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食闯出魔窟的心路历程


【明慧网2006年6月16日】以前,我多次被迫害,好象一走出来就面临迫害。前段时间,当我再一次被非法抓入牢笼,我终于占据主动,正念闯出。谨以以下体会与同修分享。

被抓当晚,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回想发资料的心态,从根本上讲,不是为了救度众生,而是为了自己的成就和威德。慈悲善念不够,发不出强大的正念和神通。旧势力因此抓到迫害的借口。本来我比较擅长面对面讲,但是非要采取发资料的方式,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个人觉得发资料提高快、威德更大。做三件事时,把大法和众生放到次要位置上去了,看起来在做大法的事,实际用的是常人之心。

我也找到了怕心。做大法的事不够堂堂正正,人家说一看我脸色就已经怀疑上我了。我悟到这个怕心和根本执著有连带关系。做事的基点如果是为私的,那就没有做到时刻放下生死,放不下生死就是一种怕。做事的基点如果不是为了大法、为了救度众生,就没有在更高层次中修出来的源自于大法的正的力量,就和宇宙特性产生隔阂、和大法产生间隔。自身正的力量不足,面对邪恶时就会害怕。

还有,被抓时运用神通不够。当时大法已经展现出神迹:让我跑的非常快、让别人扭不住我。但是就是因为对大法坚定不够,怀疑、顾虑和默认的心理抑制了自身的能力,在关键时候又转而采用人的办法,那人的力量当然不够。

找到问题所在后,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就算我有漏它们也不配考验我,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小小牢笼关不住大法弟子,一定要正念闯出。

关键时候我想到了师父在《旧金山讲法》中的话:“这学员想都没想自己会残废,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学法,正念很足,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医生告诉她粉碎性骨折都没对就给打上石膏了,这都是那些个监狱的医院干的,她不管那个,我要盘腿炼功,疼的不行还坚持,后来盘腿也不疼了,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鼓掌)你们谁能够这样,旧势力就绝对不敢动他。谁能够这样,谁就能在过关中走过来。什么叫正念哪?这就是正念。”

还有在《 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但是这不是能有意表现出来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这一步,使你成为了这样的生命。”

我下了很大的决心,放下生死,反正就是要破除邪恶的安排,要出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样,我想到了绝食这种表面形式。因为能够放下生死,在以后的经历中,恶人对我无可奈何。我什么都不配合他们。零口供。后来我被送往看守所。

在去看守所的路上,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决心不配合邪恶。想到师父说的:“明慧网登一篇文章,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当时自己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就是知道要按师父的话做,不配合邪恶。在看守所门口,我大声讲真相,在门口劳动的犯人、看守所的警察、送我去的警察都被正的力量震住了。警察感到很理亏、低着头。由于我不配合,后来是被他们二十来个人强行推進去的。以后回想起来,这样做的意义是巨大的,震慑了邪恶,也给自己开创了环境。

進到牢房里,继续面临犯人的拳头的威胁。我没有害怕,放下生死,就是要正念闯出去。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什么问题也出不了。

我从来没有绝过食,但是我不怕吃苦,再苦再难,也要否定这场迫害。同时我在思想里也否定绝食一定会很苦的这种想法。这一切都是旧势力强加的,我们不能承认这种魔难。因为不承认绝食过程中的魔难,绝食中真的没有感到太多的不适。我知道师尊在帮我承受着,师尊时时都在照看着弟子。

绝食第二天,犯人对我讲了一句话:“你这样绝食根本没用。”我吃了一惊,这不是偶然的。我得向内找。我悟到,自己绝食的基点是有偏差的。绝食只是一种表面形式,真正的破除邪恶的力量来源于大法,来源于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发正念,解体邪恶;讲真相,归正人心,也是解体邪恶;更根本的还要归正自己的心,自己心性达到标准,师父就会帮,旧势力也没有迫害的借口,这一难就化解了。所以不能依赖于绝食这种人的形式,更不是用自己的生命来向狱方要挟什么。我们只是借用绝食这种形式表达自己正的呼声,用自己放下生命的勇气,向世人传达震撼人心的正的力量!用这种方式抵制迫害。

我進一步向内找,今天自己在这里绝食,根本目地是什么?不能光图自己出去,想出去的心不是执著吗?师父说“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师父安排弟子在哪里证实法,弟子就在哪里,没有什么好执著于自己的。但是我为什么还要出去?这是因为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是不被师父承认的。旧势力对一个大法粒子的迫害,就是对师父正法的破坏,所以要破除它。我要出去,出去更有利于证实大法,这是正法形势的需要。我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法、为了众生,不是为了我自己。

这样一想,豁然开朗了好多,隐藏的根本执著、根本的私不断的在去除。觉得堂堂正正、一身轻松。接下来发正念,力量强大了许多,左右手掌处各有一个(或多个)法轮强有力的旋转。我心中知道,邪恶一定会被清除掉,我肯定能闯出去。

由于我意志坚定,邪恶来软的、硬的一概无效,邪恶力量彻底失去了信心。几天后,我出现一次生命垂危的症状,被送到医院,继而回家。

当时在医院,又等待了很长时间。我心里有些着急,这时听到看守说“……取保又取不了,还要送到某某地方去……”。好在自己守住心性:“这一切谁说了都不算,师父说了算。”赶快向内找,还是那颗急于出去的心。任何一颗心都给自己带来魔难和阻力,任何一颗心都不能留啊。

我突然悟到一个理,只有完全站在大法的角度考虑问题,才是生命最大的智慧。在大法修炼中,作为同化法的生命,没有索取的份,只有付出的份。任何一个索取的念头,都会障碍住自己,反而使自己得不到。师父说过:“……求什么都没有用”(《转法轮》148页)。相反,师父说“无求而自得”。当我们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把自己尽量达到“无我”的状态时,我们已经摆放了自己将来的位置。修炼的路也越走越宽。

记得师父说过:“这个宇宙的特性就起这样一种作用”(《转法轮》25页),“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精進要旨(二)•再论迷信》)。能为大法付出,那是生命最大的福份和荣耀。有着为大法付出的机缘,也是师父赐给我们的,我们要好好珍惜啊,千万不能掺進私念。这才是正理,和人的理整个是反的。

虽然回到了家中,我知道,修炼的路没有结束,在相对宽松的环境里,自己不能放松。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放下生死之念,破除障碍、证实大法。从某种意义上说,牢笼外和牢笼内,对修炼人的要求一样严肃,在牢笼外,主意识要更强。

这次在牢房,开始没有刻意和犯人讲真相,因为要不断背书、向内找、发正念,集中精力破除邪恶。但是后来很多犯人发自内心认同大法。原因是因为自己做的好、做的正,在犯人打我时,发自内心的慈悲,感化了世人。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无畏的风范,轻松的心态,坚定理智卫护真理的精神震撼着人心。犯人发自内心的佩服,对大法发自内心的尊重。在我后来快出狱时,他们帮了我很多。

这一次,由于师父加持,由于心态较纯净,由于敢于放下一切跟师父走,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慈悲的力量。不论是什么人,我尽量不把人看死,尽量给人机会,小心的呵护着周围人们的正念以及有可能生出的正念。就算是在无知中骂老师骂大法的人,我没有马上放弃他,在合适的时机用善念和他讲,善的力量穿透人心,他马上就真诚的向李老师认错。平时生活中遇到矛盾也不往心里去,就是想要救人。

所有接触我的警察,绝大多数人我没有把他们看成对立面,他们来恶的,我用善的力量化解,他们就恶不起来。我对他们说“请您想办法帮我们”,说的时候无意,只是劝善。有意思的是,他们后来或多或少,情愿不情愿的都帮了我。我知道了大法弟子的善念的力量。我们想让众生变好,他们就有可能变好,在正法中不起坏的作用。我们给众生机会,众生就有机会。

只要我们做的正,能放下生死,证实大法,大法的力量就会在大法粒子的正念正行中展现出来,这种正的力量无坚不摧,什么邪恶、旧的势力、旧的因素、天上人间的力量都挡不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