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珍贵的回忆(图)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6年3月10日】1992年师父将宇宙大法公开传世,95年4月法轮大法正式在台湾传开,我有幸在95年10月底走進这个功法。

* 参加北京国际心得交流会

记得在96年10月底时,我和台湾二十几位学员第一次到北京参加六天五夜的“国际心得交流会”,那次对师父的印象最深刻,也是我难以忘怀的首次集体学法经验(以后台湾的集体学法交流也就是参照这种方式)。因为从修炼开始一直没机会亲见师父,只能在书本上看到师父的照片,看照片时第一个印象就是感觉师父很慈祥。

到北京参加心得交流会时,因为大家学法还不深,内心并不懂修炼到底是什么?到底好不好?我们也在检视修的这部法到底是正还是邪。在《中国法轮功》中,师父谈到,“我们给你这么多东西,但是不要你们一分钱。”

我就想着:社会上所说的邪的和正的完全不一样,像敛财、骗色,和不讲真话的,那些我们就把它说是邪的;但师父在法中讲的是教我们怎样做人、怎么样处事,包括修炼返本归真,确实是最正的。得法初期,我们只知道炼五套功法,也不知道怎么修,随着不断学法,才渐渐了解什么是修炼。

去北京时,其实是抱着盼望见到师父的心情去的。抵达后,我们中有人向研究会的学员提出我们想见师父,结果得到的答案是师父不在国内。我们也就放下了这个心,参加当地学员给我们安排的心得交流活动还有家访。

* 首次参加集体学法

初次到北京时,一下飞机,看到北京学员抱着厚重衣服等着我们,他们怕我们台湾学员不适应北京寒冷的天气而受冻,从那一刻起见到北京的学员,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比亲人还亲。

高精度图片
华侨饭店会议室集体学法交流

高精度图片
方泽轩餐厅外面空地集体学法交流

高精度图片
戒台寺炼功

到北京的第二天与第三天都是参加心得交流会,只是换会场而已。直到要回来的前二天,研究会的人集合了所有学员,一起参加学法交流,那是我修炼以来第一次参加学法组。当我们要回来时,研究会的学员为台湾学员准备了《转法轮》、法轮章、法像、横幅及相关法轮功资料,让我们带回来台湾作为洪扬法轮功所用。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1996年北京法轮大法修炼国际交流会

在北京的时候,连着好几天我见到了在录音带中师父曾经提过名字的学员,包括研究会的人员,当时也起了崇拜的心态(后来在学法中这些心渐渐的去掉),陆陆续续见到好几位,他们都很亲切、和蔼,好象一家人一样,不分你我。有一次北京的学员说,你们台湾来的功友,有许多动作都不正确。因此特地安排时间,帮我们每个人调整动作。在北京的几天里大家相处很愉快,到了最后一天,研究会人员告诉大家说,明天你们要回台湾了,最后一个晚上大家就在地坛公园里面的餐厅“方泽轩”聚餐。

当时听说北京偶尔有一些干涉骚扰大法的事发生,然而晚餐时外面有人在说:马路上有很多公安。吃饭时我心里想着:此行圆满,唯一的遗憾是没见到师父。在差不多七、八点钟的时候,突然听到如雷掌声,我转头一看,师父穿着一件大衣,个子高高的。师父满年轻的,体格也很魁梧,皮肤却非常细嫩,令人印象深刻。

高精度图片
在方泽轩餐厅吃饭时,听到如雷的掌声,转头一看,是师父来了

* “一朝亲得见”

我们用餐时分前后两厅,师父从中间走过来,那天晚上我刚好坐在走道旁,看到有学员与师父握手,我不由自主的立刻站起来。当时很激动,我说“师父您辛苦了”,师父还跟我握手。师父说“好好好”,那一刹那我觉得很激动,其他的学员也一直鼓掌,而我一直握着师父的手不想放开,当时也没想到是否不敬或失态等问题。然后师父到隔壁餐厅时说,大家快点把饭吃了,吃饱了我再跟大家讲讲话。结果不到十分钟就把饭吃完,并把桌椅收拾好了。

高精度图片
有幸当面聆听师父讲法

研究会的学员宣布,请大陆学员将前面十排座位让给海外学员,我们有幸更能接近师父,听师父讲法。师父站在前面把外套收起来开始讲法,师父讲起话来字正腔圆,听的很舒服,又好象跟家人讲话般亲切,那天晚上讲法一、二个小时。

隔天要回台湾的飞机上,我们几位学员聚在一起想回忆师父讲法的内容,但一个个都无法凑的很完整,这是我们第一次恭聆师父讲法,也不知道法是这么珍贵。因为我们还没到北京之前,《精進要旨》都是由北京的学员一篇一篇的传过来,我们再翻印发给每位学员。但当时,有一部份学员包括我在内,对经文没有那么重视,都是看了就随便摆放着。这次参加北京学法交流后,我们才知道大法的珍贵,包括学法和炼功都更珍惜重视。回到台湾后,我们就按照和北京弟子交流的形式,包括集体学法等,在台湾慢慢发展起来。

* 师父来台湾讲法

隔年师父到台湾来,当时我突然接到开会通知,大家在傍晚六点多就赶到台视的会议室集合,去了却没什么动静。直到八点多,师父走了進来,大家很高兴,都站起来鼓掌,掌声如雷。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台北见到师父,当天晚上,师父对我们讲了一次法,结束后连络各地学员直到深夜两点。

第二天,也就是1997年11月16日,师父亲临“三兴国小”讲法,那次约有一千人参加。隔四天后的11月20日下午,师父慈悲再次于台中雾峰农工学校讲法,约有四、五百人参加,那天师父讲法讲的特别晚,约到七点多钟才结束,我们有幸与师父一起用晚餐。隔天我们到机场送机时,在出境处师父给送行学员讲法,那时的我们对师父的话似懂非懂。

当师父在候机室为学员讲法时,有学员拿着照像机想要与师父拍照取景,师父看见了,就主动说大家一起来合照,并选了一个地方,说这里光线比较好。

回首自己得法过程,从开始修炼时的半信半疑,到现在坚修不移已逾十年。我深深觉的此生能跟随师父,能得到这个宇宙大法实在太幸运了。他改变了我的观念和家庭生活,还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几年来,我一直牢记师恩,尽量每天都出来炼功、学法,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不忘自己的史前誓愿--助师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