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坎坷修炼路


【明慧网2005年4月20日】我今年60岁了,初中毕业。从事教育工作,是一名厂属小学教师,虽然文化不高,可能做教育孩子的工作,今天想起来也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我是97年8月初得法的,之前,我有一身的病,学法后不到一个月,身体就恢复了健康,走路也轻松了。下面就说说在江氏集团的连续迫害中,我的坎坷修炼路。

一、善恶有报是天理

2000年6、7月以后,厂、校领导一次次找我谈话,我当时心有一念:谁也别想说动我!但由于学法不深,与他们谈话时不能用师父讲的法理去说服他们。有时说着说着就没词了,有时一提到师父就伤心的说不出话来,自己先哭的不行了,这些现象干扰我洪法讲真象有一段时间。明白后就尽力克制和抑制自己,但心里一直有个想法,只要我能跟谁说上话,我就跟谁讲真象。2000年11月的一天,我去找厂书记讲真象,不但没讲成,第二天早上便通知我:停职检查,岗级下到三级。这期间,师父的点化,同修的帮助,使我在2000年12月8日只身一人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到了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也顾不得横幅上面的字是正是倒。很快被便衣抓到了公安局,因为当时学法不深,自报家底,随后被恶人送進了当地的拘留所進行非法迫害。

22天后回家。校方强行给我办了提前退休手续(原因是怕我修大法会被上级、610等知道后,找他们的麻烦)。后来听同事们讲,我走后没几天,校长的儿子突发性心脏病,一天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把校长吓得直哭。看校门的老头不到一星期突然一跟头栽下去,半身不遂。即使这样,该老头还没完没了的给我打电话,干扰我达一年半之久,我给他怎么讲,他都听不進去。该老头第二次中风至今4年了,还在家躺着(这是有原因的,有一次,我只在年级组请假,校领导不知道,临出大门时我告诉他:我请假了。结果我前脚走,他后脚就找书记汇报了。书记给我丈夫打电话到车间,说我请假回家了,我丈夫马上骑车往家赶,正好碰上我下楼往车站赶,当时我就发了一念:谁也挡不住我!于是他看我没拿啥,就又赶回车间去了)。

2000年6月20日,我被当地的邪恶绑架進所谓的“转化班”。这时我不断的向内找:意识到自己学法时心不净,修炼不够精進,对邪恶没有从根本上予以铲除,才招致再次被迫害,回想起来,真叫人痛心啊!就是因为自己念不正,主意识麻木给了邪恶可钻的空子,被囚在那个邪恶的魔窟里。一开始,我一次又一次的给他们讲真象,他们根本就听不進去。后来我便失去了信心,没能堂堂正正的走出来,而是违心的向邪恶低了头,心想:这地方我是不能呆了,先假装不修了。我要出去、我要回家,去做我该做的事情!给邪恶之徒写东西的时候,绕来绕去,不往大法上靠,然后又用铅笔在背面写了大大的两个字—“作废”,才交给它们。(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不管怎样,这一念之差造成的后果是我修炼路上永世的耻辱!!回家后,大家都用异样的眼睛看着我,从此,我成为人们茶余饭后闲谈的新闻人物,谁见了我都觉得我傻!就连身边平时最亲近的人都是如此。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痛苦,经常自己偷偷的抹眼泪。唯独我家的一个邻居见了我总是笑嘻嘻的,好象很关心我似的,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正是她在我被绑架前给“610“报的信;也正是她给所有我认识的人讲我怎么怎么;也正是她在我的学生家长面前谤师、谤法。即使这样,我仍然抱着一颗善心到她家给她讲真象,她还是执迷不悟。后来我才知道,她的老母在我被绑架不到10天,便突然一病不起,抢救过来后,全身不能动,也不会说话,就一口气儿,到2005年6月底就三年了。

以上发生在我身边的、实实在在的人和事足以证明:善恶有报是天理。

二、修炼路上的教训

在被迫害的5年中,我厂的大法弟子作了不少讲清真象的工作,有时大家分头去做,有时大家一起去做。有一次我们8个人一起去发资料,一个岁数大的在楼下看着一大兜资料,其余7人分头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去分发,不久,被厂公安处的一个人给发现了,当时此人就去追一个年轻的同修,其他人就趁机走脱了,那个年轻的同修后来也顺利回家。虽然这次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惊无险,但仔细想来,我们人数过多,声势太大,地点太集中,也没有很好的注意安全,才会有这次教训。此后我们总结经验教训,成立了2人小分队,在不同的地点同时发放资料。一直到2002年3月,我厂有一位大法弟子,约了几个人到山上发资料,被村民举报,在厂里关了没几天就放出来了。大家对此事都没有认真对待,想可能没事了。2002年3月10日,她被当地的邪恶绑架進“转化班”,我们也没有集体发正念帮她及早脱险,3个月后,她邪悟了。邪悟者把我厂大法弟子的情况给“610”全盘托出,她带着公安人员到处抓她知道的所有大法弟子,所以在2002年6月,我也被绑架了。我厂还有一个小伙子,2002年12月1或2号,他到一个同修家去(那次去了10多个人),结果全部被绑架,损失惨重!(事隔一年多后才知他与我厂的这个邪悟者有关系。)

三、在学法中不断归正自己

由于以上事情的发生,自己认识到是有大问题了,主要原因是法没有学好,再加上悟性差、人心重,给自己造成了许多磨难。例:自己身体出现病魔,家里也相继发生了一些变故,自己经常有一些不好的念头。记得有一次退休工资发不出来,我就对此很执著,动了常人的气。学法后,明白这些都不应该发生在修炼人的身上!学习《2004年在芝加哥法会讲法》:“大家知道,有许多东西、许多的执著心为什么那么去去不掉?为什么那么难?我跟大家一直在讲,粒子是从微观上层层组合一直到表面物质。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

通过阅读明慧周刊上的文章,文章中同修的正念正行事迹,激励着我;感到了正法速度之快,看到了海外大法弟子的大力援助,也看到了我们同是一个师父的弟子,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差距拉开的已经很大了!从那一刻起,我午夜12点发正念,再也不会为自己找理由辩解,时时处处用大法来要求自己,时时处处用大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使自己在正法的路上走正,让邪恶无空可钻。于是就找同修商量:订一个时间集体发正念,清除厂区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進一步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