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身边的学员所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17日】

(一)

我在96年开始学炼大法,在这之前有过一段痛苦的经历,我一连几次的死里逃生,再加上一身的病痛和精神上的折磨,面对这苦楚人生让我生不如死。《转法轮》这一神圣的佛法,如雪中送炭,让我看到了生命的曙光,明白了人生的真谛。

在学法炼功过程中,奇迹一天天发生,身体如脱了一层壳,变得轻松,精神也愉快,真是如获新生,我把这一切告诉了亲朋好友,他们也三三俩俩的开始了学法炼功,我们组成了炼功学习小组,大家一起学法炼功,每个人都受益无穷。

但是,1999年7月,一场突如其来的对法轮功的镇压开始了,我们想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没想到却以攻击中南海的罪名把我们抓了起来,接下来,又是一连串的罚款、订报纸—污蔑大法的资料,高价强卖。村里所有大法弟子也罚了款(包括80多岁的老人)。他们把大法弟子分类A、B、C、D,A类罚款5000元 ,B类罚款3000元,C类罚款1000元,D类罚款500元 ,如不交罚款则加倍罚或判刑带走,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这让我更加不解,一群手无寸铁、善良忠厚的一心只想做好人,以“真、善、忍”的高标准要求自己的法轮功学员霎时间被说成了篡党夺权、十恶不赦的坏人,从此失去了人身自由,不让出村串亲,本村也不能走村串户,甚至在集市上和学员见面打个招呼,说几句话,让人发现了,也会被抓起来。如发现有人炼功,举报者奖金5000元,炼功者罚1000元,弄得学员人心惶惶,天天乡里领导上村里来,村里干部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上,学员每天上大队报到三次,口头表态,让学员写个人体会,这些体会被限制只能说大法不好,如身体的变化不能说炼功好了,得说医生治好了,如说了真话就抓走,反正怎么难听就怎么说,把一个个的个人体会“保证书”交乡政府。

每当敏感日,就更加严,身份证也收了,至今未给,外地有亲戚朋友的也没去过一次,几个人看管一个大法学员,有上北京去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就给我们办学习班,挖树坑,学习15天,天天到,如迟到就让到太阳底下晒,逼学员烧大法书、大法磁带、资料、站着说大法不好,不说带走判刑劳教,他们写了反对大法的材料就叫学员轮班念,谁念的好就录上像,让电视台播放,让世人看了就觉得是真转化了,毒害了多少世人。让坚定的大法弟子站一宿,贴反对大法的标语,如不贴抓走判刑,使我们一分一秒不得安宁,我们所受到的精神折磨真是不能言表,痛苦至极。学员们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包括自己的亲人都不能理解,也不让出门恐怕被抓,真是我们的心都要碎了。我们这些对社会未造成任何坏的影响,反而使社会安定,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处处以“真善忍”为标准的大法学员却受到了这样非人的折磨。

(二) 我是1998年经人介绍有缘得了法轮大法,通过学炼法轮功,按照师父的教诲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好人,不久我多年的胃病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没炼功之前,每次胃疼得简直要命,严重时还会晕过去,邻居们都知道,每次求医问药也是暂时止疼,平时说犯就犯。

自1998年得了师父的法轮大法,并且遵照师父的要求严格修炼心性,不断地提高道德境界,尽量做到对别人好,结果奇迹出现了,六年过去了胃病至今也没犯过,自然是一粒药也不用吃,正因为法轮大法这样神奇,亿万群众通过修炼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才口传口、心传心让更多的人受益。 可是,在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伙为了私利对法轮大法和亿万大法弟子开始镇压,他们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事件”等谎言栽赃迫害大法弟子们。

下面是我讲述自1999年 7月20日以来,我自己的经历。当地乡政府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开始搜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进行烧毁,并向大法弟子们进行罚款,一次不行又一次,大家经济都很困难,可他们一个也不放过,因为坚修大法我一次次被抓。

在十六大之前,邪恶们把我们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又抓起来,在寒冷的冬天我们被关押在乡政府会议室半个月,里面没有火没有暖气,晚上大家依靠在一起互相取暖,坐凉板凳趴着桌子睡觉直到冻醒,在这样高压迫害下,弟子们依然坚定。

2001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刚从地里锄完草回家,邪恶们就从家中把我抓走,当天晚上他们把十里八乡的坚定的大法弟子抓来开始折磨,他们利用打手们狠狠地打我们,为了证实大法,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大家集体绝食,后来他们不但不释放我们,反而通知了上边,又召开全乡群众批斗大会,利用军警、公安把我们拖到会场,每人戴一个大牌子站在前面,羞辱大法弟子,大会结束后把我们送往县看守所,当时就把我们分开了,我和几个同修送进拘留所,当时天气很热,没有换的衣服更不能洗,身上一股难闻的气味,大家一直绝食抗议,看守们还命令我们围着大院跑步,为了抵制迫害,我们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我们大法和大法弟子们是被迫害的,我们没有罪,我们大家都是在做好人,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如果不释放我们宁可饿死也不放弃修炼,后来邪恶更加疯狂,他们找来医生和拘留所内的在押犯把大法弟子用力按在床上,插管强行灌食,痛苦难忍,只要吭声,他们就狠狠地打耳光,左右开弓,为了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最后办洗脑班强行转化。当时我难以忍受痛苦,犯下了大法弟子不应该犯的大错。

今天,我在这里郑重声明,在江氏流氓集团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紧跟恩师,继续坚修大法,直到法正人间。

[编者拄]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分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