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雨中不断成熟、前進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我本不想写心得体会的,可昨晚梦见师父拿我的作业本打开给我看全是空白。师父说:“任何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于是我再提起笔。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用延长的生命来救度众生

我是96年得法的弟子。得法前,我是一个对名、利、情很执著的生意人,刚学法时,学得不好,为什么要修炼,也不是很清楚,我还和别人说,炼法轮功真好,生意比以前好多了,所以一天到晚埋头做生意赚钱,有时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还和生意伙伴打骂。由于自己强烈的执著心不放,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看的清楚,抓住我的漏,下了毒手,让我在去做生意的途中发生了车祸。

当车祸发生时,我意识到已经到地狱里去了,其它什么也不知道,全身都动不了。后来忽然想起昨晚梦见一个女人给车撞死了,到处都是血。我心想这不是我,我有师父,便求师父救我,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看好多人都围着我,有人说:“你们家祖宗管事了,开车的逃走了,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我看腿肿起好大,不能走路,单车撞坏了,这时想起师父讲的法“好坏出自一念”,我就想我没事,我是大法弟子。结果通过几天静心学法,没用药几天就好了。事后有些后怕,如果没学这个大法也就没命了,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呢?没命什么都没有了。

通过这次生死关后,我找到了自己根子上的问题,长期抓着名、利、情不放,形成了强烈的执著,作为修炼人要放弃的就是这些东西,而我却抓住这些东西不放。师父在经文《真修》中教导我们,“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在《修者忌》讲到:“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

我悟到法理后,二次進京证实法。走出自己的家门我就把生死置之度外,在很多人来来往往的地方贴不干胶和贴横幅,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平安回家。回家的路上师尊点化我,我就把省吃俭用的钱拿到一个县城和几个同修搞了个资料点。开始几个月运行很好,但后来不知不觉生起了欢喜心,干事心,学法相对也学的少了,悟性也跟不上来。忽然有一天,房东的儿子敲门说:“公安局的来了”,另俩个同修听了吓的脸色苍白,赶快就要走,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我一个人就收东西。后来那小男孩说,看你俩个人吓成这样,我是骗你们的。事后大家也没多想,也没悟一悟,是不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们。

过了几天等我从别的地方回来,房东告诉我,有一位同修被公安人员打的全身都肿了,把这里的东西都抄光了。被抓的两个同修中的一个在恶警毒打下把我也说出去了,恶警把我带到派出所,他问我的一切我全盘否定,我和他讲大法的神奇,并请求师父加持,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平安的离开了那里。

重新建立学法组、带动未走出来的同修

我们炼功点至99年7-20邪恶疯狂镇压时就散了,好多人就呆在家里不敢出来,更谈不上去证实法。我悟到师父这么慈悲不想落下一个大法弟子,而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应该主动去承担自己的责任,于是就一个一个的把她们叫到我家一起学法,学完法后大家互相交流,切磋,怎样来做好师父安排我们的三件事。有时看《明慧周刊》。因为好多人不大愿看《周刊》,说耽误学法的时间。我对此提出我的看法:“《明慧网》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园地。我们不能自己上网看明慧,看《周刊》是很必要的。而且这本《周刊》是同修们付出很大的代价才做出来传递到我们手里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重视呢。”现在大家有时间也都看《周刊》了。

我是做资料和传递资料的(我们学法组的人不知道),我家放的东西多,我说我们还是要注意安全,在我们家学了这么久了,能不能换一个环境,也许更好。另一同修主动提出到她家。

隔不久丙同修到郊区贴不干胶,被当地不法分子举报后被恶警非法劫持,不法分子到丙同修家抄家。晚8点,我们照常去丙同修家学法,不知恶警站在门口开门,進去一个,抓一个,一会儿就抓了好几个人,说我们聚会,而又搜到同修身上有不干胶。问我们的话,我们都不配合,另一同修抓進来就想走,几个恶警抓住她的手想打人,把这位同修吓的脸色苍白。我悟到同修也许正念不强了,我要帮她,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迫害她就等于迫害我。

我马上打开窗户,大声喊!连喊几声,几个恶警恶狠狠的把我拉过去就打。几年来,我从没受过这种毒打和恐吓,打我的时候我喊了一声“妈呀!”但我马上想起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很多当被打得很痛的时候嘴里却在喊:‘妈呀!妈呀!’完全把这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了。那么这个时候我去保护他,这些旧势力它就不干了,因为它在维护着旧的宇宙的理。它认为那是宇宙的唯一理,新宇宙它看不到。它就要说:‘这是你弟子吗?你看他把你当师父了吗?他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了吗?他有正念吗?他放下生死了吗?他做到金刚不动了吗?’” 想到这我立刻高喊“师父!师父啊!”恶警马上停下没打了,我的泪也流了,那一刻我深深感受师父的慈悲佛恩浩荡,真正悟到,“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这时我的正念更强了,我们和他们讲真相他不听还骂人,我发正念让他立刻现世现报,恶警头子真的在那不舒服,满脸苍白,他打电话要对方来人把我们带走。我请求师父加持我们,还有许多众生在等待着我们救度,让他们电话打不通,现在我就要离开。恶警电话总打不起,只好到阳台上打,我赶紧叫丙同修开门,我一跑,后面同修跟我一起跑,邪恶马上来追,没追上。当时我的脚好象没落地一样,因我光脚跑,路上又有尖尖的石头,玻璃等,可我啥感觉也没有。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先修心,再修打印机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自己买了电脑和打印机,经过同修的帮助,我很快学会了上网、编辑、打印,制作不干胶、条幅、刻录光盘。我全身心的投入到证实法中。由于当时参与的人少,我自己主动承担了我所学会的项目,并传递资料,还包括配合协调。这样一来我的学法、炼功时间相对少了,正如师父指出的:“由于大家现在确实很忙,很多人都主动分担了好多工作在做,就使学法很难投入進去。思想中老想着正法的事,在学法中静不下来,实际上等于白学。你不能理智的、清醒的学法,那就是白学”。(《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法学不好,相对发正念和做大法的资料也做不好,打印机出问题,打得好好的忽然有几张纸前面2排内容打不出。我对着打印机发正念,再运行还是这样,弄得我焦头烂额,想起外地同修来一次不容易,不但需要几十元钱路费,而且已经很晚了,没车了,只有请求师父。再静下心来向内找,知道是自己近来学法少了,要静心学法。在法理启悟下,我仔细向内找,找到自己证实自我的心、求名心、干事心、显示心、私心等等各种常人心。总认为这些机子将来都是法器,舍不得让给别人。师父讲:“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找到根本上的执著后,我否定它、排斥它、修掉它。请求师尊加持、同时和打印机沟通,再加上发正念。过一阵子,从新启动打印机,顺利的把当天要做的全都做好了。

我再一次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佛恩浩荡,真正悟到,师尊讲的:“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师父还教导我们“学法的时候,大家不要拘于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的去学,不要思想溜号,一走神儿啊,那就等于白学。从另外一方面讲,如果学法时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个形式问题,实际上是等于学法者对法也不太尊敬,那么法能显露出来吗?从这一点上讲,我想,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学法,注意在忙的情况下学法要稳住思想。”(《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现在我在努力去掉这些根本的执著,使自己做到真正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只要证实法的事需要,我就要无条件的配合,只要能证实大法,我都主动的去带动周围的同修,把我掌握的做不干胶、制作横幅,刻录光盘的这点技术都告诉同修。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们现在配合、运行都很好。

是师尊和大法才使我走到了今天,使我在风雨中不断成熟、前進,使我在证实法中逐渐放下自我,锻炼成了坚定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大法给予了我一切以至未来至高无上的荣耀。我的一切都来源大法,那么我将把我的一切都回报给众生。我会牢牢记住师尊的话“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芝加哥市讲法》)。请师尊放心,我也会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放下人心,放下自我,做好三件事。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