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不断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在法理上一直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真善忍”很美好,这个功法好,对于神佛也没有太多的概念。从修炼至今,没有什么大起大落,有时没做好,很惭愧。对不起师父。看了同修的体会,有一天忽然感到应该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感谢师父,证实大法。只有大法才造就了我,只有师父的洪大慈悲才包容了一切。

二零零一年我曾经走过弯路,那时师父经文发表,我觉的我不对了,有一个同修对我说:“只是听师父的,什么佛,什么神,什么道,什么魔都动不了我的心。”(很感谢这位同修,他也曾经消沉过,不知现在如何,师父在《济世》:“不信良知唤不回”,相信这位同修一定能精進起来。)我一下子明白了,我错了,我很难受,我很恐惧。这时有人叫我去外地工作,我觉的是师父安排我工作。

于是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工作,我想我要尽力做好。当时在广州复印困难,我们联系不上资料点,我想我那是小地方,不会太注意这方面。于是我去复印。我找第一家复印二百张,当时我一回头,有个警察站在不远处,只是他没向我这边看,我一直想“邪恶看不到,邪恶看不到”(当时还没有正法口诀),复印完我赶快走,我又去第二家复印,这家老板蛮好的,表示不知道大法遭迫害的事,临走时还留下一份看一下。我很高兴,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我性格内向,胆小,口笨,一直很发愁怎样讲真相,再加上自己错过,很没信心。通过这一次,我信心大增:会有人听真相的。我也明白和这里的人有缘,于是我下班后去发资料,平时在街上或车上我会主动跟人聊天,总会遇到有缘人。我很高兴,当然也遇到不愿意听的,也遇到过穿便服的警察,不过都没有怎么的,他们不听,不信,就算了,我就走了。

那时看同修的体会给我很大鼓励和帮助。记得有一篇《童话故事》《一臂擎天》,在《童话故事》中,当真正信师信法,无条件向内找时,任何邪恶都不存在了,在邪恶的眼皮底下,真相资料每天依然广传到众生手中,打印机每天轻快的唱着歌,真是童话故事中一般美好。我在法理上明白了很多,破了我很多人的观念,很美好。我再次写下了自己的严正声明:生命的意义在于同化“真善忍”,我要坚修大法。《一臂擎天》中同修体会到每个大法弟子都可以一臂擎天,助师正法,破除一切邪恶。那时还没有正法口诀。这给了我很大信心和鼓励。那时我也常常想着我可以一臂擎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大半年后,我离开了那座小城市。回想起来,我知道是师父安排我来这里,让我从新归队,鼓励我,扶着我走回正路。我总觉的我们是师父的孩子,当孩子做错了事情,做父母的根据孩子的性格特点,弱点,承受能力去教育他,引导他,循序渐進,无限的耐心,细心,操心。我从小自卑,性格内向,胆小,口笨,总觉的在社会中是弱者。当做了错事更是难以自拔。法理不明,学法不精進,意志力差,又怕酷刑(虽然还没有亲身经历酷刑),总之自己很不好。师父就是这样以洪大慈悲才包容了我的一切,安排好了我的一切,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扶我起来,扶着我走,看护着我走。我说这些是想告诉尚未归正的同修,抛开一切执著,抛开一切人心,相信师父,有师父在,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在怕心之中就如跌倒的小孩,不愿认错,不愿正视自己的问题。其实还是不相信师父,不相信大法。而是害怕邪恶,相信邪恶了。师父会根据你的特点,你的承受力安排好你的一切,只要你愿意修。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考验想毁掉你是不可能的,师父根本就不承认。其实这里真是一个信师信法的问题。我后来明白了。记得一位同修讲过:当一个婴儿放在老虎口中,他是不知道害怕的。婴儿没有人的观念,他不知道老虎是可怕的,吃人的。在修炼中也是这样,是人的观念障碍了我们的正念。

走到今天,我其实和修炼前已经变化很大了,有很多东西是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不再那么内向了,因为要讲真相,需要主动跟人沟通。在不断学法中,明白了法理,明白了为何而修炼,意志力坚强了,怕心也在渐渐去。只要相信师父,按师父要求的去做,什么都很顺的。在讲真相中会碰到很多很好、善良的人,也提醒我要不断讲真相。在修炼中一直是磕磕碰碰中走到今天,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没做好,时常不精進,需要师父操心。时间很紧迫了,要抓紧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正念正行,走好以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