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

两场雨

今年八月份的一天晚上,我与一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山坡时,突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刮起了四、五级大风,眼看一场大雨就要落下来了,我与同修商量,怎么办?往前走,还是往回返?我们一致认为,我们是来救度众生的,不能后退,再说,师父和我们在一起,那雨再大又算什么?只管往前走。此时我们心中想:这雨最好等我们发完资料再下。接着我又盘算,如果真的下起雨来,如何才能把真相资料保护好?不能被雨淋坏。

就在这时,稀稀拉拉落下几点大雨点后,风住了,雷电停了,渐渐的天上又露出了闪烁的星星。我们按计划顺利的发完了资料。

回家后,老伴说:“我以为要把你们淋成落汤鸡了,怎么没淋湿?”我说:“我们是去救人去了,师父在看着我们呢,能让那些珍贵的资料和我们淋湿吗?”他说:“就因为你们二人,耽误了这一方一场大雨,这合理吗?”我说:“不会的,雨该下还会下,看着吧。”

第二天刚吃过晚饭,又是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不一会儿,就下了一场透雨。老伴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好象在思索着什么。

敬师敬法的问题

前一段时间,我们这里开了一次法会,联系人安排我发言。法会结束回家后,法会的情景老在脑中浮现,特别是自己发言的情况。开始我也没在意还告诫自己不要执著,可是一连几天总这样。我意识到,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不足,师父在点化?于是我认真查找。

突然,想起自己那天发言的人对师父行礼的情况,别的同修都是站起来,恭恭敬敬向师父敬礼,然后向同修敬礼,而我只是原地坐着向师父行礼,而且没向同修致礼。这不是对师父不敬吗?我一下子看到了这个隐蔽的很深的不好的心。认真反思自己,尊敬师父只是停留在表面认识上,深挖一下,自己真的是由衷的百分之百的尊敬师父吗?没有。对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认识不足,没有从灵魂深处真正认识到慈悲苦度,佛恩浩荡的巨大内涵。看到有同修向师父敬香时跪下磕头,心想,自己要是那样还有点不好意思呢,只要内心尊敬师父就行了,师父讲过不搞宗教形式。殊不知那是她(他)们发自内心尊敬师父的表露啊!想想自己法会上的表现,不也是自己对师父的态度的表露吗?我太差了,太对不起师父了,愧对师父的苦度之恩,我深深的责备着自己的灵魂,写到这里,眼泪禁不住往下流……。感谢师父的点化,让我看到了自己那颗掩盖得很深的不好的心。

我知道师父是不计较的,师父就是为我们承担,为我们操心却从来不图我们回报,唯有精進,才是对师父的最好的回报,才能给师父一点欣慰。“佛恩浩荡”这四个字的内涵自己在认识上又有了新的升华。

过好家庭关

我们有一天到劳教所去近距离发正念,回来后一進家门,老伴就黑丧着脸,并指东骂西找茬向我发火,说了很多不好的话,甚至破口大骂,说我不管家中事,说走就走,说我不出去打工挣钱,其实我在家中已经做到人之应尽,担水、做饭、洗菜、取面还有其它的一些杂务活我全包了。说我不出去打工,是因为我眼睛不好,而且还有加重的趋势,现在近视已达1600度,戴上眼镜只有0.5的视力,干一般粗糙活都要受影响,对面看不清人,甚至影响看书学法,我得把25瓦的灯泡吊到离桌面二尺高的地方,才能看清书上的字。他因此时常数落我:你说大法怎么好,怎么没把你的眼睛练好呢?人家一天出去挣几十元,你连一分钱也不会挣,等着喝西北风吧,还说我拉死狗,甚至邻居也冷嘲热讽。我真的感觉很苦,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我知道,无数身患绝症的人修大法后都起死回生、不药而愈,难道大法改变不了我的眼睛?不是的。世间各行各业都有大法弟子在修炼,每个人的来源、个人情况、家庭环境、人际关系、所处的社会地位等等,还有更多我们看不到的极其复杂的各种因素,每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也都是不同的。我眼睛不好所带来的麻烦也是摆在我面前的修炼的路,我走的正不正、好不好,直接关系到未来,未来象我这种情况的人修炼都会参照我走过的路,同时这也是我前生欠下的业力造成的,这也是让我在这种吃苦的方式中偿还自己以前欠下的罪业。

看到他生气的样子,觉的他不明个中的道理,不能怪他。我善意的对他说:“你不要这样,这样对你自己不好,难道你感受不到大法的美好?你骂了我那么多,我一个字也没还,要是在以前,我能这样对待吗?决不会的。”也许我的真诚打动了他,他一句话也不说了,站起来回房去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可能刚一進家门,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我们好多人都遇到过这个情况,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你干别的事情他都不怎么管你,本来是件好事,他却老是跟你过不去。其实就是帮助你消业,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干,心里对你还挺好,不是这样的,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生气。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我的经历真的就象师父讲过的那样,一点不差的。

在救度众生的实践中修

我认识到,我们的修炼提高都是在做好“三件事”中体现,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中,才能暴露出自己的执着、人心,才能发现自己的不足,才能逐步去掉怕心,提高上来。

有一天晚上,我们二人到一个比较远的山区发资料。那是一个小岭,一头是悬崖,这一头连着公路。到那里已经凌晨二点了,发到中间几户人家时,惊动了一条拴在门外一辆车下的狗,一阵狂叫,出来两个人拉开了门外的电灯。我们只管往前发,发到最后一家到了沟边,没路了,我们只好返回来。那两个挡在路中间:“你们两个干啥的?”我当时产生了怕心,但随即否定了它。我想起师父在一次讲法中讲过,讲清真相象一把万能的钥匙一样,我就跟他们讲真相。我说:“我们是发大法资料的,我们不是坏人”。他说:“什么资料?法轮功是×教”。我说:“你可不要相信电视上说的,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天安门自焚是编造出来陷害法轮功的,是假的。”我随手拿出两本小册子递了过去,他们不接,另一同修一直在一旁发正念。最后他们说:“要是那样你们走吧。”走没多远,一辆轿车从身后驰来,“嘎吱”停在我们面前,车上的人问,“你们去哪?”同修机智的回答,我们就到了,你们走吧。车开走了。后来同修可能有了怕心,问我有没有回家的小路,我说没有,就这一条大路。后来同修告诉我,他确实产生了怕心,但马上用正念否定了它:“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是救人的,做的是最正的事,怕什么?”我们一直走到家,什么事也没有,看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我们两个发资料,曾多次遇到过惊险状况,但直到现在没有一次真正发生危险的。我悟到,这都是为了去我们的怕心,提高我们的心性而来的。邪恶有时还会在我脑中演化假相:快到家门口了,会不会有蹲坑的在门口?。它一冒出来,我立即否定了它:“这不是我的思想,邪恶根本不敢靠近我,它怕解体”。师父说:“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大家想想,如果我们不去做,会遇到这些事情吗?不在实践中修,怕心能去掉吗?正念会增强吗?坐在那空想是不能真正提高的。

《明慧周刊》带着我提高

我是一个让师父过多操心的不精進的弟子。修炼状态时好时不好。近来我又不精進了。懒惰心,怕吃苦,求安逸心挡住了我的精進的步伐。真相很少讲,资料很少发,以至家中积攒了很多真相资料。除学法,发正念没敢放松外,救度众生几乎没做,我也知道救度众生的时间非常少了。可是就是突破不了自己这个壳。有一天我看到《明慧周刊》上一篇同修写的交流文章《对“为他”的一点认识》“为他”两个字突然一亮,我的心中震动一下。是啊,我们来到这个世上的目地不就是证实法,救度世人吗?没有丝毫为己的执着,这才是大法要求我们做到的。懒惰,求安逸,怕吃苦,一切执着不好的心,全来自于千万年来骨子里形成的这个“私”心,我们是大法造就的新宇宙的生命,怎么能被旧宇宙的理束缚住呢?这都是法没学好出现的状态。法虽然没少学可是没学好。有同修说:有些邪悟的人,是能把《转法轮》全文背下来的,只有能理解法的内涵,并用法指导自己的言行才是学好法。而自己明知道救度众生是自己的重大历史使命,又不努力去做,这不等于不修炼了吗?不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那就是常人,就得受这个时间场的约束。难怪近期伴随而来的是发困,没精神,每天睡八个小时还是困,功很少炼,几乎没有一天五套功法全部到位的,有时干脆不炼,发正念思想不集中,有杂念,等等。我体会到,“三件事”彼此之间是相辅相成的,一件事做不好,其他两件事也作不好。只有学好法,在救度众生过程中,才能发现自己的不足,去掉它,才能逐步纯净自己。

我体会到,在许多问题上自己悟不清法理,困惑的时候,最后都是看了《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后豁然开朗。同修的修炼体会帮助我悟到了师父讲的法理,促使自己找到差距,不断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