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动摇不了我坚信师父和大法的心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我是1998年2月得法的,在修炼中,每天早上3点半集体炼功,晚上6点集体学法,信心十足,正处在修炼的美好幸福中,突然有一天,即1999年7月19日,同修告诉说本市大法弟子被抓走好几个。听到消息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被抓呢?就决定到政府去要人。

当天下午,我与同修一起来到市政府门前,当时那里已经有很多人了,我们在市政府门前呆了一夜。第二天,警察就开始抓捕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就象发疯一样打、抓。把年轻的大法弟子按在地上用脚跺,边打边往警车上扔,有的小弟子跟着妈妈也遭到迫害。下午警察把大法弟子团团围住,用大汽车把大法弟子一车一车的往外拉,分散我们。我们这一车大法弟子被送到一个房间里,其他同修也不知被关到什么地方。在房间里不让吃,不让喝,也不让随便走动,对我们進行威胁,登记姓名、住址、电话号码。同修们集体背“论语”、《洪吟》,警察就制止,他们向我们宣布法轮大法是“非法组织”,要我们以后不准再炼法轮功,我们一直被他们非法关押到深夜才放回家。

回到家后,心里很不平静,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竟遭到如此破坏,从内心不服,感到真是莫名其妙。99年11月的一天,我决心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还师父和大法一个清白。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准备动身,没想到这时家中出现一连串的干扰,使我无法脱身。以后又有几次想上访,每次都有种种不同的干扰和阻挡,始终没有走成。我悟到这一切事情的发生不怨别人,就是自己学法不深,常人心太重,执著的东西太多,而被邪恶钻了空子。

有一天,当地派出所知道了几个同修已经去北京上访,就到北京抓人,同时他们到我家问我:“你怎么没去北京?”我说:“这次没去成,有机会下次再去。”他们又问:“你看没看电视?”我说看啦。他们问怎么想的,我说不看便罢,看了电视更加坚定我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心。他们问为啥,我说电视上放的一切都是骗你们的,想骗我们不可能,全是假的,一个真的也没有。他们一听火冒三丈,一气之下把我抓到派出所。第二天中午把我放回家。从此村、镇、派出所一起出动开始对我進行骚扰。每天不是到我家就是传我到村办问话,或者是电话干扰。不断的干扰,使得我一刻不得安宁。法学不了,炼功都在深夜12点以后,尽管如此,他们也没能动摇我学法炼功的决心,我也没有怕心。

他们再找我问话,我都一一给他们答复,使他们无空可钻。我告诉他们:“法轮功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么好的功法,江××为什么要打压,我没学法前满身是病,体重不到90斤,通过学法后,我全身的病全好了,体重也达到140斤,我现在身体健康,精神饱满,江××不让我们学法,它能使我们不得病吗?它能给我们净化身体吗?我师父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它能做到吗?它做不到,还对我们又打又压,它能得人心吗?你们说我能听它的吗?”我向他们洪法,说了很多,滔滔不绝的对他们讲了学大法的种种好处,他们听完我讲的一切,说:“你师父有你这样的弟子,你们师父知道了多高兴啊!”我说我们的师父就在我身边,他什么都知道,每个大法弟子都是这样说真话办真事,做个真修者,我就有一颗信师父和大法的决心,谁也改变不了。

村干部叫我去报到,我对村干部说,我没犯法,也没犯罪,为什么叫我去报到?!我不听他们的,他们不甘心,不断的骚扰,我也不理他们,后来他们实在没办法就不再来干扰了。

我得法前在外地有一处房子,闲了多年,一直未住人。2001年初的一天,师父忽然点化我搬回去住,这样我又搬回住了。住了不久,师父给我在另外空间清理房间的情景就显示出来了,我悟到这房子除了大法弟子能住得了,一般常人根本不可能住人的。还有两次家中起火,但都未着起来,当时都是我不在家和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的。我知道这是师父帮助,没让火着起来。以后我悟到了师父让我搬回来住是因为这里没有大法弟子,让我回来是为了给当地人讲真象的。

悟到后就开始给当地人讲起真象,带着影碟机与真象光盘,我主动找到左邻右舍、亲朋好友,放给他们看,发资料,发小册子,见人就讲真象,见到陌生人说话提起也讲,这样走遍了很多家,凡是能走到的都走了,凡是能做到的都做了。插旗子挂横幅,粘贴标语,只要有利于讲真象的样样都做,给当地的邪恶震慑很大。常人都在说,这法轮功真了不起,传单象雪片一样,就是抓不到人。从师父要求讲真象起,我就一直在做讲真象的事,大法的福音已传到越来越多人的心中,到现在我周围的人对大法都能很好的理解,同时也给我们开创了很好的修炼环境。

2001年正是迫害严重的时期,村干部带领镇政府、派出所共十余人来到我家,说让我跟他们走,到村里谈点事,我厉声对他们说,“你们不用来这一套,谁还不明白,谈什么事也用不着这么多人,想骗谁。别觉得你们挺聪明的。”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心里发着正念,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中有人就大声问我,“法轮功你还炼不炼了?”我坚决的说:“炼,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他们说,“你走不走?”我说:“为什么跟你们走,我没犯法,更没有罪,你们不配我跟你们走。”他们急啦,一齐上来很多人把我抬到警车上,送入洗脑班。

進入洗脑班,他们对我们進行迫害,每天早上排队,报数,跑操,每天强迫听,看诽谤大法的书籍,录像,录音,还在墙上贴一些诽谤的画。当时大法弟子都集中关在一起,同修们就在一起互相鼓励,互相切磋,共同对付邪恶,集体发正念。我有时偷偷在洗脑班的墙上写“法轮大法好”,有时我们还组织起来集体炼功。当他们逼着我们看电视,录像时,我们就眼睛看着电视,心里在发正念,结果电视、录像上的什么东西也不往脑子里進。邪恶问我看完有什么想法,我说没有真的,全是假的。他们威胁说把你们这些人都送劳教所,到那里可不是在这里,在这里不转化的没有一个出去的。我们就每天集体发正念,在正念的作用下,那个恶警头子整天捂着头走来走去,想办什么事也想不起来,整天无精打采的,精神不起来,也恶不起来。他们叫我写看电视录像的感想,我说不会写字,他们问,你不会写字怎么能学法?我说学法是用眼看的,也不用手写。无论他们叫做什么我都不听、不说、不写,抱着一问三不知的态度对付他们。这样经过两个月,在我们强大的正念和师父的加持下,他们背后的邪恶被铲除尽了,也邪恶不起来了,我们堂堂正正的从洗脑班中走出来。

在2003年6月的一天,一大早,我炼完功刚发完正念,正在给小孙子煮奶,外面邻居告诉村里又来人抓你们啦,你们快跑吧。我考虑一下,决不能让邪恶迫害,不能配合它们,想到这里,我和我丈夫(大法弟子)抱着小孙子就往山上跑,一边跑一边发正念,邪恶就在后面追,也没追上,就发动全村的工作人员搜山,也没搜着。后来村里人和我说话中提起这事,问我,你们抱着小孩跑,我们怎么就追赶不上你们?我说我们正念正行,大法的威力,你们想迫害永远也办不到。

回顾当初在得法时,自己就是为了祛病健身,也不知修炼是什么,经过这五年来的风风雨雨,在正法修炼过程中,也有过不足和跌倒的时候,但在师尊的慈悲关怀下,我也不断的弥补不足,勇猛精進,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通过五年来的正法修炼历程,我明白了很多很多,也知道师尊赋予给我们的历史使命。知道师尊为了正法,为了众生,为了一切的一切,费尽了自己的全部。而我做为师父的弟子,决不能辜负师尊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在这五年中,顶着狂风暴雨,踏踏实实完成自己的责任,感到自己多么幸运,多么幸福。开天辟地就这一次正法时期,亿万年的等待,我能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的一员,这是多么了不起呀!是多么自豪,伟大,荣耀。自己的未来,永远永久的幸福,这不是能用语言表达的。想到这里,我决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期望、赋予我们的历史责任,我一定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最后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紧随师还,决不动摇,实修到底。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