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师父那一瞬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师父家乡的大法弟子,非常荣幸来在这块圣地,有缘亲见师父,聆听师尊讲法,随师正法修炼,救度众生,回归真我。

*师尊领路

一九九五年末刚得法,我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在一大片好高好高的树上,上面全是荆棘,无路可走,我很害怕,站在那儿不敢动。这时前边三两步远的地方出现一个人,在荆棘丛中踏下去一步,一个脚窝,又踏下一步,又一个脚窝。他回过身来,指着脚窝,让我往前走。我战战兢兢的踩下去,踩着踏出来的脚窝往前走。前边是无尽的荆棘,也有无尽的脚窝,就这样走下去。当我第二次看师父讲法录像时,师父一回头,我猛然一惊,那个踏破荆棘、踩出脚窝,领着我往前走的就是我的师父啊!

得法十二年了,就是师父踏破荆棘之路,领着我们走过来。无论怎样艰难险阻、险象环生,我们在师父的引领下,一步一步走过来了。回首走过的路,深感到师父的慈悲教诲。

*拘小节

我去过师父的家,外面显的很老旧,屋内陈设用具极简单。说不清为什么,从那以后,在生活上所用有超过师父的我心里就觉的不安。师父在衣食住行的小节上为我们修炼人留下了简朴的作风,后来又读了明慧文章《忆师恩》,内心感动的同时,认识到更应该向师父学习,一切行为争取做到。

初冬时,突然降温,放在阳台上的一袋地瓜全冻了。从小老人教给的一个生活常识:冻了的地瓜是不能吃的,只能扔了。我有些心疼,拿到屋里化开了,用手一攥,水都出来了,地瓜象海绵泡沫一样。真的就不能吃了?这时我一下想到师父,秋天腌酸菜,师母把大白菜外面的菜帮扒下来扔到垃圾桶里,师父说还能吃就捡回来了。那这些冻地瓜就这样扔掉吗?老人的经验是不是观念?于是我试试看,把这一袋冻地瓜都烀了,熟了一尝,比新地瓜还好吃,又甜又面。这件事让我明白了不仅仅是简朴这人一层的要求,而是对生命的珍惜,只要有一线希望就救度的慈悲,只要有一点可能就给生命完成它价值的机会。

女儿上大学,到夏季,该换衣服了,给了她一百元钱自己去买,到学校之后来电话报账:二十元买了两件T恤衫,三十元一条短裤,十五元一个布包,还有一双凉鞋,这个夏天我过去了。如果在贫困地区,这可能已经很奢侈了,但女儿从小在重点学校长大,都在追求名牌的环境中包围着;所以我让她记着:师父早期到北京传法时,生活上也是非常艰难,回家时是在旧货摊上给女儿买了一双旧的小红皮鞋。觉者的风范在任何一件小事上都会展现出来的。我不是机械的效仿,是发自内心的崇敬。大学毕业后,女儿在外地学习。一天我俩通电话,她告诉我:上身是T恤,下身是高中的校服裙,我还是个学生样;好衣服在正式的场合穿。

有一次约定好开法会,提前半个小时刚要出门,来了电话,放下电话,十分钟过去了。我急忙下楼,心想,肯定迟到了,同修要在车站等我。虽说内心里有点愧疚,但又安慰自己是有原因的。就在心理觉的有点安慰时,忽然想到师父,师父每次讲法都是早到,决不会让学员等师父。这是做人的最基本的要求——守信。那就应该是我等别人,而不能让别人等我。下楼想打出租车,又有点舍不得钱,现在大家在被迫害中,资金非常紧张,省一元是一元。三伏天,一路小跑到了车站,没车。我想,每件事情都是在证实法,必须守信。刚要打出租,来车了。四站地,五个红绿灯,结果一路绿灯,我是第一个到的。从那以后,在这方面意识强起来,守信,为别人着想,从极具体的小事做起,这就是在修炼,就是在同化法。

*慈悲救度

有一次,到商店买东西,和这位女老板讲真相,提到迫害问题,她不相信会有这么残酷的事实就发生在周围。我讲了自己遭迫害的经历,当时她就落泪了。临走时,她把手机和家里的电话号给我写下来,并告诉我,这是第一次把自己的电话给顾客,而且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我也把家里电话留给她。从那以后,只要买东西或顺路,我就去看看她,送真相资料给她看。她隔些天听不到我的信就惦记,就打电话来;我去看她,她就眼泪汪汪的,说替我担心。

有一天她打电话来,听出她是遇到了难事,希望我什么时候有时间过去一趟。看着窗外的大风沙,我有点打怵,等天好点我再去。但又一想,不行,她离婚多年了,一个人带着孩子做买卖很艰难。寡妇门前是非多,遇到男人打她的主意,她既怕得罪人而影响买卖,又不能为了赚钱放弃做人。遇到这些事,离婚后的辛酸苦辣都涌上来了。这时候,她没求助亲朋好友,而是找我,她把解决她人生痛苦的希望寄托在大法弟子的身上,她求助的是大法呀!因为天不好我就不去了?就往后拖?如果是师父,会这么做吗?

我蒙上纱巾出了门。沙尘暴,天都是黄的。我弯着腰,头往前顶着,走三步退一步,大风呛的人喘不上来气,不时的转过身来,后背迎着风站一会儿,等强风过去再往前走。一路上,想到师父“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洪吟》〈高处不胜寒〉),想到了师父为度众生,为摆平我们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所承受的,还有我们所不知道的……

到了商场,她非常惊异,又非常感动。我吐着嘴里的沙子,告诉她是师父让我来的。她说她前世是尼姑,耐不住寂寞,从寺院里跑出来,后面有人追她,她今生也总是害怕,怕后边有人。我告诉她人都是为法来的,都是来修大法的,早晚一天会進大法的门。我鼓励她、安慰她,帮她出主意,关照她女儿,告诉她遇事求师父。几天后,我特意去给她送护身符,她急不可耐的打开纸包,取出来挂在脖子上,摆摆平,护在胸口上按了按,然后一把抱住我的脖子,拍着我的后背说:“姐呀,你可是我亲姐呀!”

生生世世,有多少我们的亲人在等着救度啊!

*金刚意志

那一次送资料,包装好,一抬头,看见窗外一个大魔,象天那么大,看不见头顶,只见两只大獠牙。它阴冷的说:前两天我们才打死两个,你还敢来?是的,两天前,大法弟子母女俩被打死,就是那个最恶的公安分局干的,我送资料的地方就在那个所辖区,屋子的窗户正对着那个区。当时,我惊的浑身的汗毛孔都张开了,仿佛头发都竖起来,那大魔的黑黑的尖尖的毛象枪刺一样每一根都扎在我身上。那一瞬间,我想起了师父,我冲着窗外、冲着大魔说:你再大,有我师父大吗?!师父在正法,就是要灭掉你这迫害大法弟子的魔!正念发出去,背上兜子出了门。下楼梯的时候,反复念着: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

出了楼门,来到街面,好象刚才的一切从来就没发生过,假的,一切都是假相。坐上车,不停的发着正念,师父的法不断的往脑子里打:“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此时,我感觉到另外空间的金刚之体在不断的扩大扩大,散发出的能量将一切邪恶化尽,整个都被大法的能量充斥着,溶解着,不善的一切因素都不再存在。那一刻,我对精神和物质的一性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在人世间,大法弟子的坚如磐石的金刚意志,在另外空间就是金刚之体、金刚不动的宇宙。我感受到师父正法的洪势,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庞大的气势。大法弟子就是随师正法、助师正法来的,就是要正一切不正的。我想起遭非法关押时,在看守所,大法弟子们集体发正念,我看到整个魔窟的崩解,石破天惊;邪恶赶快把我们放出来。

当邪恶想把我们送劳教所迫害时,我们一路正念,展现出大觉者的威严;在另外空间整个劳教所被大法弟子踩的象个七扭八歪的火柴盒,邪恶根本就不敢收我们。

*帮助同修要在法上认识

有一位老年同修,相当一段时间身体状态很不好,交流了很多次还是放不下、过不去。那天她给我打电话,想让我到她家再谈谈。当时我正忙着一些事脱不开身,又觉的唠了好多次不解决问题,换一种办法看看,找到另一位老年同修去帮她,我这里替她承担些业力,让她身体好过点,别人再从法上切磋,效果可能会好些。这念一出,只见一片片黑黑的云从她家那边飞过来,一下子落到我身上,当时浑身就疼起来,骨头都象碎了似的,连手指甲都疼。她告诉我那两天她好多了,家里人说她就是这种疼法。疼痛中我两天没起来床,想的最多的就是师父,原来知道师父为我们承担业力,喝毒药,知道很痛苦,但只是概念。现在我只是帮她一点点,就痛苦的不行了。

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做,每个同修都有自己的路,都有自己要冲过去的关,我对迫害同修的邪恶因素应该是正念清除,不是帮着承担。师父法中都讲了。我这样做,难道自以为自己修的好了吗?当我想明白了,那疼痛瞬间就消失了。

*修去自我

修炼一开始就知道最后修成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正法修炼的过程中,遇到多少问题最后都归结到旧宇宙的根本属性——为私。长时间一找自己,说自私、为己,已经不痛不痒的,所以总也去不掉。

前一段邪恶对大法弟子大规模的迫害,我的心也动了,觉的在家用宽带上网不安全。邪恶通过单位领导转告给同修,说我直接和明慧有联系;还有的同修在电话中说出上网这件事。我心一不稳,电脑也跟着出毛病。干脆我就不上网了,到同修家去用盘存过来,什么事也不耽误。

来回几次之后,觉着不对劲儿:同修家也是宽带,我不安全,他就安全吗?我这儿邪恶知道,我往同修家跑,邪恶就不知道他了吗?为了我的安全,把不安全给了别人,这不就是把安全留给自己,把危险推给别人吗?多自私啊!当时看到自己那颗心——自私的、肮脏的、卑鄙的、可耻的、阴晦的、见不了光亮的心,恶心的我在屋里转了好几个圈,羞耻的我自己直晃头,卑鄙,太卑鄙了!真恨不得把那颗心吐出来。为什么说到自私不痛不痒的,是因为还认识不到它的卑鄙、肮脏,认为都这样,就这样。这是旧宇宙败坏的根啊!是新宇宙不齿的,是正法要解决的。随师正法,就是为了整个宇宙的安全,才冒着天胆下来的,来时的目地是无私的,怎么后粘上的脏东西还搂着不放呢?我捧给师父的应该是金灿灿的赤诚诚的心啊!我感到师父在看着我,知道师父是让我自己走回来。见到一些同修我就把那颗黑黑的心掏出来给大家看,告诉大家自私有多卑鄙;眼下,为了保护自己,不敢讲真相、不敢做资料、不肯走出来,看着众生要被淘汰而保护自己有多卑鄙。心正过来了,依旧上网,电脑也不找麻烦了。

在修炼的路上,不知多少次的想起师父,那一瞬间感受到无量的慈悲,无比的智慧,无穷的力量,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过程中我无数次的叮嘱自己,什么都不要,只要师父,只要大法,因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给予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