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一思一念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在法中我们悟到,思想中不在法上的,人的理,人的念都是旧势力安排的,都是旧宇宙的因素,都是在人中形成的观念,其背后都对应着执著心,都是我们应及时识破并清除掉的。

下面我想举几个同修们在现实生活中,在助师正法中是怎样随时随地的向内找,归正一思一念,去掉各种人心的例子。

一、纯净心态

同修甲制作的《九评》真好,真象一本本精致的书,她要求自己做出最好的真相来救度众生。

有一天,她跟我说:“你说我做出这么好的真相,不知传到哪一位同修那去,如果那位同修发的时候心态不稳,那能达到更好的救度众生的目地吗?”我听后说:“你别要这一念。你在思想中想:解体清除这一念以及背后的顾虑心、担心。你虽做出这么标准的《九评》,可是你发出的这一念,不都加在了这真相上了吗?同时你不也给发资料的同修一个不好的场了吗?怎么能更好、更多的救度众生呢?如果你做真相的时候这么想:把我的功都加在这真相资料上,加持这真相资料、加持发资料的同修、加持众生的正念,让这真相资料打开众生的心结,写三退声明得救度。让众生珍惜并广传真相、使更多的人得救度。是不是很好?”同修甲听后很赞同,清除了思想中不正的念头,纯净了救度众生的心态。

二、修去情

同修乙的弟弟在买卖房的过程中赔了九千元钱,乙知道后,思想中总有“弟弟手头这么紧,还赔了这么多钱”的念头,排也排不掉、压也压不住。学法也静不下心来,不知道自己学的是什么,满脑子都是弟弟。这样一连几天,她感觉不对劲了,就向内找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是别人的弟弟我会动心吗?答案肯定是不会的,那么这里边就有一个“情”。为什么赔钱了难受呢?这里边还有一个“利”。找到执著后,只要再有弟弟怎么样、怎么样的念头,她就在思想中想:解体清除这一念及背后的“情”和利益之心。然后一遍一遍的背师父的法〈修者忌〉。只半天的工夫,她的思想中再也返不上来有关弟弟的念头了,学法、救度众生时,正念也很强了。

三、修去怨

同修丙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我经常去她家与其切磋,并告诉她如果想找我时,等我丈夫上班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那时我有对丈夫的怕心,怕丈夫追问、干扰。可有一天,丈夫在家时,同修丙来了电话,叫我去一下。我一听思想中就有了怨同修的念头:“叫你别这个时候打,你偏这时候打。”这一念一出,我就解体清除它,可是这时胸口已经被堵上了一团物质,很难受。

我马上坐下来发正念,清除我空间场内对同修的怨和对丈夫的怕心。感觉到堵的物质下去了一些。这时孩子问我,妈你怎么不去同修家了?我说:妈妈带着这么不好的场到同修家,对同修有帮助吗?等妈妈把堵的这一团物质清除掉后,再去同修家。

我刚要继续发正念,忽然思想中想起了师父的法:“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转法轮》)我只背了两遍,堵在胸口的物质马上就没有了。我一下子悟到了这段法的一层法理:旧势力不都是旧宇宙的佛、道、神吗,它安排的一切,都别想动了我的心,归正好自己后,我去了同修家。

不管觉的自己怎么有理,只要自己动心了,就应及时向内找自己,修自己。平时我们思想中只要有想别人不好的念头时,就已经有怨心了,就应该立即解体清除这不好的念头和怨心、归正自己、加持同修。

四、修去爱夸人的执著

一日,我们几位同修一起做助师正法的事。我觉的同修丁做的真好,就随口夸了她几句。没想到,过了一会,同修丁很严肃的对我说:“你总喜欢夸人,这样会使同修产生欢喜心,你这不是起魔的作用了吗?”听到这句话,我立刻觉的脸火辣辣的,觉的很没面子。我开始解体清除我空间场内的虚荣心、求名心、和爱听好听的,不爱听不好听的因素。

一会的工夫心就平静下来了。我开始向内找自己,为什么总喜欢夸人呢?啊!原来这里边隐藏着很大的执著呀!自修炼以来,我如果发现同修有执著,总会当面告诉她,然后再夸她几句在哪方面做的好的地方,表面上是在鼓励同修别灰心,实际上是我有怕“得罪人”的心,有怕她想我不好的保护自己的“私心”。从这以后,再看到同修做的好的地方,我就默默加持她,看到同修的不足,我会直言告诉她,同时解体清除我空间场内怕“得罪人”的人心和私心。

五、修去色、欲之心

一日,同修戊正在洗澡,她丈夫开门对其说:“洗完澡到我这来”。戊同修望着丈夫笑了笑,没有吱声。丈夫刚一关门,戊同修就开始向内找:丈夫有这种想法,我虽没发现自己思想中有色、欲的念头,但肯定是自己空间场不纯净了。她开始清除她与丈夫空间场内的色、欲、情的观念、物质、因素、思想业、操纵丈夫的色、欲、情魔以及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等她洗完澡以后,丈夫已经睡着了。第二天早晨,丈夫已想不起昨天晚上的事了。

我们遇事要用神念,“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转法轮》),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保持一个和谐的生活。

戊同修向内找,发现有时看见谈恋爱的就不自觉的瞟一眼。听到两个人互相倾心,最终没有结果的故事,伤感的心情有时或持续几天……,后来,她一发现思想中有与色、欲有关的影像及念头时,戊同修都清除自己思想中一切色、欲、情的因素、物质、观念、思想业、执著心。如果一走一过,看见丈夫看电视,正看到有关色的镜头(如谈恋爱或感情方面)时,戊同修就清自己与丈夫空间场及电视片背后的色、欲、情魔。

六、修去自责心

同修己对我说:她虽然做了很多助师正法的事,可是做的并不纯。己同修说:“我在‘七·二零’以前刚得法时,有过男女关系问题,过后我意识到错了,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应该这样,就改了。多少年过去了,再没发生过这类事,并且已修去了色欲之心。看了师父的经文,我就鼓足了勇气分别与两位同修曝光了此事。可是每当开切磋会时,思想中就有我还应该把男女关系的事跟同修们曝光的念头,可是又没有勇气,造成负担很重,很不安。”

我对己说:“如果你思想中再有让你曝光的这一念时,你就解体清除它。因为你已经跟两位同修曝光了此事,已经没有色、欲的问题了。这不是干扰你与同修在法上切磋,让你产生新的执著吗!”同修又说:“每当做助师正法的事时,都挺有正念的,可是思想中总有我有过男女关系的问题,我不配做这么神圣的事的念头。这时一下子正念就没了,心里很难受。”

我与同修己切磋,你这又产生了自责心。其实这种事情是因为当时主意识不强,被色、欲、情控制作了不该做的事。这也是旧势力的安排。既然已经过去了,现在你也在这方面修好了,就不要再产生新的执著自责心影响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了,这不又中了旧势力的圈套了。以后再出现自责的念头时,你就解体清除它,并正告它,过去我走了你安排的路,现在我识破你了,你别想再干扰我了,从现在开始我要做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只一天的工夫,再与己同修交流时,她已经正念很强了,这些不好的念头已经没有了。

七、修去怕心

同修庚从小胆子就很小。“七·二零”以后,一有同修被迫害、或“敏感日”、“蹲坑”等消息,她就产生强烈的怕心。前几年每次出去发资料之前,她都很怕。可是不管怎么怕,她都会出去做。那时她还不知道应该归正一思一念。

发完之后,她发现怕的物质去掉了很多。可是一听到“紧”的消息,她又怕上了。就这样反反复复。自己始终感觉到在“怕”的恐惧之中。

两年前,有一天又传出不利消息。她在家中怕起来了。脑海里出现了曾抓过她的一个警察的影像,在她家四楼处正在往上走。一会看到警察到了她家门外,正要敲门。她怕极了,立刻立掌铲除自己空间场内的怕的物质与因素及警察的影像。可是好了一会儿还上来。她就继续发正念。一连好长一段时间,脑海里总出现警察的影像。

有一天她忽然悟到:这些怕心是由于“炼法轮功就会被迫害”、“出去发资料就会被抓”、“家里有资料就是证据”的观念,产生了思想业,想多了就形成了怕心、恐惧心呀!我们是在做全宇宙中最伟大的事,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应该被抓、被迫害呀!这些观念都在承认邪恶呀!以后只要再有怕的念头及影像,她就连同那些观念、思想业、怕心一起清除掉。现在她空间场内怕的物质已经少多了,发资料、讲真相之前,很少有怕的念头了。

八、修炼中有生活

是修炼中有生活,还是生活中有修炼呢?有的同修由于在日常生活中,没有破除人的观念、人的理,而被迫害的身体出现严重的不正确状态,干扰了做“三件事。”

辛同修一天刚吃完饭,一看表,孩子放学时间到了,得去接孩子,可是思想中想:“刚吃完饭,出去容易呛风啊!”(观念)但是时间到了,便硬着头皮出门了。到了晚上,不但胃疼的厉害,还连拉带吐,闹了一宿,发正念也不见轻。

后来她就一边否定着迫害,一边向内找自己,回想头一天的经过,一件事、一件事的找,怎么做的,怎么想的,她一下找到了这个观念,于是她就把吃完饭见风就呛风这个观念,及利用这一观念参与迫害的一切邪恶与因素以及这种不正确状态解体、消灭、清除,身体便恢复正常了。

夜里,同修辛胃搅和醒了,一口一口的吐酸水。这时思想中想:“昨天晚上吃什么了,造成了胃酸。”辛同修马上正念否定它:“不对,我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没有执著心吃什么填饱肚子都是可以的。’(《转法轮》)”正念一出,立竿见影,酸水戛然而止,胃也不搅和了。

两同修在路上相遇,壬同修说:“这段时间我迷糊,而且越来越重,现在站着都费劲。”另一同修说:“遇事向内找,是哪不符合炼功人标准了。”壬同修说:“没有啊!”壬同修又说:“我现在去市场买肉包饺子。”另一同修问:“孩子要吃饺子,还是老伴想吃?”壬同修说:“没人想吃,今天不是清明吗,不得符合常人状态吗(本地有清明包饺子的风俗)。我特意留棵酸菜,有二十多天了。”同修说:“这是观念。我们的肉身得吃饭,填饱肚子。这就是在符合常人状态。应尽量节省时间,把心用在做三件事上。”这时就听壬同修说:“我好了,不迷糊了。”

九、坚定正念

修炼前,干什么事一累着了,我就会出现虚脱的症状,脸色煞白,浑身冒虚汗,心跳过速,必须得上厕所大解。这几年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很忙。有时自己会被惰性和求安逸之心所控制,就不太重视炼功了。今年明慧电台统一了炼功时间,我也重视起炼功了。

可是有一天早晨炼头顶抱轮时,我就出现了象虚脱的症状,浑身冒虚汗、脸色煞白,这时思想中有一念:“是不是又犯虚脱的毛病了。”我马上否定了这一念:“我师父给我推到位了,怎么还有原来常人病的状态呢?这是邪恶的迫害,我不承认它,解体清除这一念以及象虚脱的症状。”我就这样一边抱轮,一边清除着。

可是这种症状却越来越严重,心跳过速。最后我只好放下手,赶紧去大解。正在我感到很难受的时候,思想中又出一念:“哎呀,真的是虚脱了。”我立刻坚定的说:“解体清除这一念,我这不是虚脱,不是病,更不是消业。就是由于惰性和求安逸心自己炼功少,被你邪恶旧势力抓到了迫害的借口。这是迫害,我不承认你。我有执著也不允许你邪恶迫害。我会在法中归正的。”只一会的工夫,身体就恢复了。

可是第二天早晨,刚要炼功时,思想中又开始想了:“还象昨天那样怎么办呢!”我知道出怕心了。我马上解体清除这一念及怕心。可是抱轮时又出现了昨天的症状,不管怎么难受,我始终正念对待,在思想中正念否定。几天后终于抱轮一身轻了。

十、信

我们从法中知道一直修炼到最后,都有对师对法信不信的考验。癸同修正在改字,思想中忽然冒出一气呼呼的念头:“来回来去的改。”这一念一出她已经感觉到肺要气炸了。她立即意识到这是怨和她自己空间场内让她动气的魔性。

于是,她就在思想中说:“你让我生气!我解体你,同时把怨的那一念及魔性、怨心一起解体清除了。”但此时,气并没消下去,念头也没断,还出现了不信师、不信法的念头。她就一直在思想中清除着这些念头。并坚定的说:“这些念头,你别看你在我脑中想,可是你不是我,我不会上你当的。真正的我就信我师父的,我师父今天让我改过来,我就改过来,明天让我改回去,我就改回去,我师父让我怎么改,我就怎么改。”

同修就这样在思想中坚定的解体着坏念头。用了半天的工夫,自己思想中的坏念头没有了,让她动气的魔性也消掉了,身体也舒服了,心也平静了,邪恶最终解体了。这时师父的法一下子在脑海里出现了:“正法中哪,有个理——我要怎么处理,都是正的。你们记住师父说的这句话:我要怎么处理都是正的,被处理的都是错的。(鼓掌)因为那是宇宙的选择,是未来的选择。”(《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十一、修去“自我”

刚开始,每当同修们说我“行”的时候,当别人夸自己的时候……自己感觉那个美,心都舒服,马上思想中就有“你看我真行”的念头了。我知道这是认为自己“了不起”的自心生魔,还有显示心、求名心、虚荣心。每当别人做的好,自己看到后,感觉心不舒服时。我知道这是妒嫉心,我就解体清除这些人心。可是后来我发现,还有一颗隐藏很深的不易察觉的“自我”。

认为自己“行”,生出自心生魔、虚荣心、显示心、求名心时,是证实自己,执著自我;遇事时没有按照自己的办法做,心很不舒服,生出妒嫉心、争斗心时,是执著自我;对别人有想法,不满意别人,生出怨心时,是执著自我;想别人怎么怎么不符合法,用法要求别人,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时,是执著自我;喜欢好听的,不喜欢不好听的是执著自我;别人一说就炸,是执著自我;……

很多执著心都来源于“自我”,而“自我”又来源于私。这个私又是旧宇宙走向灭的根本原因。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从“私”中走出来,从“自我”中走出来。其实我们的一切都来源于法中,没有师父管,一个人又能做什么哪?“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这以后再发现上述执著时,我就连同“自我”、“私”一起解体清除。

十二、基点

同样一件事情,做的时候想法不同,基点不同。

如学法时想:“得多学法呀!不然学法少了该被迫害了。”站在了为私为我,怕被迫害而学法的为私的基点上了,应解体清除这一念。我们学法是为了更好的同化大法,真正的实修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如讲真相时想:“怎么怕也得做呀!不做就圆满不了了。”为了圆满而做,为私为我。应解体清除这一念。我们讲真相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史前大愿。

如发正念时想:“得多发正念,不然该被迫害了。”保护自己,为私为我。应解体清除这一念。我们发正念是不允许邪恶迫害众生,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

如向内找时想:“得赶快向内找啊!不然的话邪恶该迫害我了。”怕被迫害而向内找,为私为我并且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向内找是师父教给我们的法宝,是修炼人的体现,是修炼人都应该做到的。

十三、两条路

一同修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好,每天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可是有一天他突然被绑架了。另一同修做了很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可是被迫害的下不了床,最后失去了生命。

他(她)们做的那么好怎么被迫害了,是不是做的越多越被迫害呀?同修们在思想中产生了波动。参与迫害的警察因此而对大法犯了罪。当世人看到同修被抓,看到同修的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生活不能自理,甚至失去了生命时,不明真相的世人产生了严重的怕心,给救度众生设置了很大障碍,起到了很大的负面作用。

据同修讲,面对面讲真相好的那位同修很容易动气,同修已看出他有色欲之心了。被迫害致死的那位同修,以前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后,就产生了怕心和对同修极大的怨心。

不是同修做的越多越被迫害,而是同修们在思想中,在按照旧势力安排的一思一念在走啊!没有分清不符合法的各种念头和执著心都不是自己。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学法上,并没有用法归正自己、实修自己,把做事的多少当成了修。让你气,你就气;让你怨,你就怨;让你执着名、利、情,你就抱着不放。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必须清楚,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条路”:一条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无条件的“向内找”,走好自己的正法修炼路;另一条是旧势力安排的,把个人修炼看作第一位,以大法弟子心性没提高为由,对大法弟子的名为考验、实为迫害的路。

那么如果我们再遇到周围的环境很不好,心性干扰很大;或者是身体上出现了象“病”的状态;或者是被关押,影响到做三件事,那一定是由于我们心性没提高,只是“做”,而没有修自己。被旧势力抓到了迫害的借口,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

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在思想中不能再有这是师父安排的“提高心性”或者“消业”的念头了。首先应正念否定,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有执著会在法中归正,决不允许你旧势力迫害,并高密度的发正念结束这种迫害形势。然后向内找自己。找一找自己哪一念承认了邪恶,还有什么执著没有放下,解体清除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和各种执著心,归正自己。我们向内找并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而是作为大法弟子应“时时修心性”(《洪吟》)。

十四、归正

我们是法的粒子,我们不但要每天大量学法,更关键的是要同化大法。遇事想到师父的法,用法衡量一思一念,随时随地解体清除思想中不符合法的念头。如果以前有过不符合法的念头,当时没有意识到,以后经过师父的点化或同修的提醒,知道后,我们也要想到解体清除它。这些不符合法的念头,都是物质,都是活的。你不清除它,顺着它去想、去做,那么它就会加大、加强,反过来它就会控制你、左右你。旧势力就抓到了迫害的借口,因为你要了它的安排。所以我们要时时事事用法来指导我们的言行,真正的做到实修自己。

如果我们每个小粒子都能形成自身向内找的机制,同时又能看到同修的不足时,善意的指出。大法弟子整体也形成向内找的机制,有不正的思想就用法归正,百脉连成一片,我们就会协调一致;那么我们在大法中修出的能量场就能随时随地的解体着邪恶;我们的讲真相就能达到最佳效果;让世人看到大法的神奇和伟大;那么我们就能更多的救度众生。

建议我们的协调人,建议讲真相做的比较好的同修,建议我们的切磋会,建议我们的学法小组,在学法、发正念、切磋救度众生怎么做、有什么办法、有什么经验、怎么去营救同修的基础上,不要忽视大法弟子最基本的向内找、实修自己的切磋。

由于经常听到有同修说,不会向内找,或有同修说,知道有执著心,但不知道怎么去掉它。所以现将我们几位同修近几年来,在一思一念上实修自己的方法写出来。有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