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两年来的经历与心得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

师尊、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28周岁,2002年10月份得法。得法前我信佛教,皈过依,吃过斋。虽然我得法晚,但现在已跟上大法的進程。在这20多个月中,我想我应分为两个阶段,其中的经历与心得,向师尊汇报一下,与同修交流一下。

第一阶段是得法后到今年2月份,这是我学法炼功时期。由于我以前信佛教,各种欲望与执著心相对常人来讲少得多。得法后,师父的慈悲点化,我知道我的功在一日千里的往上长,对大法也是由浅到深的在理解和圆容着。

我夏季基本总在外地打工,初期由于怕心没把书带在身边。我只是在家期间把书通读几遍,牢记在心,然后以法为师严肃的约束自己的一言一行。我有个习惯,就是每天晚上想想当天所发生的事,自己做的对还是错,然后以法(当时对法的理解)去衡量,古人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又云:吾日三省吾身,所以,基本是一个提高的状态。“知错”我想有几种形式:知道自己错误的行为;知道自己错误的言语;知道自己错误的心理状态。往往我们知错,总是先知道自己的错误言行。因为做事首先体现的就是自己的行为,以法去衡量是对还是错。進一步我们再向内去找,这错误的言行是由什么心引起的?争斗心?显示心?贪心?“能改”找到背后的执著后就毫不客气的去掉它。 “也就是说,你要重视心性修炼,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转法轮》25页)。一个人没有贪心,怎么会贪污腐败?没有争斗心、名利心,妒忌心,怎么会指责别人、固执己见、不承认错误?

在这阶段的几个月中,我讲过真象,洪过法。有位同修因此而得法。但在当时我还没有接触《明慧周刊》,没有明确的指导思想,所以做得不够充分。由于某种原因书不在身边,长期不学法,执著心强时,自己的言行还是有脱离法的时候,但修道之心始终坚定,师父的法身也一直在慈悲点化着我,避免执著心重时犯大错。

第二阶段是今年2月到现在。今年2月份,我有时间通读大法的书籍和《明慧周刊》,有了明确的指导思想,我从此進入了正法修炼的飞跃阶段,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

刚开始发真象资料时是从另一位没走出来的同修家拿的。各种执著心都表现出来了——显示心(因为我证实法了,她还没有证实法呢!我比她强嘛!),好大喜功之心(因为证实法是积功德的嘛!),急功近利之心等。后来学法,看《明慧周刊》,很快发现它不对,马上修掉。

刚开始讲真象时有怕心,先是站在第三者角度讲,基本能起到揭露邪恶,救度世人的作用。随着学法的精進与讲真象的深入,怕心去掉之后我就总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得法后的身心变化直接讲真象。今年是我工作变化最快、最多的一年,接触人很多。我每到一处都正念正行,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是修好后自然流露出来,而不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然后抓紧时间,抓住时机跟身边的人讲真象。现在我几乎走到哪里讲到哪里,理发、坐车、买菜……

正法修炼时期我们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走出来?我想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 当前我们大法蒙难,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我们讲清真象,揭露邪恶,让邪恶无藏身之处,从而减少大法弟子的损失。

二、 我们修炼人把不好的心修掉之后,那么生出的是洪大的慈悲心。慈悲心出来看每个世人都苦,讲真象,让世人得法得到未来,就是慈悲。你不让我说真话,不让我讲真象,我做不到,就象一个落水人在我面前喊救命,你不让我救,我做不到一样。

三、 当三界成为宇宙的焦点,众神瞩目的地方,三界内的一切物质为法而生、而存在时,我真切的感觉到,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不是简单的个人修炼与圆满的过程了。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真的是有很大历史使命的——为了助师正法;为了救度众生,圆满我们的世界;为了未来人得法,给他们奠定基础。

正法时期,个人心性修炼与洪法的关系,我想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的。

说单纯的修炼个人心性,不走出来,怕被迫害,这恰恰是心性不够好的表现,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体现。一个救了你的人蒙受不白之冤时,你连站出来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师父讲过正法时期走不出来是没有下一次机会的,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助师正法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偏得”,是我们的荣耀。

如果是单纯的侧重讲真象,洪法而忘记了提高个人心性,那就好比盖楼房没有基础一样,盖不高也不可能稳定牢靠。更达不到圆容不破。修是最基本的,脱离了修,那就是在做常人的工作。

大法弟子所走的路真的很窄,走偏一点就出问题,也很难。你想能不难吗?在做常人工作的同时,还得针对具体的人、具体的事、具体的情况洪法与救度世人,并及时修去不易觉察的执著心,避免邪恶钻空子。

比如说我在正法修炼时,就有过不易觉察的执著心。当看到大法弟子在受到迫害时总想:师父大慈大悲,快点法正人间,快点结束吧!可是又一想,师父要是一年前结束,我能得法吗?现在要是结束,全世界有多少不明真象的人被淘汰?之所以有那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就是有些人执著心没修去吗?我们不承认旧势力安排,它不配考验我们。我们否定旧势力安排不是在人这个层次面的简单否定,而是跳出常人,真正按照法去做才能全面否定,不受旧宇宙因素的制约。

怕心去了之后,我发现我有那么多大法的事需要做,那么多人需要救度。做好常人的工作,同时尽力多做大法的事,建立自己的威德,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洪吟二》中的《断》:

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