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我叫新明(化名),今年五十岁,是辽宁省人,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神奇、告诉给所有的人。

以前,我是一个身体多病的人,尤其是心脏病、高血压、血粘,血脂高,都是要命的病,整天头痛,药一把一把的吃,速效救心丸急救盒整天装在兜里。整天愁眉苦脸。一年要做两次血液净化和激光。每年的药费都在万元左右。给我的家庭造成了精神和经济上的极大伤害,真是生不如死。

九八年我有幸得到了千万年等待的宇宙大法,看着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像,高兴的我眼泪止不住的流。每天和功友一起学法炼功、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就是返本归真。时刻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不知不觉我身体上的各种疾病都好了,九年来我没去过医院,没吃过一片药。精力充沛活的很充实。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象换了一个人一样。都知道我在大法中受益,都说这大法太神奇。我感到我是最幸运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我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进京上访,被抓。当时我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就要证实法。我没有牢狱之灾。结果在押回的途中我出现了心脏病、高血压的状态,恶警怕我死在半路上,捞不到钱,把我带到医院。大夫给我量血压:高压二百,低压一百二。当时大夫给我开了药,让我吃,我想我是修炼人我没有病,我也不用吃药,心想是师父在帮我哪!我修真善忍没有错,到哪我都要证实法。

恶警把我非法押回到当地派出所,做了笔录后,打电话叫家人把我接回家。回家后恶警和社区人员每天都来骚扰我,怕我再一次去北京上访,逼我交五千元押金。没有任何手续,还假装说:“照顾你有病,要不然就拘留你。”我真不明白,这就是我国人权最好的时候,连做好人的人都容不下,这是为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我看了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我一切解不开的迷全明白了。

回想起得法九年多来,一直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了今天。是师父带领我们走过魔难,再一次把大法的威德显。

今年七月份一天晚上,我感觉头痛脑胀,早早躺下了,迷迷糊糊中好象嘴里有东西,心想是吃剩的果肉,因为头痛不想起来吐就咽下去了,咽下去之后,感觉这么腥,这时嘴里感觉还有东西,就到卫生间吐,发现是一口血条子。一恶心又吐出一口血块子,这时我急忙叫老伴看看是哪出了那么多血,一看是大牙根出的血。老伴就用面巾纸给我堵上,一会就透了,就这样出了一夜血。

第二天天刚亮老伴忙叫儿子快开车把你妈送医院去。大夫检查完说是大牙根部有一个血包,开点药回去吃,没有事。就用药棉花堵上回家了,回家后血还是不停的流,我当时心也没底了,也没有正念了,完全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到了中午,家人又带我到另一家大医院看,做了各项检查,一量血压,高压二百一十,低压一百二,这时医生笑着对我说:你别害怕,这是好事,你这是脑栓塞的症状,这血从牙根部出来了,要是出在脑子里,你就危险了,你这可以说已经是医学上的奇迹了。给你开点药回家吃吧!

回到家我想吃点降压药,血压降下去就好了。吃了两天降压药,血压没降下来反而更高了,眼睛也出血了,这时我心想这下我可完了,心情很不好。当时我儿子说了一句:“妈妈,你不是修炼人吗?你这是病吗?”我马上明白是师父用他的嘴在点我。我恍然大悟,我想起慈悲的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

这时我感到师父在看着我,师父就在我身边,泪水啊,再一次的流出来,弟子修的太差了。这时我发正念,向内找,是这几天常人的事管的太多了,学法炼功也少了,被魔钻了空子,自己还不悟 ,这时我想我就坚信师父,坚信法。我是神,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我把药都扔了,心想我没有病,全盘否定邪恶的黑手烂鬼,对我的干扰和迫害。

流了十八个小时的血不淌了,第三天脑袋也清醒了,身体非常轻松了,我感到人神之差就在一念中,全家人都说大法太神奇了。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师父给我延长的生命完全是给我炼功用的,在今后的修炼中,不管邪恶怎样疯狂迫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决不动摇。在反迫害中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助师正法。

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