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将我从地狱中捞起,在正法修炼中洗净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

一、苦涩中幸得大法

我今年59岁,1998年4月得法。我小时候很喜欢读中外民间故事、神话故事,自小向往美妙、圣洁的生活。可是得法前我活得很苦,尤其是婚后的家庭生活。得法前几年我和我先生的婚姻关系就已经名存实亡。我数次想到离婚,想离开这个家,远离人世,可是我却不能,还无处可去。除了工作,我时时都生活在这种充斥着冷漠、轻蔑的家庭氛围之中不能解脱。

98年4月4日在一次同事聚会上,一同事(法轮功学员)向我洪法,说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我一下被“忍”字抓住,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我仔细读完了简介,那时我毫无气功意识,对简介不很理解,但简介的字里行间透露出一种高洁、一种清亮,我的心一下有一种感动。第二天我请到《转法轮》《精進要旨》等大法书籍,一气呵成读完了这几本书。读《转法轮》给我一种真切、自然之感。书中内容,我还不觉得玄,我想师父能讲出来肯定有其道理,没有一丝迷信的感觉,修吧!读《精進要旨》觉得师父写得精辟,好像给我指出一条光明之路。
4月份看完师父广州讲法录像,5月份开始学功。我学得很慢,动功还未学完。5月下旬的连续两次朦胧入睡中我看到法轮,那是一轮金色、发光的环,在我眼前闪闪而过,且不断循环游动。我非常感动,压抑的心结一下被解开。98年5. 30端午节那天,我在师父法像面前默默发愿:一定要坚持修炼,努力精進实修,早日圆满。

通过学法修心,我逐渐从法理上明白了自己的苦都是生生世世业力所致,只有好好修炼,偿还业力,才能返回去。在师父的不断点化下对以前所谓的苦慢慢看淡了。在此仅举一例:98年8月修炼已4个月的一天,和先生因家事而争执,很气很苦,头剧痛(我头痛二十年,修炼两月后第一次消业),同时觉得自己情太重,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凌晨4点过还未睡着,翻开《转法轮》读“ 提高心性”部分,希望师父点化我。随后又躺下,朦胧中眼前晃过许多景象,隐约中似乎见到了彩色的云、山,彩色的观音在眼前掠过,醒一阵又進入朦胧中。此时我另外空间身体慢慢升起、落下、升起,一种腾云驾雾之感,美妙至极。一会有一大束湿润、软软的东西一下搭在我的双眼上,在脸上轻拂着,这时就是躺着的我本人,不能动、也说不出话,主意识却很清楚:是师父的法身在调理我的头部。恍惚中,突然听到师父平时讲法的声音,前几句一下就过去了,最后一句:“没有关系的”熟悉的、亲切的话语却清清楚楚、真真切切的進入我耳中。此时梦中的我万分激动,满眼含泪,哽咽着说:“谢谢师父”。随后在一水池旁往前看,半空中是一束刚才清洗我脸部的类似神手中所执的拂尘、湿湿的。醒后我头已不痛。早上醒来,泪水夺眶而出,感悟到师父的慈悲,法的神奇和我这渺小、污浊生命的万分幸运。是师父以返本归真的殊胜启悟我已迷失的本性。以后在和我先生相处中时时想到自己既是人中妻,更是大法修炼人,夫妻关系逐渐改善。

二、清醒

99年4. 25万人上访。我开始不很理解,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很快我们听到了师父在新西兰、加拿大等法会上的讲法,我明白了,但不知形势的严峻。7. 22那天,我在家中向两位外地同学洪法,正看师父广州讲法,我的一个亲戚打来电话:××党要整法轮功了,你要注意点。我们再看电视已在反复播放所谓的通知了……一切突然铺天盖地而来,如巨雷轰顶,心中神圣的信仰一下被冲击,精神几近崩溃。不准炼怎么办,改修基督教?在基督教教堂前,我看到教堂一幅破败的样子,想起师父讲:宗教不能度人了。也许我不光是看到了教堂的表面,师父的法已经打進了我生命的微观。我徘徊在修与不修之间,反复的想,以我当时所在层次从法中所感悟、理解到的,师父在任何时候讲的法都是一致的、连贯的,无一不在理上。我还是不想放弃法。终于在炼功停了一个多星期、学法停了一个半月后,我又开始修炼。9月下旬,我儿子(没有修炼)的一个电话极大的鼓舞了我,儿子说我最大的弱点是轻信,容易被人左右。还强调说:妈妈你觉得好,你就炼,别的都不管,电视不好,你就不看……。过了好一阵,我才悟到是师父借此点化我。

99年7月20日后许多同修去北京上访,我一直很佩服,认为我也应该去,但种种人心最终还是未走上天安门。

2000年初,我与两、三个同修开始有所联系,其中一年轻同修在家上网,我们能随时看到明慧网资料。那时读到网上消息报道,各类文章,特别激动,尤其是关于师父的一些消息。我抄写了好几本,如师父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国外科技人员、留学生的交流文章,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成立,法轮大法在北美等等,还去复印店复印了一些关于证实大法的文章,想以后会有用的。

师父经文《走向圆满》的发表,对我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以人心去悟法,觉得自己得法时间短,关键时刻又没摆好自己的位置,根本谈不上圆满,很沮丧。我反复读《走向圆满》、读师父的有关经文,我心豁然开朗,该放下根本的人心、执著圆满的心,有所行动了。我走了几处复印店都不敢接,那时大街上的复印店已被控制,不准复印法轮功一切资料,终于有一复印店还是给我复印了五十份师父经文《走向圆满》。电话联系上同修,当晚她就带我去参加了一个小型法会。心情很激动,有一种走出来的感觉。随后我带上手抄资料找到我在炼功点上认识的几个同修,我们交换、传看了资料,连续两次大家在一起切磋交流,真是神的那一面精神起来了,一切就是那么自然、顺畅。

6. 28夜,梦中身体从颈下部开始,整个皮囊(另外空间)从上往下离开内脏腾空鼓起,带着一种声音似疏通般来回两次,立即想到是师父法身调理我身体,我心中默念:谢谢师父。我悟到是师父在净化我,鼓励我。

三、走出人

2000年9月明慧网编辑部连续两篇文章《严肃的教诲—记师父最近一次谈话》《正法修炼的圆满》深深的触动了我。《严肃的教诲—记师父最近一次谈话》中师父对正法修炼做了许多严肃开示,谆谆教导实修弟子应该珍惜此万劫难逢的法正乾坤的特殊的修炼。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师父说:“一个神在正法中,他们对大法的一念就决定了他们的存与灭。那些得了大法的还能和常人一样对待吗?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从中我强烈的感受到法的慈悲与威严。《正法修炼的圆满》指出正法修炼不同于普通修炼,真修弟子必须要走出普通修炼的框框。走出来是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自己应该怎样做才能突破普通修炼,走入证实法?

2001年初有幸参加了有长春弟子参加的一次切磋交流。他们介绍了国内一些地区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情况,并例举了感人肺腑的大法弟子如何去带动在家不敢出来的弟子的事例,还有证实法的多种生动灵活的形式、方法,鼓励大家走出来证实法。我请教了他们几个问题:怎样理解心的走出,“神的誓约在兑现中”的涵意。接着我参加了有长春弟子参加的几十个人的法会,对走出人、证实法進一步明确。在师父的安排、点化、呵护下我开始真正的走出人。

四、在证实法中洗净自己

1、散发真象资料,粘贴大法小标语

自开始做真象,我悟到这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做的是最正的事,所以始终保持正念。

尽管做前总是心怦怦跳,一旦开始做心就稳了。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做,无声无息,似乎觉得周围的一切人、物都不复存在。一段时间标语粘贴紧缺,我和同修用双面胶制作大法标语,一边做一边发正念,配合很默契,在师父法力加持下我们真象做得很顺利。在我得法几个月时,我就能看到旋转的小法轮,在刚做真象这段时间里,常有多个小法轮在我眼前一下聚成一个圆圈很快又散开,象发向空中的礼花一样,一聚一散。法的神圣,法的神奇、法的威力一直鼓舞着我。师父说:“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向同学、亲戚、朋友、讲真象。

一位同学多年病魔缠身,我从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这方面给她讲真象、洪法。她很快得法受益,并進入证实法中,又以自己受益的实例引有缘人得法。2002年同学会前,她问我这次同学会讲不讲真象,我坚定的回答:肯定要讲。因为我已深深悟到证实法的必要性和大法弟子所肩负的责任。之后回家路上就开始消业。当天晚上做梦了,梦中,无数人在一个陡峭的崖壁上往上爬。人很多很密,壁上有一些不规则的凹凸可供我们爬踏。我的速度很快,在我所及的范围内,我疾速的寻找可放脚的地方,后面和我同时起步的一位女同修叫着说:你爬得好快啊。快到顶了,人很多几乎没空隙可站,我还是找到一个缺口,一下上去了…… 我悟到是师父肯定我,鼓励我,不是说我比别人行,而是:你在这个问题上悟对了,就是一个升华。

在以后的讲真象中,无论有什么阻力、障碍,我都不气馁。充分利用同学会、亲友会、各种聚会给资料、送光碟,没有资料就多讲。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跟人家讲真象的时候要考虑到别人的接受程度。你会看得到,你也会观察得到,所以一定要把你们讲清真象这件事情做好。不要只是去讲,不要流于形式,讲一个你就得叫他明白。”通过讲真象,众生在醒悟、在思考:大法究竟是什么,他们的师父这么年轻,为什么全世界这么多人去相信?有的问我:有没有炼功碟,好我们也来炼。今年上半年我两度向一位外地同学讲真象、洪法,如今她已修炼四个多月。有一邻居通过讲真象后,一年多以前也得法了。几年来我从未放弃过对我的几个哥姐讲真象,如今他们均已接触大法,除一人只停留看书外,两个哥哥都進入大法修炼。还有一位同学在两年以前我向她洪法讲真象,并送了一本《转法轮》,五套功法也教给她了,但一直没修,以后把书还给了我。我仍未放弃给她讲真象。最近她主动提出先教她第五套功法。由此可见,讲真象要锲而不舍。师父说:“眼下我们看到的是这种情况,再接下来大家讲真象就会更容易了,因为世人越来越明白,人们会主动来找你听真象,人们会来主动的找你学功,这个事情马上就会出现,而且在中国大陆还会出现全民都来反迫害。”(《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3、写信

2003年中的一天,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交流讲真象的方法,因为当时真象资料紧缺,提出用写信的方式讲真象。师父说:“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致北欧全体学员》)是呀,还等什么?我立即投入这种方式之中。我开始收集一些适合写信的传单,加以组合,内容一般分为四部分:1、介绍法轮大法及大法洪传世界,2、江××的妒忌,个人发起对法轮功的镇压,3、迫害事实简述,4、海外大法弟子反迫害、诉江、审江。我每次写信时,始终保持正念,满怀慈悲,让所写的每个字,每一笔发出去都是强大的能量。我要把大法的美好,真善忍宇宙精神深深的打進众生的生命深处。交信时沿途发正念让众生顺利收到大法信件。

4、先生的变化

对我先生讲真象,首先我要求自己当好人中妻,家务事多承担些,对先生的冷暖多关心些,再点点滴滴讲真象。师父说:“讲真象一定要理智的讲,用符合人的理念去讲。”(《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以前我先生根本不看真象资料及光碟,我则选一点他感兴趣的看如:江××的丑恶镜头、出卖国土的资料及光碟;法轮大法洪传世界;36名西人学员天安门打出真善忍横幅等说服他看。因为他有怕心曾几次用报纸遮住师父的法像,家里来人就赶快让我把法像收起来。经我多次讲真象,这种现象再没出现。有一次,他的同事来我家,我向他同事讲真象。同事看到师父法像问我:如果有不怀好意的人看到了去报告,你怕不怕?还没等我回答,我先生抢着说:“坏人進不来。”我心里感到无比的欣慰。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慈悲在洗净我,也在改变着我先生。

五、感悟

1、系统的全面深入的学法

我学法在整体上是这样安排的。一般情况下每日必学《转法轮》两、三讲,《转法轮》已读了四百零四遍。此外按时间顺序分阶段学师父的海外讲法、经文,包括7. 20前的讲法,因为时间紧,重点放在7. 20后。

我把7. 20后师父的讲法按时间顺序装订成几本,学习方便,连贯性强,我感到这样学法、悟法比较系统,全面深入。每一次升华无论在什么层次上对法的领悟较为清晰,有一定的整体理解。对师父在正法推進过程中,每次要求我们理解的法,要求做好的三件事领悟较顺,没有迷航。

2、“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

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在与同修切磋交流上,在证实法的一些具体做法上常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有时放在心中过不去,在学法中逐渐悟到对同修缺乏宽容、理解,这是一种强调自我的执著,这是在证实法中,在修炼中要根本去掉的为私为己的东西。

师尊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到天上的大觉者在很多事情上也是要互相协调、商量的。还告诉我们,大觉者都有这样一套自己对宇宙的认识,但是他们不争论。“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还说“你有一个好办法,想出来了,你是为法负责,用不用你的意见,用不用你的办法这并不重要。如果别人的办法达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并没有去执著你自己,相反的,你同意了别人,无论你说没说出你的办法,神可都会看见:你看看,他没有执著的心,他能够这么大度、宽容。”师父最后说:“……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我将以此法引以为戒。

慈悲的师尊造就了法,造就了大穹,造就了大穹中无量无计的天体空间、无量无计的生命,当宇宙在成、住、坏、灭的过程中走向最后一步,师尊珍惜生命、慈悲众生。为了在宇宙大穹解体时重新正法中救度众生,一步一步下走進入大穹,其间经历的漫长岁月,我们无法想象。

师尊将我从地狱中捞起,一点一滴启悟我、洗净我,带着我一步一步上走,浩荡佛恩无以回报,唯有选择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救度众生以实现对师尊的史前誓言!

弟子将抓紧时间,学好法,破除自小形成的“怯生”等一切执著,广泛的讲真象,救度众生,不辜负无限慈悲的师尊的苦度及宇宙的重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