的指责也好,冤枉也好,我就该这样修。我的修炼路上就该有这一项,不然就缺格,我必须过这一关。A、B两个同修是在帮我,是在给我提供提高的台阶,她们在为我付出,我得感谢她们,谢谢她们。那时我第一次感觉到真正升华的美妙。大概有两三天,我都处在这种状态中,大脑空空的,静静的,和人的状态脱离了,表达不清,是一种境界的升华吧!

当我面对组里这个B同修时,跟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一直到现在都是真诚的对待这位同修。

现在,当我写到这事时,眼泪就要往下流,但这不是冤,而是一种感慨,一种感恩,感恩师父塑造我、成就我。

三、明悟法理修出慈悲 正念对待“清零”干扰

二零二一年五月开始,我居住地警察就来找我,还不断给我女儿打电话施压,说:你妈要不签字,就如何如何。女儿被压的透不过气来,哭的泣不成声,却跟我说:“我不会逼你的,您跟我说说到底为什么不能签?又不是真心的,不就应付一下吗?”也好,平时要跟她说修炼的事,她还不爱听,借此机会我就给她讲: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我们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我要不炼功,你可能就没有妈了。那你说我们能做没良心的事吗?那跟打爹骂娘有什么区别?女儿听我说了很多,就也不说什么了。但她不放心我,天天住在我这里,她说:“我不能让他们把你弄走!”

我马上也理顺一下自己,看看修炼上哪里出了问题。在没弄清之前,我拿起一本师父的各地讲法,静心学法。我明白了,问题出在我总有一种被迫害的思维,导致我放慢了救人脚步,甚至有时停止没动。

是啊,这种“被迫害的思维”怎么去不干净哪?这种观念怎么那样难扭转哪?由此我又发现自己信师信法上也存在问题,没达到百分之百,师父怎么说就怎么信了吗?还是打折扣了。

我催促自己继续学法,接着学到师父的另一段讲法,师父说;“宇宙正法,宇宙众神都在关注着,众多的佛道神也在参与,能叫一些恶人一时说了算?只不过是利用这个狂妄的邪党来考验大法弟子、在生死面前去大法弟子的执着心,从而使大法弟子圆满而已,把那些不能当大法弟子的筛出去,也不过就是这么一个过程。”[2]

我一下子精神起来了,是啊,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怎么总忘不掉被迫害,真不争气啊!我又接着学法。

那段时间我把这本师父的讲法学了一遍又一遍,师父给我展示了很多法理,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顿时内心深处一股热流、一种慈悲的力量涌出,我含着眼泪对自己说:“众生好可怜啊!他们在为我修炼付出,我一定好好修,不能因为我修的差,使众生走向万丈深渊。”这时的我思维很清晰,也很简单了,不管哪一个阶层的人来到我跟前,我只问一个问题:“师父要我们做什么?”答案是:“师父只要我们救人。”接下来就進入了现场。

他们好像用车轮战术,安排了三组人:一组是居委会的,一组是街道的,再有一组是警察和派出所所长。三组人轮番到我家,我都热情招待。坐下后听他们说明了来意,我就笑着问他们:“非得逼人家忘恩负义,这是谁让干的?谁教的?不得好好想想,这不奇怪吗?这样,人不都变坏了吗?你们年轻,想有所为,这个谁都赞同,但别在这条道上努力,因为这条路的前方是深不可测的陷阱,只是井上边摆满了鲜花和钞票。”

我真诚的给他们讲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中的故事,讲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讲我修炼后是怎样对待矛盾,怎样对待不公的事,讲大法洪传的状况,讲自中共夺权后假、恶、斗是怎样在社会中流行起来的,又从法律角度讲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是受宪法保护的,讲了很多。每组人来我都认真的讲。其中一组人中有人问我:“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另一组的人临走时说:“今天和你呆一晚上没白来。”第三组的人叮嘱我:“别随便去说。”他们谁都不提签字的事。

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我深知都是师父的慈悲保护。没有师父,我是走不过来的。我无以回报师父,只有抓紧这有限的时间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救度众生。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