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扎实实学法 一心一意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尊敬的师尊您好!同修们好!

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伟大师尊的谆谆教导下,在正法修炼的道路上,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成熟了。在正法修炼的实践中,我深切的体会到,没有师尊的洪大慈悲与巨大付出,谁也圆满不了;没有大法的无边法力,宇宙众生将走入毁灭的境地。是师尊给了我生命的永远,是师尊给了宇宙众生最美好的一切。我由衷的感恩师尊,感恩大法。

二零零一年,我因到天安门去证实法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看守所,被邪恶迫害的生命垂危。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魔窟。二零零四年,我因向世人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又一次被恶警绑架关押在劳教所,我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正念正行,在师父的呵护下,被无罪释放。由于我被邪恶绑架、非法关押,给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很大损失,给亲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恐惧。我到哪去,多长时间,家里人都看着,都受到限制。

为什么许多同修平稳的做着三件事,而我就没做到?为什么我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迫害呢?师尊说:“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干事心”很强,学法少,即使学点法,也是走形式,没有真正的学進去。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抵制邪恶的迫害,我加强了学法。学法时间由每天两个小时增加到半天。认认真真的学,扎扎实实的学。我还经常背法,《转法轮》我不能整篇的背下来,我就一句一句的背。现在,已经背了六遍《转法轮》。由于我敬师敬法,更高层次的理解,法不断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更深的理解了师尊说的“我的愿望是把大法传出来,叫我们更多的人能够受益,使真正想修炼的人依法能够往上修炼。”(《转法轮》)这句话的深刻内涵。

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以法为师的,只有多学法、学好法,明晰法,才能不断提高心性,正念正行,抵制邪恶的迫害,救度更多众生。我们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应该用法来衡量,我们所做的一切证实法的事,符合了法理就会畅通无阻、事半功倍,违背了法理,邪恶就会钻空子,進行干扰和破坏,甚至发生被恶人举报、被邪恶关押、劳教、判刑等迫害。由于抓住了正法修炼的根本――学法,从二零零五年起,我平稳的走到了现在。

师尊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当前大家要不能够完成这件事,不能够使众生得度,你们自己就没有完成自己立下的誓约,同时也会给整个正法、宇宙、众生带来灾难。”“个人的提高还是第一位的,我是说大法弟子证实法中、要做的事中最重要的是救众生,目前看也非常的急。”证实法、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神圣的使命,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身为大法弟子,如果不能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就失去了生命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

我努力认真的讲真相、劝三退。我把生活中遇到的事,都当作讲真相、劝三退的切入点。我在接触人时,第一念就是抓住时机向他讲真相、劝三退。资料点的同修说,我做的劝三退的人最多。实际上,真正普度众生的是师尊,我们只是在人的表面做做而已。

有一天,我思想中冒出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想法,我这样走街串巷讲真相、劝三退,熟人、陌生人知道我的人越来越多,这多危险啊,由此而产生了怕心,影响了我救度众生。在常人中大面积的讲真相、劝三退真的危险吗?这种想法符合法理吗?在学法中,我认识到这是法理不清。师尊说:“而学员承受的魔难,不只是由于学员自己自身业力造成的,更不是人类本身给大法制造的障碍。人没有那个本事。一个常人在修炼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实际上是受了不同层次这套旧势力系统安排下来的魔难,人被不同层次的旧势力控制着,所以他们才变得非常强硬,他们才敢对修炼的人如何如何,他们才敢对大法不敬。”(《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师尊告诉了我们这场迫害的实质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坏人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我们的空间场是有强大能量的。常人根本动不了我们,真正迫害我们的是邪恶的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

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是在做着宇宙中最神圣、最慈悲的事,是在救度众生,是按照至高无上的宇宙大法在做,是把自己溶于法中,谁能动了我们呢?谁又敢动我们呢?邪恶也只能是望而生畏。如果我们把自己当作常人,用常人的观念去看待讲真相、劝三退,那就已经是在常人的层次中了,邪恶迫害真的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了。法理清晰了,心也踏实了,我继续做着讲真相、劝三退的事。无论风雪严寒的冬天,还是烈日炎炎的盛夏,从未间断过。

我们在常人社会中,利用常人的形式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表现上也要符合常人的状态和社会形式。我讲真相、劝三退时,非常注意人表面的安全,从来不穿有特点的衣服,不梳特殊的发型,在人多的地方讲真相、劝三退时我都要发正念:把我俩下个罩,我跟对方讲真相、劝三退别人看不见、听不见。有的陌生人问我姓名、家庭住址、电话号码,我不正面回答。

我每天凌晨三点起床,为师尊敬香,献上水果,然后学法。三点五十分,参加中国大法弟子集体炼功。上午时间学法,下午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我要求自己每天整点发正念十次。我是家庭主妇,每天要做饭、洗衣、料理家务。我的哥哥姐姐年岁大了,家里有什么事都叫我帮忙,我觉的非常疲劳,就想,师尊给我安排的路怎么这么累呀?有一次学习《转法轮》时,师尊的一段讲法,打入我生命的最微观:“可是那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他并不一定是小根基之人。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转法轮》)。我心中豁然开朗,原来,师尊叫我尽快提高的。苦点累点是好事呀。每一个大法弟子的业力大小不同,生命特点不同,生活环境不同,发的愿不同,因此修炼的路不同。从此,我不再叫苦叫累,不但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也把常人中的事做好,把大法弟子真诚、善良的美好形象展现给世人。虽然苦点累点,这是师尊给安排的路,我乐在其中。

我的孩子在市内打工。今年的一天,孩子突然跟我说要到大城市去闯一闯,我同意了。孩子离开家到大城市去打工,会给我减轻不少家务负担,使我有更多的时间做证实法的事。孩子买好了车票,孩子真的要离开我了,我心里放心不下,担心孩子照顾不好自己,在外面吃苦遭罪,心里非常难受,和孩子难舍难离的,出现了总想哭的状态。我头脑是清醒的,师尊在法中告诉我们:“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常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我不是常人,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是为证实法、救度众生而活着,绝不能让“情”在我的空间场中蔓延、滋长,我要修掉它。我抑制自己,不想孩子,不哭出来,照常做着师尊要求的“三件事”。

对孩子的情不断往外冒,我心里一直很难受,心疼孩子,心里放不下孩子,还是想哭的状态。为了排斥这个情,学法时,我精神更加集中,读出声来,整点发正念时,我又增加了一念:那个情不是我,我不要它,不许情魔干扰我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彻底解体情魔。讲真相、劝三退时,我不断的发正念,排斥情魔对我的干扰。

尽管这样,“情”还是不断的往外冒,搅的我心里非常难受,总想大哭一场。这时我意识到,这个人的情,在我的身上如此的根深蒂固,排不走,压不下,想不要它都不行。孩子离开家的时间到了。我和丈夫送孩子上车。一路上,我的心异常平静、祥和,没有了往日的难过,没有了想哭的状态,还笑呵呵的嘱咐孩子很多话。我知道,是师尊在另外空间把我身上的“情”这座大山拿掉了。我深深的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弟子真的无法回报啊!

现在我的时间比以前宽松多了,这是师尊的安排,我知道,这是师尊让我救度更多的众生。记得孩子走后的第一个星期,我劝三退的人数达到了九十二人。

正法修炼已经到了最后了,时间瞬间即逝。可是,还有那么多的众生没有被救度。平稳的走好每一步,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大法弟子只有扎扎实实学好法、明法理才能走正师尊安排的路。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