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2006年2月20日】

(一)迫害之初

我是1999年6月通过婆婆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一个同修也不认识,师父的很多书还没来得及读,邪恶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疯狂迫害。

后来,我知道我的单位有二个修炼人,其中一位和我比较熟,不久他们就被送進了洗脑班。因为我处在机关比较重要的岗位,领导找我谈话,我坚决不去洗脑“转化班”,当时公司上下都认为我业务好工作离不开,也就没有勉强。但上面一有什么新动向,我爱人就会被叫到单位来,领导曾明确的对他说:你不能对她太好,言外之意不听话,你就动手。我爱人告诉他们我是一个外表柔弱、内心很刚强的一个人,不要逼我。

在以后的日子里,两位同修在洗脑班24小时被人监视,单位更是严密监视不许同修与我说话,婆婆家离得又远。我不知如何做。我哭、我祈求师父帮我。奇迹出现了。一天下班的路上,我觉得一个人很面熟,就迎上前问她是否是炼法轮功的,她果然是,而且就住在我家隔壁单元。从此以后我不再感到孤独。

(二)北京上访证实法

不久在办公室及单位领导的努力下我被提为部门主任,书记多次委屈的告诉我:她一生兢兢业业,从未犯过错误,可是因为单位炼法轮功的人,她几次在会上做检讨。2000年底为了不给公司添麻烦,我与公司解除了劳动关系。几天后我去了北京上访证实大法。

从北京被当地警察带回来是一个清晨,负责我的片警是一位警长,他阴着脸,我一直微笑着轻声同他交谈。后来他告诉我,我去北京,他属于失控,不但年底的兑现奖没有了,还得在会上做检查。当时知道我進京这件事后,他原打算见到我之后,狠狠揍我一顿,发泄一下。现在他改变主意了,他说他也想去上访,为他们自己鸣不平。

1个半月以后我被释放了,大过年的,这位警长去接我,“天安门自焚”伪案刚刚发生。为了释放我,他费了不少周折。他是片警,我们偶尔在一起交谈。不久我搬家了,他找领导,不但退还了我5000元押金,还私自毁了我的有关修炼法轮功的底案,说省的以后再有人找你麻烦。那天我们在一起吃饭,我哭着说,我真的希望他好,不要在法轮功问题上做坏事,他有些冲动反复说:你是来拯救我的吗?

(三)偶然机会回原单位证实法

回家几天后,原单位报表出了一些问题,过去的同事希望我能去帮他们一下,我答应第二天一早去。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一个大会场里,一个人向别人介绍我说:她炼法轮功。另一个人轻声说:没关系,我帮她把法轮拿出来就好了。接下来她向我的腹部打出一个东西,瞬间她的东西就没了。我笑着对她说:我师父说你们动不了我的,你打出的东西都会被法轮搅碎。醒来后,我想想还是去了原单位。

正在忙着报表,单位经理无意中发现我在办公室,高兴的说:上面让我们开会“转化”你们,都通知下去了,各分公司经理、书记都到齐了。她们两个(指另两位同修),一个在家看孙子走不开,一个不给开门。我们到处找你,好在你在这,不然我们没法交差了。我想了一下,就同他们去了会议室。会场上大屏幕一直在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接下来几个人发言,希望我放弃,领导让我表态也讲一讲。我举实例讲诉了工作中与各分公司经理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情,讲起了修炼前后我的变化,以及师父书中是怎样讲的,新闻又是怎样造的假。经理笑着说:本来是想“转化”你,现在你来转化我们了。会后有几个人偷偷向我竖大拇指,还有几个人跟到我原来的办公室说:要不是怕他们给我“穿小鞋”,真想给你鼓掌。

(四)在新单位证实大法

接下来我很顺利的应聘到一国有控股公司,我和另外一个人当中要选出一位科长,她说为了当这个科长她失去了很多,于是我放弃了。

几个月后部门领导再次提出让我当科长并准备上报集团。我不想隐瞒,向总经理如实说明了我修炼的情况。部门人员都埋怨我不该向领导汇报,我当时只有一念:公司员工上千人,也许会有修炼人,他们连总经理的面都见不到,管理层当中只有我一个人修炼,我有义务向领导说明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对以后的修炼人会有利。

总经理害怕上面知道他们用了法轮功人员,撤回了我的提职报告,但仍然留我在公司做名义上的代理科长,一年多的时间一直没有合适的科长人选,部门领导一直想为我争取,我拒绝了。当时我一直认为在政府的高压下没有人敢用法轮功人员,这也是在去我的一个什么心,我尽量使自己的心态放得平和一些。忽然一天我意识到我的想法是不对的,修炼是很神圣的事,凭什么在这个社会上不被人重用,他们为我争取的过程也是弘扬大法的过程。当天领导又找我谈话准备再一次为我争取,我谢过并笑着答应了。三天后我的批文就下来了,我被正式任命为科长,一年半的时间哪,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等着我提高。

2005年退党浪潮席卷中国,我们部领导是机关党支部书记,他很善良也很正直,我不希望这样的好人也随着恶党一起销毁。他看过我给他的资料以后,我正想找他谈话,他忽然莫名其妙的沉睡起来,住了四天医院什么病也没查出来。接他出院那天我原打算借这件事同他好好谈一谈,可是发现住院期间他家被盗,丢失二万元左右。门窗完好可以肯定为内部人所为,这几天虽然也有人总去他家取一些东西,可毕竟他家钥匙放在了我这。警察找我谈话,我明确的告诉他们我是修炼人,我有我的做人原则,警察一反常态的说:“如果你真是修炼法轮功的,这钱肯定不是你拿的了。”我很高兴很多警察现在都知道法轮功是好人,可我做的不好让恶人钻了空子。接下来我发现手机被监听,在这期间去学员家我都非常小心,每次都把手机电池拿掉,并提醒同修与我通电话一定要小心。

两个月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部门里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为了能当上科长,把九评资料送到公安局举报我,公安局到我办公室一通搜查,然后带我去公安局。一路上我一直发正念:我虽然有漏,但我会在师父的指导下时时修正自己,绝不允许旧势力对我進行迫害。1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什么也没问出来。

临近中午他们都走了,只剩下一名队长,我心里一直没有停止发正念,但表情仍然很祥和。忽然队长起身关上门对我说:实话跟你说,我们已经跟了你两个月了,有人举报你,东西都在我那,你今天回不去家了。也不知你家有没有书,下午如果搜查,30本书劳教一年,100本以上劳教三年。就算我帮你都不太好办,因为这是上面直接压下来的。我也不想抓你,你如果带手机了赶紧给你爱人打个电话,把书拿走,托人找找我们局长。下午他问起你的事,我再替你说话,这就比较好办。

我当时犹豫了一下,给我爱人打了个电话,他当时正在我婆婆家。婆婆听说以后,急忙去找附近的大法弟子,她们集体发正念帮我。但随后我的人心全上来了,有些关注我爱人找人的情况,越着急越找不着人。忽然脑海中闪出一句话:你怎么可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常人身上?我吓了一跳,立刻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我急忙发正念求师父帮我:我错了,我马上改正,我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我要跟着师父一修到底,决不允许旧势力钻我的空子。奇迹再一次出现了,几个局长接二连三打电话关注我的情况,副局长更是直接打电话给办案队长,让他想尽办法无论如何要把我放了。临走前我对刑警队长说:你这人积德了,将来会得福报的。

我知道近一年多修炼状态不好,惦记着考职称耽误了学法。由于求安逸心,半夜12点很少发正念,右腿膝关节总像是错位了,疼痛难忍,时好时坏,功也很少炼。我恨我自己不争气,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众生对我寄予的希望,我知道哭是没有用的,现在我天天发正念,清理我空间场的邪恶因素,在提高心性、救度众生上下功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