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四天疾病痊愈 正念正行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我从小就多灾多难,上小学的时候曾患过白喉,住院的房间就在医院的太平间附近。长大了也患有青光眼、扁桃腺炎等多种疾病。特别是扁桃腺炎折磨得我痛苦不堪,一吃辣椒、花生米第二天喉咙里就长满了白色的脓点。当时我只要到药店买一片牛黄解毒丸吃就好了。但1996年那一年,我喉咙疼得水都吞不下去,上医院开了消炎药、打针、吃中药等都没好,药吃多了产生了药物中毒,整个脸都浮肿了,早上一起床就想吐,当时我想我可能活不过这一年了。

有一次我上街,看到一个学员胸前佩戴着法轮章,我就问他:“你这章这么漂亮,炼什么功啊?”他告诉我这是法轮章,这个功很好,附近有个炼功点义务教功,你上那边炼功吧。于是我找到炼功点,通过学法炼功,不到四天,我的扁桃腺炎就神奇的好了,至今没疼过。炼功到今年就八年了,我身体没病,从没吃过一粒药,我现在真正感到身体健康是怎么一回事。

有一年大年初二,全家吃团圆饭,我不小心在喉咙深处卡上鱼刺了,当时我上洗手间咳了几口鲜血,家里人吓坏了要送我到医院。但我心里很坦然,我说没事,接着学法,当看到师父说的“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转法轮》149页)时,我全身通透,有一种非常舒服美妙的感觉。炼功后上床休息。第二天一早起床吞口水发现喉咙里的鱼刺化掉了,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家里人都替我高兴,幸运中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殊胜、美好,我从内心里发出赞叹,法轮大法是无价之宝,这是我多少年要寻求的。

99年4月25日以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风声越来越紧,当时,我就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于是我就给国务院信访局和省信访局用真实姓名,通讯地址分别发了二封信,把我在大法中受益和法轮功教人向善走正道的真实情况向他们反映。7.20后不久,信访部门竟然将我的信转到了我的工作单位。单位就派人找我,我到单位后,单位领导说:“你写的上访信转到单位了,你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就详细的告诉她们:法轮功好。治好了我多年的几种疾病。你想炼吗?我也教你炼吧!她说:“你不要炼,炼其它的功也好。”我告诉她,象其它的气功太极拳我也炼过,但一点用都没有,她就拿出一份表,叫我填表表态,我填表时,在表上写了“炼”字交上去了,由于我坚定修炼不动摇,这一关就这样过去了。

那段时间,我除了跟当地学员集体学法外,主要还是自己学法修心去执著。直到天安门 所谓“自焚”案发生时,我当时就清醒的意识到这是骗局,是恶意的栽赃陷害。有一天我在路上碰到单位的一个人,我就把法轮功的真象告诉他,并说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这个人当时满脸堆笑跟我说,你去告诉他们。没想到这个人过几天就把我告到了省里的邪恶部门,这个邪恶部门就叫我们的主管单位找我谈话。我们单位的领导也陪我去。去的时候,单位领导跟我说:“你上那里什么也别说。”但是我心里很坦然,我想我找人讲真象还没有那么好的条件,怕什么,来听的人越多越好。

到了那里,我就面带笑容的跟他们打招呼。他们吓唬我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当没事。我就把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我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跟他们讲。他们听完后,就跟我说:“你这些事不能到外边跟别人讲。”我那个单位的领导说:“他在这里都敢说,他上哪不敢说。”于是谈到天安门自焚的事,他们说上边对天安门的事很重视,不能乱讲的,我当时就跟他们说:“法轮功是禁止杀生、自杀的,法轮功学员更不会用汽油烧自己的,书上没有教我们这么做,我也不会这样做。”他们听到大法的书能揭穿天安门的自焚骗局,就问我:“你有没有法轮功的书?”我说:“有”。他说:“有书要上交。”我说:“法轮功的书那么好怎么能交啊。我在单位上班,现在经营不景气,有时几个月都开不出工资来,有的人受不了都不想干了,经常溜号。但是这本书教我要看淡个人名利,遇到矛盾要向内找,有时单位开不出工资。我认为是自己的工作没做好,也不用去埋怨别人,埋怨领导,对这样的事我想得开,心平气和,身体自然健康了,工作也做好了。你说这书好吗?”我又接着说:“我在单位上班做好人,你们平白无故的骚扰我,当我忿忿不平的时候,我想起这本书,我不会怨恨你们,但我要把法轮功的真象告诉你们。这本书就教我们这样做好人,你说这书好不好?这么好的书为什么要交啊!”他们听我言之有理,于是我单位的领导忙说:“不用交了,不用交了。”于是我又一次破除了邪恶的迫害。

2001年记得师父刚传授给大法弟子正法口诀时,要求大法弟子要用正念证实法,当时我就有了上北京与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的想法。6月份有一天我到购票处买了往返北京的机票。到达北京已是晚上了。我找了一家旅店住下。半夜在我旁边的房间有几个人大声说话,时间很久,我知道这是干扰。

第二天早上4点多钟我就起床到天安门前的走道边,面对天安门广场,找一位置坐好。五点整,跟全世界大法弟子同发正念,铲除宇宙中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六点整继续发正念。两个武警士兵就在我跟前巡逻,走过来走过去,仿佛象幽灵一般,我视而不见,无所畏惧,坚定沉着。正念发过后,我突然看到从天安门广场的地上慢慢的升起了师父在讲法中讲过的似雾非雾的一片东西,越来越厚,渐渐弥漫了整个天安门广场,使广场上的人群都看不清楚了。这时我清醒的意识到,这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全球大法弟子共同用正念铲除邪恶出现的壮观景象。七点整,我走上金水桥继续发正念。当天发正念时间过后,我走到天安门广场,面对苍天,面对大穹,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离开天安门广场后,我顺利的到售票地点办好返程手续,一到指定的乘车地点,接我到机场的班车就象事先约好的一样及时开到,于是我顺利返回。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速,深入、广泛的向世人讲清真象是大法弟子的史前大愿,于是我复印了大量真象资料,每天都走街串巷,风雨无阻的向世人揭露邪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2002年4月,在散发真象资料时,由于自己心态不稳,没有想到向恶人要求出示搜查证,被抓到派出所。被抓后我反而不怕了。我想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到正念强,放下生死,金刚不破,坚如磐石,就没有闯不过的火海刀山。我面对面的跟我接触的许多警察讲真象,结合自己炼功身心受益的体会,从99年4月25日中南海上访事件谈到天安门自焚骗局,从大法教人向善走正道谈到文革期间北京市公安局恶人遭报,从江泽民出卖大片中国领土谈到大法在全世界60多个国家洪传。负责审问我的那个警察还叫其他警察过来听,有的警察当时明白真象后兴奋的对我说:“你要再说下去,我也要跟你炼法轮功了。”

被抓后第二天晚上转到看守所。到看守所第二天一早,市检察院有二个人叫我出去。一见面他们就跟我说:“你犯法了。”我义正严词的跟他们说:“我没有违反国家宪法。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有争取自己身体健康的自由。”我说到这里,他俩就慌神了,其中一个说“我们不谈这个,不谈这个。”调头就走,跟我谈话时间前后不到二分钟。可见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时内心是何等的虚弱。到看守所后,我拒不背监规也不穿囚衣。后来他们又把我家里人找来跟我说:“只要你写保证书就放你回去。”我坚定的回答他们:让我写保证书坚决办不到!为了信仰真善忍,我愿把牢底坐穿!回到牢房后,有些犯人知道了这件事,大骂我说:“你太笨了,要叫我写多少份保证书我都干。”我跟他们说:“我在大法中受益了。当一个救过你的朋友或师父受迫害时,你去出卖他,谁都会说这个人不配当人的,何况我是炼功人。”

在看守所里,我每天背法、发正念、讲真象、做好三件事。天天坚持炼功。在炼功时为了避免干扰,我就挑半夜起来炼,警察就叫犯人轮流值班看住我。有的犯人在我炼功时摘下毛毯的毛卷成一团塞進我的两个鼻孔里,两边耳朵里,用报纸搞高帽戴在我头上,甚至把毛毯劈头盖脸的往我身上盖,有的还用手指捅我的肋骨。当时我想起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的:“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我以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嘛,你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护法,都是因为你们做得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得干着急没办法。”我知道师父正保护着我,我仍然坚持炼下去,一会儿这些犯人真的不管我了,回去睡觉了。因为在另外空间操纵这些犯人的邪恶因素被清除了。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坚持天天炼功,从不间断,同时我每天都能坚持发几次正念,发正念时能量特别强,天气凉时都感到身体热乎乎的。并坚持不懈的跟犯人讲清真象,進来一个犯人我就讲一个。于是有个犯人把我告到警察那里。警察找我去说:“你知道那些犯人都是共产党的死对头吗?你还跟他们讲法轮功。”我平和的对这个警察说:“我们炼功人按真善忍修炼心性做好人,人就应该这样做,最坏的人都不能说出真善忍那个理不好,包括里边所有的犯人,如果不好,你能说给我听听吗?”那个警察想了想说:“我说不过你,但我要把你的事向所里反映。”我不在乎,当天又進来一个犯人,我又跟他讲起了法轮功的真象……

关押一段时间后,他们又非法判我劳教二年,当时我想我不能到劳教所,这些都不是我修炼的地方。不许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我要堂堂正正闯出去,救度众生。离开看守所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到劳教所后,他们又叫我签字,我说:“我没有罪,我不签!”体检时,我发正念让血压冲脑,于是体检不合格。劳教所叫看守所来接我回去。车来时,有一个警察气急败坏的说:“你们为什么不也发个念头,把他的血压打下去。”我当时想,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放下生死发出的。任何邪恶的东西都会在这种强大的正念中解体。

回到看守所后,我继续做好三件事,我悟到了做好三件事是破除邪恶迫害的神奇法宝。同时不断的反省自己的不足,找出自己的执著,不断的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有一天,有个干警来告诉我,说你孩子得重病住院了。我告诉他,孩子有病可以到医院看,我又不是医生。他看我心不动。又有一天他跑来告诉我,你家里出事了,我不告诉你什么事,明天你家里人会来告诉你。我也没在意,第二天家里人来说我父亲得重病住院,医院曾下过两次病危通知书,现在没事了。我知道我放下了常人的情,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慈悲的师父在帮我。结果我孩子、父亲的病都好了。不久看守所打报告叫公安局让我所外执行,我堂堂正正的闯出了看守所。

闯出魔窟后,我继续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有一次我讲真象路过一个街道办事处的宣传栏,看到上边有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内容,于是我下午专程赶到那里发正念:不许邪恶诽谤师父,不许邪恶诽谤大法,不许毒害众生!过几天再过去看,宣传栏里的邪恶东西全部消失。

邪恶的镇压过去5年多了,这5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摔摔打打中,我坚持做好三件事,看明慧周刊,我一定要在最后的珍贵时间里放下常人心,救度更多的世人,同化大法,回报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

以上个人层次所悟,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