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上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师尊在法中说:“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各个社会阶层中都有,在各行各业中都救度着众生,在证实法,起着大法弟子的作用。其实,你们在各行各业中能做好你们该做的一切,你就是在修炼。”(《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今天读到这段法感触颇多。

我所从事的职业是教师,所教学科是政治,因这一学科所讲内容都是邪恶的马列学说,与我的修炼可以说是大相径庭。几年前,一个同修认为我所教学科会干扰我的修炼,曾劝我为了修炼放弃这一职业。我当时觉的这样做太极端,不利于救度众生。而今,回首自己的修炼之路,我所从事的工作,不但没有干扰到我的修炼,反而给我提供了救度众生的机会。我兑现了我的史前誓约,做了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其中包含着很多的经验与教训,今天借此机会与大家分享。

一.学好法,内修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我所教的学生都是理科生,政治这一学科,学生只参加会考考试,不参加高考,这给我在课堂上讲真相带来了便利条件,但因是会考学科,学生根本就不认真学,因此也面临着课不好上的问题。如果自己的场不正,课堂上纪律就乱,自己的心性不高就会与学生发生磨擦,这样是救不了众生的。

我得法晚,没经过扎实的心性修炼。因此当心性上不来的时候,不能善心的对待学生,不能容忍、宽容个别淘气学生的毛病,有时被他们气的够呛。记的我所教的二零零二届学生,有一次,在课堂上有个别学生不认真听课,我说了他们。由于我言辞激烈,学生便对付了我几句,当时为了不耽误讲课,我没说什么忍了下来,但回家后心里忿忿不平,感觉自己当老师受学生气很委屈。想一想自己是修真善忍的,怎么会这样?

于是坐下来清理自己,刚清理一会儿,师父的法《何为忍》立即打到我的脑海里:“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当我明白这一法理后,我的心里豁然开朗。从那以后,我知道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如何用善心去宽容对待调皮捣蛋的学生。同时利用业余时间学法修心,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

只要一有时间我便学法,刚开始,由于所教的哲学教材里面都是共产邪灵的东西(当时并不知道),学《转法轮》根本就不進脑,后来我就抄写《转法轮》。在抄写的过程中,从我的太阳穴嗖嗖往出冒凉风,从此再学法,法理很快的就能入心了。当时,我共抄了两遍《转法轮》,后来我又背了一遍,尽管背的时间很长,但最终我坚持了下来。

在此基础上,我又认真的学、背一些经文,广泛的看了师父在各个法会上的讲法,因为溶于法中,每次我上课都笑呵呵的走進课堂,学生们感受到了我的祥和的场。我抄写、背《转法轮》中的“佛家重点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从中体会到了什么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从二零零二年至今,我已连续讲了五届学生,每一届都有三百多学生。当我接触他们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愿望,那就是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讲给他们,同时向他们打出去我慈悲的场,使众生都溶到我的场中来。每当看到他们明白真相的那一刻,我发自内心的替他们高兴,当他们受恶党毒害太深不接受真相时,我都会及时的向内找,自己究竟差在什么地方?并归正自己,進而再给他们讲。有的实在不明白的,又与我犟的学生,我就反问他们:“你为什么反对法轮功?是你反对吗?”回答不是,是新闻媒体。这样的学生,一般课后我会单独找他谈。

记的二零零二届有一名学生,就是他在课堂上提出让我讲讲法轮功,但当我在他们班讲的时候,他并不是很接受,能看出来心里很反感。课后我找到他,表示很关心他,并送给他一些真相资料,他很高兴,看完后还给了我,并向我表达了对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同情。

二.讲课与讲真相溶为一体 破除恶党媒体对众生的毒害

每当真相资料下来时,我都非常的珍惜,把它叠好,并装上塑料袋发出去,同时留下一份,认真阅读,象平时上课一样,认真的准备好,把要讲的真相储存在大脑中,到用的时候,就会源源不断的讲出来。

刚开始讲的时候,由于没有切入口,很生硬的把“天安门自焚”伪案、“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及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讲给他们,总有一种强迫众生听的感觉,显的很不自然。后来我就琢磨,怎么样才能在讲课的过程中使真相内容自然而然的就引出来,不生硬,富有启发性,给学生以思考的余地。同时使政治课成为不是为中共恶党涂脂抹粉、毒害众生的课,而是成为众生得救的天地。

我这一想法出来之后,有一天上课当讲到“一个人的知识构成不同会产生不同的意识”这一内容时,法给予了我智慧,马上想到这个内容可以联系“天安门自焚”事件呀,于是我就把真相资料中医生、家庭主妇、摄像师、游客等从各自的知识角度对自焚的质疑讲出来,最后学生自己就得出结论,所谓“自焚”是假的。在此基础上,学生会提出很多有关法轮功的问题,我一一给予解答,从而清除了中共恶党的新闻媒体对众生的毒害。

自《九评共产党》推出以来,我反复的听看,一方面清理自身空间场中的共产邪灵对我的干扰,另一方面把它讲给众生听。几年来,我并不执著教文科(因教理科无名无利),每学期开学我都心里发愿,我的工作安排只要有利于救度众生就行。因此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每学期开学都教高二哲学课,虽然课的内容都是邪恶的马列学说,但这也是最能利用来讲真相的课,想当年同修认为我所从事的工作会干扰我的修炼,劝我放弃这一职业,当时我就想,如果都是常人来教学,他们得毒害多少众生呀,如果我完全是为了众生的得救,放下自我,我想这些东西是干扰不了我的。放下自我就是神,放不下自我就是人。

几年来在课堂上结合着教材讲真相,我形成了以下思路:开学第一天讲前言,着重讲马列学说的来源、如何传入中国的,结合着《九评共产党》“四波挑战、四波回应”来讲解,并讲清马列的暴力学说给社会主义阵营这些国家带来的灾难,学生感到耳目一新。讲“自然观、社会观”时,结合着《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讲五八年大跃進、大饥荒、五七年反右、文革等揭露中共恶党的邪恶。当讲到“一个人的知识构成不同会产生不同的意识”时便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在讲“一切从实际出发”时,讲中共新闻媒体从主观出发对“法轮功”的造假新闻;讲“从个别事实、言论出发判断事物是主观主义的表现时,我便讲“美国一妇女掐死自己的女儿,当法庭审判她时,她说是耶稣让她杀的,那么法官并没有因此而禁止全国人都不许信基督教。”進而启发学生思考中国有没有这样的案例,从而引出“傅怡彬杀人案”对法轮功的诬陷;当讲到唯物论与唯心论的对立时,讲俄罗斯妇女与一不相信上帝的学者辩论的故事等等,从而告诉学生把唯物论当作一种学说,不要钻進去,要跳出来看它,才能辨别是非善恶。

当每节课讲完课时,有剩余时间的情况下,学生就要求我再讲点,我就给他们讲一些故事如“红眼石狮”、藏字石等故事,有的班学生对真相明白的不是很好时,我就讲我修炼后身体的变化;丈夫修炼后对学生的宽容及不收学生礼等等,学生听后呱呱鼓掌。

我紧接着问:这些人好不好?学生答:好!你是希望你身边这样的人多一些好呢?还是少一些好呢?学生不言而喻。在此基础上,告诉学生,老师在课堂上讲的内容,不要出去乱说,学生会问为什么呢?紧接着,我便讲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中共恶党对这些无辜的大法弟子的迫害,从各种酷刑折磨到活体摘取器官出售,从对我及我的家人的迫害到对我们当地大法弟子的迫害。讲我的同学因为送给一老人写有“真善忍”的卡片而被举报,仅十天就被当地看守所迫害致死,学生听后义愤填膺。有正义感的学生当时就说:老师我们能做什么?在他们的良知被唤醒出来后,我進而引出:由于中共的作恶多端,引起天怒,天要灭之,赶快退出其附属组织,生命才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才是你正义的选择。去年我所教的学生,除去在初中上学时退的外,大约有一百多的学生退出了恶党的附属组织,有的学生在课堂上有顾虑,我便利用在食堂吃饭、路上碰到时再劝其退,效果很好。

三.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

师尊曾说过:“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几年来,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时不时的邪恶就会搞出点事来,来干扰我救度众生。二零零三年我刚刚在课堂上讲的时候,心里并不是很纯净的,在讲完真相不几天,校长便到我们组让班主任调查一下:谁在课堂上讲法轮功了?当我听说这事后,便向内找自己。

师尊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讲到:“当然了,在现在这个环境里与中国大陆那种环境下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在那种邪恶的压力下,在那种空间中充斥着很多邪恶的那种情况下谈正法的事情、谈救度众生的事情,和这里谈是不一样的。但是即使这样,其实也都是旧势力执意要针对大法弟子心性考验来的。一定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绝不会出现。那么针对这种情况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尽量不叫邪恶与旧势力钻空子,坚定正念就是最好的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想一想自己,当时在课堂上讲的时候心里有点怕,怕校长知道,就是这点不纯净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于是针对此事我便发正念,发正念前心里想:“我做的是全宇宙中最正的事,即使有漏,也不允许你邪恶操控不明真相的人迫害我。”然后发正念清理校长及学生背后的邪恶。后来校长再问班主任时,班主任都说没有人讲,只是课本上涉及相关内容学生问一问。这事过后,更坚定了我在课堂上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信心。

自这次事件之后,每当再接新一届学生时,讲真相前我都要清理学生背后阻挠他们得救的一切邪恶及共产邪灵,每讲完一个真相后,我都要发出“决不允许邪恶利用不明真相的学生对我進行迫害”的正念。所以几年来讲真相都很顺利。只是去年有一次有一个班没及时发正念,校长向丈夫提及此事,也没说什么,只说以后要注意。课堂上偶而也有来自被邪恶操控的学生的干扰,比如一次课堂上我给学生读师父的《我的一点感想》这篇文章,读完后,对学生的震撼力极大,有的学生说老师你的师父太有水平了!我读的过程中,有个别学生请假起身走了,我并没因此而动摇。

还有一次,我在课堂上正在讲有关真相时,一男生蹭一下站起来要走,我知道他是不愿听我讲,便义正辞严的让他坐下,听我讲。他很不情愿的坐下来,并说我们原来的历史老师也是炼法轮功的,从来不讲这些。我说那是她对你不负责任,你听我讲完了再发表你的见解。我讲完后,他不再说什么了,情绪也稳定了下来。从此以后,他在课堂上很认真的听,从不再捣乱。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在反复学习后,我更明确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与使命。当时学校正好搞修建,无处办公,我便上午在家学法,下午到校上课,这一年恰好我跨学年教课,共教八个班,课堂上游刃有余的讲,下课时间或没课的时候到操场上向我教不到的学生或上体育课后休息的学生讲。可以这么说,我那个时候真象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样。

每当我现在不精進的时候,我都要回想那个时候,以此鞭策自己。开学快一个月的时候,也正是我讲真相处在高峰的时候,突然有那么一天,传来我当警察的大哥出车祸而死(遭报而死)的噩耗,这个消息有如晴天霹雳,我始终不相信这个事实。在发丧的几天中,大概是师父一直加持着我,我虽然不相信这个事实,但我丝毫没有悲伤的情绪,并且劝处于极度悲伤中的嫂子及姐姐们。

当这一切都过去后,人的情不断的返上来,大脑中总是反应大哥死的情形,甚至干扰了我学法,学法静不下心来。直到有一天与同修学《转法轮》第三讲“修炼要专一”,法一下子打到我的脑海里,明白了修炼不能掺着修,而我则把情掺進来了,因此干扰我学法,同时旧势力利用大哥的死干扰我救度众生,我不能上当。从那以后我彻底的放下了对亲人的情的执著,以至后来,父亲的去世、母亲的重病都没有干扰我救度众生。

今年四月份,我单位一同修由于在课堂上讲恶党的真实历史,被不明真相的学生举报,学校将她停课。在帮助这个同修的过程中,由于太看重同修不正的一面,缺乏慈悲心,与同修发生矛盾,被共产邪灵钻空子,我们之间被共产邪灵间隔起来,暑期放假时,由于心性上不来经常与丈夫发生磨擦,以至一假期都没怎么出去讲真相,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的。

正因为这个,开学的第二周周一上班,备完课后,我便拿起《转法轮》看起来(以前也这样)。正看着时,校长走到我跟前问我看的什么书,我说我自己的书。校长当时就大吵大嚷起来:“要看回家看去,愿信回家信去,不许在单位看!”我当时心平气和的回了一句:“我看书又没影响别人,总比说话唠嗑好吧!”这下惹恼了他(因他是政府机关下来的,很霸气),又对我大嚷道: “什么某某党不让你信,你就不能信、我要对某某党负责、对人民负责……”等等邪恶的话。当时觉的要维护大法弟子的尊严,我也回敬了他几句,我们大吵起来,最后把他气的又要停我课,又要举报“六一零”,并告诉身边的俩副校长赶紧聘新老师,停我课。

我当时质问他:“你凭什么停我课,你迫害某某某,停她的课,你今天又来迫害我,不好使。举报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大哥当年就象你这样,结果怎样?”这事过后,他又在组长会上、班主任会上叫嚣:“坚决停课,身为校长说到做到。”同事都劝我让我给他道歉,都知道校长心眼小,这对我们夫妻俩没什么好处,别影响孩子在这上学、影响丈夫高级职称评定,好汉别吃眼前亏等等。我当时真动了人心,认为自己当时不理智,没给他留面子,感觉自己太自私了,不为众生考虑,差一点就要给他道歉去了。

等我回家后,越想越不对劲,总有一种耻辱感,发现自己差点上旧势力的当。大法弟子怎么会给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常人道歉?我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呢?想来想去,一是自己近一段时间都不精進,没能慈悲的对待被迫害的单位同修,对同修有点怨,没能与同修形成整体,当我找到这些之后,与同修之间间隔的物质立即就没了。

后来上班时副校长又跟我说这事,还是让我向校长道歉,别因此影响了丈夫等等。这时我就想我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呢?啊!是人中的名利,不是我的,是执著丈夫的(因其工作干的好),找到这一执著后,我便针对此事发正念“我做的没有错,当时的我尽管有些不善,那不是我情愿的,是邪恶强加给我的,所造成的后果我不承担,绝不允许邪恶利用校长的小心眼,迫害我及我的家人、干扰我救度众生。”

半个月过后,并没有因为此事影响丈夫的职称评定,新来的政治老师也被安排了高一学年。但这件事却多多少少的影响了我在课堂上讲真相,这段时间,我没有象以往那样在课堂上大面积的讲,只讲了恶党的暴政,而法轮功真相只是很含蓄的讲,对个别的学生讲,学生还没有彻底的明白。我想交流稿写完后,好好归正自己,继续做好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我会继续兑现我的史前大愿!

以上是我几年来在工作中的修炼体会,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