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后我的思想境界不断提高,身体上变化也很大,原来的风湿病、脑供血不足、神经衰弱、颈椎病、心脏、肾脏、胃方面的疾病在我只看书还没炼动作时(大约二十天左右)就好了,特别是在修炼两个半月的时候我摘掉了近视镜,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在大法被迫害的这几年里,虽然历经魔难,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一直坚定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下面我就和同修交流一下我是怎样在救度众生中不断升华的。

一、心性在背法中升华

在大法被迫害的前几年,我跟头把式的几進几出劳教所、看守所,这不仅影响了自己的修炼,也给救度众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教训很深刻,归根结底就是法没有学好、法理不清造成的。特别是看了师尊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触动很大,决心把法学透。

可是学好法谈何容易,二零零四年六月我保外就医出来后,杂念也多,干扰也大,再加上身体艰难的复原,使学法达不到入心。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末,由于邪恶的干扰我流离失所了。二零零五年七月,在几位同修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开始一边工作一边证实法的历程。工作一天下来,晚上学法也很难入心。

二零零五年末许多同修背法的交流文章在《明慧周刊》上发表,给我很大的启发和鼓舞。就在那时我除学习师尊新经文外,其它学法时间一律采用背《转法轮》的形式,不管進度快慢,我都一直坚持着。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我背完了第一遍《转法轮》,现在已经开始第二轮的背诵。

背法带给我的好处太多:大大的提高了我的学法质量,许多原来不明白的问题明白了,领悟的法理也越来越多了,还使我的心平稳多了,原来的焦躁不安也消失了,我体会到了溶于法中的那种愉悦,在法中提升的那种喜悦,那真是心旷神怡的感觉。

背法使我更注重自己的修炼,更愿意向内找。“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是来学大法的,那么你就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坐在这里,你就得放弃执著心。”“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转法轮》)师尊多处讲的“真正”的,我就把自己的言行及所想过滤一遍,看哪没做好,下次改正过来。

越背法使我越愿意正视自己的问题,越愿意把学法和实修联系起来,生怕有些问题意识不到。《明慧周刊》的切磋文章我都认真的读,认真对照自己的问题,这样一来,我在法上的认识也在不断的提高,比如因为自己几次在魔窟中闯出,在最初看到同修谈到被迫害是耻辱时很不以为然,心里不禁嘀咕:即使被迫害了,也没写什么(保证),怎么算耻辱,言过其实了吧?起码在魔难中坚定住自己就很可贵了,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到的。可是随着自己背法的深入,同修一篇又一篇的交流文章终于使我意识到大法在人间遭迫害,不仅是人类的耻辱,也是大法弟子的耻辱。宇宙大法在人间洪传就应该是“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精進要旨》〈拜师〉)的状态。记得当时我真正悟到这一法理时,我的全身水肿立即消退了,真实的见证了“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转法轮》)

大法弟子的被迫害,多影响有缘人走進大法呀!我对正面洪扬大法、展示大法与大法弟子的美好有了新的认识。特别是就在前一段时间,我在上班的路上遇到五十岁左右的一对夫妇,男的患脑血栓,半个身子及口齿有些不便,我给他们讲了三退和大法真相,取了化名,男士急不可待的叫我从本上撕一张纸给他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拿到手时,他兴奋的无以言表,以至他的妻子赶忙告诉他收好,回家再看。瞬间,我觉的自己一下子高大了许多。

背法还使我意识到,每个大法弟子在修炼中,必须摆正修炼基点,否则的话就提高不上来。记得在二零零六年春天,我所在的城市要清理出租房屋,一时间我压力很大,就在要不要到亲属家躲一段时间上打转转。恰好我背法正好背到“在常人看来,动物如何如何厉害,可以轻易的左右于人。其实我说不厉害,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它什么也不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转法轮》)一下子我的心就定住了:我是修炼者,邪党这个附体还不够我一个小指捻呢!决不打扰亲属,不能影响他们对大法的正面认识。瞬间,郁结在我心头的郁闷之气一下子烟消云散。那个怕的执著真的是一种物质。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同时也体悟到了大法修炼对修炼者的要求之高,必须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必须站在救度众生这个基点上看问题,才能升华上来。

前一段时间网上同修一篇又一篇关于立即结束迫害的文章,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当我背到“到了极高点上去讲,那就很简单了,因为法就象金字塔形的。到了极高层次上用三个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真、善、忍,显现到各个层次就极复杂了。”(《转法轮》)我心里豁然开朗,有一种通透的感觉,大道至简至易,其实我们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按照师父的要求、正法的要求去做,根本就不去考虑邪恶,就没有它存在的空间,它就自灭了。如果你总是想着邪恶怎么怎么样,你不就是执著它了吗?你不就是在求它了吗?

当我读了《明慧周刊》登的经济上帮助同修造成严重后果的文章后,感觉对这件事情在认识上法理不清,在背法中就明白了,“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慢慢的由给小纪念品接受了,逐渐给大东西也要了,最后给少了也不干了。”“硬这样做的时候,他就会占别人的便宜,他做了坏事了”,“时间长了,业力转换过来多了,你给人家德换业力,不失不得嘛。别看你要的是病,业也得用德去交换。这个宇宙中可有这个理,是你自己要的,谁也管不了,也不能说你好。”(《转法轮》)我明白了大法要求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无条件的,不能总是靠有条件的帮助,我想起师尊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说的:“如果能够长期在这里待,那就找一份工作,然后业余时间做,也行。反正是总得自己来解决经济问题呀。不能够依靠别人赡养,这可不行。”看来修炼真的是严肃的,就是同修与同修之间的物质帮助也要慎重啊!因为你看不到这件事情的因缘关系,帮助别人时说不定是做了坏事。别人因为占便宜了也可能就是干了坏事了。

通过背法,还使我意识到了自己在发正念上存在的问题。表面上,发正念的形式一直坚持的挺好,但质量远远不行,杂念也多,腿也痛。记得二零零三年春天,晚上七点发正念时,是针对当地看守所等邪恶部门发的,发之前心里就想,这个正念我得好好发发,别让妹妹她们吃更多的苦!这一念过后我就清醒了,这不是亲情吗?用这伟大的佛法神通来维护自己的个人利益,这怎么行?当时还悟不到这一念并不是彻底清除迫害、否定迫害。可是很长时间我也没真正走出这个境界,发正念时思想中象和邪恶对阵一样,发的很艰苦,似乎害怕发不好正念邪恶就会伤害到自己,后来是提高了一点,那也只是防身用的,抵御邪恶,后来又提高了一点,相信自己用功能把邪恶彻底清除,但隐藏起来的还是保护自己的那个心,所以效果也不是太好。直到前几个月通过背法及同修交流我才明白:我们修的是一部宇宙大法,作为大法徒应该是心系众生的,是宇宙的保卫者,那么发的这一念就应该是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正念。我才想起师尊在《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说:“我们在清除邪恶的时候大家要注意,抱着显示心理、抱着常人的怕心或者是不纯的念头,都不能达到目地。为什么你有这样的能力呢?因为是一个伟大的修炼人才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你在发出这一念的时候就不能够不是伟大的修炼人所发出来的。所以有的学员在用这个能力的时候,有的时候管用,有的时候就不管用,问题就出在这里。”发正念几年来,我们是清除了大量的邪恶,但如果我们大法弟子整体在发正念时状态达到法的要求,我想迫害早就结束了。

通过背法,我能知道体察自己的一思一念了。有许多不正的念头一出来我就归正它。现在不正念头一出现,我基本上能抓住它了。

背法中我还发现,很多时候我背到哪方面的法理,实际生活中或工作中就有一个相应的心性考验或相应的一个环境,比如背法背到有关名利心的问题时,就出现了那么一个事,让我看到自己名利心还很重:背到“叫人修正法,才是真正的普度众生”(《转法轮》)时,讲真相中我就接连遇到几个掉队的同修。

师尊在《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讲到“也许你在学法当中,你所思考的问题都能给你解决了,因为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决什么、你眼前正在着急要做的是什么,他们能不清楚吗?那么能不告诉你吗?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做到不抱着所求之心学法,大家早已经明白这个问题了,不能抱着执著解决问题的心去看法,你就静静的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我真实的体验了这一切。就在写这篇文章时师尊才让我意识到我有一个隐藏的怨。因同修有一段时间看着我的状态着急,就一遍又一遍的跟我交流——有执著也不允许被迫害,要全盘否定迫害的法理。当时我没能接受她的观点,学法中就证实自我,专门找符合自己观点的去看,越看越认为自己的认识对,从而潜在有一种怨——就是:迫害都实实在在的发生了,怎么否定,怎么不承认啊!这一怨真严重呀!实际上就是怨大法、怨师父啊。我想就是因为我要和同修交流法理师父才让我意识到吧!以上和同修交流的法理中,也有刚刚悟到的,我想也是这个原因。我明白了只要是师父叫我们做的一定有我们提高的因素在。

在背法中我还悟到,师父多处开示我们讲真相救众生的法理。“给他功的目地是叫他修炼,往上提高的。在做好事的同时开发自己的功能,长自己的功,可是有些人不知道这个道理。”那师尊赋予我们功能让我们讲真相救人,是不是让我们做好事的同时修好自己呢?一定是。我悟到师尊叫我们发正念、讲真相与我们的修炼是密切相关的,不是给师父做什么,不是给大法做什么,是修好自己的必然过程,否则的话,修炼中需要的东西师尊就无法给演化,过程中应该修去的人心也无法暴露出来,那个过程中显示心啊,欢喜心、争斗心,求名证实自我的心就不能暴露无遗。甚至有的人找借口不愿讲真相,师尊在法中也指明了方向。“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转法轮》),是啊,不愿开口的、怕心重的、顾虑心重的那就改掉吧。师尊还拿气功师看病给我们打比方,“你给他看病时打下去多少坏东西,给他治到什么成度,当时不一定有明显的变化。可他心里就不高兴,都不感谢你,说不定还骂你骗他!”(《转法轮》)是不是和我们讲真相的情形一样呀,由于这个大劫难还没有来,有的人看不出效果,认识不到重要性就说大法弟子搞政治、骗人,甚至给大法弟子设难。过程中师尊还给我们指出讲真相中最容易被掩盖的名利心,它不是慈悲心。治好时和治不好时的表现是不是告诉我们怎样修去名利心啊。

同时我还悟到“宁肯自己得病”宁可受损失,看似坚定的救度众生,实质上是出风头显示证实自己。连具体怎么讲真相师尊在法中也开示我们了。就象有多少病就有多少功能去针对,一定要有针对性。

我认为正法到了最后阶段,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注重学法,法理清晰,真正用法来指导我们的一切。只有这样,我们做出的一切才是最有威力的。

下面我再和同修交流一下我是怎么促三退救世人的。

二、利用一切有利条件,用慈悲正念救度世人

从二零零五年七月份开始,我就以面对面这种方式讲真相救世人,生活中、工作中、社会交往中遇到的人,只要有机会我就给他讲真相,除此之外我还利用休息日带上礼品挨家到亲属、邻居去拜访,渐渐的走出一条自己证实法的路。粗略估算从二零零五年七月至现在,我大约讲退七百人左右。

总体上来讲我是按照师尊的开示:“我们在讲清真相中还得去符合现代人的口味去度他。”(《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那么人的口味是不同的,就不能千篇一律,就要有针对性,就象有多少病有多少功能针对一样,特别面对面随机讲真相中时间短,短时间内切中要害就很重要,根据不同人情况我就讲不同事例。首先,找一个切入点,然后开始讲三退。比如对于年轻漂亮的姑娘就从服饰、包啊、长相夸赞一番,表示自己对她的认同,喜欢,然后告诉三退保命的事;对于老年多病的就从大法健身效果谈起,然后有针对性的去讲;对于家中有孩子念书的家长,就讲中国教育的低投入还不如非洲小国乌干达;对于爱国情绪高涨的人,我就告诉他江某某出卖国土、毛周时代的文件不解密的原因也有这个方面的问题;对于农民我就讲中国农民是中国的二等公民,最近的土地补偿费的政策都是在《九评》揭示了中国农民实际情况后,恶党为稳固自己的政权、掩人耳目、欺骗农民的手段,并非真为农民好;对于说法轮功搞政治的我就给他背《再论政治》,讲宪法的三十一条、信仰、集会、游行自由,那是公民应有的权利;对于底层贫困大众类我就讲邪党的贪污腐败,贫富悬殊;对于那些既得利益者,我就讲象他们这样有能力的人在国外挣的更多,还没风险;对于觉的共产恶党一时半会儿倒不了的,我就给他讲前苏联的解体,张良吹箫大败楚军的故事;对于被中国经济假相蒙蔽的人,我就跟他讲中国的大输血型经济;对于环境状况不满或了解的人我就跟他讲邪党的战天斗地改造自然破坏了环境;对于讲稳定的人,我就告诉实质中国已经民怨沸腾,每年七万多起的暴力抗争事件,高喊稳定和谐是已经不稳定不和谐等等;对于说法轮功是搞迷信的,我就跟她讲全世界的人都信神,只不过信不同的神,重点给他讲美国信神的状况,讲毛泽东的八三四一,江××的旗杆高调整;对于认为共产党给他钱给他退休金的,我就给他讲共产恶党不创造财富,老百姓养活了他,在国外做同样的贡献,工薪、退休金要比这多的多,实质是共产恶党榨取了包括你在内的血汗钱;对于要对共产恶党一分为二,就给他讲希特勒德国纳粹和日军侵华,共产恶党也是一样罪大恶极,不能一分为二……同时如果时间允许再扩展延伸,这样有针对性去讲,就象对症下药一样,绝大多数都能明白。

我把讲真相救世人容在我生活中的一切之中,只要有机会我就去讲。一次在公交车上,一位老人没有座位,当时我拉肚子,犹豫了一下我还是给他让座,他客套一下坐下了,真挺高兴的,一再谢我。我就借机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说话,老人怕我坐过站,就问我到哪下车,结果到站点时,副驾驶特意喊我,你到站了。其实刚才我给老人讲,由于是侧面讲的,很放松,声音不大也不小,车上司机和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还有一次在银行排队时,我也是给一位老人让的座,告诉老人我原来身体不好,后来,我妈叫我念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就好了,要不就不能给你让座了。接下来,就向上例如此这般一说,等我办完事走时,老人和排在他后面的三、四个陌生人都非常客气的跟我道别。

还有一次坐车,我给一位阿姨让座,然后我就侧身贴着她耳朵讲了大法好,然后又给她办了三退,因当时我包里有好几份给亲属带的《九评》和真相资料,我就告诉他我有一份东西是准备给亲属的,送给你吧,可千万珍惜,回家好好看叫家里人都找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办三退,可千万别受损失。阿姨先我下车了,车在这个站点停了好一会,我想这车怎么不走啊,一抬头看见刚才那位阿姨在车下没有走,一直使劲向我挥手,看到我看她时高兴极了,直到车开走了她才慢慢离去。

我去商场买衣服时也不放过机会,我一般先赞扬营业员长的漂亮,服务态度好,拉近距离之后,我就告诉三退保命。有一次我给一个营业员退了,第二次再去的时候,因为给本人讲完后,我总是说回家告诉家人吧,婆家的、娘家的,也别落下同学好友,不然灾难真来,你是幸免了,可他们要有损失你也承受不了啊,听说了不象没听说,后悔药上哪买去,再说小名、化名没任何风险,也没有成本,啥也不搭有啥想不通的,何乐而不为呢。这么一说真很奏效,有的说我回家别人是不管了,得把我姐我爸我妈救了;有的直点头。由于属于随机讲,后续结果有的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相信一定不坏。

周刊上有同修交流建议先讲三退,然后再讲大法好,很有道理。特别是《九评》刚出来的时候这样讲比较理智,也容易成功。但我想随着正法進程推進,一次到位讲清楚不是问题,很可能就是被不同层次的观念障碍了。我在讲真相时绝大多数都是一次到位。和同修交流一个例子。

一次我在吃方便餐时和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士同桌,一观察我马上找到了切入点,问她:“你听说三退保命的事了吗?”“没听说”,“那我告诉你吧,象你这么热爱生活、热爱美的人可别受损失,三退保命说的是共产恶党贪污腐败,这大家都知道,(用眼神跟她交流一下)搞了场场运动,不但把中国人搞穷了,还使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八千多万,人命关天啊。特别是二零零六年三月有一位记者和一位医护工作者出来作证,中国有象纳粹时的集中营,关押法轮功学员,活着的时候就把他们心、肝、肾、眼角膜及皮肤切除,然后高价出售给病人,身体就用大炉烧了,焚尸灭迹。后来一个老军医投书海外一个正义敢言的网站——大纪元,说这样的集中营有三十六处,军界都参与这件事情了。加拿大有一个律师和亚太司长调查取证,认为这件事从二零零零年开始直到现在还進行着,至少有四万一千五百个供体来路不明,称这件事是这个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恶。其实共产恶党的名也是有说法的,共铲党,有一天全世界正义的力量会一同铲除它的。现在法轮功在世界各地有五十多起案子起诉‘江××、罗干、李岚清……’人家国际上有一个教育发展组织已经确认天安门自焚是政府带头栽赃案,还作了一些科学分析,那个王進东盘腿是中国武警和大兵的盘腿动作,两腿之间雪碧瓶装着汽油还烧不坏,商标还完好无损,这怎么可能,那里的漏洞太多了。(时间允许或没太明白就在详细说一下)再说,说法轮功自杀那也不是真的,据上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说,北京的老大妈说那里的傅怡彬是个疯子,从没炼过法轮功,九三年前就不穿衣服满大街跑。再说九九年以前咋没有这事,人家法轮功在国外还得二千多项嘉奖呢,说法轮功搞政治那是欺骗人,我看宪法的三十一条就写着信仰、集会、游行自由,法轮功可没违反什么法律,恰恰是共产恶党以权代法,乱打压呀。现在的问题是咱当初都不懂,加入时没当回事,其实发的是毒誓,说把一切献给它,把生命献给它,要为它奋斗终生,它倒了的时候,该跟它一起倒霉了。为了不让好人受损失,以小名、化名、笔名退出来就安全了,要不真不行,你看明朝宰相刘伯温预言中说不管金刚铁罗汉难过猪、鼠年,好多预言都提到了。姐,你入过党入过团戴过红领巾么?”“没入过党,入过团、戴过红领巾。”“那也得退了,可别寻思入团入队都过多长时间了,自动退了,那是共产(恶)党规定的,它规定的不算了。这样,咱姐俩有缘我帮你化个名×××给你退掉,大灾难来了你就能保命了。有一天的时候说不定你想起我来了,我可是你的大贵人啊。”我这样说,是因为中国社会人整人,人都怕小人,都喜欢贵人。她温和的说:你知道的真多。临别了,我告诉她记住化名,别忘了告诉亲人,看看《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

这样上面的信息量基本足了,大法好、大法洪传世界,三退保命、共产党邪恶都讲了,有时间再根据一些实际情况延伸一下就行了,一般都退。还有一次,也是在吃饭时有一个女孩,我一说共产(恶)党不好,她一时接受不了。我问她入过团、戴过红领巾没有,她刚开始说没有,我看出她的心态,就诚恳的跟她说:“阿姨可是为你好啊,你和我女儿差不多大,我怕你受损失。”听我这么一说,她就告诉我入过团,戴过红领巾,我告诉她记住化名,她不再反对,走时礼貌的向我致谢道别。

也有一听我说三退保命警惕性就来了,就说:是不是法轮功搞的?“管他谁搞的,你要看他说的对不对啊,对你有利没利啊。”接下来我就笑着对她说:“看来你真信电视上说的。我有一些经历,使我有了一些经验,电视上说什么我都会冷静的分析。比如小时候上学时,老师叫我领学生喊‘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少年无知,我喊的比谁都起劲。长大了,我念书的第一课就是经济是国家命脉,我一下清醒了,宁要草不要苗,人们吃什么,人没有命脉怎么活,国家没命脉不一样么?你看现在不这样提了,又叫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了。”多大的反差,对方一听是啊,简直南辕北辙,社会上的生活中的谎言到处都是,一不小心就受骗。接下来,我就一一给她讲真相,如果有必要我再借一个当旅游团导游的同学之口讲讲海外的退党潮,向她推荐《九评》,《江××其人》,《解体党文化》等一些书。这样一来,大法好也讲了,三退也办了,同修不妨试一试。

三、在亲朋好友间劝三退的

亲朋好友都知道我炼法轮功,这样我就完全以法轮功弟子的身份讲真相、讲三退。他们有共同的特点,就是抱怨我,把好工作、好家庭弄没有了,直率的就当面说,不直率的就搁在心里,针对这一情况我知道自己没做好,让她们看到负面影响太多了,这就是影响他们得救的关键,我得先打开他们的心结,我必须把这些负面影响挽回来,同时要把道理讲清楚了。根据师尊在法中的开示,常人重名利情,重利益,于是在同他们的交往中,我从不让她们觉的吃亏,他们有什么大事小情,我都到场,出手也不小气;去看他们时,我都穿着中档衣装,从不给他们穷困潦倒的印象;拉家常时,他们都觉的我重情重意。就在这种和谐氛围中,我就把我最想说都告诉了他们,绝大多数亲朋好友是一家一家的退,有的还帮别人退。

下面我就交流几个具体例子。

按着师尊给我们讲的法理,我们都得正常的在常人社会生活,如果脱离常人社会,表现就会令人不解,就会给修炼造成困难,所以我一直在心里把握自己的是非观,表面上还和亲朋好友正常往来,甚至比以前更关心他们。因为刚一入门时,我就领悟到,大法弟子都有洪法的责任,如果亲友都不愿理我了,我向谁洪法啊?于是我就从家里做起,孝敬父母、爱护弟妹、关心孩子们。

年节父母生日我都对他们有所表示,即使在被迫害后经济比较紧张时,也一如既往。决不让身边人亲朋好友觉的炼法轮功的没有情,造成不关心父母的印象,或者是一再扩大被迫害的负面因素,让他们觉的我们没能力孝敬老人了。老人吃的穿的用的我都给买,如果公司分好东西我自己都不吃,等回家时拿给父母。对于兄弟姐妹之间的交往,我也从不让他们觉的吃亏,依然如故有个大姐的样子,甚至为了和他们交往,我还有意的学了几道拿手菜。对于亲朋好友也一样,没修炼前,他们有大事小情我是不太在意的,或因工作忙捎点钱就得,修炼后,我不这样处理了,没极特殊情况都亲自到场,到他们家做饭、打扫卫生我都帮忙做,亲朋相见时,还告诉他们有什么事告诉我。他们大家都说我人情好,这样一来我和他们来往的都很好,虽然被迫害几年中断了一段时间,也没有大碍。所以,我到亲属家讲三退就很容易,再加上他们都很欣赏我的能力,我就充份利用了这一有利条件。

记得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回来后,即二零零三年夏末秋初,机关的一个女同事孩子升学,招待刚刚过去,我当时只靠补发早期欠的一点工资为生,但我考虑电视造假,说法轮功没有亲情不要家,抹黑法轮功,特别我是在家里有一位亲人生病时上北京上访了,我必须挽回一些负面影响。于是我就给这位女同事补了一百元钱礼金,当时单位还有一位女同事乔迁招待,我也送了一百元礼金。这二百元钱对我来讲,真有点吃重,但我没有犹豫,事后我经讲真相恢复了工作上班时,机关的女同事纷纷到办公室看我。他们觉的我人情好,讲情意,都愿意跟我聊天,聊天中我自然的讲清了法轮功真相,我有机会解释了为什么家里人有病还上北京上访的原因,他们都表示很理解。其实我当时是单位的焦点,岂止是在女同事之间有反响,我想男同事也会知道的。

不久,我坐车去亲属家串门,巧遇本家远房三嫂。为了拉進和她的距离,我抢先为她买了一张票,她平时花钱很仔细,自然很高兴。我们坐在前后座,她回过头来,和我唠了一路家常,在唠家常过程中,我巧妙的把大法的美好、超常、我修炼前后的变化、面对婚变体现出的大法弟子的慈悲宽容善解人意,都跟她一一道来。天安门自焚、自杀、四•二五的真相,都讲到位了。我还讲了我在劳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一车大约二十来人,听我讲了一小时的真相。其他人听后的反馈我没有听别人说过,但这位三嫂转变很大,由原来的举报讲真相的大法弟子到告诉亲属,她在家庭生活中也要讲真善忍了。

我经常在弟弟家落脚,我每次去都给他们买一些好吃的,给弟妹买一些好衣服,决不让他们觉的因我的被迫害给他们造成负担。有一次我买了一个mp3(装好师父讲法及九评和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送给侄女,还外配一个音箱。弟弟、弟妹都感动了,弟弟跟我说:“大姐你不要太见外,我是你弟弟,你来就来吧,挣点钱不容易,这mp3捎来就行了,我给你二百元钱。”我说啥也没要,就跟弟弟、弟妹说:“我们师父告诉我们要拘小节,要讲善,你们也不算太富有,魔难中你们不嫌弃我也算可以了,我怎么能给你们增添压力呢?但是话说回来啊,现在的人都被共产(邪)党整怕了,骨头都吓软了,谁也不敢说句公道话,过去的人你看那个杨三姐替亲人告状不屈不挠的,姐不要求你们这样,但你们心可要有个数,姐姐可是个好人,姐姐的遭遇是共产邪党带给我的,可不是法轮功带给我的,法轮功本身带给我的你们都看到了,身体更好了,工作精力更充沛了,还省了不少医药费。是共产(邪)党不遵守宪法乱来造成的。象××(小弟)去营救我出来都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啊。”下次回家的时候,妈妈跟我说自从买了mp3后他们总听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弟弟家的那个环境清亮多了。

当初做这些的时候就想,可不能因我引起弟弟、弟妹的矛盾,如发生矛盾弟妹到家一学,咋救她娘家那一帮人呢(弟妹家姐弟众多)!结果弟妹回娘家总是说我的好话,这样我和他娘家人相处的很溶洽,以致我有困难时他们都主动相帮。于是我就利用一些时机给他们买吃的、买衣服及随礼回报。在一次他娘兄弟媳妇生孩子时,我去看望他们,在吃饭的时候到场的人我都给三退了,当时没在场的,在以后的相遇中我都给他们退了,而且,弟妹的父亲没有因为我的被迫害过降低对我的评价,告诉我说,我侄女(他外孙女)将来要能象我这样,他就能心满意足了。

对于凡是我能联系上的亲朋好友,不管路途多远,我都利用休息日备上一些礼品去拜访。我一般都是买一些好吃的,鸡呀、栗子呀、无花果啊,一般的我都买两样熟食,这样的话,亲友家不至于对我突然到访措手不及,也不至于给家庭生活困难的亲属带来压力。我告诉他们我买鸡呀、栗子呀是取这两个字的谐音——吉利,谁不图吉利呢!何况我买的都是名牌。这样一来,就一家一家的退,其实何止一家一家的退,我去,他们的不少亲属也去了,我知道这都是师尊安排他们得救的机缘促成的。

我曾三次去姑姑家。第一次去是在二零零三年二表妹结婚时,我没有因手头紧少送礼金,整整拿了一百元,那时姑姑家人都不算太明白真相,姑父嘴上虽没说什么,但脸冷若冰霜,我知道他心里想的是我把好工作丢了,把家弄散了,他在生我的闷气。亲人同修有些受不了,向我述说姑父不该这样对我,我没有动心,我想慢慢一定会有办法的,我只是在其他亲朋中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老表妹结婚,姑姑、姑父还有一部份亲友就被妈妈劝退了。那次我没赶上。二零零五年末,我就以给老表妹补礼的名义去了她家,同时考虑到姑姑家离镇上远,姑父身体又不好,没啥吃,姑姑、姑父该着急了,于是我又在镇上买二箱桔子(一箱送给姑父大哥,他们是邻居),又买了几斤猪肉。当姑姑问我为什么买猪肉时,我就把真实想法跟他们说了,姑姑很感动,逢人就说我大侄女对我太好了,你说怕我没啥吃不好意思,猪肉都给我买了。这样我就把上姑姑家的邻居大约三、四个都办退了。我刚到时正赶上中午,姑姑随礼去了,姑父一人在家,一看我去了,姑父大哥的大女儿就过来陪我拉家常,我和她说话时就把姑父的心结都打开啦。我炼功前什么什么病,炼功后怎么怎么好的,大法怎么好,当初上访心里就想,这么好的功法给多少人解除病痛,多给国家省多少钱哪,再说政府宪法三十一条的规定都不执行,还反说法轮功搞政治,你说这场迫害不发生,随便炼法轮功,那得多少人受益啊!有的人被中共搞运动搞怕了,好多人都不敢维护真理,多少人问我,人家共产恶党不让炼就别炼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其实都是因为怕它,反过来维护它,其实人区分事物的标准不是权力,是善、恶,是善的就坚持。那么谁有权有势就维护谁能对吗?就象小偷偷人钱,听说的人不说小偷不好,反过来埋怨被偷的人看家不当。这能对吗?再说人总得良心放正了。你看我上医院看不好的病好了,师父远隔重洋不需我回报什么,但在师父遭迫害的时候,我总不能落井下石吧。再说这迫害也太邪恶了,让炼功人写保证不炼了,还得按要求揭发师父敛财、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地,我能这样做吗?不能。不能共产恶党就迫害你(迫害过程挑主要的说了)。咱这样的人怎么也不能干缺德事啊,你说在负罪心理中苟且偷生,我可做不来。假如说,法轮功有一天形势变过来,孩子问我时我咋说啊,说我在强权下屈服了。可能吗?咱就说近的,我老姑父是你叔,老姑一家对我好,假如有一天,人家说老姑父养黄牛发财是搞资本主义,让我揭发他,那我怎么做?我能这样吗?反过来我不得讲理吗,这算啥搞资本主义,不劳动怎么生活啊,我不得替姑父说话吧,对不对。

接下来,我又把法轮功的真相、共产党的邪恶又讲一遍,姑父没有插嘴,但我看的出他完全听進去了。

姑姑侄女要回娘家,我就拿一箱桔子同她一同去了。姑父的大哥是村书记,到那他大哥没在家,我就把他大嫂及外地来串门两个女儿及小女儿带的孩子一同讲退了。我知道这两个女儿的回家,是为我而回的,是师尊的慈悲安排。到吃饭时间了,我就回姑姑家了,吃饭的时候我就跟姑姑说,“上次我妈来给你们都退了,而姑父的其他姐弟家还有没退的,这件事真是非同小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说姑姑、姑父对我这么好,姑父的姐妹兄弟我能不帮吗?老姑啊,明天你领我挨家走走吧。”老姑一听赶忙说:“走啥走,人家都不信。”也许她真这么想,但我觉的有一部份怕姑父说的因素,我就说:“老姑你没听明白,我不是让他们炼法轮功,是让他们把命保了,知道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就可以了。老姑父你辛苦一点,多干点家里的活,让我老姑领我走走,要不我也不甘心啊。”老姑父是真明白了,告诉老姑明早吃完饭,你领××(我的小名)走走。

晚饭后,我又到姑父的哥哥家,恰巧他回来了,我就在他家炕头上跟他讲了起来,他思考的很多,共产恶党到底能不能倒,大约什么时间倒,倒了后谁当权,我都根据自己对法的理解告诉他了。这个人不糊涂,九九年中共一开始镇压法轮功时,上级让上报法轮功学员名单,他一个也没报,他知道要报完他就有事要干了,今天报表,明天开会,后天又得监督的。大法真相他早就明白了,还把护身符带回家,这回我讲完他就退了。退了之后我就告诉他,保先是怎么怎么回事,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千万别推动这个事,他也听明白了。我又把九评光碟、书啊,《江××其人》及其它真相资料都给他留下来。

第二天吃完早饭,姑姑领我走一趟,姑父的妹妹家、三哥家、老弟家我都去了,在家的都给退了,此行加上来回程的司机,我退了十五人左右。

因姑姑原来学了一段法,但病业关没过去,一消业就找其它乱七八糟的看,家里还供了狐黄,我一直惦记姑姑的事。二零零七年夏天我一直想去,但当时状态不太好,一拖再拖的,那时脸也发黑,心里特郁闷,心想这种状态怎么能救众生呢?我有些犹豫了。第二天早上炼完功就听见鸟叫声,好象鸟飞到屋里似的,那叫声就象“去、去”的声音。我终于振作了起来,买了一些食品,也给姑父大哥家带一份,提上影碟机就去了。这个影碟是因为妹妹说姑姑喜欢mp3,她想给买一个,我怕妹妹挣钱少,就说还是我给姑姑买吧,后来一想还是买影碟机合适,老人看方便,再说姑父也能一同看,说不定邻居有想学的都可以借光。

当我走到半路时,我就发现我气色也好了,心也不闷了。下午二点我到了姑姑家,姑姑、姑父看我背着的、提着的,人的一面一下子被感动了,感激的话说个不停。一到那我就见缝插针,给上次挨家走时没在家的都讲退了,晚上给姑姑、姑父放碟子,他们越听越明白,姑父对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赞不绝口。恰好三妹夫以前想不通没退,这次因旧房扒了,在姑姑家暂住,我又给他讲退了。

第二天上午,我先帮姑姑家清理掉狐黄牌位后,陪姑姑、姑父看师尊讲法,他们都听進去了。本打算没啥事中午走,但一考虑姑姑、姑父有睡午觉的习惯,这时送我不太合适,就延了一会,这一延不要紧,姑父的二姐、二姐夫(坐轮椅)也远道赶来,还有两个外孙也一起赶来了。姑夫二姐、二姐夫,妈妈都给他们退了,我就给两个孩子办了三退,侧重给他们讲了炼功健身,并又给他们播放了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姑夫二姐对晚会很喜欢,不知说什么好,一个劲说:这怎么拍的呢。因为她信神,我就给她讲优昙婆罗花,到最后是万法归一,都得归到大法中来。这次我只带两套讲法碟都给人了,下次给你带吧。她特意叮咛,带讲法碟时别忘了晚会碟。

临走时我问她,那么多女儿还有没退的吗,这一问她想起来了,说在家里时说过这件事,并让我记下两个化名。这样一来就晚了,又住了一宿,晚上我和姑一家看光碟,姑父看的更明白了。到他们热衷的那个电视剧时,我问姑姑要不要停下来看电视剧,姑姑说我总是替别人考虑,她知道我最愿意让他们看真相碟子,但总是能善解人意。姑父的正念真上来了,说今晚没有电视剧,就是有也不看。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第三天早上,我起早赶回上班,此一行劝退八九个人,另外至少有四个人得法。

后来我得知姑姑真正走入修炼了,还很坚定,在法上认识还很高,人也年轻了,病也一扫而光,四个女儿都非常感谢我。这件事情在他们亲人中也影响很大,同时又给我开创了新的讲真相的环境和机缘。

在近一段时间讲真相中,我还遇到了一些昔日的同修,我耐心的给他们劝退,同时和他们交流机缘难得的法理,相应的真相资料,我都给他们带全,并根据進展情况给他们送书、新经文等。其中,有个被附体折磨的同修,坚定后就好了,她的女儿也是昔日同修,娘俩每天都很高兴的学法。因为不识字,我怕影响她精進,我就送给她一个mp3。我有一个舅妈,半路改修佛教了,前一段时胃大出血,我到她家一看,墙上贴了不少毛恶首象及诗词,就帮她清理了。她自己也很坚决,把过去供过的所谓佛像也给烧了,坚定修炼后也好了,家里亲属也很高兴。

去年过年时,我还买了九份礼品,委托亲人代我转给我不便去的一些亲朋好友家,一方面是看了九评后,觉的孝道是中华的传统,现代人已经丢失了传统,大法弟子的修炼,是给后人做参照的,我要带头拾回传统;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一方面,我也想借此良机也要拉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告诉他们大法好、三退保命的信息。结果他们都明白了真相,该三退的都三退了。

我是离婚的大法弟子,救度孩子奶奶一家及那方面的亲属,相对来说难度大一些,但我都克服了,進展很好,大部份都退了。他们中有的人明白后,使劲骂恶党,有人要我告它们,有的还帮别人退。

在做的过程中,看到众生的觉醒,我真为他们高兴。有时想起救众生的事时,不自觉眼里就含着泪,这泪有别于气恨委屈的泪、伤心的泪,也有别于高兴的泪。我想这是慈悲的眼泪。

在做的过程中,为了更好的讲清真相,我还熟读了《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同时我还反复的听了《解体党文化》的语音版,这不仅给救众生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同时也使我意识到自身受党文化毒害很重,就更加注重清除自身的党文化了。

在做的过程中,我还更深的体会到了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法理。什么事情如果首先做到了,那么反过来也会促使自己在这方面的认识提高上来。比如,过去供过的佛像怎么处理,我在法理上就不太明白了,现在明确了,没开光的不能供,而大多数人供过的佛像都是没开光的,知道了宗教在正法中实际起了什么作用——即使它叫人干好事、它不害人,它干扰人信正教,它也是邪教。当然,在具体处理这方面问题时就要考虑周全一些,。比如上文提到我的舅妈,她就非常坚决的告别了过去。当时她要烧“佛像”时,我有点担心影响她周围人认识大法。特别是那个佛像是他儿子为她请的,我担心孩子不理解。她坚决的说不怕,如果孩子问起就说送走了。现在看来,家人都为她康复高兴了,什么都不问了。我帮忙烧完后我自己也更清醒了。还有我们都觉的对世人讲真相中,要展现大法与大法弟子的美好,要做规范漂亮的书籍资料,要用漂亮的包装用纸,同时还要注重自身形象,穿比较得体的衣服,为什么这样效果能更好呢?在这样做之后,我就明白了,“完美的作品加上神那才更是神圣。”(《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在做的过程中,我也更加清醒的认识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人间动一动,如果不是这样,别说是洪扬大法、讲三退救人,就连自身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在做的过程中,我更是体会到,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是密不可分的,是相辅相成的,是互相促進的,但最重要的是要学好法,修好自己,否则,其它的事情都做不好。我有两次去亲属家时,人心泛起、追求三退数量心切,结果没达到救人的目地,很可能还推了他们一下,现在想起来的时候,心里还隐隐作痛。

目前,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提高、整体在法上升华的时候了,师尊在法中开示“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比如说我们常人有各种不好的心,为了个人利益,做了各种不好的事情,会得到这种黑色物质——业力。这和我们自己的心是有直接关系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转法轮》)那我们首先把我们的心扭转过来,归正了,去掉了那个执著心,那个“业”的环境还会存在吗?一定不会。众生也会被大量的救度的。

同时我自身的教训和网上同修的教训,使我也想借此之机,提醒同修,一定要记住师尊的经文《修者忌》啊。特别是那些大量做事的同修,别以为大量做事就是证实法啊,那掩盖的求名证实自己的心,那可是“口善心魔”,那可是破坏大法啊!同时也提醒那些还没走出来救世人的同修,“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转法轮》),我们实际上是和邪恶抢众生,我们一定要抓紧啊!

以上仅是我在目前层次的认识,难免有不当之处,特别使我深感自身修炼与同修比差距还很大,很多时候执著自我,强加于人,为私为气时动心,离法的要求差距还很大,但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会与同修比学比修。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