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妇的正法修炼历程

【明慧网2006年8月17日】刘淑明(化名)是一位农妇,几个孩子的母亲,修炼大法已经十年了。十年来,刘淑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从一个不识字的农妇,跨越重重魔难,从风风雨雨中走了过来,逐步成熟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1999年7月20日,刘淑明的正常生活突然被打断。她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到村里大队写所谓的保证书。面对突如其来的邪恶魔难,刘淑明和同修们坚决不写所谓的保证书。他们天天向大队人员洪法。刘淑明对大队书记说:“村里谁都知道,以前我赶集十斤菜都提不回家,一身病,现在我没花一分钱,没吃一片药就好了,这么好的功,你说我炼不炼?”一天天过去了,生死隔绝般的考验并没有挫败大法弟子的意志。生产小队长张某说:“你们不写,我给你们写上!”他给每人捏造了一份所谓的材料,塞入每人的档案中。大法弟子不承认这所谓的材料,大队无可奈何,七天后终于放人回家。但无理的要求他们每天都到镇里报到。

由于江氏集团对大法的持续污蔑和迫害,刘淑明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必须走出来,法要求自己达到这样的标准。刘淑明与十几名大法弟子一起進京上访,中途客车被截了下来,所有大法弟子被抓到县看守所不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不法之徒要刘淑明继续每天签到,刘淑明说:“要让我签到,我还是要去北京。”就这样邪恶利用签到控制大法弟子的企图破产。她再也没有配合邪恶签过一天。

这一年年底,刘淑明正在家里干活,突然院里闯進来十几个穿公安制服的人,推推搡搡把她弄上车。到看守所关了半个月后,转到位于县党校的洗脑班。第一期洗脑班非法关押十几名大法弟子,十多个人吃一盆面条,一人仅得一筷子,根本吃不饱,没有菜,没有油。610恶徒逼他们晚上坐在院子里的积雪冻土上,两脚和腿并拢,不许动,动就挨打。刘淑明的脸被打,脚被用力踩和踹。

他们悟到,大法弟子不应该在这里被迫害,决不能再让它办第二期,继续迫害其他大法弟子。在洗脑班上,他们开始集体炼功。不久,其中一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晚,610恶人将大法弟子挨个提出去打,几个人围着打。第二天,刘淑明悟到要用绝食来破除邪恶。接着,所有大法弟子都开始绝食。刘淑明绝食到第四天,邪恶要给她灌食,县里来人问她情况,她抓紧一切机会洪法。她说着哭着,听者有的禁不住跟着落泪。最后,大法弟子们开创出了集体炼功的环境,饭菜也得到了正常供应。

在大法弟子们的正念威力下,610恶徒原打算办三期的洗脑班,结果第一期延了又延,最终没达到目地就仓皇解体,大法弟子们堂堂正正闯出了洗脑班。几年以来,全县一直没有洗脑班的邪恶空间场。

从洗脑班出来后,刘淑明继续投入到正法洪流中。他们从2000年开始就大量发真相资料。刘淑明负责接资料,协调分发资料。那时村里每晚派人监视大法弟子。在艰难的环境下,大法弟子傍晚到街上和监视的人聊天、洪法,后来监视的人明白了真相,告诉大法弟子:“晚上看你们到十点。”大法弟子便后半夜出去发资料。

由于监视收不到任何成效,满村的材料、条幅照常出现,监视的人逐渐被迫撤了,只剩下极个别恶人还不断窥视,后来也遭了恶报。

迫害最严重的几年里,刘淑明始终保持着精進实修的状态,师父的点悟都能及时悟到,明白应该怎么做。邪恶的几次破坏也没能得逞。虽然進出的材料很多,但有二、三次邪恶非法進家查抄,都是前一天晚上刚刚全部发出去,邪恶一无所获。

2001年上半年,刘淑明和甲乙两名大法学员分三条街发资料。刘淑明发完才发现,甲学员把材料全都发在了每家门口外面。这显然是不负责任和不安全的行为。但甲学员不知哪去了(后来知道,甲学员察觉有人发现,已经提前回家了),刘淑明便和乙学员挨家把材料塞入门里。

当刘淑明拐入小胡同时,乙学员不幸被赶来的警察抓走。刘淑明不为邪恶所动,接着去另一村把剩下的资料发完才回家。几天后,学员没有守住心性,招认材料是刘淑明给的。那天,刘淑明正和丈夫在地里干农活,警车跳下来几个警察,不由分说把她弄上车。刘淑明的丈夫气的拿铁锹要和他们拼了,警察又要抓刘淑明的丈夫。刘淑明大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黑社会么!”就这样,刘淑明又一次被邪恶绑架到拘留所。她对邪恶的审问一概不配合,机智的应对,同时绝食反迫害,四天后正念闯出。

2002年,邪恶以防止两会期间上访为由,将刘淑明和另一大法学员绑架到县看守所。她们绝食几天后,又被转到省会劳教所洗脑班一个月。但在极其邪恶的高压下和面临劳教的威胁,刘淑明的人心被钻了空子,没有把握好,违心的签了字。从洗脑班回来的第二天,刘淑明就又开始发材料。邪恶的迫害摧不垮大法弟子的金刚意志。

2003年,恶人举报了村里租房的法轮功学员,学员及时走脱,但恶人称刘淑明与其有联系,强行抄家,抢走两本大法书和两个录音机,将刘淑明又一次抓走,企图从她嘴里找到突破口。刘淑明全部正念否定。拘留一个月后,又勒索家人5000元,家里借钱才交上。同年该恶人遭恶报病死。

2005年,因一新学员在集市上发真相材料被抓,刘淑明又一次被绑架。这一次,刘淑明完全没有了怕心,决定坚决否定旧势力。在体检时,她不断向大夫洪法,过程中刘淑明的身体也逐渐演化出病象。大夫随即不断催促赶紧放人。邪恶妄图加害大法弟子的阴谋彻底破产。

尽管多次遭受迫害,但每次刘淑明都把它作为讲真相的机会。一放回家,刘淑明第一件事就是找大队书记,揭露他的邪恶行径。走到哪里,刘淑明就讲到哪里。尽管不识字,但有法理指导,人们都爱听她讲真相。

七年来,刘淑明发的资料、挂的条幅、贴的不干胶早已不计其数。几年里,她家一直坚持着集体学法和炼功,尤其是为新学员提供了最珍贵的环境。

以前由于被迫害的严重,刘淑明的丈夫过去承受不了,打她,不让她接资料。通过她不断的圆容家里的环境,她的丈夫已经完全站在了大法一边,多次挺身保护她,反抗迫害,还一起帮着发资料。儿女们以前碰到警察来,只会吓的哭,后来她的大女儿也敢义正辞严的斥责恶警;上学的孩子帮着劝三退,送光盘。她的六个姐妹们个个都能帮着发资料。

这些年来,刘淑明和她不修炼的家人全都一片药没吃过,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两年来,她家不再种地了,刘淑明在家做饭,丈夫领一支建筑队干活,刘淑明从繁重的农活中解脱出来,有了更多的时间做好三件事,生活收入也有了保障,她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在宽松的环境里,刘淑明决心更加精進,救度众生,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