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大法弟子:几年来修炼历程中的点点滴滴


【明慧网2004年12月13日】我是一名99年4月25日之后得法的大法弟子。5年来的修炼历程,无论是个人修炼方面还是在证实法反迫害救度众生方面,一次次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其中,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

一、坚定修炼

1997年,我得了风湿性坐骨神经痛,这种病折磨得我不能正常工作,多方医治也不见效。后来,修炼大法的丈夫在98年7月向我介绍法轮大法,希望我能加入大法修炼之中。为了祛除病痛,我带信不信、带炼不炼的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当时由于人心太重,炼了几个月,身体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变化。为了祛病,也就一直带炼不炼的炼着。99年4月25日后,单位领导找丈夫谈话,不让丈夫公开出去炼功。我知道后,对丈夫说:“这么好的功法,国家为什么不让炼呢?我得好好炼。”从那以后,我便精進起来,也正是发出坚定修炼这一念,当天晚上在炼抱轮时,我真正的感到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身体有病之处嗖嗖的往外冒凉风;通脉时,我能看见表面肉身上的脉直蹦。当时心里真是无比激动!这一切更坚定我信师信法、坚定我修炼的决心,我就要 “坚修大法紧随师”。

二、坚定正法

在我决定坚修大法的3个月后,江氏集团于99年7月20日开始疯狂迫害大法,每当看到电视一言堂的谎言在肆无忌惮的毒害众生时,我的心里都在作痛。我从未因邪恶的宣传而对法产生过怀疑,师父为我调整身体时的情形我永生难忘!我深信“坚修大法心不动,提高层次是根本”,可毕竟由于得法晚,学法不深,开始时对于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一时还不理解。随着学法的深入,以及师父的《心自明》、《走向圆满》两篇经文的发表,我才真正意识到:我应当去北京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当我们一家三口决定在暑假期间進京证实大法后,我在梦中经常听到一句话:“败物灭 光明显”而在当时我对这句法并不熟悉。事后才体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这个悟性差的弟子,从而更加坚定了我去北京证实大法的信心。

2000年7月22日,面对着众多的便衣警察,我们一家三口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以炼功的形式向世人展示法轮大法的慈悲与庄严。后来,我被单位领导接回当地,非法投入看守所。進入看守所时,看到一些大法弟子由于被超期关押正在绝食抗议。当时我对于绝食不太理解,在法理上悟不明白,只是碍于人的面子也一同绝食。一天下来,我便头晕目眩,不想再挺了,便吃了饭。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才真正明白大法弟子是个整体。于是我心生一念:“要配合她们绝食,让她们早日闯出魔窟。”在这一念下,我再绝食时,不但不头晕目眩,反而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当天晚上躺在大铺上第一次感到了法轮在小腹处旋转。也就是在那时,我才真正体悟到“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这一法理。

三、坚定正念

随着正法向前推進,我们一家三口也开始大面积的讲真象救度众生。由于讲真象中掺杂了人心,丈夫在一次贴真象资料时被抓,被非法判了一年劳教。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没被送進劳教所,只是在当地看守所拘押。

非法关押7个月后于2002年4月初保外就医。刚刚回家半个多月, 4月中旬,哈市恶警及双城邪恶之徒在全市对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大抓捕,我家也在黑名单之中。4月19日半夜11点左右,在睡梦中我们被 咚!咚!的敲门声惊醒,敲门反复几次,凭直觉,我们知道是邪恶之徒。它们判断家里可能没人,于是便用万能钥匙非法开防盗门。我们三人意识到了邪恶要对我们迫害,于是,便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烂鬼。我当时心里不慌不怕,心生一念:“谁也动不了我们家的一切(因家里还有许多尚未发放的真象资料),谁动得了我们家,谁就动得了我们师父,就动得了这个宇宙。”紧接着我就继续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烂鬼,这场正邪较量历经两个多小时。由于我们三人没能形成一个整体,恶警还是用万能钥匙打开了我家第一道门,丈夫由于有怕心,就把第二道门打开了,门刚一打开,一下子拥進来二十多名哈市防暴警察及当地派出所警察,其中一名警察肩上扛着摄像机准备抓拍它们认为有用的素材。我看到这种情况,马上镇定下来,严厉质问他们:“我们是合法公民,在家休息,没违法犯罪,你们凭什么私闯民宅?”警察由于理亏不敢直视我的目光,只是一个劲的说:“没什么,没什么,找你们了解了解情况,配合一下。”然后问了我和丈夫的姓名、单位,简单的在屋子里看了看,其中一名管事的警察说:“这也没什么呀!”(当地公安局6.10在这次大搜捕中把我和丈夫定为重点人物,以为我家不是藏着它们通缉的人就是一个资料点。)之后,恶警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它们找不到继续迫害我们的理由,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第二天下午2点将我们放回家。

这件事后,我悟到,在强大的正念下,恶警背后的烂鬼被清理掉了,没有了邪恶的支撑,恶警也就无法气焰嚣张,所以,我们家隐藏起来的真象资料及大法书籍才没被邪恶之徒搜走。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我们才能得以安全回了家。事后我们才知道,4月19日当天晚上被非法抓到看守所的大法弟子有四十多人。能够从派出所平安返回家中的没有几个人。通过这件事,我真正的体会到师父说的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也更加明白了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的一段法理:“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身边还有无数的正神呢!我还有无数的法身都会正法。”

四、坚定使命

师父教诲我们讲真象、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在这一法理的指导下,我每天除干好本职工作外,其余时间一般都用来讲真象、救度众生。

一次夜里炼完功后,我准备到大街电线杆上写真象标语,走出我家居住的社区外,看到大街上有一辆车。从车上下来一个人,一瘸一拐打着手机朝我这边走来。我也没在意,继续朝前走,准备躲开他。没想到这人问我:“这是哪?”我以为他是外地人,就想尽快打发他,别干扰我,就告诉了他。我继续往前走,没想到这个人跟上来了,还在问话。我想这个人怎么这么麻烦?本着大法弟子应有的慈悲,我继续告诉他,可到他一下子窜了上来,把我按倒在地,捂住我的嘴说:“别动!动就杀了你。”我当时吓了一大跳,但是马上冷静下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要去做最正的事,我不应该遇到这种事。”这一念过后,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劲,从嘴里发出:“救人哪!”的呐喊,声音极其洪亮,响彻夜空。当时这个人被镇住了,马上松了手,我趁机拔腿便跑,一口气跑回社区。

到家后,和丈夫说明情况,我们夫妇都很不解:为什么会遇到这个事?我当时只是想,可能是自己有什么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就带着困惑睡了觉。睡梦中,我去一个考场考试,有很多的考生。我的位置应在21考场,我楼上楼下找考场怎么也找不到,每个考场都有两个监考教师把门。我急得够呛,终于在20考场找到了我的位置。这个考场单给我加了一个座位,有几个监考教师愤愤不平,他们对我说:“你来这么晚,凭什么让你考?”我当时说:“我偏考,为什么不让我考?”这时我一下从梦中醒了。醒来后,我体悟这个梦,慢慢的悟到:这次讲真象被恶人劫持,是邪恶的旧势力操纵恶人干的。旧势力认为我得法晚,没资格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所以给我制造了这场麻烦,企图消磨我讲真象的意志,阻挠我救度众生。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呵护了我,并及时用梦的形式点悟我,让我更加坚定反迫害,救度众生的信心。

这件事之后,我仍然正念正行,在讲真象的回归之路上更加勇猛精進,听师父的话,以各种方式救度着身边的每一个有缘之人。

以上是我几年来修炼历程中的点点滴滴。我最深的体会就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只要时时刻刻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慈悲的师父就会呵护我们。就如同师尊在法中说的那样,“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