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七天悟法理

【明慧网2006年6月2日】风风雨雨走过了九个年头,受尽折磨,九死一生。五年的牢狱煎熬,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劫后余生。获得自由后,松懈了精进的意志,求安逸之心,怕心,惰性左右着我,没有时时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七天的非法拘留中,我感觉到了师父的佛恩浩荡,同修的正念神威,世人的善念善举,佛法的庄严神圣,还有向内找,在法上的认识,正念正行的重要性,最后解体了邪恶,化险为夷。

下面是我的一点认识,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这件事发生在早上上班的路上,我在车上拿电子书看,被便衣警察偷看绑架。当我被便衣警察绑架时,没有想到师尊,也没有想到大法,当时是焦急、不满,还有一点点不安。发正念时,完全是为了自己走脱,而没有想到它受黑手烂鬼操纵、是受害者之一,应救度。在公安局那些人张牙舞爪、气势汹汹,而我也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快讲”,而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

被带去非法抄家返回公安分局的路上,师父的法《师徒恩》打入我的脑中,但是当时我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理解不好。我无高血压、心脏病症状,我也不想绝食,那通过什么外因能闯出啊?心里很茫然。

当拘留所的门“当”一下关上的时候,我的心也随之沉了一下,没有“坦坦荡荡正大穹 巨难伴我天地行”(《洪吟(二)》)的豪气,坐在那里想的是:丈夫每月工资净剩400元,生活困难如何维持?孩子学习无人辅导怎么办?时而又想一日三餐的大萝卜片子真是难以下咽,睡的那板铺前挤后拥,还有那眼前的栅栏,身后的铁门;时而又想几年来中共恶党的种种暴行和虐杀;想到那些行恶者还在变本加厉,真是不寒而栗。看到窗外的天空、阳光、大地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有一个声音在呼喊:我想回家,我要自由,我一分钟也不想呆。我的心情时而悲哀、消沉,时而酸楚、恐惧。那时的我,浑身无力,头晕,虽生犹死。深刻体悟到了邪恶的目地就是要把修炼者的意志毁掉。

在这期间我不断的背法,不断的清理自己,不断的和同修切磋。这正与邪的较量,真是惊心动魄啊!当我背到“法徒精進志不退 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志不退》)时,我内心发出强大的一念:“不能倒下,师父救我”,领悟了“巨难之中要坚定”,一股力量油然而生,请师尊加持清除解体干扰我正念的一切因素。此时顿感那不好的东西在唰、唰、唰往下掉,心里明白了“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二)·去执》),既然不是自己,我为什么要沉浸在其中呢?加强它呢?反过来它又借此机会干扰我?

从那一刻我意识到一切不符合法的要求的,不符合法的标准的都不是我,必须立即清除解体。在师尊的加持下,这时我心里坦然了许多,身体轻松了许多,思想清静了许多,理解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在当天晚上梦中,梦到我要考试了。我说我英语、数学、化学、语文都好,没问题。就物理,我还有不会的,还没复习,我准备了一个本,要从头至尾好好复习物理。几年来,有时心性关过不去,不找自己;有时候找又找不着,找到了很多执著抱着不放,很多法理悟不明白。屋里的几位同修耐心的帮助我,共同学法,共同切磋,在法上认识法,找到了很多不足,明白了很多法理,我的心结一一解开,就象那一堵堵墙、一座座山轰然倒塌,感受了法的博大精深和佛法无边。

真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明白了,我们渴望自由没有错,但是基点在哪?我是为他──广度众生?还是为私──求安逸?我们发正念的基点是为了自己?──获得自由不受迫害,还是为了救度众生?──不要因为自己有漏让他们被邪恶操纵干坏事从而毁了他自己以及他对应的庞大天体中的无量无计的众生。

当我悟到这一层法理时,我为那些参加此事的众生而痛惜,流下了眼泪。我也看到了执著辅导儿子的学习,是以证实大法为借口,其实证实的是自己(求名的心──让学校、亲朋、家人认可自己,忘了人各有命,也忘了众生为啥而来的。在学法中,师父的法一次次破了我们的迷,执著、观念、人心。

当我们背到“历尽沧桑洪愿了,岁月蹉跎一念中”,“乱世冤缘皆得善解”,我放下了对家人的执著,又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求安逸之心,就想听好听的,不想听不好听的,所以和婆婆心性关总过不去,也是恶党的恶斗的因素毒害了我,争斗心、嫉妒心在做怪,遇事都是人的认识、人的观念在衡量,怎么对我这样?就不悟!回过头来看,自己已经偏离了法,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善者”,没有体现“佛性”,把师父说的“大法弟子宽大的胸怀能够忍受一切”(《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忘在脑后,正像师父在法中说的“有的人已经到了根本就碰不了的成度了,我看再不讲也不行了。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什么意见也听不了了,善意的恶意的、有意的无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内找,相当的严重了。”(《洛杉矶市讲法》)

在切磋中,师父借着同修的嘴点醒了我,我不断的用大法,用正念归正自己。大法的法理,同修的认识如重锤,如法鼓,让我迷中惊醒。我立即发出一念:即使我没做好,那些低级而肮脏的黑手烂鬼也不配考验我,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带有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荣耀,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请师父再给弟子一次机会,不要因我有漏而让黑手烂鬼钻空子,毁了世人及众生,也不要因我有漏让家人亲朋好友再次饱尝那痛苦和辛酸。为了众生得度,请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会从头做起,让大法的美好、光明、神奇、殊胜展现人间!

发正念时和同修沟通,让家人要人,对相关公安人员劝善,同时清除他们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念头,清除他们体内共产恶党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让他们无条件的释放大法弟子。

在这七天的时间里,一天最少发6个小时(360分钟)正念,互相学法,教同修背《洪吟(二)》,告诉同修师父最近的讲法,互相配合讲真相做三退。我还感受到了家中同修那强大的能量场。第七天早上,我被无条件的释放了。而且当时我没有绝食,也没有高血压、心脏病的演化,除了伙食费一分钱也没有花。我進一步深刻领悟了师父讲的法《别哀》的内涵:“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回来后发现一切都象我意念中安排的那样顺理成章。我悟到了我的做事的出发点,基点必须是慈悲的、纯正的、为他的、纯善的,那才是正法修炼出来的无私无我的正觉呀!

借此机会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整体配合,感谢家人的正念营救,感谢心存善良之人的同情帮助。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的话:“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圆满的最后一步你还在被考验着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么一步就完事的时候可能对你都是很关键、很关键的考验,因为每一步对你们的修炼、对你们的考验都越来越关键,尤其到了最后阶段。你们知道旧宇宙的那些乱神,只要它们还在,它们就要左右到最后。你不行了它一定要想办法把你弄下去。它知道,李洪志不会舍下你,那么它们会采取各种方式让你掉下去。人的一念差了,就会使自己发生动摇。所以越到最后对你们的考验也越严峻、越关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