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我于1996年得法,在修炼前我患有胆囊炎、痔疮、坐骨神经痛、头昏等等多种疾病。修炼后,师父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使我的身体越来越好,无病全身轻松自在。

我没文化,但我牢记师父教的“真善忍”这三字来衡量做人。我是离异和后夫过日子,后夫也有子女和孙子。炼功前我的家庭关系很不好,我们经常打闹,后夫的子女也不理睬我。修炼后,在家庭中,对待后夫子女的关系上,我处处以真善忍为准则,现在我的家庭和睦了,后夫的儿子媳妇长期在外面打工,留下孙子让我们带,我也毫无怨言,任劳任怨的干着一切。

修炼后感到师父时刻都在保护我。有一次,我不小心扯断了电线,一股强大的电流将我往前吸,突然觉得有一双手搂着我的腰,把我往后拖倒在地。我的手心被电烧伤了,但身体却完好无损,是师父救了我,不然我就被电打死了。

我只读了一年书,读不通《转法轮》,但我修炼不久,师父给我打开了智慧。现在我能通读《转法轮》和明慧文章了。

99年7·20江泽民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我们地区有很多同修到北京上访。我没有条件去北京,就在家中修炼。2001年8月我们开始集体学法炼功,说是集体炼功,其实在当时的环境下只有四个人参加,因为有很多同修被非法关押,在家里的又不敢出来,我们四人坚持集体学法,学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建议》等。

经过切磋,使我认识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出来证实法的重要性。但是当时的怕心很重不敢出来做事。直到半个月后,我们一起学法的一个同修因发真象资料被绑架,我得知消息后难过得吃不下饭。这些同修就是因为证实大法到北京上访,又顶着压力发真象资料,救度世人,才被关,被打,被判刑,被迫害得妻离子散,有的甚至被迫害死。而我也是大法修炼者,我又做了些什么呢?我开始反省自己,并且暗下决心:无论多大的压力,我都要走出来证实大法,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于是我立即准备了真象资料,步行回娘家。在三十里远的路上,边走边发真象传单。从那以后我就不怕了。

我不会写字,有同修教我一个办法:用木炭在地上反复写。我在地上学写了一下午,学会了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以后我就借做小生意的机会,步行到各乡镇赶集,所到之处能写就写,能贴就贴,还发放真象传单等,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们这片地区约有三、四个乡镇,炼功人较多。师父的经文和明慧文章需要有人及时接送。我利用自己做小生意的方便,主动承担起了这项工作。

2002年正月13日,我们这一地区统一在这天晚上发放真象传单和张贴、挂横幅。我拿着我们这片的东西,准备找功友分着做,但一个也没找着,只好一个人做。那时环境很紧张,我后夫被干部指定监控我。丈夫和我睡在一头,深夜两点,我发出一念:请师父帮助让丈夫好好睡觉。我就出去了,结果我在外面做了很多事情回家了,丈夫在家睡的正香呢。

有一年的正月初一,由于环境紧张而我家比较清净,功友决定到我家学法。我后夫养了一只狗,见人便叫,一直叫到人走了才会停。那天我发了一念:功友来我家时,狗别叫也别咬。结果十来个功友来学了半天法,狗真的未叫一声。

还有一次,功友提议到我前夫家学新经文。前夫家有我的儿子媳妇,他们都是常人,但心地善良。那么多人去他们都表示欢迎。当时前夫因车祸躺在床上,不能坐立。我们学法后的第二天,前夫就能下地活动了,两三天后就能下地干体力活了。我儿子认识到,他爸这么快就恢复了健康和我们去他家学法有关系,沾了大法的光。于是儿子媳妇积极支持前夫炼功,现在前夫和媳妇都在炼功了。

去年二月审江案,同修揭露江氏邪恶的文章由我负责搜集传送。大部分上交后,又收到十来份,有的是刚走出来的同修写的。我很高兴:终于又有一批同修走出来证实法了。可是刚过中午,外乡有两个同修匆匆赶来,要追回他们写的文章。他们听说写文章这是一场骗局,是邪恶为了迫害大法弟子设的陷阱,说别的地方已经在抓人了。我也没有细想,急忙赶车去外乡想拿回文章,结果没找到人,心烦意乱的只好回家。正好有两个功友找我切磋,都认识到关键时刻出现这些事一定是干扰。而且我手里还有十来份文章,如果悟偏了就会给审江案造成一定的损失。于是我们共同发出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没有任何麻烦。并且将那批文章交了。

因为我做的一些工作,同修经常提醒我注意安全。而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做这么神圣的事情,不准邪恶迫害。要说的话很多,师父给予我们的说也说不完,就写到这儿吧。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