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一大法弟子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12日】我于1997年8月走入大法的。虽然自己并没有象其他同修一样在身体上出现大的变化,但是我的心却在大法中真正的受益。从前我是一个从不肯吃亏的人,谁要是欺负了我,伸手就打、张口就骂,对丈夫更是想说就说,从未想过去宽容别人。这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在得法后不断的被破除,现在的我已经是一个全新的、按照宇宙“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的生命。丈夫看到我的变化喜在心头,知道法轮大法真的是从内心改变着人,从而他也成为了一名修炼者,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1999年7月20日,邪恶的江氏集团利用一切媒体诬蔑、栽赃师父和大法。为了证实师父和大法是清白的,我要用自己修炼的体会和心灵的受益去证实大法。1999年11月29日,我和几位同修一起来到北京信访办。当时在大门口到外是警察,他们根本不允许我们说话就把我们抓起来关在吉林驻京办地下办公室,然后每个大法弟子被单个叫到一个屋里,把衣服脱光,目地是想搜大法弟子的钱。钱被拿走后,还要我们签字,表示同意他们这样做。两天后我们被送回吉林,又在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在那里我们背法、跟犯人讲真象,他们都很爱听,都知道大法好,有的还跟着一起学。由于我们背法、讲真象,经常受到狱警的打骂、罚坐,而且不让家属接见,但这丝毫不能动摇我们坚修大法,坚信师的正念。

2001年10月,我和女儿一起進京证实大法,在半路被截回来,再次被非法关押15天,在那里我向内找,悟到这不是呆的地方,我得出去做真象,15天后派出所来人接我,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签字,不签就送学习班。当时我想:“我们修炼人是离不开法的,只要我能回去学法就行。”就这一念,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写下了保证,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给自己修炼的路留下了污点。兴华派出所知道我还一直坚持修炼,每到敏感日,他们就企图迫害我。2001年12日,半夜12点多,突然一阵敲门声,我脑中闪出一念:“谁来我都不给开门。”一看是派出所的,要我把门打开,我说:你们这样是违法的。谁也不能给你们开门。在正念正行中,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2002年10月,我和丈夫出来做真象刚回到家,就来了几个警察,我说:“你们来我家干什么?”他们说:“所长让你到派出所去一趟。”我说:“坚决不去,我是合法公民。”他们不由我说,4个人把我拖到院子里,惊醒了女儿,我女儿上前说:“我妈妈是好人,你们不能抓她。”这时一个警察用胳膊把女儿的脖子勒住,孩子被勒得上不来气,脸都变色了。我在院子里喊:“快来看,警察抓好人了。”丈夫说:“你们这是违法,对孩子都这样下手,今天谁要把我妻子带走,你们得负责。”这时我给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给自己留条后路,破坏大法会连累你的家人,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们不能这样做啊!他们被我们一家的正念正行震动,给所长打电话说我坚决不去。所长说:“那就写个保证吧!”就这样丈夫写下了保证。

痛苦中,我深刻的认识到,邪恶完全是针对我的心来的,当时我有怕心,正念不是太强,我内心深处非常难过,认识后,我写了严正声明并上网,所说所写全都作废,跟随师尊走到正法修炼的最后一刻。

2004年3月,船营法院开庭审判大法弟子,听到消息我想:我得去发正念。来到法院,已经有不少大法弟子了,大家整整齐齐发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中,他们草草收场,什么也没判成。当两位大法弟子出来时,外面的大法弟子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整个场面震慑得邪恶抬不起头来,灰溜溜的把大法弟子带上车就走了。当时的场面使整个法庭内外的工作人员、街上的行人、车辆都驻足观望。又一次证实了法轮大法在人间的壮举。

为了做好师尊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我利用工作之余,给周围的临时工人讲真象,并送给他们护身符,有一男青年说:“大姐,还有护身符吗,也给我两个。”我说:“你知道大法好吗?”他说:“我知道法轮大法好。”看到众生的醒悟,我很为他们祝福。

师父最近发表的新经文一再提醒:“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讲清真象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感到师父对我们都“棒喝”了,从中提醒我们,对那些在家到现在还不出来的弟子,要帮助做工作。我悟到:一是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如果落下就毁了他们。二是如果1999年7月20日前的修炼大法的学员都出来讲真象,哪怕给自己家的亲戚、朋友、同志讲,都讲明白了,那该救多少人哪!我感到责任重大,就得时时用法来衡量,多学法,多学法,基点才不会偏,才能完成史前大愿,才能走正,才能显出神的威严,无论做证实大法的任何事,都会事半功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